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張謙想出去下館子的,但是考慮到那樣太張揚,自己現在還是低調點比較好,所以就在大燕山擺起了酒席,等孩子滿月或者百天的時候再在外面館子裏好好的辦一場。

第二天早晨,張謙早早的就醒了跑去看女兒去了。

今天看和昨天看,又不是一個樣子了。

張謙是越看心裏越美。

就這樣,他在大燕山這邊呆了三天才返回五莊觀。

由於當初從五莊觀離開的匆忙,他也沒留下個分身隨從什麼的,所以只能一路飛去。

等到了五莊觀,他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勁了。

尤其是到了後院,見到了刑天的時候。

甜婚100分:霍少,蜜蜜吻 張謙本來滿面春風的想要跟刑天好好說說自己有了閨女這事,但是刑天卻用一種冰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轉身就回屋了,砰的一下關上了門。

張謙愣住了,這是出了什麼事了?

難不成是因爲自己在大燕山呆了三天?不至於啊!

天上一天地上才一年,所以這三天對於天庭來說不過是放個屁的功夫,天庭不會做出什麼準備的吧?

所以張謙是一頭霧水。

懷着疑惑的心情找到了鎮元子,開口一問,鎮元子的表情也出現了一些變化,嘆了口氣說:“這事吧…怪我。”

“不是,什麼就怪你啊?到底出了什麼事啊?”張謙問,“難不成你把刑天給揍了一頓?那他也沒理由看我不順眼啊。”

“這個…”鎮元子支支吾吾了一會才說,“刑天的英魄不是被改造成了仙人了嗎,這個仙人他…”

“怎麼了?”張謙說,“你知道這個仙人是誰了?”

“也不算是完全知道了吧,就是聽說了一些消息,也不一定就完全準確…”

“你貧不貧啊,快說好吧!到底是誰,到底出了什麼事!”張謙有些急了。

“那個…刑天的英魄,並沒有被改造成仙人。”

“什麼?”張謙一愣,“刑天親口說的被改造成仙人了啊。”

“是啊,我也是這麼以爲的,但是昨天吧,我聽到了一個消息,刑天的英魄並沒有被改造,而是被融合進了一個仙人的體內,增強了那個仙人的修爲。”

“那也差不多。”張謙說,“管他是改造還是融合,做掉那個仙人搶回來就是了!”

“只怕你做不掉也搶不回來了。”鎮元子說,“因爲那個仙人就是四御裏面的勾陳上宮天皇大帝。”

“what?!”張謙驚住了。

勾陳上宮天皇大帝?

他…他不是已經被王越那驚天一指給弄沒了嗎!

我靠,那這意思豈不就是說刑天的英魄也跟着沒有了嗎!

這不扯淡嗎!

王越當時是因爲出手幫張謙才放逐了天皇大帝,難怪刑天記恨張謙呢。

不過張謙可不受這個氣,於是說道:“行,我知道怎麼回事了,是你跟他說了這些事了吧?”

“是我,這事怪我,我當初也沒考慮那麼多,而且這個消息也不一定就準確。”鎮元子又嘆了口氣。

“得嘞,您別嘆氣,這事不怪你,我去找刑天去,您先忙吧。”說完張謙扭頭走了,直奔後院。

鎮元子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這八成是那幫仙人搞出來的離間計,刑天這傢伙的脾性是一點都沒變!一點就炸,還不聽解釋,真是….算了,我還是跟去看看吧,萬一這倆人打起來可就不好收場了。”

說完,他也出了門。

張謙徑直來到了後院這裏,推門進了刑天的房間。

刑天盤腿坐在牀上,那兩魂三魄就像衛星一樣圍繞着他呼呼的轉個不停。

張謙看着他,他只是閉着眼睛。

“喂。”張謙說,“你幹嘛對我這個態度?”

刑天還是沒理他。

張謙這火就起來了。

好傢伙,且不說以後怎麼着了,我幫了你那麼多忙,你就對我這個態度?

這事是王越爲了我乾的,也就相當於是我乾的了,但是誰會知道你的英魄被融合進了那個天皇大帝的體內?

而且鎮元子也說了,這個消息只是不確定的消息,你的英魄到底在哪這還不一定呢!

“你要是心裏不爽,咱打一架就是了。”

刑天睜開眼看着他:“你還不夠我打。”

“喲呵,還真想跟我打一架啊?”張謙樂了,“見過沒良心的還真沒見過你這麼沒良心的!我幫了你多少忙你自己心裏有數吧?就算我沒幫你忙,就算咱們只是平常關係,可誰會知道你的英魄在天皇大帝身上?”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刑天的兩魂三魄呼的一下爆發出了光芒,刑天也瞪着眼站了起來。

“動手?行!你就窩裏橫的本事了你!”

刑天的拳頭攥的嘎嘣作響:“找不回來英魄,我的實力就沒有恢復到鼎盛狀態的可能!絕無可能!”

“那這事賴我嗎?”張謙說,“那可是四御!四御是什麼水平你自己心裏清楚吧!而且當時還有一個太上老君在場!如果當時王越不出手,別說你的英魄了,連你都得被抓去,你還能在這跟我嘚吧嘚?”

