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瘋狂的填鴨式教學讓龍雲有些應接不暇,其結果是,龍雲和格格一共摔了兩次機,一架海鷹,一架黑鷹,所幸都是起飛和降落時候出的簍子,人逃了,飛機毀了。

沃克中校一點不心疼,今天摔,明天換,龍雲心裏直叨叨,天幕公司真特麼有錢!

第六個禮拜。

現在每一天的訓練都塞得滿滿當當的,已經沒有任何時間加塞任何科目的訓練了,現在早上對沃克中校的特殊起牀號早已經習慣,幾乎在5點時針搭正的那一刻,龍雲和格格都會彈簧一樣從牀上跳起,然後接住沃克中校扔進來的震撼彈,將它從窗口中扔出去。

然後整個人就進入了一個麻木的狀態,基本上就是機器人,任由沃克中校折磨。現在龍雲發現自己計算一天的時間其實非常簡單,四件事——早飯、午飯、晚飯、睡覺。

吃了早飯就開始盼午飯,午飯之後開始盼晚飯,晚飯過後開始盼睡覺,當躺在牀上,會覺得一天終於被壓在身下,過去了。

龍雲覺得,沃克中校已經玩不出什麼新花樣來了。

然而,他再一次錯了。

第七個星期側重的是心理壓力訓練和耐力訓練。其實這些科目說強度上比根本和那些體能訓練放在同一個檔次上,可是如果論變態程度,就絕對是一騎絕塵了。

龍雲第一次進行壓力測試的時候,被帶到了一根鐵軌旁,然後沃克中校將他死死銬在一根鐵軌上,開始漫無邊際扯淡。

一頭霧水的龍雲在兩分鐘後聽到了遠處呼嘯的火車汽笛聲和感受到鐵軌上傳來的震動時,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

沃克中校卻選擇在這時候像只兔子一樣躥開,手裏還拿着手銬的鑰匙,晃了晃之後扔進了旁邊的樹林子裏,然後又很“好心”地扔給他一根別針。

“你有兩分鐘時間用別針將這副手銬打開,如果你失敗……”他壞笑着指了指鐵軌遠處,那片樹梢上一股黑煙沖天而起,是一列老式的燃煤式火車正朝着這裏駛來。

“沃克!我艹你大爺!”龍雲急得連國罵都噴了出口。

那次訓練,差點將龍雲嚇尿,幸好他的心理素質還算過關,雖然手有些抖,還是在最後十秒前將手銬打開,衝上去就朝沃克臉上蒙了一拳。

“艹你個大變/態!”

沃克被揍成了滾地葫蘆,躺在地上哈哈大笑,指指龍雲身後:“你這頭蠢豬,我纔不會拿自己士兵的生命開玩笑。”

龍雲轉過頭去,火車呼嘯而過,不過不是從自己被銬的那條鐵軌上,在離自己被銬着的地方前面十多米,有一條岔路,另一條軌道指向另一個地方。 兩個月的時間飛一樣過去,某天空降訓練結束後。龍雲和格格剛從黑鷹直升機上下來就看見芬奇坐在停機坪的一輛敞篷吉普車上。

“博士,什麼風把你吹來這裏了?是打算過來檢驗訓練成果的嗎?”龍雲將傘包扔在地上,走到車旁靠在車門邊上問道。

“我是來安排你們啓程的。”芬奇說:“你們必須在72小時內趕往阿富汗,目前美軍的第10山地師和101空降師的部隊在馬紮裏沙里夫有行動,你們去到那裏,會有人安排你們跟隨大部隊前進,地圖和座標已經準備好了,位置在馬紮裏沙里夫和喀布爾之間,具體位置要等聖堂開啓之後,我們的衛星會測出能量波動,再將最精確的座標傳送給你們。”

“聽起來很複雜的樣子。”龍雲說。

芬奇笑了笑,目光越過龍雲的肩膀,望向他身後的沃克中校。

“沃克,好久不見。”

“是啊,老傢伙,你怎麼這麼多年還沒死?”沃克中校咬着大雪茄,語出驚人。

看起來,他似乎不想和芬奇再多打交道,轉頭對龍雲說:“嘿!小子,當心着點這老頭子,小心這傢伙把你給賣了。”

