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牙老頭凝目望去,還真是如此。

可他想象不到,秦毅這麼年輕,能厲害成什麼樣子?

「你之前不是很能裝啊?現在還不是乖乖的把全部東西給交出來?那碧藍吊墜、還有巨蛋,想必是都在空間戒指中吧?」白色衣衫,手中握劍的華山劍派弟子冷笑著望著秦毅說道。

他便是之前跟秦毅競拍碧藍吊墜的那人,原本想哄哄師妹開心,卻沒料到被秦毅半路搶了去。

現在他師妹也在邊上,當然少不得冷嘲熱諷一番,張揚一下性格。

花心少將逗萌妻 反正等會柳青山柳師叔拿到空間戒指,那碧藍吊墜他也能要來,到時候還是他的。

「是啊,巨蛋跟碧藍吊墜,就在空間戒指之中,裡面還有很多好東西呢。」秦毅摸了摸戒指。

「秦兄!」林天宇眉頭狠狠皺在一起,他不知道秦毅這是何意!

聽到這話黃道長跟祁木尊者對視一眼,忽然有些後悔了,鬼知道空間戒指還有什麼好東西?要是還有不少重寶,他們豈不是吃了大虧?

「柳一劍,等會我們要當面檢查一下空間戒指,你若是不答應,今天你別想拿到重寶!」祁木尊者還有黃道長沆瀣一氣。

柳青山面色陰沉,他一個人顯然不是兩人合力的對手……

冷冷的盯了秦毅一眼。

這個臭小子,廢話什麼!早知道剛剛就應該直接抹殺他,不讓他有機會說話,然而拿了空間戒指跟那把劍走人,指不定裡面還有數不清的寶貝等著他。

「行,我答應你們!」柳青山冰冷冷的說道。

他已經打定了注意,等會拿到寶物直接抽身離開,去他媽的。

「小子,丹藥還有那些東西拿過來吧,你的價值已經沒了。」

柳青山朝著秦毅走了過去,林天宇心中狂捏了一把汗,林霸天拍了拍林天宇肩膀,搖了搖頭。

他們林家加上老爺子還有林天宇,也就三名尊者,還比不上他們一個準五星勢力,絕對不能與三大勢力為敵……當前只有靜觀其變,希望他運氣好……能活下來。

「秦毅……這些糖豆是我的……你不能給他們……」

湯圓拉著秦毅的手,大眼汪汪的盯著他,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額……你喊我一聲哥哥,我就給你糖豆!」秦毅忽然壞笑一聲。

「你!」

湯圓兩片嘴唇癟在一起,十分委屈。

「哥……哥哥……」

在好吃的面前,湯圓不爭氣的屈服了,整張臉紅成了猴屁股。

「哈哈哈~有趣有趣!」秦毅笑了出來,捏了捏她圓潤的臉蛋。

忽然間秦毅目光一轉,落在大步而來的柳青山身上,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表情。

「不好意思啊,這些是我妹妹的糖豆,她不讓我給你們,你們這麼大的人了,也不會跟一個女孩子搶零食的對吧?」

秦毅聲音很大,附近幾百米都能聽得到,說著他還扔了一粒小培元丹給湯圓,湯圓歡快的送進了嘴巴里,嘎嘣嘎嘣的嚼了起來,香味四溢……

柳青山整張臉瞬間沉了,這丹藥在他眼中已經是他的所有物,秦毅此舉毫無疑問讓他異常暴怒。

「你敢動我的丹藥?」他聲音如同北寒吹來的萬古陰風,讓人遍體生寒。

「那個小女孩什麼人?吃了一粒極品靈丹居然一點事都沒有?還零食?」

有人憐憫秦毅惹怒了柳青山,有人驚訝於湯圓如同吃零食一般吃了一顆靈丹,有人驚訝於……這小子哪來的膽量……也有人拭目以待,想看看柳一劍的一劍殺人術,何等的驚艷血腥。

「你的丹藥?其實這些東西我想給你的,但是你看到了,這些是我妹妹的零食,她不讓我給你的。」秦毅拉著湯圓,有些無辜的說道。

「你找死!」

暴怒之下的柳青山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劍,威勢駭人,他腰間長劍發出脆鳴,一瞬間鋒芒畢露,光是散發出來的氣勢,就讓人無法呼吸。

他們觀戰者都是如此,更何況直面鋒芒的秦毅本人?