刑天那眼睛瞪得更厲害了,張謙說:“使勁瞪,使勁!”

刑天指了指張謙:“我不跟你說這個。”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打架,但是咱們做事心裏最起碼都得有點數吧!”張謙說,“我還是那句話,鎮元大仙也說了,他的這個消息不一定就是真的,我告訴你吧沒準那幫仙人就是故意這麼說好讓咱們窩裏鬥呢!”

刑天不說話了。

鎮元子推開門進來:“小張說的沒錯,這個消息是我在天庭的一個朋友告訴我的,我那個朋友說了,這只是小道消息,並不一定就是這樣的!” 刑天看着他們:“這也說不定是你們串通好了來糊弄我呢。”

鎮元子無語了,沒見過這麼不講理這麼蠢的人!

張謙則是很認真的說:“我們串通好了來糊弄你?”

刑天盯着他,沒搭茬。

“我們串通好了糊弄你,對我們有什麼好處?穩住你?還是怎麼着?”張謙說。

“那可說不好。”刑天說,“你早前就說過,你現在沒有什麼友軍了,所以穩住我對你有好處,我可以繼續和你站在同一陣線!”

“呵呵呵,”張謙笑了,“你要是這麼想,我也沒轍,你大可以現在從這裏離開,我不攔着你,沒人攔着你。”

刑天用鼻孔哼出一口氣:“我爲什麼要走?出去了反而更危險。”

“你可以和他們拼命啊!”張謙嘲諷道,“這不是你最拿手的嗎!”

刑天翻了個白眼,沒說話。

鎮元子皺眉說道:“行了行了!小張你別說了。”

“刑天,我瞭解你的脾性。”鎮元子看着刑天說道,“但是這次這件事,你不能怪張謙,當初那個情況誰也沒辦法。”

“另外,你的英魄真的不一定就被融合在了天皇大帝的體內,咱們需要等待一個確切的消息!”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們沒必要騙你。”

刑天做了個請的姿勢:“我想一個人呆一會。”

鎮元子剛要說話,張謙一拽他的袖子,二話不說推開門走了。

出了門,來到了鎮元子的靜室,張謙這才說:“這他nia的叫什麼事啊!”

“刑天就這個脾氣,沒轍。”鎮元子說,“就是喜歡走極端,一根筋。他們這些魔都是這個德行。”

“生不起那氣。”張謙擺了擺手,換了個話題,“你在天庭那朋友是誰?”

鎮元子看了他一眼:“問這個幹什麼?”

“好奇啊。”張謙說。

“你甭管是誰了,”鎮元子說,“我會讓他再繼續查一下的。”

“行,不說拉倒,”張謙笑了,“別以爲就你在天庭有朋友。”

“我知道哪吒、李天王他們和你關係都不錯,”鎮元子說,“但是刑天英魄這種事屬於機密,這倆人肯定不知道,要不然你早就曉得了。”

“可不止他們。”張謙賊笑了起來,“事實上,我已經有了一些美目了,肯定不是天皇大帝。”

“你知道?”鎮元子眉毛一皺,“那你剛纔怎麼不說?”

“我只是有了一些眉目而已,也只是確定了天皇大帝不是,但我並不確定到底是誰,說出來又有什麼用?”張謙哼了一聲,“他肯定會認爲我是在誆騙他。”

“也是。”鎮元子說,“這刑天其實就是一把雙刃劍,用得不好就會傷到你自己。”

“見識到了。”張謙點點頭。

“那行了,沒別的事了,你也滾蛋吧,我得回村裏去找李大娘去了,再不回去她得起疑心了。”

“我問你個事。”張謙突然露出了一個銀蕩的笑容。

“說。”

“你在人間遊歷這麼多年,到底禍禍了多少黃花大閨女?”

“滾!”鎮元子一揮袍袖。

……

晚上,張謙出了房間溜溜達達的走向齋堂,臨走之前看了一眼刑天的房間,隱隱約約的看到他還盤腿坐在牀上打坐呢。

張謙也沒叫他一塊去吃飯,自己扭頭走了。

他是真的有些服氣刑天,果然是沒腦子的人,遇事都不知道思考。

“我說,他沒腦子這事你在心裏說說就行了,可千萬別當着他的面說。”系統說,“否則他真能跟你打起來。”

“我沒那麼傻。”張謙說。

吃完飯,回到後院廂房躺在牀上剛摸出手機準備搓一把,系統就說話了:“那邊來消息了,說是知道刑天的英魄在哪了。”

張謙立刻一個激靈:“在哪!是誰?”

“說出來你可能會覺得很神奇,”系統笑着說,“刑天的英魄的確是被融入了一個仙人體內而不是改造。”

“到底是誰?”

“天蓬元帥!”

“是他!”張謙猛地瞪起眼,“還好還好!當初我雖然弄死了他但是我並沒有吸收他的魂魄轉化成能量點,要不然我真就沒法給刑天交代了,還好!”

“我告訴你吧,你當初要真把他吸收了那還好呢,我一下就能感覺出來那是刑天的英魄。”

“那他現在在哪?他應該是在鬼界吧?”

