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這話一出,一旁的眾位權貴階層俱是豎起了耳朵,想要聽蘇國偉是怎麼說的,蘇國偉則是笑著道:「爺爺並沒有提起這件事情,因為和爺爺鬧了一點矛盾,所以……」

「嗯?」古風的眉頭緊鎖了起來:「蘇秘書,你和龍老爺子鬧矛盾了?」

蘇國偉點了點頭:「是啊,因為我和你們走的太近了,所以他有些不太高興了,哎,有些事,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

古風輕哼一聲道:「你說龍老爺子也實在是太過分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可為什麼老爺子就是看不到這一點呢?」

蘇國偉苦笑一聲:「不管怎麼說,爺爺都是我的老領導,我會一直遵循他的話!」

張成虎「嘿嘿」一笑,露出了滿嘴雪白的牙齒:「蘇秘書,龍老爺子確實是你的老領導,可是如果龍老爺子不在了呢?」

「嗯?」蘇國偉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是龍老爺子以前歷經過戰場,而且年事已高,最近又染上了風寒,我怕……」張成虎望著蘇國偉,頓了頓繼續道:「蘇秘書,你想一想,你能坐上現在的位置,那完全是因為龍老爺子在背後支持著你,可是現在,龍老爺子病了,萬一出點什麼事情,那你以後的未來可怎麼辦呢?」

蘇國偉沉默不語,古風一愣,趕忙道:「蘇秘書,擇樹而棲乃是識時務,雖然以前暢春園一直壓制著我們這些世家大族,可是你看看,現在暢春園馬上就要完蛋了,這樣的暢春園還值得你一直賣命嗎?」

蘇國偉趕忙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背叛老領導!」

古風趕忙道:「蘇秘書,我沒有讓你背叛龍老爺子,我只是看中了你,想要讓你投靠我們,如果你投靠我們,日後定然是飛黃騰達!」

蘇國偉眉頭緊鎖:「要說不想飛黃騰達那是假的,只是……」

「蘇秘書,沒有什麼可是的,」一旁的沈從文看差不多了,立刻拿出了一個信封,推到了蘇國偉的面前:「蘇秘書,這是一點小小的心意,務必要收下,我知道你做官清廉,可是人嘛,都需要養家糊口,蘇秘書,你說呢?」

蘇國偉仍舊在猶豫,一旁的張成虎不由分說,拿起信封塞進了蘇國偉的口袋裡面:「蘇秘書不必客氣了,以後大家就是自己人!」

「沒錯沒錯,」古風趕忙道:「以後大家都是自己人,蘇秘書不必客氣!」

蘇國偉看到情況差不多了,這才道:「也罷也罷,既然如此,那我恭敬就不如從命了!」

古風等眾人看到蘇國偉收了下來,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

華海國際機場。

安迪和迪莉俱是在機場,此時正在焦急的等待著。

「怎麼還沒有來?」安迪有些焦急道。

一旁帶著墨鏡穿著黑西服的迪莉,此時隱藏的如同一個保鏢一樣,趕忙道:「不要著急,會來的,只是怕他們認出我嗎?」

「不會的,」安迪擺了擺手,笑著道:「迪莉,你仔細的想一想,見過你的全部都是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高層,派來殺林逸的人,自然是打手,打手是沒有資格見家主的!」

聽到安迪這麼說,迪莉才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一直等了有半個多小時,機場的飛機才到了機場,沒一會兒,從飛機上面下來了一群人,領頭的是一個身高一米九的大漢,模樣彪悍,看上去特別厲害。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此時背負雙手,看到了安迪,瞥了一眼道:「那林逸呢?我要殺了他!」

安迪的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還以為能派什麼高手來,沒想到派來這樣的一個人,眼高手低,見面就說要殺了林逸,你當林逸是豬仔么?想要什麼時候宰就什麼時候宰?

「先不要焦急,你們舟車勞頓,先安頓好以後再說!」安迪趕忙道。

這大漢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坐進了一旁的車子裡面,而在大漢的身後則是站著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看到安迪,趕忙在安迪的耳邊道:「安迪,這是一個試驗品!」

「嗯?」安迪愣了一下:「試驗品?」

「沒錯,」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氣:「他的身體和塊頭全部都是用藥物催起來的,家主想要看一看他能有多大的威力!」

安迪眉頭緊鎖:「這……這可是違反國際法……」

「哼,國際法算什麼?」中年男子不屑道:「只要我們家主願意,什麼事情都能做!」

安迪只好閉上了嘴,望著一旁車子裡面的那名高個子大漢,忍不住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冷顫,注射了藥物,那這大漢就完全變成戰爭機器,什麼都不知道了,甚至連疼痛都不知道,這無疑是非常可怕的。

…… 各人的路需要自己去走。

葉靈無法勸說李子真振作起來,她甚至有點壞心的在想,等哪一天李子真交不起房租吃不起飯了,應該就會自己想辦法了吧?

這樣想著,葉靈就沒再堅持勸她。

等葉靈又試鏡成功回來的時候,李子真的眼色動了動,雖然葉靈沒有開口說,但從表情中已經看明白一切。

什麼時候,自己與她的距離已經拉得那麼遠了嗎?