然而他們發現,秦毅面色沒有任何變化,他只是將湯圓拉到了後面,不想讓湯圓看到眼前的情景。

「你連我妹妹的零食都想搶?當真是罪不可贖,如此便別怪我斬你肉身、煅你神魂、破你道行、滅你宗門了!」

秦毅搖頭說道,臉上的笑容一瞬間收斂,若說之前是人畜無害,那麼此刻,如同冰山覆面,沒有一絲一毫的情感波動,宛如能夠凍結靈魂。

在林天宇雙目圓瞪,下意識想要去救他的時候,秦毅終於動手了。

他並起雙指一步踏來,凌空劃出一道丈許長的真元法劍,真元法劍凝聚出來的剎那,柳青山的攻擊已經眨眼而至,他雙目圓睜,似乎是不敢相信秦毅居然能夠突然爆發出這種手段,但是他的攻擊已經收不住了。

沒有任何聲音,真元法劍如同切過薄片一樣,從柳青山身上一沒而入,一躍而出、一閃而逝,斬在後方的青石牆壁上,整座牆被削平,切口光滑如明鏡。 滿場俱寂!

無數人死死地盯著秦毅。

林天宇才邁出一步,腳掌生生的釘在地面,再也挪動不開。

林霸天差點把舌頭都咬破了,一雙銅鈴大眼圓滾滾的,裡面的瞳孔劇烈收縮。

黃道長跟祁木尊者直接是屏住了呼吸,面色瞬間變得慘白起來,這種慘白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不解、迷茫、無措。

他們都認為秦毅就是一條大肥羊,是他們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他們從始至終商量的都是分配寶物的問題,從未考慮過制服或者是扼殺秦毅的事情,他們覺得即便是門下一個弟子,也能輕鬆收拾了他。

歸根究底還是兩點原因,秦毅一直表現的都是人畜無害,就跟個愣頭青似得,帶著一大堆寶貝招搖過市,沒有任何強者該有的素質。

另一點就是秦毅的年紀實在是太能欺騙人了,換做一個七老八十的糟老頭,帶著空間戒指以及一堆寶物,敢動注意的絕對少……

「啪~」

黃牙老者手上剛剛點著的煙杆子掉在瓦片上,他渾然不知,一張臉成了痴獃狀。

而紫色星辰的那個中年老闆,一張嘴宛如能夠吞得下雞蛋。

他即便是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仍舊是被眼前一幕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整個天下苑落針可聞。

韓慶元整個人都是一種劫後餘生的狀態,面色從紅到青再到白。

而韓清璇壓根是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說實話之前秦毅給她指出煉丹的不足,她便對這個青年產生好奇,只是後來爆發了這種事,這種好奇也就壓在了心裡,畢竟他能不能活下來都是未知數。

可是現在,這種好奇已經無限的衝破了她的內心,讓她控制不住的想去了解秦毅,這到底是個什麼人啊?

天下苑正重要,那些原本只是來交流煉丹技術的小武者脖子已經轉不動了,獃滯的盯著秦毅。

在他身前,柳青山柳一劍那把引以為傲的中級法器長劍被平整的削斷,掉落在地上,發出「哐當」一聲,而他整個人雙目漸漸失去神采,不解、茫然、悔恨一一閃過,最後變得暗淡無聲。

「噗哧!」直到此刻,一道血線才從他的身體爆發出來,血線直接撕裂了他的身體,從胸口處整個人一分為二,斷落在地上,猩紅之物流了一地,煞是駭人。

一代劍客。

華山劍派五十年不出的天才。

被稱之為柳一劍的絕世高手,竟然一招都沒接住。

那個剛剛還在冷嘲熱諷秦毅的華山劍派白衣弟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木然,血色盡褪。

宋菲兩條腿發軟,大腦嗡嗡作響,整個人失了魂一般,之前的高高在上蕩然無存。

年輕一輩,她宋菲的對手也就那麼幾個。

七玄閣焰姬算一個,他林天宇算一個,武道界中天都市乃至中州附近的大概也就這麼些出色的年輕後輩,青城派、華山劍派雖然也有一些實力不錯,夠資格參加天門的,可她宋菲卻沒有當成過對手,這些門派已經有了青黃不接的跡象,怕是幾十年之後,就要落後於他們流雲閣,至於其他南疆、西海、東海一帶她則是沒有了解過。

