我站起了身子,走在樹林當中,一邊走一邊想,到底怎樣才能出去?要不試試土遁之術?可我剛一使用土遁之術,立馬就傻眼了。

這地面我根本無法遁入下去!因爲地面已經被下了禁制!

臥槽,這…這讓我情何以堪!

俗話說,上帝爲了關閉了所有的門之後,一定還會爲你打開一扇窗,就在我心中懊惱不已的瞬間,我大腦中像是劃過了一道閃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以前跟隨游塵師傅學習陣法的時候,他曾經對我說過,陣法可設在地上,可設在空中,可設在水中,可設在林中,也可設在人中,也就是最高境界的人陣!

用人組成的大陣,最爲厲害,尤其是修爲越高,就越兇險,上一次我在海洋公園的小湖裏遇到的那絕仙陣,就是用骷髏以及鬼魂作爲陣眼來設置的。

而設在林中的陣法當中,曾有一種類似於九宮八卦陣一樣的陣法,叫做三樹困仙陣,也是一種很有名的陣法。

據說這三樹困仙陣的奇妙之處,就在於可以將空間隔絕,雖然裏邊的空間看起來與外界一樣,其實入陣者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想到了這裏,我恍然大悟,尼瑪,敢情老子是進了三樹困仙陣了?敢情我是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那這野人的腳印呢?不可能是三樹困仙陣自己弄出來的吧?如果是野人也走進了三樹困仙陣,那他能走出去嗎?

還有,就是最關鍵的一點,我是怎麼觸發三樹困仙陣的?我仔細回想了一番,我追蹤野人巨大腳印的時候,從看到第一個之後,然後順着腳印一直追趕,一直追趕到沒有腳印之時,野人去了哪?

難道在腳印消失的地方,我就莫名其妙的進入了三樹困仙陣?而那個留下腳印的野人,卻是沒有觸發困仙陣,已經走遠?

我不敢多想,此時回憶起大腦中的點點滴滴,好像游塵師傅說過,三樹困仙陣,其本名並不叫三樹困仙陣,而是叫三生困仙陣,這種陣法沒有任何殺傷力,就是單純的用來困人,其中的奧祕就在於三個陣眼!

這三個陣眼可以製造出任何幻象!同時,這三個陣眼的選擇也是苛求嚴格,比如把三生困仙陣用在水中,就會叫做三魚困仙陣,在困仙陣的法力範圍之內,定然有三條一模一樣的魚!殺掉這三條魚,也就等於破掉了陣眼,三魚困仙陣自然迎刃而解。

而佈置在陸地上,才叫三生困仙陣,佈置在林中,就叫三樹困仙陣,其意思必然是用三棵一模一樣的書作爲陣眼,才能佈置成功!

我心中一喜,心說既然想起了破陣的方法,那就好辦多了,只要尋找出三棵一模一樣的樹木,毀掉他們,自然就能走出三樹困仙陣了!

我左右四看,剛看了一圈,我立馬就犯愁了,尼瑪,這森林當中,樹木萬千,我特麼去哪尋找三棵一模一樣的?

別說是在這森林當中了,就是在我面前的這十幾棵樹,我都無法確認到底一樣不一樣。

因爲樹木不比人類,人類不管怎麼生長,那始終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樹木就不一樣了,鳥知道他們的樹枝會分多少叉,鳥知道他們的樹枝會長成什麼樣。

要是在這大森林當中尋找出三棵一模一樣的樹,你大爺的,還不如直接砍死我算了!

我真是欲哭無淚,這就好比一個行走在沙漠當中的人,在他快要渴死之際,忽然有人遞給他了一瓶水,而他用盡全身力氣,他媽的竟然擰不開瓶蓋,我就是這種感覺!

