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原本已經恢復到桌面狀態的光腦,小熊貓重新的出現在桌面上,附和着:“是的主人,關於資料還有剛纔聽到的話,具體的已經調查出來,請問是否查看?”

“廢話,快點給我顯示出來,好看看該怎麼玩兒這盤遊戲。”秦朗根本就沒有和劉明一樣的擔憂狀態,伸了一個懶腰,表現更多的還是興奮。

隨着他的話,還有小熊貓的調動,整個網絡世界開始變得真正不平靜起來。 善男信女的詞彙套在秦朗的身上那絕對是不對的,要不然也不會出現漂亮妹子找他幫忙結果還被坑的情況,最最令人髮指的還是黑吃掉別人的五百萬。

而依照着光腦對於自家主人性格的適應性,超越時代的科技技術。

當秦朗伸懶腰準備正式開工的時候,小熊貓身穿不知道怎麼弄出來的綠色軍服,邊上插着一個整體呈紅色,上面是金黃的鐮刀和鐵錘交叉的軍旗。

毫不懷疑小熊貓是會把這面旗幟帶到外面,把全世界的網絡都插上這面旗幟的。

問題隨之而來,它的做法真的沒有問題?不會帶來其他的問題?

秦朗是沒有想那麼多的東西,他要的是立刻把這次的輿論風暴全部給平息下去,明天再輕輕鬆鬆的上路。

便無視掉小熊貓的裝扮、旗幟,選擇直接開口下達命令:“現在開始針對那些發負面言論的人進行全面甄別,然後把他們在網絡中乾的壞事兒全部給我標註出來。找到他們的官方接單網站,然後…”

說着說着,秦朗自己已經眯上了眼睛,閃爍着令人膽寒的光芒。

皮膚換了,在秦朗看來小熊貓的那種作風也有所改變。但是那種喜歡做事情時候cospaly的特性是無任何改變的,接到命令後做面上的畫面開始有了變化。

坐在光腦前面的秦朗看到原本僅有小熊貓還有旗幟的桌面,逐漸出現桌子椅子等東西,還有不少的所謂‘工作人員’。

注意到自家主人的表情目光,小熊貓急忙轉過頭來知道自己犯了錯樣子,可憐兮兮的說道:“我沒有經過主人的同意擅自制造小弟出來,請主人原諒。”

看着可愛的小熊貓在桌面上的表情,秦朗莞爾一笑,覺得有些好玩兒,實際上對於小熊貓做的事情沒有多的在意:“你爲了方便,製造小弟無所謂,說說看他們具體的功能是什麼吧。如果沒有多大的用處,那麼自己看着辦。”

經過處理器的運算分析得出來結論,小熊貓知道自己的主人並沒有生氣,可愛的小圓臉快速掛上笑臉,說道:“他們啊,算是比我低上一些等級的智能程序。幫助我分別執行多種任務,能力上來說比我並不差。可以快速的完成主人所下達的命令,以後還可以有針對性的進行升級操作。”

聽起來還算是不錯,倒是小熊貓可以進行編程,製造小弟。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弄出一些遊戲方面的智能程序出來,一會兒得好好問問。

秦朗點點頭:“我知道了,那麼你就快點開始操作吧,儘快的把事情處理完。”

事情再一次的回到正事上面,看看他的模樣已經不能用膽寒來形容,只怕後果真的很嚴重了啊。

小熊貓所帶領的小弟們,開始行動起來。比起以前,現在更加有畫面感。

就像是秦朗成爲老闆坐在屬於自己的獨立辦公室裏面,看着自己的下屬小弟們開始進行工作,那種暢快感是外人暫時不能夠理解的。

在秦朗準確去的最終目的地——海上市一棟處於郊區位置的老式居民樓內,屬於電腦的亮光充斥着其中一個房間。

厚重眼睛,凌亂的頭髮,還有電腦桌子上隨意放着都快堆成小山的吃過的泡麪盒子,再有地面上隨意丟棄的白色紙團。

空氣中瀰漫着腐爛的酸臭味,還有打過飛機後特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簡直就是一個廢舊垃圾回收場。

房間的主人不在意那些味道,前幾天接了一個單子的他正在帶領自己團隊不斷的在網絡上面黑人工作。把對方打壓下去的感覺,別提有多麼的爽快。

無視掉空氣中瀰漫的味道,啃了藥似的身體每一寸皮膚都在呼吸,沒有一處不是舒服的。

“哈哈,這單下去二十萬塊錢到手,除開團隊裏面的其他人款項,足夠我混吃等死一段時間了,給力。”眼睛男興奮的自言自語,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夾在電腦屏幕上方位置的外置攝像頭工作燈已經亮起。

