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腳步聲音,浮塵漫步走了進來。

“什麼事情?”鳳知雅說着,眼睛卻沒有離開明宣懷裏的孩子,也不知道自己跟軒轅淵的孩子會長的像他,還是自己。

“各位官員已經將地契送過來了。” 第一女相:邪王太兇猛 浮塵趕忙將手上收集到的東西送到了鳳知雅的手上。

鳳知雅淡淡勾動了幾下嘴脣,伸手將地契收到了手上,翻閱起來。脣間不經意揚起了幾抹笑意,沒想到這羣人動作還挺快的。

軒轅淵目光落在了鳳知雅的身上,女子脣邊揚起的笑意太過的耀眼,他的臉色微沉了幾分,這纔想起自己過來是因爲這女人將自己拿來賭博的事情。

“小敏,你有沒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一下?”軒轅淵的聲音略微低沉了下來,這個女人膽子也太大了,也不怕輸了。

“嗯?”鳳知雅雙眸微揚起來,眼眸之下是淺淡的笑意,這個男人,現在纔想起這件事情來

龍墓中走出的強者全文閱讀。“不過是借了借你的名號,和我的後位,這點事情不用向陛下彙報吧。”

鳳知雅清冷的語氣中帶着絲絲挑釁,讓站在一邊的浮塵嘴角微微抽搐了幾分,這個世上也就皇后敢這麼明目張膽的挑釁皇上。

“陛下?”軒轅淵拉長了聲音,面上冷漠的神情更加濃重了幾分,這個臭丫頭,居然這麼叫自己。

“小——敏——”軒轅淵英俊的面孔上頓時陰沉下去。

“我還有件事情要跟陛下說。”鳳知雅看也不看軒轅淵一眼,張口閉口都是陛下兩字。“我有了,你看着辦吧。”

鳳知雅話落,淡然的轉身而去,嘴角無意間揚起了淺淡的笑容。軒轅淵那個笨蛋。

清冷的聲音迴盪在軒轅淵的耳邊。軒轅淵暗紫的眼眸微微怔動了幾分,薄脣淡淡的吐出了那幾個字。

有了——

無聲挪動着嘴脣的瞬間,軒轅淵忽然間猛的一怔,欣喜的氣息從渾身上下遍佈開來,小敏有了?

軒轅淵目光落在了從屋外漫步而出的女子的身上,嘴角的笑容無限的放大,他忽然間猛的站起身來,大步朝着鳳知雅邁出了腳步,帶着幾分急促,甚至帶着難以遮掩喜悅般涌起的快樂。

明宣側身看着這一幕也微笑了起來,皇后懷孕了,這可是太大的好事,糯米知道了一定也很開心。懷中的嬰兒也像是知道了什麼一樣,傻乎乎的咧開了嘴巴。任憑着明宣抱着她,大步走進了屋裏。

鳳知雅只感覺後背上一陣風劃過,整個人已經被軒轅淵攔腰抱起。

“啊——軒轅淵,你幹嘛!”

“小心點,懷孕了就要小心,知道了沒有!”軒轅淵此刻哪裏還有半點憤怒的神情,整個動作行雲流水般的暢通。

鳳知雅好笑的瞧着一副小心兮兮的男人的模樣。哪裏有剛懷孕就這般小心的人。“那你還生氣幹嗎?”

“生什麼氣?”軒轅淵薄脣拉動着,“都是要當孃親的人了,別愁東愁西的,我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呢。”

軒轅淵現在整個腦海中哪裏還有什麼自己莫名其妙被人賣了的想法,唯獨剩下他要當父皇了,要當父皇了這一個念頭。

一想到自己之前決定的事情,或許現在是時候了。

鳳知雅瞧着軒轅淵燦爛的笑容,那眉眼中難以遮掩住的喜悅,早知道他這麼高興,應該早點告訴他的。

“小敏,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豪門棄女的逆襲 軒轅淵忽然間將嘴湊到了鳳知雅的耳邊,那曖昧的動作哪裏還有半點帝皇的模樣。