說罷,噴着雪茄煙揚長而去。

“看來他不喜歡你,博士。”格格看着沃克中校吊兒郎當的背影問:“這個人,像是個混血種。”

“他是個混血種,而且是個極其優秀的混血種。”芬奇所有所思道:“不過,他已經有將近二十多年沒使用他的天賦了。”

“這傢伙雖然很讓人討厭,不過我挺喜歡他。”龍雲說:“他是個很厲害的訓練官。”

“上車吧,我載你們回去準備下,晚上出發。”芬奇拍拍方向盤,“時間不等人!”

跳上車,龍雲對沃克中校很感興趣,很顯然,他和芬奇只見十分熟悉,不過又好像心存芥蒂,一個芬奇口中“極其優秀的混血種”,居然沒去天幕效力,跑到班寧堡這種特種部隊訓練基地裏當了一個訓練官,專門爲天幕公司訓練成員,這背後肯定有着耐人尋味的味道。

“博士,能說說沃克中校嗎?”龍雲說:“看起來你們是老相識。”

“沒錯,我們是老相識。”芬奇瞅了一眼龍雲,“這段時間,吃不少苦頭了吧?”

“看來你是早有預料。”龍雲說。

“當然了,沃克是個很嚴厲的訓練官。”芬奇哈哈大笑:“而且,他很不喜歡中國人。”

“爲什麼?”龍雲奇道。

“他參加越戰的時候,和你們中國的軍隊交過手。”芬奇似笑非笑看着龍雲。

“他還參加過越戰?”對於上過戰場的前輩。尤其是煉獄一樣的越戰戰場,拋棄政治立場,無論哪一方的士兵,龍雲都發自內心尊敬。

“這傢伙雖然是前美洲分部的行動組指揮官,但是從六十年代起就一直待在軍隊裏,從沒離開過,越戰、古巴危機、伊朗人質危機、入侵巴拿馬、入侵格林納達……這些行動他都沒有缺席。”芬奇眼中閃耀這複雜的神色,“他是一個很強悍的戰士,是我見過最強大的混血種。”

格格坐在吉普的後座上,忍不住問:“這樣的人才,爲什麼一直留在這裏當訓練官?”

芬奇聞言沒有立即回答,似乎欲言又止,車子駛出了軍用機場,朝班寧堡開去。

看着芬奇這副表情,龍雲心想,沃克中校身上肯定很有故事,和芬奇之間還有和天幕之間肯定有着某些複雜的聯繫。

過了一陣,芬奇終於決定打破這種沉默。

“聽說過‘黑石計劃沒有?”芬奇忽然扔出一個晦澀的名詞。

“聽起來挺神祕的,不過我沒聽過。”龍雲當然沒聽過,只好搖頭,不過聽起來,像是某種祕密計劃。

“我聽過這個計劃。”格格說:“我在資料庫查閱資料的時候,曾經看過一份的絕密文件副本,不過已經蓋上了中止的印章,估計早已經被取消了。”

她忽然吃了一驚,“沃克中校……不會就是吧?”

“什麼?”龍雲一頭霧水。

“那是個代號,‘黑石計劃是一箇中情局和軍方聯合制定的絕密計劃,裏面的負責人和參與人員全部抹掉真名,用字母來代替,我剛纔忽然想起,沃克的英文拼寫是,剛好檔案中的計劃負責人就叫,所以就想到他了。”

“沒錯,他就是,沃克的名字在英文裏有‘行者的意思,而沃克中校從前在長老會美洲分部中的綽號就叫‘行者。”芬奇說:“黑石計劃是從1958年開始着手進行的,當時的初衷是莫里亞長老會和美國軍方達成了一個協議,幫助他們從人類中挑選能力出衆的人才繼續訓練,打造所謂的‘超級戰士。當時長老會在二戰中損失了不少精英,而光復會當時在蘇聯的勢力很大,兩個超級大國只見又處於冷戰時期,總覺得第三次世界大戰隨時可能爆發,爲了儲備人才,除了招募混血種,成立這種部隊也是一個解決燃眉之急的辦法。”