奇怪的是在電腦屏幕上面,沒有顯示任何他的畫面。要是他能夠細心點的話,那麼還是可以發現一點東西的。

可惜的是他的技術,還有時代的侷限性,最最重要的是他此刻處於興奮狀態,完全就不會注意細節上面的東西。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噼裏啪啦的一大堆,通過電腦鍵盤打出一大行的文字,然後得意的仰起頭點擊發送出去:“兄弟們,最後一波了,爭取今天完成解決戰鬥,錢就是咱們的啦。”

學習到領導藝術的他,還不忘記在自己所發的文字後面加上一張匯款到賬戶的截圖,以圖刺激下面的小弟們加快進度,然後徹底的完成任務。

不光是他一個人,就連其他的人都已經陷入到秦朗的監控當中。

此時此刻的秦朗所在房間內,充滿科幻感的一幕出現。光腦已經全部展開,位面平臺內出現的那種大屏光幕出現在秦朗的面前。

形成全方位無死角虛擬屏幕,秦朗可以毫無障礙的看到畫面裏面的東西。就拿剛纔的那位作爲團隊老大的眼鏡男,身上穿的海綿寶寶小內內都一覽無餘。

“嘖嘖,先讓你們得意一會兒,等到時候有你們好看的。”

“咦,居然還有懂點黑客技術的人。不過能夠和小熊貓比?”

秦朗把那些水軍們的動態當成電影來看,轉頭看到的是一個畫面上的動靜,毫不猶豫的讚揚小熊貓,然後貶低對方的技術。

事實上也是如此,不是看不起人,而是真的不行。

就拿現在來說,畫面中的那位正在不斷地擦着汗水,然後說話的時候都在打顫:“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可是按照黑客論壇上面的教程學習來做的,還有反應機制是能夠有反應的,現在在怎麼會…不可能…”

再怎麼去可不可能,都已經成爲既定事實,無法更改。

在他努力下無法關閉攝像頭,選擇快速撤掉攝像頭的接口後,意識到不對勁的他準備通知其他成員。

“把那傢伙的電腦給我爆掉。”秦朗在該畫面窗口黑屏後,毫不猶豫的下達進攻命令。

反擊的第一槍,開槍了。(本書書友‘羣:105033285) 這位仁兄的遭遇只能用槍打出頭鳥來說明問題,誰叫這傢伙率先的發現反應過來呢!!

作爲這一次總指揮官的秦朗,一聲令下,已經潛伏進他電腦裏面的小熊貓的小弟開始行動起來,第一手就是把對方的電腦顯示屏全部控制。

微軟公司標誌性的卡機藍屏背景出現在屏幕上面,若就是如此還算是能夠讓人鬆一口氣,可是隨後出現的情況,所有看到的人都會倒吸一口氣。

“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不可活。”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僅僅是一句話,讓坐在電腦面前的水軍冷汗直冒。懂那麼一些電腦的人都會明白麪對的是什麼樣情況,何況還是電腦基礎還算不錯的人了。

幾乎是一瞬間,面部抽搐,直接從椅子傷面子站起身來。僅是文字還不算完,後面還在繼續:“你做的事情全部知道,也不打算放過你,準備接受審判吧。”

文字?還算是輕的。最最狠得事情是,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機莫名其妙的顯示有電話打入不說,還自動的接聽擴音。

電腦屏幕上面,一個字一個字被打出來的同時,通過技術手段的語音也同步傳出來。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這麼做。”強壓住自己內心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面對着電腦喃喃道。

他知道剛纔能夠通過自己的電腦打開攝像頭,那麼即便是自己現在已經切斷攝像頭,對方也能夠通過手段來監控自己。

嚴格來說手機就是其中的一個,只是說完過後電話裏面再也沒有聲音。他以爲也就這麼完了的,結果怎麼都沒有預料到的是,原本還能夠正常運行的電腦,居然開始超負荷運轉,傳出卡卡作響的聲音。

緊接着從電腦主機開始冒出電火花來,再然後則是電腦屏幕。

總共用時不過三分鐘的時間,其花費不菲的價格購買來的中檔配置電腦正式報廢,停止了運行。

他無論如何都忘記不了,電腦上面出現的那些文字,還有最後電腦即將停止前的畫面——身穿軍服的熊貓,邊上插着一個整體呈紅色,上面是金黃的鐮刀和鐵錘交叉的軍旗。

“這難道是軍方乾的?我得罪了什麼人啊!!”