曾經一同起步的人,自己要倒回去演群演,可是她卻開始接近成功?

李子真看著進了房間的葉靈,拿起自己的手機,上了許久未登錄的微博。

仍然是滿屏的髒話佔據著她的頁面。

李子真看了兩頁,就點開了關注的頁面。

曾經莫小艾是她的特別關心,但不知何時已經取消,點進去,卻讓她感到吃驚。

她的粉絲人數倍數增加,最新一條評論是單單一個V的手勢,但下面的粉絲已經猜出她是面試過關。

「唯一會讓她笑臉如花的就是接到喜歡的角色了」

「她的生活除了戲還是戲」

「官方已驗證:戲痴」

「戲痴+1」

……

越看,李子真心裡越發生中羨慕來,莫小艾是何其幸,有那麼一班懂她的人。

她的生活豈不真是除了戲還是戲,不是在演戲就是在找角色的路上。

連男朋友都排在末尾的人。

李子真抬頭,看著那關著的門,裡面的人會在做什麼?

要麼就是看劇本,要麼就是搜劇的資料在看。

這樣日復一日,不辭勞苦的去做同一件事,她不厭倦的嗎?

自己是厭倦了嗎?

李子真問自己。

許久之後,李子真發出一聲冷哼,拿起桌上的煙,又點燃起來……

一一一

有人勸葉靈,趁著現在有些熱度的時候,炒作炒作。

葉靈看著別人給出的方法,都笑笑而過。

的確,她的粉絲破百萬之後,就以緩慢的速度在增加,這對於一個藝人來說,成績就不好看了。

直到她又一部戲出來,成績也穩定,一些人的目光開始注意到她。

葉靈開始要接待不同的人打來的電話。

當她第N次接到說要聊合作的事情,其實最後只是人家開條件,自己去服從的時候,葉靈開始拒絕:

「謝謝,希望下次有機會合作。再見。」

甚至有小道消息說她已經簽約某某某,葉靈有些無奈,但也沒辦法總是去澄清,只能裝作不知道。

她的小可愛們也開始分派,催她趁機簽約的,怕她失足淪陷的,什麼都有。

似乎大家都為她的未來在擔心。

可是,於是葉靈參加了一個酒會。

有一些經紀人雖然沒有簽成她,但是還是很有心的再次約她見見上司之類的。

葉靈去參加的時候,看到的比上前李子真帶她去的還要隆重。

葉靈又看見了巫可仁。

沒辦法,他現在正春風得意,已經成為了新生代導演的一員,許多人在圍著他轉,而他似乎也應付得自由。

葉靈沒有上前找他,人太多的地方葉靈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但正如邀她的那位經紀人所言,你不找經紀人,就必須自己去應付這些場合,認識不同的人,結交各方朋友,然後自己聯繫自己處理這些關係。

葉靈知道這些都是現實問題,她並不是大熱明星,坐在家裡就有人來請她演戲那種。

所以,交流是應該的。

帶她來的人甚至沒怎麼理她,彷彿真給她開了一個門,讓她進來這裡結識各方來人一樣。

葉靈去跟一些她認識的人打了招呼,想跟她聊的,就多聊兩句,沒有意思的,她就默默走開。葉靈看著那些曾經一起拍過戲的某些演員,一年前還是一起拍小角色,但是現在紅了的也有,也有一些她出來時聽過的明星,但現在是點頭哈腰,硬是擠到導演那邊搭話,導演那邊也是,一些熱鬧,一些落漠。

正看著的葉靈感覺身後有異樣,猛的回頭時,看見從後面出現的一個男人正收回自己的手。

葉靈警惕地退後一步。

「這位小姐,看著有點臉熟啊?」

男人看上去中年年紀,穿著一副西裝,把本來方的臉裝飾得正規正矩的,給人一副事業有成的感覺。

葉靈努力的搜索著這個人。

但是搜索失敗。

「你好,這位先生……」

葉靈等著人家自報家門。

可是人家握了她的手,熱情得不肯放開:「在下崔得先,很高興認識你小姐。」

葉靈不喜歡被握的感覺,於是想把手收回,可是崔得先簡直是抓住的,看他不打算放的樣子,葉靈往人大拇指方向一扳,把自己的手解救出來。

她放在背後甩了甩,總感覺手髒了,對對方主動的談話有點冷淡。

「莫小姐的戲演得不錯,有興趣來我們公司嗎?」

公司?葉靈不著痕迹的把人打量了一番,這人真的是開公司的嗎?她本以為是一個導演什麼的,現在是變成了成功人士?

