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讓他恐懼的是張斌的臉色,竟然跟伽椰子一模一樣,呈現詭異的深藍色。

“張斌,你……”

王雲飛剛說出三個字,腦中忽然想到電影中伽椰子的能力,但凡被伽椰子殺死的人,都會被同化成咒怨的一部分,變成新的厲鬼,而張斌顯然也變成了咒怨!

一念及此,王雲飛驚恐萬分,腳步不停後退着,可是身後又傳來了“嗝嗝嗝”的聲音,轉頭望去,只見伽椰子正慢慢朝他爬了過來……

“啊!”

片刻之後,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幾乎響徹整個教學樓,讓朝着樓下飛奔的我們都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聽起來好悽慘啊!”墨羽的聲音顫抖道。

“嗯。”我點了點頭,面色凝重道:“這裏已經變成地獄了!”

此刻,死亡蔓延在學校的每一個角落。

籃球館內,夏露露、李姠沁、譚飛、趙夢月、美影兒、蕭薔六個女人朝着球館大門急速奔跑着。

可是當他們跑到離大門還有十米遠的時候,前方的地板忽然開始龜裂,緊接着從地板中鑽出來一頭二層別墅大小的巨大章魚,那兩米直徑的巨大觸手一瞬間就籠罩住跑在最前面的譚飛,將她整個人生吞了進去。

觸手一陣扭動,緊接着吐出一具血色的骨架,短短几秒鐘,譚飛的血肉就被巨大觸手消化乾淨!

而其他五個女人在驚聲尖叫後,慌忙朝着後方退去。

“怎麼辦?大門被那隻大章魚堵住了,我們要怎麼出去?”趙夢月驚聲尖叫道。

夏露露眉頭蹙了蹙,目光四下打量了一下這間籃球館,片刻後指了指西北方向的窗戶,喊道:“我們朝那邊跑,然後砸碎窗戶翻出去。”

“好。”其他幾人紛紛點頭道。

這個計劃看起來貌似可行,因爲那邊的窗戶臺離地面只有不到兩米的高度,幾人衝過去砸碎玻璃後,輕鬆就爬了上去,可是還沒來得及跳下去,迎面就碰到了一隻黑髮白麪女鬼。

過婚不候 她一身深藍色衣袍,面目兇戾猙獰,張着一張大嘴,赫然是山村老屍中的楚人美!

而首當其衝最先爬上去的美影兒,被楚人美一把從窗戶上拽下去,然後雙手捏碎了她的腦袋……

“啊!”

其他四女皆是驚叫一聲,即便是狠辣的蕭薔,都被眼前血腥的一幕嚇得的面色劇變。

然後,她們不得已,只能又退回了籃球館…… 死亡還在繼續,沒有任何延緩的跡象,幾乎每一秒鐘都有人死亡!

公共廁所內,一條巨大的人魚吞食着一個人,它尖利的牙口內,一顆血淋淋的人頭不停轉動着。

家有淘妻:挑戰首席老公 仔細一看,赫然是情趣用品店的老闆,丁海!

他爲人猥瑣一生,最後落得個葬身魚腹的悽慘下場。

而在丁海的旁邊,宋章被捆綁在馬桶上,五個帶着鬼面具,穿着黑西服的人,一人抱着一個汽油桶,往他腦袋上澆着汽油。

“不要,不要,求你們了……”

宋章不停晃着腦袋,顫聲求饒着,可是那五個戴面具的人卻不爲所動,其中一人還掏出了打火機點燃了汽油,宋章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嘴裏發出淒厲的嚎叫聲。

面對這殘忍的一幕,那五個鬼麪人面色不變,甚至還掏出手機和宋章來了一個剪刀手合照……

綠蔭蔭的懆場上,最先從教學樓和實驗樓中跑出來的十多人,被拎着砍刀的傑森以及巨型蝙蝠,巨蟒追殺着。跑着跑着,傑森有些煩躁了,猛地擲出手中的砍刀,將跑在最後面的白海濤劈翻在地。

緊接着巨型蝙蝠和巨蟒齊撲而上,一口咬住雙腿,一口咬住腦袋,分而食之!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絕望、嘶吼、悲鳴、各種各樣的聲音迴盪在學校上空……

這血腥的一幕幕,我並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會理會,因爲此刻我心神全部都放在林素身上。

就在剛剛,林素給我發來了一條語音,那聲音很是焦急:“小白,我們出不去了,走廊上有一個面相恐怖的老婆婆,好像是厲鬼將映裏面的扶桑嫂,我們被困在這裏了……”

聽到扶桑嫂,我瞳孔一縮,那可是排名前五的厲鬼啊!

