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龍雲抹了一把額頭,手心裏全是冷汗,忽然覺得背上冷颼颼的,竟然溼透了。

老魚扯着他走出拖車,繞到一旁僻靜地方問道:“是不是頭疼病又犯了?最近的情況嚴重了?”

“越來越嚴重了,每天睡覺的時候都會驚醒,反覆來去都是那個恐怖的場景,****!我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龍雲呼吸急促,點了點頭。

“你的藥呢?”

龍雲這纔想起兜裏有藥,趕緊掏了出來,倒出十多片丟進嘴裏。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老魚抓過他手裏的藥瓶,有些擔憂地看着龍雲,說:“你的藥量增大了,這可是鎮靜劑,會有很強烈的副作用……這事辦完後你得跟我去歐洲走一趟,我在那裏認識一個德國的腦科醫生,醫術很不錯。92年我有個朋友在津巴布韋出任務,腦袋上捱了一槍,後來就是送到德國給那名醫生動了手術,現在雖然已經當不了僱傭兵,但好歹也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龍雲苦笑了一下,無力地搖了搖頭。

老魚嘆了口氣,沒再追問,只是伸手指了指拖車裏頭,低聲問他:“你覺得這像不像古文字?難道是文物?”

龍雲心有餘悸,不敢往那裏多看一眼,不知道再看那些文字會出現怎樣的幻覺。可是架不住老魚的勸,只好偷偷看了一眼屏幕。

探頭依然在到處掃描,那個古樸的徽章似乎沒有什麼異樣。

他長吁一口氣,暗暗放下心來。看來自己真的是太累了,這次任務完成後,是應該去放個長假,調整下精神狀態了。

做了一次深呼吸後,龍雲穩了穩心神說道:“連C4都炸不開的東西怎麼會是青銅?鑽頭是碳化物製作成的,洛氏硬度達到92,連這種金屬都能鑽壞……這玩意,絕對不是普通的金屬。”

想了想,又低聲對老魚道:“老傢伙,我總覺得這事有些不對勁,薩沙說的沒錯,這樁生意從一開始就不對路。”

老魚一臉疑惑,奇道:“有什麼不對勁?”他擡起頭,看了看天空,下了整整一天的雨終於徹底停住,尚未散盡的雲彩被鍍上一層金色,整個天空像個金碧輝煌的穹頂。

時間已經到了黃昏。

“我看一切都蠻好的。”他滑稽地露出那種自娛自得的笑,低頭打量了龍雲一番,忍不住有些擔憂道:“我看你精神狀況真的有些不對勁,你該不是晚上偷偷跟着詩人他們到博城的天使街鬼混去了吧?你要知道,非洲有兩種病最盛行,一種是艾滋病,一種是埃博拉,你要注意下。”

天使街是博城唯一能讓這些國外僱傭兵找樂子的地方,那裏有僱傭兵們想要的一切——毒品、美酒、女人。一到夜晚,那條街上路邊總是站滿了形跡可疑和衣着暴露的黑妞,只要給一張小面額的美鈔就能滿足你作爲男人的一切需要。

“滾你丫的老魚!我對非洲的女人可沒什麼興趣,你可是知道的。”雖然知道老魚這是在開無厘頭玩笑,可龍雲還是很煩他,於是轉身走開,找了個樹墩坐下,閉上眼養神。

老魚跟了過去,不依不饒,一點沒有當隊長的威嚴和架子,走近了,掏出一根菸衝着龍雲比了比:“來一根?”

龍雲最怕老魚的就是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粘樣,像足了一塊牛皮糖。你說他脾氣好也可以,但有時候說出的話,卻能活生生噎死你。

“該死的老魚,你特麼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剋星!”龍雲點了煙,忽然笑了:“不過除了黑妹,我對其他漂亮妞還是很感興趣的,要不你回去問問嫂子有沒有妹妹,介紹給我?”