“啊,說起這個,我倒從一個前蘇聯克格勃那裏聽過類似的傳說,從五十年代末期開始,b也在搞人體實驗,打造‘精神特工。”龍雲說:“看來不光美國人在搞這個項目,蘇聯也有同樣的項目。”

“蘇聯的項目是光復會資助的,算是他們內部一個叫做‘神之光計劃中的實驗項目,和‘黑石計劃性質是一樣的。”芬奇點着頭說:“當時的‘黑石計劃實驗地點就設在51區,對外番號是空軍飛行試驗中心第3分遣隊第30偵察中隊,由沃克擔任訓練官。這個項目起初的時候的確取得了一些進展,士兵經過各種殘酷的訓練之後的確獲得了一些類似莫利亞天賦的特異功能,包括隔空取物、穿牆而過、使用精神力等等,不過……”

說到這裏,博士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不過什麼?”龍雲皺了皺眉頭。 “沃克是個激進主義者,不但在長老會眼中是,即便在當時使用混血種戰士最多的前美洲分部,也是。”芬奇顯然有些無奈,“我當時是長老會美洲分部的負責人,在總部的眼中,我已經是激進派了。但說實在,即便是我,對他的一些想法也感到害怕。”

焚顏絕愛:冷麪老公的強勢妻 “爲什麼?”龍雲沒料到倆人當年是肩並肩的老戰友,不過看起來,沃克年齡要比芬奇小一些,按照芬奇的說法,當時沃克是行動部的指揮官。

“他的訓練手段有些問題,在某些角度看來,十分殘忍。”芬奇道:“第一批參加訓練的80人中,有10人死亡,4人殘廢,6人精神分裂……這個數字,我覺得不可接受。”

“美國軍方總喜歡搞些亂七八糟的實驗,尤其又和素來做事沒底線的CIA扯在一起,當然不會有什麼好事了,光聽名字就知道。”龍雲撇撇嘴,“黑石計劃,一聽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過美國軍方倒是很欣賞他的成果,因爲有40人,也就是超過50%的成員的確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雖然很細微,不過算是一種極大的進步。例如,用眼睛盯着一頭羊,用精神力將它殺死。又或者在深海潛水時,爲了減少對氧的需求,能改變血流方向,讓血液離開非重要器官,從而不帶任何潛水裝置在水下潛水達到一個小時之久。”芬奇說。

“聽起來就像幼兒園的科目。”格格忍不住道。

龍雲卻不贊成這種看法,要知道普通人類的肌體比不上莫里亞人,尤其格格是純血種,擁有強大的“霜”天賦,這種能力在人類看來簡直是神才能擁有的能力,可是普通人類能發揮出芬奇口中說的那種超能力,已經是飛躍了。

而且關鍵的是,這種能力既然可以通過訓練獲得,那麼證明也可以通過訓練來提高。

“別整天拿你的血統當優勢,沒你那個什麼尼伯龍根家族的血統,你試試在水底不用氧氣蹲一個小時看看。別說那些實驗對象,你現在都難做到這點。”

格格被龍雲搶白,忍不住哼哼道:“水系天賦裏,有一個天賦叫做‘魚’,擁有這種天賦的莫里亞後裔可以在水裏生活,像魚一樣,沒什麼稀奇的,沃克中校估計就是依照這種天賦作爲藍本來訓練他的士兵。”

“算了,你們也別爭了,黑石計劃到最後還是被中止了,在90年的時候,軍方和CIA一致同意中止這個計劃,這些事情都已經是陳年舊事了,不提算了。”芬奇道。

龍雲抓了抓頭,問道:“怎麼中止了?你剛纔不是說,軍方和CIA都很讚賞實驗的結果嗎?”