我嘆了口氣,心說難道我真的要被困在這三樹困仙陣當中了嗎?想要破掉陣眼,我是沒戲了,但要是不破陣眼,強行衝陣的話,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出去。

此時此刻,我寧願這大陣不是迷魂陣,而是殺陣,就算遇到一些高手,或者法力高深之人,我就算是打不過,他媽的至少我還能跑,現在倒好,跑都跑不掉,幸好我有太歲護體,不吃不喝也能維持一些時日,若是凡人被困了進來,唯一的結局就是等死。

我坐在了一棵大樹的樹根上,背靠這棵大樹的樹幹,心說到底該怎麼尋找那三棵一模一樣的樹啊?

就在此時我忽覺背後有些癢癢,就在後邊的樹幹上蹭了幾下,這一蹭不打緊,我哎呀一聲站了起來!

我的後背剛蹭到身後這棵樹幹上的時候,猛的一下就被刺破了皮,此時後背上流出了些許鮮血!

而當我仔細看向這棵樹的瞬間,我猛然一驚,心裏好像是忽然想到了怎麼破解這個陣法,但又不知道具體的方法!

我就像是一個懸掛在懸崖邊的人,而我旁邊,就有一根救命的稻草,我死死的閉着眼睛,快速的轉動着大腦,快速的藉助此時的靈感,用力思索到底怎麼破陣。

我感覺我的手掌已經離那棵救命的稻草越來越近了!我閉着眼,在黑暗中張開了五指,用力的朝着那棵稻草伸去。

近了!更近了!猛然一下,我忽然抓住了那棵稻草!

有了!我睜開眼睛,欣喜異常的看着剛纔刺傷我的這棵樹,樹身上那些就像是鱷魚皮膚上小疙瘩一樣的東西,頓時給了我無窮無盡的靈感!

我發現四周的樹木與我剛纔背靠的這棵樹木有些不一樣,而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樹幹!別的樹幹光滑乾淨,這棵樹的樹幹上疙疙瘩瘩,就像鱷魚皮一樣,並且最爲關鍵的一點就是,這樹林當中所有的樹葉都是一樣的,唯獨這棵樹的樹葉,與衆不同!

我知道怎麼破掉三樹困仙陣了! 其實剛纔怪我想太多,這三樹困仙陣我給看複雜了,我一心想着尋找三棵一模一樣的樹,但轉過頭來想想,哪裏可能會有三棵一模一樣的樹木?

這些樹的造型千奇百怪,枝葉交錯,別說是這樹林當中的了,就算是全世界所有的樹木放在一起,恐怕也找不出個一模一樣的。

想通了這一點,我就明白了,其實三棵一模一樣的樹,可以理解爲三棵同種類的樹木!

而這樹林當中的樹木我雖然不認識,但大多數樹木的樹幹都是平整光滑,就像楊樹的樹皮一樣,而我背靠的那一刻,卻是像槐樹一樣,樹皮上不是那麼平整。

爲了驗證我的猜測,我特意先在這棵樹上劃了一個叉號,然後開始尋找別的樹木,等我在這困仙陣當中走了許久之後,終於又找到了另外的兩棵樹木,那兩棵樹果然與這一棵相同,都是樹皮上坑坑窪窪,淨是一些疙瘩!

我冷笑道,終究還是沒躲過小爺的法眼,哼哼!

我使出神將之火外加火精中的力量,將其滲透到地表,從地底下燒死這三棵樹的樹根,頓時樹葉迅速枯萎,變的焦黃,不一會便從樹上飄飄搖搖的落了下來。

當我將這三棵樹全部毀掉之後,再次朝着樹林外走去,而這一次,成功的走出了樹林,來到了剛纔所在的小溪。

呼!

我長出了一口氣,這一次算是有驚無險的躲了過去,我心說這神農架可真是危險異常,什麼樣的事情都有可能遇到,再也不可這麼大意了!

等我走到帳篷附近的時候,我的頭上早已佈滿了豆大的汗珠,當下我蹲在小溪旁,捧起清水洗着臉龐,還時不時的往頭髮上撩一點。

被清水滋潤的感覺真心好啊,我長長的喘了口氣,像是要吐盡胸中的悶氣,隨後再次低頭準備捧起清水喝上兩口。

而就在我低頭捧水的一瞬間,我猛然一驚!