“沒有,我老婆只有個弟弟,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做媒人。”老魚一點不惱火,一臉賤笑道:“況且,別人不瞭解你,我可很瞭解你,上次出完任務後在希臘度假,我看你瞅着那些穿比基尼的洋妞眼珠子都快掉地上去,忽然想起你好歹也是一個正常男人,有正常的需要。”

“你這個老流氓!”龍雲被他戳中痛處,臉頓時紅了,忍不住蹬了他一腳。

此時,拖車裏的凱比異常興奮。探頭中拍攝到的一切讓他興奮得幾乎昏過去,雙眼都放出光來。

在站在屏幕前站了一會兒,凱比忽然想起了什麼,跌跌撞撞鑽出了拖車,跑到沒人的地方,掏出衛星電話撥了個號碼。

片刻之後,那頭接通了。

“老闆,出事了!出事了!挖到東西了,目前深度三百多米,挖到了一層很硬的東西,鑽頭都壞了兩個,我們挖不下去了。探頭放了下去,看到那個徽章……”

“噢?!有意思。挖到很硬的金屬?還有徽章?你確定?”電話那頭傳來輕鬆的聲音,顯然凱比這裏的狀況並沒有讓他感到意外。

“對對對,我們日夜趕工,這幾天天氣又差,天天下雨,坑下面都是水……”凱比趕緊強調了一下自己的困難,覺得這樣纔會讓老闆美元不至於覺得白花。

“挖到的金屬層很硬很硬,合金鋼的鑽頭都壞了兩個,已經試過用C4去炸,沒想到那層東西一點小損傷都沒有。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想盡了辦法啊。剛纔我把拍攝的照片發過您了,您看看這是不是你要找的東西?”

電話那頭響起噼裏啪啦的鍵盤聲,片刻之後,那個輕鬆無比的聲音再次傳來:“沒錯,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

老闆哈哈大笑,誇獎道:“我親愛的凱比,你的工作十分出色,弄不開那塊奇怪的金屬層不是你的錯。從現在開始,你的工作暫告一段落,在原地等着吧,我馬上派人過去接手。”

“是是是,我一定守好了,等老闆您派人過來。”凱比眼睛一亮,聽這口氣,似乎自己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在原始森林裏泡了兩月雨水,他終於看到那五百萬的美鈔在向自己招手,但神情馬上又暗淡下去:“不過現在出了一點點小狀況……”

“出了什麼狀況?不用慌,天塌不下來。”

修仙界生存手札 凱比心裏暗罵,我每天在這鳥不拉屎的叢林裏鑽坑挖地,天天淋得跟落湯雞似地,皮膚上都快長出青苔了,現在還來了三千多個叛軍,幽靈小組又鬧罷工,而興許你這個闊佬估計還在歐洲某個陽光海灘摟着美女喝着雞尾酒,老子這裏可是非洲,是塞拉利昂,是內戰國家,是玩命的地方呢!

天塌不下來?你倒說得輕巧!

雖然滿腹牢騷,嘴上還是甜甜蜜蜜,一如既往地恭敬道:“我知道,有老闆您在,天當然塌不下來。不過,今天早上幽靈小組在礦區十公里之外的村子裏發現了叛軍的偵察分隊,他們抓了活口蒐集了情報,似乎三千個叛軍朝我這裏趕過來,目標就是我這個礦區……”

電話那頭的語氣一點沒變,依舊輕描淡寫,似乎覺得那不是三千個叛軍,而是三千個稻草人。

“你放一百個心吧!科桑的叛軍不過是一羣烏合之衆,無傷大雅。我的人已經開始出發趕往你那裏,現在估計在機場的路上,我看最遲凌晨就可以到達。等我的人到了,你交接完手頭上的工作就可以領到報酬,然後飛到南非的克里夫頓海灘享受你的悠閒人生去了。”

這麼快就能到達?難道老闆在非洲部署了人?

凱比還是不放心,看看錶上的時針指向了下午五點,有些不敢相信問道:“老闆,你說的是我這裏的凌晨?”

“沒錯,安啦!就這樣了,拜拜!”

“老闆等等!”

“什麼事?”