對方沒有說,他自己也不明白,到現在都還想不清楚。按照道理來說他們這些人都擁有一定的隱藏手段,否則的話做那麼久的水軍還不被挖出來。

現在卻被人給爆了,所幸手機在對方把電腦爆掉後還能夠使用。點燃一根菸,坐在已經報廢的電腦前面,用顫抖的手把手機給拿起來準備與外界聯繫看看。

“怎麼回事兒,手機還沒有斷開對方的控制?”皺眉看到還亮起的手機屏幕,上面顯示的是他保留在手機裏面一直登錄狀態的即時通訊軟件扣扣,還有裏面正在不斷有人冒泡的聊天羣。

迷惑歸迷惑,除開不能夠正常切換到其他程序或者桌面狀態,手機還好能夠讓它鬆一口氣。

但是後面隨着時間的推移,情況越來越不對勁。

首先是他自己的遭遇,已經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結果。他還以爲是自己得罪什麼人被報復,但是後面發生不斷有人冒泡打字的時候,發現還有其他人也是一樣的。

顫抖的手抖動的愈加厲害,花費好一段時間才編輯一段文字上去:“我想現在不僅僅是幾個人或者說十多個人的事情,所料不差的話咱們整個團隊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對方追查到,然後…”

後面的話,不需要他多說,其他還沒有被爆掉的人就已經冒泡出來證實他的猜測正確。

他的話也正好被他們看到,開始的不相信,紛紛發言:“不可能的事情,可能是我們都中了病毒。你們看那熊貓的形象只怕就是熊貓燒高香的變種罷了,不需要想太多。”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之前我們的電腦是被控制的,還是有打過文字打過電話的,熊貓燒高香有做這些嗎?”

其他的人也反應過來,熊貓燒高香還就只是病毒,黑掉電腦後最多就是動畫,沒有那麼多的花樣出來。

“可是…”

有人還想要進行反駁什麼,試圖用這樣的方式這樣的藉口來安慰大家,以免徹底亂了陣腳亂了佈局。

由於是用手機登陸的關係,沒有人注意到羣內悄無聲息的多出來一個賬號,還沒有加入提示,直接獲取的管理員權限,成爲整個羣內的最高掌控者。不,連羣主在內的其他人都被直接踢掉。

校園絕品紈絝 最終該賬號還是被人給發現,不是被動的發現,而是他主動地冒泡出來。

一張張圖片,一份份文件,一股腦的全部都被髮布到了羣內。

第一張圖片,不是別的。正是他們所組建構架起來的網站首頁位置,從圖片可以看到上面首頁已經被猩紅色的字體佔據。

他們精心設計出來的網站被改的面目全非,還有上面的文字,看到的人無一例外都是悚然大叫。

不外乎,那些文字資料全部都是他們的相關信息,不管是地址,還是電話,又或者是暱稱。可以說毫無保留,赤果果的全部都被暴露了出來。

可想而知後面的那些資料,也不會有多麼的好。文件更是觸目驚心,沒一個能夠淡定坐的住的。

以至於在發送完這些後,聊天羣內除開那個賬號的主人,沒有一個人能夠說出話來。

手機那也是有前置攝像有的,不管像素有多麼差都形成畫面呈現在秦朗的面前。看着一個個驚悚的表情,不知道爲什麼秦朗開始笑的很開心。

秦朗也是覺得極爲的解氣,然後說道:“讓你們這些傢伙幹壞事兒,讓你們這些傢伙來黑老子。”

“去,給我全部記錄下來,然後…”

前一句話有點小孩子性質,並且嚇唬人恐嚇人的目的都已經達到,甚至毫不客氣的說他的教訓已經足夠。

“可是這樣遠遠不夠,要怎麼樣纔算是徹徹底收拾他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居然問起小熊貓來,“你有沒有什麼好建議?”

(推薦兩本朋友新書:小醫生蔣飛,正因爲診所生意太差而考慮關門大吉時,卻意外被遊戲人物附身,從此變得無所不能。

不僅醫術出神入化,生死人肉白骨,從閻王爺手中搶命;

就連廚藝、琴藝、園藝、寵物馴養都全部精通!【bookid==《全能武俠系統》】。第二本:【bookid==《武俠世界抽獎系統》】再有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萬分感謝) “建議:徹底恐嚇並掌握他們。”

小熊貓無疑是站在自己主人的發展角度上面來進行考慮的,算不上多麼好也算不上多麼的壞,能說的是給人一個方向罷了。

秦朗是完全不那麼認爲,臉上帶着調侃的味道:“都有你這個全能小助手,隨隨便便丟翻全球,還需要他們幹什麼?”