“不,他仍然在天界,而且現在已經官復原職了。”

“呵!有關係能走後門就是好,連輪迴都不用。”張謙冷笑一聲。

“你錯了,就算沒有關係,他也不用輪迴,因爲他是真仙。”系統說,“真仙如果遭遇意外,掛掉了,也不必去鬼界輪迴,因爲他的璽綬還掛在神樹上,隨時都可以依靠璽綬重新出現在天界,只不過道行修爲會損失很多。”

“哼,那還等什麼,我現在就找刑天去幹掉他!”

“那你純粹就是去送。”系統說,“天帝他們心知肚明,所以肯定會嚴加保護天蓬元帥,況且你這樣貿然去找刑天,刑天也不見得就會相信你。”

張謙沉默了,開始思考解決辦法。

突然,他眼睛一亮,賊笑了起來:“哼哼哼,我有辦法了!”

說完他就去靜室找鎮元子去了,但是去到之後纔想起來,鎮元子已經以王大爺的身份回去了,張謙只能耐住性子等。

第二天,鎮元子一回來張謙就找到了他。

聽完了張謙的話之後鎮元子愣了:“這樣能行嗎?”

張謙笑了起來:“你放心,保證能行。”

鎮元子皺着眉毛思考了一會:“有風險啊。”

“但這是目前最穩妥的辦法了。”

鎮元子點了點頭:“那好吧,不過第一,不準在我這裏搞,我目前還不想和他們徹底撕破臉;第二,你要真這麼幹了,天庭他們指定得找你拼命。”

“我不這麼幹他們就不找我拼命了?仇早就結下了!再說了我怕他們?怕他們我就不姓張!”

“呵呵,行,那你搞去吧。”

張謙當即回到後院進了刑天的屋子。

過了一會,兩人就吵了起來,吵得特別兇。

又過了一會,兩人飛出屋子,化作兩道光芒飛走了,似乎一邊飛兩人還一邊在罵架,甚至都動了手。

鎮元子悄悄的跟了上去。 張謙和刑天一前一後,極速掠過天空。

如果有人能看清他們的身影,就能看到他們其實已經打起來了,只不過張謙打不過刑天,所以現在的狀態是張謙被刑天追着打。

“你有種就不要跑!”刑天發出了怒吼。

張謙放出一個分身,分身一出來就化出了三頭六臂開始阻截刑天,但是雙方戰鬥力差距太大了,被刑天幾下給弄死了。

張謙繼續跑,刑天怒吼一聲,右掌猛地往前一推,一道白色的光芒瞬息而至,張謙趕緊閃身往旁邊躲避,但卻還是被這道白光擦中了一點,當場慘叫一聲,摔向了地面。

刑天立刻降落了下去。

張謙的左臂被鮮血給染紅了,他伸出右手握住傷口,冷冷的看着刑天。

刑天慢慢的走近他。

“刑天!”張謙吼道,“枉我以前幫了你那麼多忙,你卻連一句話都聽不進去?現在居然還當真跟我動手?!”

刑天憤怒的看着他:“我沒有直接殺了你就是給你面子了!”

“你難道聽不懂人話嗎!”張謙很是火大,“這件事不怪我!”

“不怪你難道怪我嗎?”刑天怒問,“我的魂魄再無可能聚齊了,我再也沒有恢復鼎盛狀態的可能了!如果不能聚齊魂魄,我甚至不能重新聚神,沒有了神我就沒法依靠神再次重生!一輩子只能待在這個臭女人身上了你知道嗎!”

“我說了這不怪我!”張謙吼道。

“不殺你難解我心頭之恨!”刑天憤怒的吼道!

“很好!”張謙從系統空間裏取出了水月寶瓶喝了幾口,恢復了傷勢,“既然你這麼沒有良心,這麼不講道義,那我也沒必要對你留手了,今天我就要看看是誰死誰生!”

“當然是你死!”刑天握緊拳頭嗖的一下衝了過來,張謙趕緊閃身躲避,一揮右手,七個分身鏗然出現在他背後,七根碩大的擎天柱帶着呼嘯的風聲砸向了刑天。

刑天趕緊躲避,擎天柱的威力不小,他也不能硬抗。

“給我往死裏砸!”張謙一揮手,“小樣,真以爲老子沒轍對付你嗎!”

七個分身就像磕了藥一樣,那擎天柱揮舞的飛起。

刑天在漫天棍影中四處躲避,張謙還在那喊:“砸!使勁砸,往死裏砸!”

棍子揮舞的太快了,刑天不小心被砸了幾下,當場火了,大吼一聲,雙掌往上一舉,兩魂三魄從他的身體裏鑽了出來,圍着他的身體極速旋轉了起來,而且越轉越快,很快就變成了五道連在一起的光線了。

擎天柱被這兩魂三魄完美的擋住了,刑天怒吼一聲,攥起拳頭朝着張謙疾飛了過來,張謙臉色一變,趕緊召喚出了陰陽劍飛射了過去,同時他自己握住了魚腸劍躲向一旁。

但是刑天已經瞄準了他,不管他怎麼躲刑天也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樣死咬住不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