凱比說:“幽靈小組的人現在在鬧着要離開呢……”

電話裏傳來打響指的聲音,土豪老闆的一如既往地爽快:“告訴他們,我可以出一個足夠高的價格,只要他們要值回票價。凱比,你要記住,無論他們要多少錢,都得答應他們,一定要留住幽靈小組,我的人到了以後,會給他們開出一個滿意的價碼。”

凱比暗暗吞了口唾沫,心想,媽呀,這麼一鬧,酬勞翻倍,他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也該鬧上一鬧,不過想想卻沒這個膽量,電話那頭的聲音雖然像足了電影里歐洲的貴族派頭,彬彬有禮,溫文爾雅,可是卻讓人心生畏懼,即便透着遙遠的電波,也能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人無法不遵命行事。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凱比收起衛星電話,心裏要多不爽就多不爽。老闆那句“無論多少錢都要留住幽靈小組”的話讓他心底泛起被忽視的感覺。

雖然塞拉利昂連年的戰火讓他這個酋長賤如狗,但好歹也是這片土地的合法主人,爲幕後老闆賣命了兩個月,換來不過幾句安慰的好話,可人家不過是鬧鬧情緒,要撒手不管,馬上就酬勞翻倍。

他忍不住又氣又恨,長嘆了一口氣,就像他平常一想到沙特的那些酋長也是酋長,自己這個酋長卻落得如此不堪一樣。

不過酸歸酸,如果讓自己像那幫玩命僱傭兵一樣整天在硝煙中掙賣命錢,凱比自認爲還是當這個安穩酋長算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從事那種天天把腦袋別在腰帶上的玩命行當。

五百萬美金也是個不錯的酬勞,凱比找到了一個十分合適的理由來安慰自己。有了這筆錢,往後的日子不用再爲生計奔波,不用在這片毒蟲飛舞森林裏忙得像頭驢,不用在這片叛軍橫行的顛沛之地上挖那幾顆可憐的小碎鑽,然後夾起尾巴小心翼翼做人,聽到槍聲就嚇丟了魂兒。

拿到這筆錢,甚至可以離開這個炮火紛飛的該死國家,學那些闊佬們每天摟着幾個美女到碧海藍天的海灘上,點上一杯昂貴的馬天尼雞尾酒,然後趴在沙灘椅上曬曬自己已經黑得不能再黑的皮膚。

“親愛的幽靈!”他走到拖車旁,看着坐在樹墩上的龍雲,臉上笑容像花兒一樣燦爛:“我已經向你坦白了一切,現在礦洞就在這裏,你愛怎麼看我都不會反對……既然這樣,你沒有要離開的理由吧?”

龍雲無聲地掃了一眼凱比說道:“看來你在這挖的可不是什麼鑽石。底下的到底是什麼?”

凱比接完電話回來後態度顯得有些奇怪。這個胖子雖然腦袋不太聰明,但是肚子裏的鬼主意是一個接着一個,比泥鰍還滑,提防着點總不會錯。

黑胖子攤攤手,作無辜狀,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挖什麼。”他盡了最大的努力,擠出滿臉的真誠。

事實上,他的確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挖什麼。

龍雲相信凱比說的是事實,卻不願意再攪和進這趟渾水。那種不祥的預感前所未有的強烈,讓他不得不謹慎一些。況且軍事力量對比太懸殊,即便自己和老魚帶領幽靈小組的隊員是僱傭兵中的精英,加上凱比僱來的兩百多個當地傭兵,要擊潰三千個叛軍都要冒相當大的風險。

說句難聽的,這就是拿命去賭。

“我沒興趣追根究底,你繼續挖你的坑,我走我的路,大家拜拜了。”龍雲說完起身就走。

凱比斷斷沒料到龍雲是這種態度,即便是踢自己幾腳,又或者像北極熊那樣把他當人肉沙包撞在樹幹上,起碼還願意搭理自己。現在這情形看來,這個叫幽靈的僱傭兵是鐵了心要跟自己分道揚鑣。

留不下幽靈小組,幕後老闆就不高興,老闆不高興,就拿不到五百萬報酬。

那可是自己下半輩子的富貴榮華呢!是逃離這個該死國家的唯一籌碼,眼看就唾手可得,怎能就這麼放手!

“OK,OK!”肥胖的凱比忽然變得敏捷起來,以專業運動員纔有的速度跑到龍雲面前,氣喘吁吁地攔住去路,一臉妥協一臉的屈辱,低聲下氣道:“算我倒黴,這樣吧,你們要增加多少酬金,儘管說。只要你答應留下來,什麼都好說。”

龍雲冷冷說道:“凱比,讓我告訴你,命永遠比錢重要,因爲死人是不懂花錢的。”說完了,一把將凱比推倒一邊,繼續走。

“每人加五十萬美金!”凱比急了,跳着腳在龍雲身後伸出五個又粗又黑的手指,衝隊員們大聲喊道:“五十萬美金——每個人!”