芬奇聳聳肩說:“沒錯,開始是。可是後來出問題了,訓練一直都有傷亡,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到了84年的時候,出了一次大事。一個實驗對象精神崩潰,逃出了51區,最後跑到了一個偏僻的小鎮上,殺了七個人,最後軍方的特種部隊、沃克還有我們分部的行動部成員都趕到當地,圍捕之下發現那個實驗對象能力的確已經達到甚至超越了一部分混血種的天賦能力。”

“靠!我都說了,這傢伙是個很厲害的訓練官,他真的成功了?”龍雲迫不及待地問道,但他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問話很愚蠢,如果真的成功了,爲什麼至今沃克會窩在班寧堡的基地裏當個天幕公司新丁訓練官呢?早就在DOD或者CIA又或者天幕裏擔任要職了,顯然,黑石計劃到最後肯定沒能達到預期效果。

“博士,是不是因爲這件事,黑石計劃被終止了?”

“當然不是,對於軍方高層和CIA的間諜頭子們來說,死幾個人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冷戰和第三次世界大戰纔是當時的核心任務。”芬奇嘆息一下,說:“第二天報紙上登了消息,說抓到個連環殺人兇手,這事就以兇殺案給結了,實驗對象被送回了51區繼續研究,坐電椅上的是個替身而已。”

“黑!真黑!”CIA和軍方能做出這種事,雖然早就在龍雲意料之中,不過一想到冤死的幾個無辜者,龍雲還是很不舒服。

“後來計劃怎麼停掉的?”格格說:“我看到檔案是1990年才停止的,離現在就過去了十一年而已。”

“最後壓垮駱駝的那根稻草其實還是同一個實驗對象。七十年代末期,基因科學發展得到了飛躍,沃克從中得到了很大的啓發,所以在實驗對象的身上採用了基因工程學的理論,做了一些很奇怪的實驗。結果那個代號K1曾經殺掉七個人的實驗對象經過改造後真的又有了飛躍,能力甚至比達到了純血種的程度,十分可怕。1990年,他再次逃脫了,這次51區實驗室裏的人幾乎唄屠殺殆盡,包括沃克的混血種助手,如果沃克不是外出辦事,恐怕也難逃一劫。”

車子開入了班寧堡,阿富汗那邊從十月初已經開始了軍事行動,這裏每天都能看到全副武裝的學員整隊離開,奔赴戰場。

一隊三角洲的D-BOY坐在卡車上和龍雲的吉普擦身而過,那些大兵一個個面帶雀躍,龍雲想,估計這些傢伙覺得終於可以到第一線參加作戰,爲他們在911事件中死去的同胞報仇雪恨吧?

過了門崗,芬奇的話匣子又打開了,顯然,一旦說開,他覺得沒必要瞞着自己倆個得意的手下,何況這只是一段歷史而已。

“所幸的是,這次長老會派出了一名聖騎士和一名執法官,從過歐洲總部飛到美國,親自對K1號進行了追殺,最後成功將它幹掉。不過至今沒人知道沃克到底對K1號實驗對象做了什麼,怎麼做的。K1號出事似乎對他打擊很大,有一段時間他整整三個月沒跟任何人說過一句話。至於研究手段和內容,他至今也沒透露,即使對天幕和長老會,都有所保留。”芬奇說。

“不是有研究資料嗎?”龍雲說,“基因科學,這玩意我怎麼聽起來有點兒發毛?沃克這傢伙該不是將什麼動物的基因混合進去了吧?”

“老天知道他怎麼做到的。資料在K1號逃離51區的時候被引發的火宅燒燬了,參與實驗的人除了沃克,其他都死了,當年蘇聯也倒臺了,戰略格局發生了重大改變,冷戰徹底結束,兩極世界時代終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陰影徹底暫時消散,加上事件引起了媒體的注意,所以軍方和CIA終於決定中止計劃。”芬奇一邊搖頭一邊說,“沃克對天幕和長老會總部的調查有所保留,消極抵抗,又不肯徹底交待清楚內情。如果不是他曾經功勳卓著,查理曼和我也出面擔保,恐怕早就被監事會議的執法官清除了。最後他只是被長老會列入了不被信任的

的名單,最後棄用,不準參加一切核心工作,只能在班寧堡爲我們公司訓練新丁。”