不過華山劍派有個柳一劍柳青山,百年之內怕是都不用擔心……可現在……

秦毅彈了彈手指,把湯圓藏在後面,小丫頭年紀小,還見不得血腥,見到這一幕怕是會產生陰影,秦毅也不打算讓她看到。

「嘩啦~」一聲,火焰落在血腥之上,片刻時間便將滿地鮮血蒸發殆盡,連帶著屍體都化成飛灰。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小孩子的糖果也要搶,真是死有餘辜。」秦毅搖頭說道。

「湯圓我給你變個魔術,你別轉頭,一分鐘之後討厭的人都會唰的全部消失。」秦毅摸了摸湯圓辮子,淡淡說道。

「嗯!」湯圓乖乖的點了點頭。

秦毅邁出一步,這一步他身體直接成了殘影,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想要搶劫,就得做好被搶甚至丟掉小命的覺悟。」

秦毅的聲音忽然傳來。

「聯手!」

黃道長、祁木尊者剎那間回過神來,渾身肌肉緊繃到一起,身形暴退,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柳青山的死直接為他們敲響了警鐘,若是把這小子當成普通人看必然死的凄慘無比。

他們不可能大意。

「千符殺!」黃道長隨手拋出一沓符篆,符篆在空中直接呈網狀散開,密密麻麻即便是沒有千張之多,也必然是有數百張,符篆上光芒閃爍之間,已經有密力降臨。

一剎那,冰火風水各種力量從符篆上爆發出來,宛如成了一道炫彩空間,殺機重重卻十分好看。

「幹得好!」

祁木尊者暴喝一聲,渾身上下青芒爆閃,在虛空中幻化出一道青光大手,橫壓著按了下去。

「流雲掌!」

流雲閣眾多成名技之一,將真元混合法力凝練到極致,打出的強橫法術,這一招也唯有同時修鍊內勁、法術的武者可以施展出來。

流雲掌覆蓋的那方圓數米地面直接凹陷下去數厘米,青石地板碎裂,這一掌下去毫無疑問會轟出一道大坑。

韓慶元也管不著這些事了,他躲得遠遠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戰局,此刻秦毅身影終於是出現在了那流雲掌覆蓋範圍之內。

「好!」

「黃道長,你就這般死死困住他!在我流雲掌之下還未有過活口!」祁木尊者忽然眼睛一亮,額頭爆出一團青筋,趁熱打鐵,渾身力量狂湧出去,不留一點餘地!

荒島種田記 這種戰鬥他很清楚,以對方斬殺柳青山的那種破壞力,一旦有一點點的鬆懈,那就是萬劫不復的境地,所以他們必須一擊致命,一而再再而三三而歇,千萬不能拖到「三」!

黃道長一點頭,全身天女散花般爆射出金色符篆,那些符篆直接在空中凝成簡單的陣法,淡淡的能量波動散發出來,將方圓區域困的死死地,讓人透不過氣來。

「青城派的符篆之術果然在武道界堪稱一絕,這玩意不需要耗費太多法術,對戰中快速釋放,讓人防不勝防!」

「都說青城派大真人可與尊者抗衡一二,果然是不假,只要身上帶著大量符篆,就等同於源源不斷的法術,而且各種符篆之間還能相互結成陣法,困敵殺敵。」

眼看著黃道長甩出幾百上千張符篆,眾人眼睛一眨不眨,也算是大開了眼界,平常哪有機會見到這種鬥法的場面?

那些符篆接觸到空氣便開始光芒大盛,幾乎快要把秦毅層層鎖死,恰巧此刻流雲掌也是按了下去,與秦毅不過寸許距離。

「定!」

秦毅雙手朝上一托,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威勢驚天般壓來的浮雲手掌竟然憑空定在半空,宛如被秦毅捧著。

旋即秦毅凝掌成拳,隔空遙遙砸去,青色光芒當即爆碎開,一秒都沒撐住,凝成浮雲掌的能量溢散出去,天下苑上空直接是捲起能量風暴,將眾人朝後推去。

祁木尊者還做著手掌下壓的動作,這一幕的突然發生,讓他所有剛剛浮現出來的驚喜,盡數凝固在了臉上。

「你這法術太弱了,還不夠資格做我的對手,即便是我第一個斬殺的尊者高手黑山老怪,都能跟你平分秋色。」秦毅搖頭嘆了口氣,兩根手指一捏,一道火焰光刃憑空出現,以極快的速度穿過對方脖頸,切口處焦黑一片,望不見血腥。