因爲這溪水實在是太清澈了,清澈的可以當鏡子用,當我低下頭的剎那間,我看到了自己的模樣,當然這不會讓我驚訝,真正讓我渾身一驚的原因,是因爲在我的影子後邊,還有一個影子!

從水中那模糊的影子中看去,身後這東西至少身高兩米以上,而且渾身長滿紅毛!

靠!難不成是野人吧?

我嚇了一跳,當下也不敢亂動,只能偷眼看去,利用水中的倒影來感受身後這紅毛怪物的動作,若是他顯出了要攻擊我的樣子,我就立馬逃竄而出!

我倆就這麼僵持了幾秒,面前的小溪潺潺流動,森林中的鳥兒歡快的鳴叫,似乎除了我之外,沒有別的東西能夠感受到這股肅殺之氣了!

我心說如果這麼一直蹲下去,那也不是辦法,我有的是時間,這不假,但他也有的是時間,萬一我倆再僵持一會,他喊來幫手的話,我豈不是褲襠裏摸魚,完蛋了?

就在此時,我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現的樣子,繼續捧起清水洗臉,剛捧起清水的瞬間,我猛的一下朝身後那紅毛怪物的臉上潑去!

我這一擊,就是對準他的眼睛而去的!希望能用這一捧清水來助我逃脫!

在我潑完清水的剎那,我身子斜着朝左後方快速滾動,瞬間移動到了他的身後,而隨後的情景,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剛纔一直站在我身後的紅毛怪物,竟然高達兩米,而且他的腳掌與人類的腳掌一模一樣,都有三十公分長!

我大致看去,這貨渾身上下長滿了紅色的絨毛,那毛髮約有半指多長,就像猴子一樣,而且最令我驚訝的是,他的手掌上竟然有六根手指!

那排列順序與人類的手指是一模一樣的,而且其中前五根的長度也一模一樣,只有第六根手指長在了大拇指的後邊,乍一看,就像是兩根大拇指一樣!

靠,怪不得都說野人抓住了人類的手臂之後,會一直牢牢的抓住,單說這寬大的手掌,以及那六根怪異的手指,絕對都比常人能夠抓的牢固!

他一看我躲在身後,立馬甩了甩頭上的水珠,隨後朝着我大踏步走了過來!

我心中一驚,本來想放出神將之火,但我確定了這就是野人之後,我心說不能出手傷他,畢竟這是爲七師叔尋找上乘的肉體,若是我傷了他,那會影響七師叔將來的修爲。

此時此刻,我想起了在山下那老大爺送給我的竹筒,我快速竄到帳篷附近,從帳篷中拿出竹筒,套在兩根手臂上,隨後就站在原地,等候着野人的過來。

我是有防備的,此時的我已經將金石太歲的力量灌入了全身,就等着野人的下一步了,他若是攻擊我,我自然不會倉促防禦。

他大步流星,走起路來像是地震一樣,來到我的面前,二話不說抓住了套在我手上的竹筒,然後瞪着我,開始微笑了起來。

我一愣,忽然想起了那老大爺說的話,下一刻就是渾身一驚!

因爲那老大爺說過,如果被野人抓住之後,想要活命的話,他笑我也笑,他笑的有多厲害,我也得笑的多厲害,甚至要比野人笑的更厲害,不然就會被野人弄死。

此時見他微笑,我也趕緊微笑,然後他咧開嘴微笑,我也裂開嘴微笑,他哈哈大笑,我也哈哈大笑。

如此一來,我倆就站在這,面對面開始狂笑不止。

他的笑聲很怪異,一會是哈哈哈哈,一會是呼呼呼呼,一會是嘿嘿嘿嘿,一會是嘎嘎嘎嘎,好像他能夠模仿很多種聲音。

而我,沒別的笑聲,對準了野人,就一句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之所以笑的這麼猛,是因爲我悄悄的用法力擊中自己的笑穴,師傅說過,穴位乃是傳統的高深造詣,能把穴位摸懂,那可真有神鬼不測之威,就拿任督二脈來說吧。

任督二脈以人體正下方雙腿間的會陰穴爲起點,從身體正面沿着正中央往上到脣下承漿穴,這條經脈就是任脈;督脈則是由會陰穴,向後沿着脊椎往上走,到達頭頂再往前穿過兩眼之間,到達口腔上顎的齦交穴。

任脈在前,督脈在後,這是兩條直線,所以說任督二脈並非是兩個穴道,而是兩條穴脈!其中包含了很多穴道,都說打通任督二脈即可成爲武學奇才,這個意思就是打通任督二脈上邊的所有穴道!