車子在營房前嘎一聲停住,芬奇拍拍方向盤說:“總算到了。”他扔給龍雲一個U盤,“裏面是阿富汗的電子地圖,聖堂開啓的位置大概在薩曼甘省和帕爾萬省之間的地域,等到了開啓之前,天眼會對該地區進行掃描,你們要趕在這之前去到指定的地點。開啓的時間是12月的21日子夜0點。”

龍雲看了看錶,日曆上顯示還有一個禮拜纔到12月21日。

“還早着呢,放心。”

芬奇不放心,叮囑道:“那裏現在在打仗,是戰場,到處都是塔利班和蓋達組織的人,你們要靠自己。聖堂開啓,會出現很多奇異景象,侏儒、精靈和亞特蘭蒂斯人對那裏都很感興趣,你們要小心點,路上或許會險阻重重。按照傳統,我只能提供情報,不能提供幫助,否則聖堂洗禮作爲一次考驗的意義就失去,長老會不會承認結果的。”

“放心吧,老傢伙!”龍雲心想,管他孃的,只要不死,還有一口氣在,就非得完成整個考驗過程,回來後,自己就可以重組幽靈小組,然後追殺那些害死老魚他們的傢伙了。 漆黑的夜幕下,鋼鐵巨獸C-130J型運輸機降落在巴基斯塔白沙瓦空軍基地的跑道上,比人還高的飛行輪胎在稍顯簡陋的跑道上劇烈摩擦,發出吱吱的聲音,帶起一陣陣白煙。

停機坪上,三角洲特種部隊代號“閃電”的小組中尉隊長喬恩將吉普車直接開到已經停下的飛機旁,大搖大擺地站在機腹下,看着從機艙裏列隊而出的一隊隊美軍士兵。

“隊長,我們這次是要和什麼人去阿富汗執行任務?”站在他身邊的狙擊手安德森中士忍不住問。阿富汗戰事已經打得如火如荼,作爲三角洲成員,此刻卻在後方好幾百公里之外的基地裏,免不了看着被人開槍自己手癢。

“是國防部親自下達的任務。”喬恩嚼着口香糖,回答乾脆利落。

機槍手、炸彈專家倫納德說:“聽起來,像是一次CIA的行動。”對於三角洲成員來說,和CIA合作是常有的事情。

“不知道。”喬恩目光沒有離開飛機。

“喬恩,爲什麼沒有做任務簡報?”這次開口的是小組裏的羅德斯少尉,他的官階在小組裏是除了喬恩之外最高的,而且這傢伙是個心理學學士,是心理戰和通訊專家,更牛逼的是,這傢伙精通波斯語,在阿富汗,這是第二大語種。

“沒有任何資料,我們現在在這裏等對方來,由他們給我們分配任務。”喬恩這次稍稍測了側頭。

“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精確射手坎布里奇上士坐在吉普車的後座上,嘴裏的香菸在夜色中一明一滅。

被他一說,所有人的心頭似乎都籠罩上了一層陰影。

按照固定的程序,小組馬上要出發了,而手頭卻沒有一丁點關於這次行動的資料,太異常了!

龍雲和格格倆人揹着戰術裝具從飛機上下來,喬恩眉毛挑了一下,他唯一的資料就是這兩人的照片。

“龍雲上尉?愛麗絲上尉?”喬恩上前兩步,行了個軍禮。

龍雲愣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回過神來,這次他們的掩護身份是DOD派來的情報分析官,出發之前,芬奇除了交給它們相關的狗牌和身份證明文件之後,還扔了兩套帶軍銜的迷彩服。

“你好,喬恩中尉。”龍雲回了一個禮,伸出手和麪前的大個子握了握。

喬恩是個身材高大的傢伙,他胸膛寬厚、手臂粗壯,一把濃密的棕色鬍鬚甚至遮住了他的臉,像在下巴上掛了一個沒有柄的椰殼掃帚。

“這是我的隊員。”喬恩指指自己身後的那些手下,龍雲打量了一下這些傢伙,幾乎都有一個特徵,就是留了掃帚一樣的大鬍子,而且身上的服裝和正統的陸戰隊員十分不同,顯然都是他們自己隨意改裝過的。

龍雲在非洲的時候,也認識幾個從海豹和三角洲退役的僱傭兵,知道美軍特種部隊成員的自由度都相當大,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自行改槍、改裝備,他們講究的是戰鬥力,對於你是否留鬍子違反着裝條例之類的小節基本都無視。

一一和這些精英們握了手,喬恩指指車道:“上面要求我們配合你們,我想你們現在可以爲我們做一次任務簡報了。”

“沒有簡報,你們這次的任務只是帶路的,將我們送到馬紮裏沙里夫就可以,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們操心了。”龍雲說。

“先上車再說吧!”