被讚歎的小熊貓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就差要對着自己的主人說謙虛的話了。

事實上也都是如此,有了他存在的秦朗並不需要其他的網絡勢力,尤其是這種可有可無的水軍。

“那麼…”秦朗還是有些頭疼,老半天沒辦法的情況才說:“這樣,你去以你的形象作爲頭像,在圍脖,不,只要是有人氣的網站註冊名爲國際戰略忽悠局的組織賬號。”

“主人,您是想做?”小熊貓歪着腦袋,配合着自己的主人往下面吧話題延伸出來。

“咱們就來一個水軍大揭祕,既然你已經把他們的祖宗十八代都調查出來,要是不做點什麼,也實在對不起他們。從水軍的組建,到後面水軍成員的組成,再到他們這些水軍的各種資料,一次性給我全部公佈,他喵的,老虎不發威把我當病貓。”

“可是主人,您還有一羣人沒有解決呢!!”小熊貓不忘記給正在意氣風發,幻想網絡世界鬧騰起來的主人提醒一下。

稍稍的冷靜不少,秦朗點點頭同意小熊貓的話,然後說道:“我的好班長啊,要是不做點什麼也還是對不起他們。你調查的如何了。”

之前都把精力給集中在抹黑人的水軍上面,其他的就沒有去關注太多,現在有精力了自然要準備收拾一番。

“對方僅僅是把遊戲官網公佈出來,遊戲還沒有正式上線。其餘的遊戲還在運用當中,要不要我去把他們全部都黑掉?”

相比於以前的小熊貓,現在的小熊貓就是活脫脫的一個黑客狂人,恨不得把欺負自己主人的傢伙們全部都給黑掉,甚至於他還能夠製造一場爆炸。

心一橫,除開水軍那邊有留下一些線索,但是憑藉着小熊貓存在,唯一的也就是實體方面的聯繫,屬於可有可無的線索。

那麼秦朗也不會藏着當碩鼠,欺負到頭上面還要隱藏自己,舉起自己的一隻手說道:“黑掉,不,把他們的官方服務器全部給我爆掉。”

“是,長官。”小熊貓穿在身上的西服式軍裝叫一個帥氣,敬禮更是標準。

兩個傢伙的計劃,在瞬間就傳達到所有小弟們的中樞程序中。這也就是擁有網絡軍團的好處,更是擁有光腦智能程序的好處。

小弟們開始行動,作爲老大的秦朗拖着下巴想些其他的事情。

把任務交給下面,作爲監督後援的小熊貓還沒有投入到戰鬥中去,有時間關注到自家主人的變化,問道:“主人,您在思考什麼東西?是還有後續的其他計劃嗎?”

“恩,有點。”秦朗乾脆的點頭,然後把自己內心的一個模糊想法吐露出來:“你可以爲自己編寫無數的小弟出來,且還能夠擁有各自的智能。那我就在想,能不能把他們給規範化,比如現在的乾脆就組建成爲軍團,以那個紅色旗幟作爲標誌獨立存在,潛伏在網絡當中成爲我的一支力量。”

說真的面對小熊貓時候,秦朗是全然無壓力,很輕鬆的就能夠把自己內心的想法給說出來,還不擔心他泄露的問題。最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他能夠保證安全,永遠都不會背叛。

“可以,完全沒有問題。我中樞處理器運算分析得出,主人應該還有其他想法吧??”

“對,我想在發展網絡的時候,除開必要技術,其他的完全脫開對位面平臺的依賴,有針對性的去發展我們自己。你的那些小弟們就可以組建成網絡研發團隊…”

越說眼前越亮,就這樣的模糊概念,把他的思路理清楚。

他要做的是脫離對位面平臺,甚至於其他位面商人的依賴,做到自己發展自己自己供應自己,否則今後一旦進入其他位面後果將會是極其嚴重。

“好的主人,我已經明白您的意思。請問是否需要限制製造出來的智能程序數量?”