關於任督二脈,我瞭解的不是那麼透徹,但對於笑穴的位置,我還是能把握住的,此時我對準野人,二話不說就是一陣狂笑,他笑的猛,我笑的更猛,他笑的更猛,我笑的超級猛,反正就是今天沒吃藥的節奏!

野人抓住我手臂上的竹筒,已經有五六分鐘了,我倆啥都不幹,就站在這裏對着笑,尼瑪一直笑道現在,我嘴裏都發幹了,但我還就是跟這野人槓上了!

我也不解開自己的笑穴,我就一直跟他對着笑,我發現這貨似乎也有點扛不住了,他的笑聲剛開始變化頻率很大,一會哈哈,一會呼呼,一會呵呵,一會嘎嘎,但現在不一樣了,他開始跟我一樣,昂着頭哈哈大笑,只用這一種音調!

我口中雖然一直哈哈大笑,但心中卻在冷笑道,老子點的是笑穴,我看你能跟我對峙多久。

漸漸的,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口渴,連笑聲都快變的沙啞,而野人也一樣,他的笑聲也慢慢的變的有些沙啞,但我倆還都是咬着牙,一直盯着對方!

就在此時,我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指着野人的身後大聲說,我靠,你老婆怎麼來了?! 他一愣,還真的傻乎乎轉頭朝着後邊看,或許他能聽懂人話,或許他聽不懂人話但卻能夠從我的手勢中看到他身後可能有東西靠近。

當下,他果然轉過去了頭。

尼瑪,好機會!

我二話不說,跳將起來,甩起另外一根沒有被他抓住的胳膊,狠狠的對着他的腦門就砸了下去!

雖然我用力很猛,但我並沒有使出金石太歲以及飲血太歲中的力量,我真怕這一下子砸死他,畢竟野人難尋,爲了給七師叔找到最好的肉體,我可不能衝動。

啪啦!

竹筒砸在了野人的腦門上,瞬間碎裂,而他此時又傻乎乎的轉過了頭,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疑惑的表情,因爲他的臉跟猩猩臉差不多,都是長着長長的毛髮。

當他轉過頭來的一剎那,我心說完蛋,這貨該動手了吧?

沒想到他不但不理睬我,反而繼續看着我,張開了嘴巴哈哈大笑,臥槽,他張開嘴巴之際,我看到他嘴裏的牙齒竟然與人類的非常吻合,而且連舌頭都與人類的舌頭很像!

我真是叫苦不迭,我特麼就想問問那些遇到了野人之後,還能把野人笑暈的牛逼人物到底在哪,尼瑪,我倒真想看看他們究竟有多能笑。

我心說這麼笑下去不行,不如就跟這野人硬幹吧,看着野人五大三粗四肢發達,想必也不會什麼牛逼的法術,我下手輕一點就是了,儘量不傷他。

我這麼一想,當下止住了笑穴,擡腿一腳踢到了他的下巴上,讓他踢的連連後退。

嘩啦一聲,我左手臂上的竹筒被他後退的姿勢直接給抽掉了,此時他迷茫的看着手中的竹筒,然後又看着我,我冷然說道,老子沒工夫陪你玩了,出招吧!

他大喝一聲,站在原地根本就沒動,直接從地上搬起一塊大石頭朝着我就砸了過來。

尼瑪這嚇我一跳,那大石頭粗略看去,至少也得上千斤,這貨竟然彎腰的瞬間絲毫不費力氣,直接就給舉了起來。

眼看巨石瞬間飛過來,我趕緊彈跳一下,躲了過去,但身後的一株小樹就遭殃了,那棵樹被這巨石瞬間砸斷!