C-130卸完人員和裝備,已經在跑道上開始調頭,巨大的轟鳴聲讓喬恩不得不扯着嗓子開始大聲嚷嚷。

所有人上了兩臺吉普車,龍雲和格格跟着喬恩在第一輛車上,車子朝着遠處一個機庫開去。

“喀布爾暫時去不了,現在大部隊都集中在馬紮裏沙里夫那邊,塔利班在馬紮裏沙里夫很多支持者,我們地毯式轟炸了兩天,地面部隊仍然被纏在城市周邊,還進不去。”喬恩說。

“沒事,我們可以直接跟着你們大部隊進去,到了那裏我們就自己離開,不用你們再費心。”龍雲說。

貴公子的極品空姐 這話讓喬恩和車上的另一名三角洲隊員安德森有些意外,在他們看來,這些DOD來的情報分析官員,很多就跟華爾街裏大公司辦公桌後的OL白領一樣,做的都是文書工作,沒想到居然那麼大的口氣,說不用自己管。

“龍上尉,那裏可不是遊樂場,是戰場!”他有些戲謔道。

“沒事,我們可以照顧自己。”龍雲知道喬恩這是看不起自己和格格,他不打算跟這位自命不凡的三角洲行動指揮官磨嘴皮。

“好吧,既然你要堅持,你是上級,你說了算。”喬恩冷冷說完,和安德森交換了個眼神,那意思彷彿是在說,這些傢伙要死就別攔着,由他們去吧。

“陸路是走不通的,現在到處都是伏兵,如果我們在邊境跟着大部隊進去,估計花費的時間會很長。”喬恩又道:“你們還要多少時間?”

“五天內。”龍雲張開右手巴掌晃了晃。

“要不,我們可以嘗試坐飛機去巴格拉姆斯機場,82空降師和第10山地師有兩個連隊在那附近發起進攻。”喬恩道:“如果我們幸運沒被擊落,在那裏可以跳傘。然後沿着3號公路,穿過薩朗山口,朝西北方向經過艾巴克,就可以到達馬紮裏沙里夫的前線指揮部。”

“OK,就按照你說的辦吧。”龍雲側頭看看格格,“你覺得怎樣?”

“沒問題,我隨便。”格格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車子開入機庫,喬恩直接去聯繫飛機,龍雲和格格跟着幾個三角洲成員在機庫裏等。

沒過多久,喬恩就回來了。

“找不到運輸機,只有160航空團有直升機。”喬恩喪氣道:“其他運輸機現在都有任務,暫時無法調動,除非等到後天。”

“後天?”格格仰起頭,“不行,夜長夢多,我們要馬上進入阿富汗。”

雖然離聖堂入口打開的時間還有五天,不過中間要穿越許多地方,而且戰場瞬息萬變,誰也不敢擔保中途會不會遇到什麼阻礙。

早點去,總是好的。

“他們只有直升機可以用,一架HM-60R直升機。”

“直升機就直升機吧,走!”龍雲一拍大腿,站了起來。

早點去早點回來,這場戰爭對於龍雲來說,他覺得自己只是一個過客,政客們搞出來的東西,龍雲十分厭惡。 不得不說,美軍的效率還是挺高的。半個小時後,一架MH-60直升機載着龍雲、格格和三角洲特種部隊的小組騰空而起,朝西北方向的喀布爾近郊巴格拉姆機場飛去。