沒人回頭,北極熊甚至衝他豎了豎中指,譏諷道:“凱胖子,留着你自己買棺材去吧!”

“翻倍!!”凱比臉色鐵青,咬咬牙像個豁出去的賭徒,伸出另一隻手。兩隻胖手,十根蘿蔔一樣的指頭在空中猛晃,聲音高了幾個分貝:“一百萬!一百萬——每人!”

站在拖車旁的莫里斯眼珠子都快瞪得掉出了眼眶,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凱比轉眼成了一擲千金的土豪,出手如此闊綽!

他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捂着臉找跳河跳下去淹死自己算了。接凱比這趟生意,自己每天也只有一千美金的報酬,幽靈小組原本每人就有一百萬酬勞,加上現在提價,等於這次任務的酬勞每人高達兩百萬美金!

不過還是沒人搭理他。

“兩百萬!兩百萬每人!”

莫里斯覺得自己就要崩潰了……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

一次任務三百萬酬勞,這在整個非洲僱傭兵圈子裏都前所未有,絕對創下了新紀錄。

終於有人停下腳步。

“凱比,你再說一次?”老魚覺得凱胖子是不是急得精神有些錯亂。

“加兩百萬——每人。”凱胖子一字一頓,看起來很認真,一點不像神經錯亂。

這下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三百萬美元的鉅額賞金足夠打動所有人的心。

“凱比,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老魚把手抄在褲帶裏,他對凱比這次幾近瘋狂的慷慨感到難以置信,如果不是凱比就站在面前,老魚都不敢相信這是那個視財如命、一說話就不斷眨眼像做盡了虧心事的非洲胖子。

“如果你吹牛,後果是什麼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凱比挺了挺胸,晃了晃手裏的衛星電話,彷彿自己是花旗銀行的首席執行官,把握十足道:“我老闆說了,你們要錢只管提,只要不是太過分,絕對讓你們覺得心滿意足!”

“有意思。”老魚歪着頭問:“什麼時候付款,我可是要馬上轉賬的!”

凱比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道:“你放心,錢不是我掏,我不會替老闆心疼,他的人凌晨就到,我只是個傳話的,只要你答應,我去回話就是。”

老魚忍不住伸手扯了扯龍雲,丟了個眼色道:“我覺得這事似乎還成……”

他不願意在凱比面前討論這個問題,於是揮手對大傢伙道:“走,咱們找個地方,談談這宗買賣。”

又對凱比道:“胖子,你在這裏等我們消息,如果我們答應,就接下這宗生意,幫你擋住那三千個叛軍士兵,讓你完成這裏的工作。”

見老魚口氣似乎有所鬆動,凱比開到了希望,招牌式的笑容回到臉上,點頭諂媚道:“OK,OK!你們是老大,我聽你們的。”

等老魚帶着隊員進了帳篷,凱比無聲無息地笑了,那種陰測測的笑容讓站在他身邊的莫里斯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看到老魚從帳篷裏出來,凱比胸有成竹地迎上去。

“老魚,我想你們一定有了很明智的決定。”他有些得意地揚起一隻手,拇指和食指在空中反覆做着點錢的動作,眼中露出貪婪的光彩:“money……money……money……沒有誰能抵擋住美元的誘惑!”

“凱比,把你手下的人都調配給我們,從現在開始,你的人都歸我指揮。”龍雲遞上一張清單,“還有,這是我們需要的裝備,你讓你的老闆馬上準備一下,今晚之前要送到這裏,否則這仗沒法打。”

裝備清單上長長一串,從M18A1闊刀地雷到PGL-6540榴彈發射器,甚至還有美製M202的66M四管火箭發射器。

本以爲凱比看了清單肯定又要一番叫苦連天,沒想到居然想都不想就答應下來:“沒問題,你是老大,你怎麼說怎麼辦。我馬上給我老闆打電話!”