“你們呆在原地別動,我和墨羽馬上就到。”我加大了步子,同時按住語音鍵大喊道。

我這條信息發過去後,林素就沒有再回我信息,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我當時急壞了,三步並做兩步,朝着樓下跑着,路上我碰到了很多人,蘇飛、白山、楚牧他們都在教學樓裏,看到我後,還朝我打了個招呼,要和我一起走。

可是我現在根本沒空搭理他們,加快腳步跑出了教學樓,朝着實驗樓跑去。

“素素,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半天沒收到消息,我有些慌張,而這個時候,我還看到了懆場上,傑森、巨大蝙蝠、巨蟒追殺着程智、陳旭等人,我只是看了他們一眼,就跑進了旁邊的實驗樓。

這時候林素再次發來了消息,她聲音特別激動,隱隱還帶着哭腔道:“你別來了,嗚嗚,求你不要過來,我們被發現了,而且這裏不止是扶桑嫂,還有好多鬼怪,我們就要死了,求你不要進來了!”

聽到她的話,我和墨羽同時愣住了,隨即我按下語音鍵衝着對面喊道:“不行!我答應過你父母會用生命保護你到最後,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丟下你不管!”

喊完這句話,我就瘋了一樣順着樓梯往上猛衝。

我的速度其實已經非常之快,但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的墨羽忽然驚叫了一聲!

“怎麼了?”

我聽到他的聲音,忙轉頭看上一眼,卻發現伽椰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實驗樓大門口!

看到伽椰子的瞬間,我頭皮就是一麻,事實上所有鬼怪中我最害怕的就是伽椰子。

她是我童年的噩夢,同時“咒怨”也是唯一一部我沒有看完整的恐怖片。

只見伽椰子趴在地上,仰着腦袋,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中還有無盡的冰冷和死意。

不過好在她並沒有攻擊我們的意圖,想來是知道我們已經被困在這棟樓裏,不着急殺死我們。

對此,我無所謂了,當我進入實驗樓的時候,就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她不攻擊我,我也懶得理她,轉身大步朝着六樓跑去。

從一樓跑到六樓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很多人被鬼怪們追殺着。

其中在五樓,韓瑩被一隻全身被頭髮包裹的鬼臉怪按在牆上,它的頭髮彷彿鋒利的刀刃一樣,一刀一刀切割着韓瑩的身體,不一會就將她肢解成一片一片,而整個過程不過就幾秒鐘。

極限的恐懼,讓我幾乎無法呼吸,然後我用力錘了錘自己的心臟,咬着牙上了六樓。

當我衝進生物解剖室的時候,裏面的情形讓我睚眥俱裂,只見林素躺在血泊中,肩膀不停噴着鮮血。

在她不遠處,李君如臉色蒼白的站在牆角,手中顫抖着握着一把手術刀,和一個手持電鋸的面具男對峙着,那個面具男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認出他是“德州電鋸殺人狂”裏面的皮臉。

“放開她!”

墨羽看見李君如被逼在牆角,大喊一聲,抄起試驗檯上的一個大腿骨,就衝了上去。

而我也在那一瞬間,拎起一個木凳,從另一邊夾擊過去。

面對我們左右夾攻,皮臉只是用電鋸擋了一下墨羽的手中的腿骨,然後飛起一腳,踹在我的肚子上。

他那一腳踹在我身上,我就跟被卡車撞了一樣,整個人直接飛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摔倒在地。

當時我躺在地上,只覺得渾身上下都在抽搐,竟是再也站不起來了。

他那一腳直接踢碎了我的內臟,讓我徹底失去了行動力。

我躺在地上,看着皮臉踢翻我後,又是控制着電鋸,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切掉了墨羽整條胳膊。

墨羽頓時臉色蒼白,身體一個踉蹌,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

“墨羽!”

李君如驚叫一聲,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竟是握着短小的手術刀朝着皮臉衝了過去。

面對李君如失去理智的一擊,皮臉只是詭笑一聲,調整了一下電鋸的角度,然後我就看見電鋸直接貫穿了李君如的腹部,接着她嘴裏噴了一大口鮮血,身體緩緩向後倒去……

三V一,不過三秒鐘,我們便全部重傷,也不止是重傷,而是垂死。

這種傷口,不到三分鐘,我們全部都會死!

眼前這種情況,我們怕是要被團滅了…… 說實話,在選擇噩夢難度的時候,我想象過這任務有多難,可是親身經歷之後,我才發現這個難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即便是所有鬼怪中最弱的皮臉都能瞬間幹掉我們,這太讓人絕望了。

這麼看來,我們當初殺死弗萊迪好像太過簡單了些,要知道弗萊迪對上皮臉,可是秒殺啊!