“暫時限制在一萬左右,此外,我想你製作出來後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你去做。”

無視掉小熊貓賣萌時候歪着的腦袋,秦朗臉上浮出神祕的笑容,似乎是準備幹一把大的,很期待的樣子。

對未來的計劃,不妨礙小弟們對於服務器的進攻,還有網絡上面一系列部署的操作。

圍脖、貼吧、一些大型論壇、社交網站,凡是網絡上面有人氣的地方就會有國際戰略忽悠局的存在。

“我的老天爺啊,這些傢伙們瘋了嗎?把所有水軍暴露出來,這可是涉及到多大的利益啊。”

“瘋了瘋了,徹底的瘋了。”

“爽快,終於有人幹出一件大好事情。這幫子水軍就該給搞掉,免得把網絡弄得烏煙瘴氣的。”

“…”

網絡上面的喧囂還不止於此,也已經涉及到現實的地球世界。

在省城內的某個超高檔豪華包間內,班長獻媚的舉起自己酒杯,說道:“王少英明領導,咱們快要登上全國第一網頁遊戲的寶座了。”

對於那款遊戲的看好,他們兩個都已經形成共識。哪怕他們已經投入到研發,他們兩個想要把對方遊戲弄過來的心思一點都沒有減少。

就在前幾天他們抱着瞭解敵人就是了解自己的想法,進入到遊戲裏面,卻發現兩者之間完全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便也就堅定把對方搞死搞殘搞垮的行動,一舉把對方給拿下。

不僅僅是遊戲的運營,還有遊戲帶來的利潤,他們盯緊的還是對方手中的技術。

拋開私人恩怨不提,站在商業角度上面他們就要那麼做。

高興中的兩個人完全沒有發現有一通電話打進來,還是接連不斷的打入,有緊急的事情聯繫他們。 技術有,卻不是很強,甚至於現在正在研發中的遊戲就只有一款。

而爲了這麼一款新遊戲的推出,幾乎是全公司的人都在加班加點的幹活,爲的就是能夠使得遊戲儘快的上市。

老闆王陽明也不是不懂得‘要想馬兒跑得快,就要把馬兒餵飽的道理’,承諾在遊戲推出之前的加班一律三倍工資不說,還預定了年夜飯等等的福利。

少不了的還是大年的時候,假期放八天。要是不想回去的,沒有關係,公司給組織。

已經活脫脫的趕上一流公司的待遇,沒有一位員工不感到滿意的。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讓人滿意的公司,蒲新民帶領的公司員工出去吃飯回來,發現眼前留下值班的員工擦着頭上汗水,亂作一團還不斷的大吼。

有被王陽明看中,又有遊戲開發主創的關係,蒲新民隱隱的成爲公司的第三把手,缺少的是行政上的命令,下面的同事絲毫不懷疑這位會在項目完成後的正式地位。

蒲新民皺着眉頭看向眼前慌亂的技術部員工,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麼,吵吵嚷嚷的還能不能好好工作了?”

被問話的技術部人員擡頭看到來人面孔,連忙的說道:“蒲總,大事不好了,現在公司平臺正在運行的遊戲全部出現問題,還有咱們的服務器也…”

“也什麼也,快點說啊。”

經營過公司的蒲新民不會什麼都不懂,自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可以說正在運營的那些平臺遊戲全部都是公司的聚寶盆,一旦出現問題對於後期的發展極爲不利。

技術部人員也清楚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很乾脆的把事情給說出來:“是這樣的,就在剛纔我們檢查了一遍服務器,發現原本運行正常的服務器全部超負荷運轉不說,還有客服部方面接到不斷地投訴,要求我們退款等等。這些也就罷了,我們還發現突然發佈的一條公告信息。”

“恩,黑客入侵?調出來看看。”從基本的描述蒲新民推斷出來一些東西,連忙的下達命令。

“就是這公告。”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國際戰略忽悠局留。”

“臥槽,究竟哪個黑客組織惡搞,他喵的。”蒲新民怒了,老闆還有班長不在他就是公司的負責人,現在發生這檔子事情。

也還好他不是剛剛從學校畢業的菜鳥,還是能夠快速的反應過來:“那有給老闆進行彙報過嗎?”

“有,但是電話打不通。”

瞬間蒲新民有些沉默下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纔好。而他也注意到技術部人員臉上的欲語還休的表情,察覺到了什麼東西:“是不是還有消息你沒有說完。”

猶豫了半晌,員工纔開口:“蒲總,我要說的消息您可要支持住啊。”

“你說,我聽着。”強忍着把前面人暴打一陣的衝動,不耐煩的揮揮手,示意說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