他轉頭對莫里斯道:“莫里斯,從現在開始,你和你手下的人全聽老魚和幽靈的指揮。”

“老闆,這……”莫里斯哭喪着臉:“就算我答應,下面的人也恐怕嚇得尿流,誰敢跟十倍於自己的叛軍作戰啊?這簡直就是送死。”

凱比走到莫里斯身邊,勾住他的肩膀,左右看了一圈,低聲道:“莫里斯你這個笨蛋,你不說我不說,他們怎麼知道有三千多個叛軍?你就對他們說,只有一百多個叛軍會來這裏,而且幽靈小組負責主攻,你們只是配合助攻,根本就沒什麼壓力。”

他邊說邊輕鬆地揮着手,好像那幾千個叛軍就像幾十只綠頭蒼蠅,手一揮就能趕走。

凱比說得輕鬆愜意,莫里斯卻恨得咬牙切齒,如果凱胖子不是自己的金主,早就拔槍在他腦門上開個窟窿算了。

和莫里斯商量好兵力佈置後,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晚餐時間,營地裏炊煙四處升起。

北極熊和國王倆人大聲抱怨着伙食。今天晚餐照例是罐頭牛肉燉土豆,那個塞拉利昂籍的廚子往裏頭還倒了一堆沙丁魚罐頭,煮得稀爛,又糊又腥。

北極熊勺起一湯匙黏糊糊的東西,放在鼻子下嗅了嗅,皺着眉頭大罵:“王八蛋!這他媽是人吃的嗎?狗吃的都比這好!”

說完丟下軍用飯盒,抽出手槍上了膛,甩開步子就要去廚房找廚子算賬,嚇得旁邊的國王趕緊跳起身攔住他。

“北極熊你這個神經病,爲了這點事就要殺人。”

“今晚就要和叛軍拼命了,還讓我吃這些豬食!你別攔着我,我先崩了廚子,再去宰了凱比那頭豬!”

小組隊員已經在這裏連續幾天沒離開,爲了方便在叢林裏潛伏,吃的都是單兵野戰食品,早就膩歪得不行不行了,難怪北極熊會大爲光火。

國王抱住北極熊死活不鬆手,倆人僵持了一陣,他忽然狂拍北極熊的肩膀。

“喂喂!你聽!”

“國王你鬆手,不鬆手我可要動手了!”

樹林裏傳來一聲動物叫聲。倆人傻站了片刻,豎起耳朵仔細聽,忽然又傳來了叫聲。

“野羊!”

話音剛落,國王已經撲到自己的M4A1旁,抄起槍就往樹林沖去,北極熊拔出沙漠之鷹追在後頭直叫喚:“等等我!等等我!”

大樹下,龍雲接過老魚的煙,點了火,眼睛看着前方,吸着悶煙沒說話。

老魚有話要說,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煙快抽完了才道:“你是不是還在怪我堅持要接下這次任務?”

“你是隊長,我尊重你的選擇。”龍雲腦海裏那恐怖的一幕依舊揮之不去,良久才道:“我只是有些不好的預感……”

“咱們幹傭兵這行,哪天有好的預感?本來就是一個沒有明天的職業,要想有將來,只能趁活着的時候早點離開這個圈子。”老魚苦笑說道:“這次的任務報酬豐厚,幹完這樁生意,我想解散小組,離開僱傭兵這個圈子。”

對老魚的話龍雲並不感到意外,老魚之所以當僱傭兵也是情非得已,別看他在戰場上從報手下留情,回到家人身邊,絕對是“一身兒女債,半世老婆奴”的典型好男人。

老魚十幾歲跟着親戚到了法國,在一家餐廳裏洗盤子,後來回國內找了個老婆,結婚後老婆就像下豬崽一樣給他生了兩男兩女,爲了讓老婆孩子能夠過上舒適的小日子,老魚毅然報名參加了法外兵團。

在法外兵團當了八年兵,終於將老婆和孩子接到法國安頓下來。退役後的老魚發現自己沒法在法國找到一份能養活自己和老婆孩子的職業,只好又離開法國加入了南非精英外籍兵團當了一名職業軍人,完成了五年合同後去了萬能公司,走上了僱傭兵的道路。