就在我腦中竄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我看到門口出現了一道身影,他帶着牛仔帽,身上穿着黑紅條紋毛衫,一步一步朝我走來,嘴裏還猙獰笑道:“你終於發現了。”

“你沒被殺死……”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聲音漸漸低不可聞。

“當然了!就憑你們區區人類也想殺我?我可是鬼王啊!僞裝成人類你就覺得可以殺死我了?”弗萊迪火燒的臉上滿是不屑的笑容,然後他打量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我們四人,嘆道:“真可惜,本來看到你們殺死我時興奮的表情,我還挺激動,覺得你們很好玩呢,可是變成死人可就沒意思了。”

弗萊迪晃動着剪刀手套走到我面前,緩緩道:“我記得你叫吳小白是吧?當初那番推理很精彩呢,我如果是個普通人的話,還真就着了你的道,可問題是你真的覺得我的能力只是將人拉進噩夢中嗎?”

說到這裏,弗萊迪神祕一笑,他看出我已經沒力氣說話了,於是繼續道:“當然不是!其實我真正的能力是控制別人的夢境並且創造世界,創造可是神的能力,有這種能力怎麼會被區區人類的催眠術催眠呢?”

我動了動嘴脣,心中充滿了絕望,人跟鬼神相比,真的是太渺小了。

“哎,看你這副要死不死的樣子,連話都說不出來,我真是對你完全沒興趣了,那麼你去死吧!”弗萊迪說着,將剪刀的利刃頂在我的下巴上,我能感受到他的意圖是想把我整張臉剪下來。

而與此同時,皮臉也舉起手中的電鋸,在李君如的身體上不停比劃着,彷彿是在糾結橫着切比較好,還是豎着切比較好。

到了這種地步,我們已經完全沒有翻盤的希望。

而且最諷刺的是,從我們投完票到現在,僅僅才過了三分鐘。

我輕嘆一聲,將目光轉向倒在血泊中的林素,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輕喚道:“素素……”

林素看着我,忽然笑了,絕望的笑着,無聲的笑着,然後她閉上了眼睛,眼角彷彿還有一滴淚痕劃下。

尖刀劃過我的下巴,帶掉了半張臉皮,劇痛讓我身體都在劇烈顫抖着。

疼痛過後,就是逐漸麻痹的神經和跳的越來越慢的心臟。

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可是一切就這麼結束了麼?

我心中充滿了深深的無力感,還有不甘。

不過就在我們四人都要被團滅在這裏的時候,異變陡生!

一隻白皙的玉手忽然從弗萊迪身後的虛空中探出,只是輕輕一掌,就將弗萊迪拍飛出去。

接着從扭曲的空間中跳出來一個紅衣女子,她一身紅色西裝,臉上帶着一個雕花面具。

戚少的絕寵嬌妻 在她出場的一瞬間,我就認出了她的身份,因爲那隻襲向弗萊迪的手腕上,紋着一隻血色的玫瑰!

“血玫瑰!”

下一刻,皮臉和弗萊迪同時驚呼一聲,隨即兩鬼臉上皆是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

血玫瑰瞥了他們一眼,用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緩緩道:“你們回去吧,這次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弗萊迪嘴角一陣抽搐,道:“死亡遊戲是地獄之主定下的,你敢破壞規則,可知道有什麼代價?”

血玫瑰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打量了一番弗萊迪,道:“我死亡遊戲的規則我可比你清楚,只是這次阻止,我已經提前稟報了地獄之主。”

“地獄之主答應了?這怎麼可能?”弗萊迪一臉愕然。

“當然。”血玫瑰慢慢點了點頭,頓了一下,又道:“因爲他曾經欠我一個承諾!”

聽到血玫瑰這麼說,弗萊迪臉色一僵,隨即明白過來什麼,接着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哼道:“這次便宜你了,不過以後的任務,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到時候我一定會當着你的面,虐殺了你的小女友!”

說完這句話,弗萊迪就和皮臉就消失了。

而隨着他們的消失,外面的血色天空也漸漸恢復正常,變成了晴朗的天空。

在這段時間裏,我的目光一直都放在血玫瑰身上,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血玫瑰本人。

我好奇的看着她,知道當她出現的剎那,我們都安全了。

安全之餘,我又有特別多的問題想問她,只是身上的重傷讓我開不了口,只能用眼神傳遞出我的情緒。

而血玫瑰明顯看懂了我的眼神,她只是淡淡瞄了我一眼,聲音沙啞道:“你不必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即便我和地獄使者有矛盾,也是我們倆的事情。”

血玫瑰的話說的很乾脆,讓我心中有些失落,可是我盯着她面具下的眼睛,卻彷彿覺得她在說謊。

她的眼神中滿是滄桑,我確定我從來都沒見過這樣的眼睛,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又覺得她的眼神很熟悉,彷彿在哪裏見過,就是這樣奇怪的情緒,讓我深深皺起了眉頭。

不過我還來不及多想,血玫瑰就轉身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來一去十分瀟灑,只是在她離去的時候,一句輕飄飄的話,浮響在我腦中:“完成這個任務,你們已經解鎖了地獄商城,那裏面有痊癒藥液,一劑之下,只要沒有死亡,都可以瞬間痊癒。”

聽到她的話,我趕忙拿出手機,發現原本的微信羣上方,出現了一個血色的骷髏頭標示。

點開一看,瞬間出現了一列商品!