野人朝着我奔跑了過來,每跑一步,岩石上都會被踩出一個腳印,我心說這貨到底是什麼體質?怎麼如此古怪?

要是他沒有法力,就算他重達幾百斤,也不可能在岩石上踩出腳印吧?他這體型在土地上踩出腳印,我信,若是不用法力在石塊上踩出腳印,那我不信!

宮淚:梨花殤 見他衝了過來,我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瞬間唐猊金甲上身!我與這兩米多高的野人開始了最原始的肉搏!

哎,我多希望自己是在跟一個美女肉搏,那樣的話就算是打輸,心裏也是美滋滋的,跟一個原始野人肉搏,真心有點蛋疼,而且我發現野人的身上,還有一股濃重的氣味,具體是什麼氣味,我也說不上來,好像類似於羊身上的那種羶味。

與他肉搏之際,他一拳打來,我利用自己學過的武術套路,一掌撥開,隨後反打一拳,本來一切都在我的計劃之中,但我伸手去撥開他拳頭之際,我才發現,我太天真了!

野人的力量超乎我的想象,我伸出一掌竟然完全沒有撼動他的拳頭,此時轟然一聲悶響,直直的砸在了我心口上!

我只感覺自己的心臟撲通一聲,像是要忽然碎裂掉一樣,而且神羽太歲也被震的七暈八素,我捂着胸口倒退兩步,還沒來得及喘氣,他就重新衝了過來。

我心說不用上火精中的力量,那在肉搏方面肯定是打不過他了!

這一次我用上了火精,而且催持飲血太歲中的萬鈞神力,涌入右臂,此時右臂看起來比左臂都粗了一圈!

他一拳再次朝着我的臉面打來,我運起全身之氣,將力量凝結於右臂,同時將火精的力量也灌入右臂當中,朝着他的拳頭狠狠的撞擊了上去!

砰!

一聲悶響,我倆同時倒退好幾步,我感覺自己的整個右臂都發麻了,而且骨頭似乎也有脫臼的感覺,我驚訝至極,心說這野人的肉體,果然比殭屍更爲兇猛,更爲堅硬!

而那野人在倒退了幾步之後,忽然手背上的紅毛燃燒起了火焰,他嚇了一跳,趕緊跑到溪水邊,將拳頭插進了水裏,隨後轉過頭來疑惑的看着我。

他可能想不明白自己的拳頭爲什麼會着火,同樣也可能想不明白我究竟是什麼生物,竟然能夠和他對拳頭而毫髮無傷。

其實我不是沒有受傷,只不過受了內傷,外表並沒有皮外傷,見他有點發憷了,不敢主動進攻了,而我也摸到了他的缺點,他與野獸一樣,怕火。

此時我擡起右手,一彈手指,頓時從指尖冒出一團紅色的烈焰,我冷笑着朝他慢慢的走了過去。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我手中的烈焰,當下也是邁動兩條粗壯的大腿,緩緩的往溪水裏邊退去。

我笑道,別跑啊,來,繼續玩玩!

這野人力量大,他的力量有多大,我不太確定,但僅憑他用自己的肉身就能抵抗我金石太歲外加飲血太歲的奮力一擊,那就能想象這野人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了。

或許大象在他面前,都會被輕易打死。

見他心生退意想要逃跑,我猛然揮出一團金光禁制,讓他困在了裏邊!他不管怎麼衝撞,始終都無法突破那面金光禁制,我心中冷笑道,這乃法力凝結出來的,豈能是一個茹毛飲血的野人能夠撞破的?

要是被你撞破了,以後老子還拿什麼出來混?

我得意的走了過去,但就在此時,野人怒吼一聲,忽然半彎下腰,朝着金光禁制狠狠的就衝擊了上去,忽然整個禁制被他撞擊的劇烈搖動了一下,下一刻只聽一聲啪啦,就像玻璃碎掉的聲音一樣,這金光禁制竟然真的被他撞破了?

哎呀臥槽?看這樣子,還真是不讓我繼續混了?