鳳知雅纖細的眉毛微皺了幾分,這到底是在外面,這番模樣成什麼體統。但隨着軒轅淵的話語落到了耳邊,鳳知雅的嘴脣不經意間勾了起來。

“你確定要這麼做,沒事嗎?”鳳知雅瞧着軒轅淵認真的神情,無可置疑認真的表情,眼眸之下微微溼潤了起來。她忽然間低頭吻住了軒轅淵的薄脣,脣齒間恍然間的交匯,軒轅淵不由反吻住鳳知雅的嘴脣,相互交融的吻劃破了天際,帶着別具一番的絕美。

“我確定。”認真的聲音從他的口中溢出,軒轅淵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回吻着她。只要小敏喜歡,放棄這個天下那又如何。

百花從周圍綻放開來,溫暖的氣息順着他們的周圍四溢開來,洋溢着溫暖的氣息。

溫馨,和諧,將所有的一切瞬間綻放。

次日的清晨,陽光明媚。庭院上百花競相綻放。

楚少離剛邁步走出庭院,揚起舞劍起來。一想到洪滿秋讓自己十天內練會洪氏劍法才肯嫁給他,就哭笑不得。也罷,就依她,就算完成不了,她洪滿秋也只能是他楚少離的妻子。

就在這時忽然間幾聲急促的馬蹄聲從外面傳來,楚少離放眼望去。來人正是浮塵。

“什麼事情?”楚少離眉頭微皺了幾分,現在軒轅安定,照道理不會有什麼急事。

浮塵一想到自己兩位主子的吩咐,微微嘆息了幾分。 女神的貼身高手 “這是皇上給王爺的信。”心中一怔惡怕,若是王爺不答應可怎麼辦。

楚少離揚眉,伸手接住了浮塵手上的信封,伸手打開了緩緩開來。

只見碩大的信封上僅僅留下一句話。託弟江山,吾等歸隱。

楚少離眼眸之下詫異的神情微微一怔,轉而又笑出了聲來,這番的作風,倒是像極了軒轅淵。寧可放棄江山,只爲於鳳知雅的逍遙。看來知雅一定很幸福,作爲軒轅淵的兄弟,幫他這一回又如何。

“王爺的意思是……”浮塵一想到軒轅淵臨時的決定,就頭疼不已,不管怎麼說,也是皇上的決定,他不全改變,真不知道有這樣的主子是幸運還是不幸運。

楚少離揚起看着手上的劍,腦海中不由劃過了洪滿秋器宇軒昂的神情,那一副誓死不肯嫁的表情。他忽然間大笑了幾聲。“好,很好!”

楚少離在浮塵詫異的神情中,手上的劍猛的一揚手,反手收回了劍,“既然皇兄讓本王登基,那本王第一條聖旨傳令於洪氏,封洪氏滿秋爲皇后,不得違背。”

“啊——”浮塵眼角完全抽搐住,這軒轅的皇子怎麼都是癡情種,皇上辭位只是爲了皇后喜歡的逍遙,而王爺答應當皇上居然只是爲了娶洪將軍。

郊外的馬車上,忽然間清脆的笑聲不經意的傳開,鳳知雅淡淡的靠在了軒轅淵的懷裏。

馬車朝着郊外開去,越開越遠。明宣駕車,糯米躺在了馬車的另一邊,大大的眼睛中全然疑惑的神情。“小姐,這樣走了真的沒事嗎?”能幹出這麼一大堆驚天動地的事情,真的只有小姐能幹的出來。

“我只是在想,要是那羣大臣知道我把皇上給拐跑了,會不會有想要殺了我的念頭呢。”鳳知雅勾動着嘴脣,瞧着軒轅淵正一臉認真的按摩着自己的肚子。

“他們敢!”軒轅淵低低的發出了聲音,眼眸之下卻是難以遮掩住的溫柔。“小敏,你說我們是生五個好,還是留個好,我覺得兩兒三女,三兒兩女都不錯。”

嘶啞的聲音帶着別具一番的誘惑,軒轅淵暗紫的眼眸柔情的瞧着鳳知雅。

鳳知雅眼眸微閃動了幾分,嘴角頓時抽搐了起來,五個,六個?那不成軒轅淵說隱居是想要將自己當母豬看,找個地方將自己圈養起來。

“回去!”鳳知雅縱身一躍,就想要坐直了身子。

“娘子,小心身子!”軒轅淵趕忙伸手將鳳知雅小姐摟在了懷中,無視女子漆黑的神情。“多生幾個多熱鬧呀,再說小敏你這麼厲害,生孩子應該也不成問題。”

“軒轅淵,你給我閉嘴!”