早在上世紀80年代蘇聯侵佔阿富汗期間,巴格拉姆空軍機場就是蘇軍航空兵駐紮飛機的一大基地,建有一條長約3000米的跑道,可供大型運輸機和轟炸機起降,在前蘇聯佔領阿富汗期間扮演着重要角色,是許多地面部隊和物資的中轉站,同時也爲前蘇聯的軍事行動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現在美軍侵入阿富汗,這個空軍基地就是一個重要的戰略據點,是必須奪取的要塞。只要拿下巴格拉姆機場,就能建立前線基地,戰爭物資將會源源不斷從巴基斯坦甚至歐洲的美軍空軍基地直接運抵這裏,大大提高了後勤支援效率。

白沙瓦空軍基地就在巴阿邊境附近,直升機飛過了開伯爾山口,就進入了阿富汗空域,只不過這個戰火蹂躪多年的弱國早就沒有什麼制空權可言,塔利班的空軍弱得可憐,所以160航空團的駕駛員十分放心,MH-60大搖大擺選擇了最近的路徑穿過邊境,直飛喀布爾附近的巴格拉姆空軍基地。

坐在直升機上,龍雲伸出脖子朝地上望去,很快進入了阿富汗的凌空,和巴基斯坦那頭不同,這裏黑燈瞎火,偶爾能夠看到下面一些火光,是轟炸過後留下的火點,甚至能夠看到一些地區有零星交火。

對於這場戰爭,龍雲心裏並沒有多少感觸,多年來的傭兵生涯,他見過太多骯髒的東西。很多時候,戰爭的背後永遠只是利益,打着的旗號確實各式各樣,五花八門,不過有一點是永遠相同的——受苦的永遠是那些無辜而且弱小的百姓。

很快,飛機進入了賈拉拉巴德附近,這時候,飛行員開始緊張起來。

在開戰之後,賈拉拉巴德是一個激戰的地點,那裏是東北部的關鍵城市,塔利班的抵抗尤爲激烈。北方聯盟的部隊和滲透進這裏的101空降師部隊匯合,雖然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拿下了這裏,不過據情報顯示,塔利班武裝已經分散出城,在郊區展開游擊戰。

龍雲知道阿富汗其實是一個泥潭,這是一個很難被外來侵略者征服的國家,從公元前329年,亞歷山大大帝就開始揮軍直入,即便鐵蹄踏遍了整個阿富汗,到最後仍舊難免鎩羽而歸的下場。

最近的就是79年的蘇聯入侵,雖然成功扶持起了傀儡政府,可惜卻陷入了游擊戰的漩渦,那個額頭上有道疤痕的前蘇聯領導人說過,阿富汗就是蘇聯一個日夜流血不止的傷口。這場不光彩的入侵,最終間接到導致撕裂了蘇聯本已虛胖的軀體,最後終於垮臺。

滴滴滴滴——

駕駛臺上的紅燈閃爍,警報聲尖叫起來。

龍雲腦海中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這家直升機被鎖定了。

“倒黴!”他俯身把身子吊出機艙外,只見黑暗一片的大地上,一支拖着紅色尾焰的地空導彈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朝直升機飛來。

“導彈來襲!”喬恩大吼一聲,所有人死死抓住機艙裏的保險環。

直升機就是這樣,現在MH-60直升機就是一隻在天空飛翔的鳥兒,下面有人用弓箭一支支朝上射,打中了就完蛋。

龍雲從導彈的尾焰上看出,這不是什麼大型的防空導彈,很顯然是一支肩扛式的導彈。

“是肩扛式!”龍雲大喊,“塔利班看來裝備不錯!”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喬恩臉色一寒,馬上想起一件事,咬牙切齒道:“該死的中情局!”

龍雲一愣,馬上明白喬恩話裏的意思。塔利班的防空武器其實十分薄弱,除了一些高射機槍之外,就是當年在蘇聯軍隊手裏奪來的一些“針”式便攜防空導彈,不過,由於當時阿富汗基本沒什麼空中力量能夠打擊蘇聯軍隊,所以蘇軍配備的“針”式基本沒多少,因爲塔利班手裏也沒能繳獲多少,有情報顯示不超過二十具,而且早就在內戰中消耗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