我頓時來了脾氣,當下怒喝一聲,飛來峯!這一次我用法力包裹住遠處的一塊超級大石頭,那石頭足足有半間房子那麼大,本來就靜靜的躺在溪水河道的正中間,結果被我用大法力給搬運了起來。

去!

我大喝一聲,控制那一塊大石頭朝着野人壓了過去,野人擡頭一看,頓時大驚,他加快了速度奔跑,但無奈那石頭是被法力控制的,飛行速度比他奔跑的速度要快多了!

等這石頭快要蓋在他頭頂上之時,我冷笑道,這一次你還能繼續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威猛!

說話間,我控制着石頭從他頭頂落下,轟然砸在了他的身上,而就在這一刻,他一咬牙,擡手朝着天空托起了雙手,雙手之上頓時飄起了兩片紅光!

那紅光就像兩片雲朵一樣,將他頭頂上的巨石牢牢的託在了空中,不管我怎麼控制法力將巨石下降,那巨石始終都無法落下!

我頓時大驚,心說這野人難道會法力?爲何剛纔與我拼鬥之時,他從來不使用?

將巨石穩定在空中之後,野人再次加速奔跑,不一會就衝進了森林當中,嗷嗷叫了兩聲,便消失不見了!

等野人消失不見的剎那,託着巨石的紅光也跟隨着一起消失不見,那巨石轟隆一聲,落在了地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我走到巨石旁邊,看着那消散的紅光,猛然感覺詭異十足!

不對!這紅光不是法力!也不是陰氣!但這紅光爲什麼能夠托起這千鈞巨石?

此時,地面上的一處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剛纔的野人逃跑時遺落的一團紅色毛髮,之所以吸引我的目光,是因爲那紅色的毛髮此時像是蚯蚓一樣,竟然正在地面上緩緩的蠕動! 我二話不說,頓然上前一把抓起那正在蠕動的毛髮,那一團紅色毛髮此時在我手中不停的蠕動,就像是一條條蚯蚓一樣!

我靠,這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這世間有自主意識,能夠自己移動的毛髮,我還是第一次見,當下我右手運起法力,慢慢的與左手合在了一起,靜靜的感受着毛髮中有沒有法力的存在。

很可惜,這毛髮中,根本沒有一絲法力,完全就是一團普通的毛髮。

這就奇怪了,既然毛髮中沒有法力,那他爲什麼會蠕動?我心說要想弄明白這個問題,必須要仔細的追查一番野人!

當下趕緊順着野人的腳印追逐而去,這不追不知道,一追嚇一跳,在野人逃跑的路線上,竟然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團掉落的毛髮!而且都在緩緩蠕動,當我將他們撿到手中的時候,他們才慢慢的停止。

而且更爲詭異的是,當我追了一段距離之後,野人的腳印再次憑空消失!

我蹲在原地左右四看,心說野人的逃跑方法,究竟是什麼樣的?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爲何如此詭異?腳印能夠憑空消失?

媽的,這一次,我的倔脾氣也上來了,我心說不追查清楚,老子今天就不回去睡覺了!

我就站在野人腳印消失的地方,此時眯着眼在地面上不停的仔細搜尋,在消失腳印的正前方,全部都是枯葉,我就像刑偵組的探員一樣,小心翼翼的撥開那些枯葉,想要看看這枯葉的下方有沒有人爲的痕跡。

很可惜,這裏沒有被人動過的樣子,好像野人跑到了這裏之後,直接就憑空消失,或者穿越到另外的地方,更或者直接瞬移而去。

這三種想法,看似都有可能,但實則絕不會出現,我特麼的到現在都還不會瞬移,野人要是學會了,那我還打個屁?直接舉雙手投降就是了。

就在我仔細思索這個問題的時候,忽然野人腳印中最後的那一個,引起了我的高度注意!

最後一個腳印,比起前邊的腳印要踩的更深!

這個所謂的深,並不是一兩公分,而是將近一根手指那麼深的距離!很顯然,野人跑到這裏的時候,左腳猛的踹了一下地面,而這一踹,幾乎是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與你為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