其實幽靈小組每人都有着自己不爲外人道的苦衷。

茱莉亞將弟弟帶出了索馬里,又送到了美國,目前在讀大學,所有的生活費都是茱莉亞負責;惠靈頓出生在南非的貧民窟,長大了去了國防軍服役,家裏有個智障的弟弟等着他去養活;北極熊整天暴走,說是天不怕地不怕,實際上第一次車臣戰爭之後,北極熊的父母帶着一家人逃到了奧地利,在那裏安家。作爲難民,生活舉步維艱,北極熊沙薩只好跑到非洲幹起了傭兵的行當。

而整天油嘴滑舌老不正經的狙擊手準星,這麼多年他都成了有家歸不得的遊魂野鬼,他從前的老大生意越做越大,只要回去南非,恐怕馬上就會陷入被追殺的境地,唯一出路只能是弄一大筆錢,然後遠走他鄉。

就連自己,當年不也是爲了錢才放棄上大學的機會跑出來當遠洋船員?如果自己不是爲了錢,也不會答應老魚的邀請,在他的訓練下當了一名精英僱傭兵。

一朝農女一朝爺 老魚從迷彩服口袋裏掏出一張照片,遞給龍雲:“你看,我新買的小農場,離巴黎只有90公里,在塞納-馬恩省,有三百公頃。”

龍雲接過照片,裏面的背景是一片黃澄澄的大麥田,一個面容溫婉的中年婦女和倆男兩女四個孩子坐在麥田邊上,笑得十分燦爛,溫馨的感覺撲面而來。

“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溫馨的東西總是很能打動人,龍雲這兩年來以爲自己的血都冷了,不過看到這張照片,心裏最柔軟的地方不禁被觸動了一下。

老魚自豪得像個法國土財主,說道:“如果拿到這筆報酬,我就能將貸款還完……等將來農莊贏利,我打算買個小酒莊,學法國佬釀紅酒。”

想了想又道:“你如果不做僱傭兵,最想做什麼?”

龍雲沒料到老魚會問得那麼長遠,他從來沒對太遠的事情做過打算,還真被老魚問住了。

對啊!回去之後做什麼呢?龍雲忽然發現自己對未來從來沒有長遠的規劃。他忽然覺得有些莫名的害怕,有種和文明社會脫節的孤獨感。或許有天自己會像老魚那樣,學了一身殺人的本事回到普通人的社會裏卻無所適從,找不到一份可以餬口的工作。

“我想回國內將孤兒院那塊地皮買下來,再重新擴建。當年我在海里被漁民救起,大病了一場,高燒得快不行了,最後還失了憶,如果不是何院長收留我照顧我,恐怕也活不到今天。”

“也許你可以到巴黎去找我,我的農場可能缺個幫手。也許我們不當傭兵之後可以去試試當農夫。”

老魚隨手拔了一根草,將草根塞在嘴裏叼着,語氣平淡地說道:“其實你不用謝我。我只是在想,你是個有着超凡能力的人,在普通人的世界裏,你就是天生的強者,不過當強者往往是有代價的,這個代價就是孤獨……我之所以不讓隊裏的人知道你的祕密,就是怕他們也會把你當怪物看待……”

儘管他語氣平淡,卻着實讓龍雲結結實實感動了一番。想想也是,或許真的去巴黎找老魚是個好主意。他忽然發現,雖然當初自己是陰差陽錯跟了老魚當了僱傭兵,實際上兩年過去,自己已經離不開老魚了。

是老魚教會了自己開槍,教會了自己怎麼使用各種武器,怎麼用不同的方法殺人,讓自己從一個普通人變成了一名冷血的精英傭兵,但無論如何,老魚一直都是在照顧着自己,這種亦師亦友的關係讓龍雲覺得十分溫暖。

對於一個孤兒來說,有個人可以依靠,其實感覺真的不錯。

“謝謝你……”

老魚似乎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忽然嘆氣道:“看來我真的是老了,僱傭兵是戰爭的動物,本不該這麼多愁善感,想一些行動之外的事情。”

忽然想起了什麼事,老魚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盒子,扔給龍雲。

“給,你的生日禮物。”

生日?龍雲大感意外,他自己從不知道自己確切的生日,對於自己來說,生日是個奢侈的童話。

“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

“我不知道,其實你也不知道,既然如此,我就把我們認識的第一天當做你的生日。Happybirthday,老弟!”老魚神奇拍拍屁股,伸了個懶腰道:“還有,你那隻老破錶早該扔了。”說完擺擺手,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