但不可抹滅他開始做的事情。

「謝謝崔先生。」

「其實像你們,因一部戲起來的是多之又多。如果懂得抓住時機把它炒熱,你們就可以趁機脫穎而出,所以這個機會一定要抓牢了!」

「嗯。」她明白,很多人就是這樣紅起來的。

崔得先聽她淡淡的語氣,又加了一把勁:「莫小姐,一個好的公司對一個藝人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錯過了就可惜了,有很多藝人就是沒選對公司,以致熱度一下就沒了,又重新變得平平凡凡……」

「平凡挺好的。」葉靈淡淡一笑。

崔得先仍是一臉笑笑的,彷彿沒發現她的敷衍。

葉靈實在不想結交這人,看他還打算長篇大論的樣子,就致歉了一聲,端著果汁往巫可仁那邊去了。

她覺得跟巫可仁打打招呼,也不想跟這個人再聊下去,憑他開始的那個動作,即使他沒說錯,她也判斷他的公司不會太靠譜。

崔得先以為她是敷衍自己隨便找借口離開,正想看著她碰壁的時候,巫可仁卻沒有拒絕她,反而真的認識她一般聊了起來。

崔得先眼裡寫著不滿,但是也還是控制了自己的情緒,走向自己看上的另一個女演員,總有那些願意對他熱情的人。

崔得先最後睨了葉靈一眼,冷冷的走開。 不被自己的母親信任。

的確是自己一直不跟父母講自己事情的結果。

母親說的事,大概就是上次那些照片的事,這要她怎麼去解釋?

她只能跟母親說自己是清白的,葉靈沒有細細解釋照片的出處來源,否則流露的信息更多,那一直瞞著父母的事也會瞞不過去。

「小艾呀,不是真的就好。我看那些也不像我們小艾,小艾是個連在男生面前都會臉紅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來?!」

母親最終選擇相信她,讓葉靈鬆了口氣,可是看見男生就會臉紅,真的是莫小艾嗎?

「媽,那都是小學的事了。」

應該是跟陸閑雲吵架吵紅的臉,父母遇到時以為她是看見男生臉紅的樣子,然後一直這麼多年……

「小艾呀,雖然事情要緊,可你今年都二十五了,有沒有喜歡的男孩子追你呀?……」

母親的電話一直講一直講,聽到母親把陸閑雲推銷給她的時候,葉靈終於忍不住打斷:「媽,我……有合適的就帶回去給你看好不好?」

「那當然好!」

老母親的心終於放了一半一樣的語氣。

然後母親又吩咐她,出門在外,嘴要甜一點,遇人要有禮貌,伸手不打笑臉人,要多對人笑笑……

葉靈一一答應下來。

或許是母親一番話的作用,葉靈決定參加一個酒會。

有一些經紀人雖然沒有簽成她,但是還是很有心的再次約她見見上司之類的,或許有一些人,覺得你可以交個朋友的那種,葉靈自己也覺得需要,所以沒有拒絕。

葉靈去參加的時候,看到的比上前李子真帶她去的還要隆重的酒會。

葉靈又看見了巫可仁。

沒辦法,他現在正春風得意,已經成為了新生代導演的一員,許多人在圍著他轉,而他似乎也應付得自由,這個時候的他,似乎比初見時改變了好些,眼裡更多的是一種自信,讓他自帶一種氣場。

葉靈沒有上前找他,人太多的地方葉靈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但正如邀她的那位經紀人所言,你不找經紀人,就必須自己去應付這些場合,認識不同的人,結交各方朋友,然後自己聯繫自己處理這些關係。

葉靈知道這些都是現實問題,她並不是大熱明星,坐在家裡就有人來請她演戲那種。

所以,交流是應該的。

帶她來的人甚至沒怎麼理她,彷彿真給她開了一個門,讓她進來這裡結識各方來人一樣。

葉靈去跟一些她認識的人打了招呼,想跟她聊的,就多聊兩句,沒有意思的,她就默默走開。葉靈看著那些曾經一起拍過戲的某些演員,一年前還是一起拍小角色,但是現在紅了的也有,也有一些她出來時聽過的明星,但現在是點頭哈腰,硬是擠到導演那邊搭話,導演那邊也是,一些熱鬧,一些落漠,而那些穿插著全場像花蝴蝶一樣的姑娘更是不少見。

正看著的葉靈感覺身後有異樣,猛的回頭時,看見從後面出現的一個男人正收回自己的手。

葉靈警惕地退後一步。

「這位小姐,看著有點臉熟啊?」

男人看上去中年年紀,穿著一副西裝,把本來方的臉裝飾得正規正矩的,給人一副事業有成的感覺。

葉靈努力的搜索著這個人。

但是搜索失敗。

「你好,這位先生……」

葉靈等著人家自報家門。

對方立刻伸出手來等著她握上去,葉靈知道握手是一個禮儀,也是禮貌,她不應該不握。

可是人家握了她的手,熱情得不肯放開:「在下崔得先,很高興認識你小姐,請問小姐貴姓?」

葉靈不喜歡被握的感覺,於是想把手收回,可是崔得先簡直是抓住的,看他不打算放的樣子,葉靈往人大拇指方向一扳,把自己的手解救出來。

她放在背後甩了甩,總感覺手髒了,對對方主動的談話有點冷淡。

媽媽說對人要微笑,維持基本的禮貌,可是總有那麼一些人,你連禮貌都不想給怎麼辦?

「莫小姐的戲演得不錯,有興趣來我們公司嗎?」

公司?葉靈不著痕迹的把人打量了一番,這人真的是開公司的嗎?她本以為是一個導演什麼的,現在是變成了成功人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