但是他已經身首異處。

「到你了。」秦毅腳步未停,凝目望去。 黃道長渾身發麻,從秦毅出手到結束,大概三秒時間,祁木尊者身首異處,屍體倒在地上,脖頸處已經被燒焦了。

秦毅探出手,輕輕一抓,周圍天地元氣頓時匯聚起來,黃道長發覺自己身體根本是無法移動,宛如被凝固在原地,周圍的力量更是不聽他調度,連他身體中的元力都變得凝滯起來。

這種無力感覺讓他幾乎抓狂,也終於知道為何柳青山跟祁木尊者都是一招身死,連反抗都沒有機會反抗。

不是他們來不及反抗,而是一切似乎都在這青年操控之中,簡直是可怕至極。

這個念頭剛剛掠過腦海,強烈的刺痛感從全身襲來,銀芒肆掠,一瞬間他的身體被撕裂的千瘡百孔,最後一把大火燒來,神魂俱滅。

一切都在翻手之間。

築基可滅尊者,如今完全修成先天生靈,本身就不站在同一條線上,超過這些普通尊者高手太多太多了,如果是到了焰無雙、龍主,或者那些黑暗世界頂級異能者的境界,勉強還能撐住幾秒。

想到這裡,秦毅還不知道那些殺手幕後到底怎麼樣了,既然有人發布了那個懸賞,必然是迫切想要得到自己手中的東西。

結合那些人死亡前說的話,秦毅不禁沉思,那些人不讓自己發布抗癌藥,究竟真正原因是什麼?

天下苑有些安靜。

這種安靜是連呼吸都屏住,完全靜止的安靜。

林天宇捏了捏自己的臉,發現並不是做夢。

這個時候他發現林霸天目光看來。

「你讓我保護他?」林霸天眼皮微微抽搐,精壯的身子在發抖。

「我……」林天宇也是完全懵逼了,「我哪知道他這麼生猛?我以為……」

「你以為個屁,咱們回去了再算賬!」林霸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玩笑可是鬧大了。

不過他此刻心情卻是異常開心,第一是林天宇突破,為他們林家增添一位潛力無限的尊者,第二無疑是贏得了秦毅的好感。

在群雄敵對,都妄圖搶掠他身上寶貝之時,也只有林家站在他這邊,這種站隊,無疑會讓對方心生好感,這種好感指不定會在以後產生非常大的價值。

林天宇悻悻的縮了縮頭,這回玩笑真的搞大了……這廝簡直嚇死人不償命,三大准五星勢力也必然震動。

他們的長老人物直接被滅殺,連屍體都被焚燒殆盡,這種程度的挑釁已經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三大勢力不會忍下去。

可是面對秦毅如此神秘且直接的實力,誰敢輕舉妄動?

「你……你想幹什麼?」

形意古派、金剛門、南少林那些人看到秦毅目光望來,一個個嚇得肝膽俱裂。

「我不是偷了你們門中丹藥嗎?不要了?」

秦毅笑眯眯的望著面前十幾號人。

金剛門跟南少林都是和尚居多,當然,這種和尚也幾乎都是酒肉和尚,一個個手上沾染血腥,從今天的情況來說也是一類為了利益無惡不作之徒。

「額……不要了不要了,施主法力通天,功高蓋世,我等冒犯,還請看在菩薩面子上饒我們一命!」

他們不是傻子,從秦毅手段來看,這就是一個蓋世殺星,誰跟你將道理?也根本不懼那些宗門保護。

他們這些四星勢力可經不起折騰,門中最強的門主或者是太上長老級別的人物,大概堪堪也就尊者實力。

而尊者境界在他手上簡直就是找死。

難不成……忽然間眾人心中都升起了一個念頭,難不成這是人仙境界的大能?

「菩薩?抱歉我不信佛。」秦毅搖了搖頭。

「把你們的寶物全部交出來,我饒你們一命。」秦毅伸出手。

「你!」

天道天驕 幾位金剛門、形意古派……的帶頭者面色一變,然而在秦毅的目光之下,還是乖乖的,十分不舍的交出了自己的寶物。

秦毅看著一堆垃圾有些無奈,從中間挑出幾樣不錯的,還有一些品相還算可以的丹藥、藥草,之後其他東西便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

那些人是敢怒不敢言。

這該死的,寧願燒了都不留給他們,實在是過分至極!

這些秦毅眼中的垃圾,在他們眼中,卻是難得一見的寶貝,都是費了老大的功夫才得到。

「還有你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