一聲緊接着一聲的吵鬧聲從小小的馬車上不斷的傳來出來。明宣嘴角勾笑,揚起加重了揮動馬鞭的力道。

春光明媚,江山溫馨。一生一世,只爲你一人。 入V感言加 農家釀酒女 等好文推薦

首先雖然這些話說了很多次了,但是若隱在這裏還是要再次感謝下一路走來,始終支持鼓勵若隱寫文的親親們,特別感謝下,給若隱留言的親們,和始終對若隱不離不棄的親愛的親們,若隱之所以能堅持在現在都是你們的支持給了若隱寫文最大的動力。

這一部文經歷了很多,我也從開始嘗試到磨練走到了現在這一步,所以我希望每一個親能夠跟着我走下去,也希望我們文能夠給你們快樂。

全文總共30萬,所以說親們只要花每天花一隻雪糕的錢就能夠看到文哦,而一萬字我要寫7,8個小時,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支持。

入V後會每天萬更,直到完結,之後每天早上8點會更新。

若隱知道還會有許多親親可能要離開若隱了,但是若隱還是真誠的希望,文文入V之後許多不能看的親親們,不要把若隱的文文下架,讓若隱心裏留個念想也好呀,拜託了!

好了廢話不多說,下面是若隱後文的精彩預告喲!

隨後一場驚天動地的真相揭開,鳳知雅背後的身份正式展開,一場緊接着一場的陰謀瀰漫,鳳知雅跟軒轅淵是否能力歷經磨難走到最後一步?兩大王國的出場,驚天動地的故事轟轟累累展開,生死相依的情節再一次迸發。

所有的結局一切都還未知曉!

推薦好文《農家釀酒女》

醉死他鄉?穿越?真是狗血的情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 既來之則安之!

既不是公主娘娘,也不是官宦之千金!她就是農家小媳婦,不,是農家童養媳!

小童養媳?俺的小相公呢?

聽說從軍!聽說失蹤,聽說病死,聽說…

沒有當家作主的公公,少了伴自己長大的小相公,留下破破爛爛的瓦屋和只有一位瞎眼婆婆。不要緊,咱們捲起袖子來釀酒,金銀財寶滾滾來,帶着婆婆過好日子!

什麼,叔叔們要搶咱酒莊?什麼,咱家的酒要成爲貢酒?

什麼,皇上要召見咱?什麼,小相公回來了?

什麼,小相公帶着女人回家?他敢?咱滅了他!

片段一:

“你是我娘子?”某男勾起她潔白如玉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語氣中透着一抹威嚴。

“你是我相公?”某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某男,淡漠的語氣還是談論天氣一般。

“既然你是我娘子,那麼,今日該洞房了。”薄脣上揚,他就喜歡這樣毫不作假的女人。

“對不起,我不喜歡別人用過的東西,髒……”紅脣吐出最後一個字,某女的視線赤裸裸的直射人家的褲襠。

某男的額頭上爆出一團黑線,深邃的眸子閃着冷光,擡手將某女抱在懷裏,向牀榻走去。

“你想幹嘛?”某女意識到情況不妙!

“讓你看清楚到底髒不髒……”

只見滿室旖旎春光……

推薦好文《睿王妃》

風輕雲,她是人人羨慕的內閣大臣兼太子太傅之女,家世顯赫,貌美傾城。

人前,她是懦怯淡然的閨閣小姐,弱不禁風,淡然如雲。

人後,她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素冰妖仙”,容顏如仙,氣質如妖,亦是江湖上最神祕的人物之一。她勢力通天,翻手爲雲覆手爲雨,談笑殺人,手段不凡。

金戈鐵馬,皇權更替。

亂世中儘管她有權有勢,但畢竟是一個女子,她能否達成夙願?

推薦好文《醉妃——奉旨搶親》

世族皇商容家的嫡四小姐——容今醉,東楚王朝百年來難遇的文、武、德、智,全齊的奇才。

卻不顧父母族人反對,執意嫁給仇人的庶子爲妻。

一時間,容今醉成爲帝都名門貴族中的“笑”談,都說她腦子被馬踩了。

她卻從容自若,不現半分悲喜。

進門之後,婆婆刁難,大小姑子算計。

衆人還沒有來得及看她這全帝都最大的笑話如何收場,夫婿便突然死於一場海難。

她依舊醉酒當歌,不見一絲傷心!