空間戒指:一萬冥幣。

痊癒藥液:一萬冥幣。

百年怨靈僕從:十萬冥幣。

千年厲鬼僕從:一百萬冥幣。

桃木劍:十萬冥幣。(可傷害百年怨靈)

定製仙器:一百萬冥幣。(可傷害千年厲鬼)

重生十字架:一百萬冥幣。(被抹殺或是被鬼怪殺死,可復活一次,每次任務可使用一次。)

退羣憑證:500萬冥幣……

(這個任務本來想寫的特別恐怖的,但是保留了一半,因爲後面有個任務和這個承上啓下的。) 地獄商城中一共有八種物品,每種物品後面都有一個兌換的按鈕,在商城右下角還顯示着冥幣餘額。

這次任務我一共獲得了一萬冥幣,剛好可以兌換一瓶痊癒藥液。

當我點下兌換後,手中就出現了一瓶綠色的藥液,仰頭喝乾,小腹處頓時涌出一股暖流,順着我的經脈淌遍全身,暖暖的彷彿泡在溫泉裏一般,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但是這種舒服並沒有持續多久,緊隨而來的就是一陣劇痛,用撕心裂肺來形容都不爲過!

受傷越重的地方越痛苦,其中以腹部和臉上最是嚴重,就像被火燒了一樣。

我咬着牙忍着痛,朝着另外三人望去,發現他們也都跟我一樣,第一時間就兌換出藥液喝了下去。

看到這種情況,我終於鬆了口氣,不管怎樣,我們都活了下來。

我看着林素,她也在看着我,我們都沒有說話,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感情已經代表了一切……如果不是現在身體還處在修復狀態,無法動彈,我們早就撲向對方了。

我們四人的身體修復持續了十分鐘左右,事實上,我們三人五分鐘的時候身體就已經修復好了,只有墨羽身體修復的時間最長,他一條胳膊被皮臉鋸了下來,斷臂處重新長出一條手臂,需要很多時間,而李君如就坐在他身邊,默默流淚看着他。

等到我們能行動時候,林素馬上撲了上來,撲到我的懷裏,哭哭啼啼的抱住了我。

我則是伸出手去,輕輕撫摩着她的頭髮,微笑道:“別哭了,我們不是都好好的活下來了嗎……”

“嗯。”林素輕輕點頭,又是哭了一會,才放開我,低聲道:“剛纔我們真的被嚇死了。”

聽到她的話,我嘆了口氣,對於那些鬼怪有着深深的無力感,這次如果不是血玫瑰的話,我們全部都會死在這裏!我知道我不能這麼被動下去,否則下次碰到這種局面,我還是一副束手無策的樣子,我需要提升自己,不只是智商,還有力量!

可是我有這個想法,卻不知道如何實現。

我腦中胡思亂想着,忽然想到了別的事情,衝着林素疑惑道:“對了,你一開始語音不是說你們被好多鬼怪困在這裏了嗎?可是我們到的時候只有一隻皮臉?你是不是不想讓我上來,所以故意騙我的?”

林素聞言面色有些複雜,片刻之後,緩緩搖頭道:“不是,當時這間屋子裏除了皮臉之外,還有扶桑嫂、殺人小丑以及閃靈,那種情況下,我們沒有任何逃生的可能,所以給你發了那條語音。可是正當我們絕望的時候,鄭二月忽然出現在門口,挑釁扶桑嫂他們,成功引走了其中三隻鬼,否則的話,我們撐不到你們上來,就已經死了……”

我聞言怔了一下,沒想到竟然是鄭二月救了林素和李君如,這樣的話我倒是欠了他一個人情。

可是我真的不想欠他人情,因爲這個人城府太深了,永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琢磨什麼。

林素看着我的臉色,顯然也知道我在想什麼,柔聲道:“他這次救了我們,我們下次再救他就可以了,別想那麼多了,你快看看程智他們怎麼樣了,有沒有出事。”

聽到她的話,我點了點頭,然後掏出手機,打開我們的小團體羣。

剛一打開,就發現裏面被一堆消息刷屏了。

隨便翻了翻,我馬上長出了一口氣,幸好,大家都了活下來!

此刻,他們都焦急的問我們這邊情況怎麼樣,而在我告訴他們我們也沒事的時候,羣裏的氣氛立刻輕鬆了許多,之後,大家就開始分享各自的遭遇。

夏露露她們在籃球館內遭到了楚人美和巨型章魚的攻擊,然後她們就一直繞着球館座位跑,總算是堅持到了血玫瑰的救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