------題外話------

推薦《拽妃誘拐呆王爺》,

! 勁爆好文推薦 神賭狂後 農家俏茶婦

《神賭狂後》我的大愛,(*^__^*)嘻嘻……

紅燭帳暖,夜色撩人,春光旖旎,激狂交纏,他熔火灼燙的溫度,煨紅了她雪嫩的肌膚。

他的下顎抵在她肩窩,熱熱燙燙的吐氣,吹過她的面頰,妖孽俊顏上那性感的薄脣,揚起一抹邪魅勾人的笑意。

“女人,今晚你是我的!”

她擡眸迎上他似笑非笑的深眸,挑了挑秀眉,纖纖玉指捏着他的下巴,一字一句清晰入耳。

“美人,你這一輩子都是我的!”

◆她是黑道第一女皇,她是殺手王者,她是賭界之神,一手賭技贏遍天下無敵手。

她狂傲至極風華無限,舉手投足風雲變幻。

人人聞風喪膽,談之色變。

◆她是鳳家最不受寵的四小姐,空有傾城之貌,卻胸無點墨,生性膽小怯懦,飽受欺凌苦不堪言。

孃親重病臥榻,爹爹冷漠無視,姐姐飛揚跋扈,姨娘蠻橫囂張。

搶她的東西,奪她的愛人,踐她的尊嚴,到最後竟使毒計想要毀她清白!

◆死而復生,睜開凌厲的眼眸,她已不是她,她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褪去懦弱,風華盡現,傲視天下!

所有欠她的,奪她的,欺她的,都要十倍百倍千倍索回。

她低調好欺負?那她就高調給這些人看看,到底誰纔好欺負!

世家風雲,宮廷詭譎,笑傲蒼生,誰與爭鋒!

人生不過是一場賭局,且看她素手遮天,賭盡美男,贏盡天下!

賭天賭地,賭一場盛世江山。

◆他是人人可欺的傻帝,背後隱藏的卻是足以翻天覆地的強大力量。

他在她的面前賣萌裝可憐,骨子裏腹黑至極無人能敵。

他的心,只爲她一人敞開;他的眼,只容納得下她的身影。

他給她千般溫暖,爲她傾盡一切!

他給她萬般憐寵,爲她袖手天下!

《農家俏茶婦》很棒的種田文哦

喬春驚愕的撫摸着隆起的肚子,不是胎死腹中在動手術嗎?

什麼?穿越?真是夠狗血的。

不過,幸好肚子裏的孩子還在。

好吧!

咱既來之,則安之。

可是孩子的爹呢?什麼?三個月前就沒啦?

原來,她還是一個新鮮出爐的寡婦。

作爲新寡婦的她,上有婆婆,下有兒子,中間還有美麗的小姑子,唯一的財產就是二間泥磚瓦房。

不過,這些都不怕!

咱可是來自現代的獨立女性——知識、智慧、膽量都不缺。conad2;

喬春挽起衣袖,捲起褲腳,建立茶園,運用自己的知識祕製了花茶,在古代過得風生水起!

幾年後,帥帥的男人從天而降,衝着她就叫娘子?

她不是寡婦嗎?這個男人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兒媳婦啊,他真的是你的相公,我的兒子!

婆婆的一句話,嚇得喬春轉身就逃,老天爺啊!你要不要這樣嚇人?

【片段一】

“大嫂,真的要公開徵婚嗎?” 兩相憶長相思 某女羞答答的低頭,不停的扭着手絹,臉上飄過朵朵紅雲。

“要,一定要,必須要。”某女停裏手裏的活,義正言辭的說,“誰叫以前那男人不長眼,誤了妹妹的良緣。今兒非得叫他們看看,不是他不要,而是咱不屑。”

“可是,這多難爲情啊?”某女汗滴滴的看着彪悍的女子,扭捏的說。

“姑姑,你就放心做你的新娘子吧。你的終身我孃親作主,保證給你好看。”某小寶從門外竄了進來,拍着胸膛保證着。

額!這樣也行?

【片段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