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巫教教徒們,驚恐連連,身子癱軟,摔倒在地。

他們不敢相信,但也不敢不信。

眼前的一幕,似是已經化作一片金光飛閃,與蒼穹相連,霸絕千里。

“李長生……你敢殺我……必定不得好死……”

黑巫教教主的淒厲的慘叫聲,從金光之中傳出,直震得整座十萬大山的草木,“嘩嘩”作響。

這一刻,似是十萬大山裏頭的所有村民,都聽到了這一聲悽慘的咆哮。

煌煌之威,一蕩而來,只看見黑巫教教主,整個人的身軀,瞬間被粉碎。

無盡的黑暗,像是被光明驅散一般,永不存在。

那“通靈玄皇盤”凝聚着三十八代黑巫教教主的精血,但是在面對如此強大的術法神通之時,卻也連掙扎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一陣顫動之後,整個法器爆裂而來。

所有的魂魄,也在這一剎那,與這個強大的法器,化爲一片烏有。

那些曾經被收入到法器之中的道門大成者的魂魄,早已經化作妖魔,面對昔日的故人,舊時的好友。

李長生咬了咬牙,狠下心來,手臂一揮。

金光一閃而過,萬千光華,將他眼前的一切完全吞噬。

這一刻,沒有人知道,他心裏想的是什麼。

全場一片死寂。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地望着這一幕。

黑巫教教徒們心中神聖,且高高在上的教主,在這一刻,仿若從神靈,化作一隻螻蟻。

轟隆的巨響,如紅雷般。

天空之上,瓊樓玉宇,漸漸消失,光芒退去。

只看見李長生整個人,神情淡漠,手持銀白色短劍,站於虛空之中,衣衫飄蕩,猶如天人一般。

www ✿Tтká n ✿¢ Ο

黑巫教教徒們一個個面如死灰,只感覺周圍溫度似是下降了幾十度,如同墜入了冰窟之中。

一股冰冷的寒意,泛上心頭,讓人無力,讓人心死。

楊玄子等人,縱然心中早有準備,但此時此刻,一個個也面色驚詫,呆愣住。

天空之上的李長生,化作一道金光,一閃而下,落地成人。 李長生冷眼掃過在場衆人。

所有的黑巫教徒,噤若寒蟬,卻是不敢直視李長生。

這一刻,似是絕望,涌上了他們的心頭,傳承的數千年的黑巫教,難不成,這一天真要化作烏有?

高高在上的黑巫教教主,連同黑巫教的法器“通靈玄皇盤”,已經被李長生碾碎在了虛空之中。

李長生冷冷一笑,卻是沒有去理會在場衆人,眼神朝着黑巫教總壇裏頭的一面黑牆看去。

一股幽幽的氣息,似是從黑牆的後方,緩緩傳出,這一刻,看似平靜,實則波濤涌洶,如山海澎湃一般。

“大巫師,你若再不出來,我便一把火,燒了你們黑巫教總壇。”

李長生震聲說道,聲音如同天雷滾滾。

所有的黑巫教教徒身形一顫,跪倒在地,也同時朝着那面黑牆看去。

黑牆後頭,無匹的力量,像是透過縫隙,狂涌出來,巨大的威勢,鋪天蓋地,一瞬之間,像是要將整座十萬大山完全吞沒一般。

外頭的狂風,似是感應到了大巫師的氣息,竟然越發狂涌,席捲大山。

山石開始震動起來,伴隨着大地發出了“轟隆隆”的巨響,大地如同要裂開一般。

那閉關在黑牆後頭的大巫師,僅僅透出一絲意念,便將那整片天地,勾連起來,自然界的萬事萬物,都像是隨着他的意念,而開始變得具有靈性和生命。

狂風蕩過,將這股氣息,吹向遙遠處,吹遍了整座十萬大山。

一時之間,山中的妖魔鬼怪,都感受到了這股氣息,禁不住身子顫抖起來。

許多山精鬼怪,驚得失聲大叫起來。

“大巫師……是黑巫教的大巫師……”

“大巫師出關了……大巫師出關了……”

仿若短短的片刻之間,整座十萬大山,便沸騰起來。

大巫師閉關之前,一身黑巫術早已經登峯造極,無人能及,如今數十年過去了,大巫師終於出關了……

那股氣息,即便是感受到,也足以讓人全身癱軟,失去力量。

這種霸絕天下的氣息,如蒼天一般,足以覆蓋整座十萬大山。

山鬼精怪們,驚恐得慌忙躲藏起來,這一刻,許多妖怪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大巫師出關了。

黑巫教的大巫師,一個傳說中的人物。

黑巫教總壇外頭的楊玄子等人,距離黑巫教總壇最近,所以感受這股氣息,是最強烈的,所有的龍虎山弟子,面色都一滯,片刻之後,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因爲所有的人都發現,在這股氣息瀰漫開來之後,他們身上的力量,像是被抑制住了一般,無法發揮出來。

僅僅一縷氣息,便強大到如此境界,若那大巫師真的出現,該有多可怕?

所有的人都不敢想象。

黑巫教教徒們,臉上再次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彷彿看到了希望。

“大巫師……大巫師出關了……我們有救了……”

一名分壇掌舵,大叫起來,連忙朝着那面黑牆不斷磕頭跪拜。

所有的黑巫教教徒們,這一刻,似是都忘記了一切,忘記了有大敵入侵,誠心誠意,虔誠地跪拜磕頭。

在他們心中,大巫師是黑巫教之中至高無上的人物,只要有大巫師在,沒有任何人,能夠覆滅黑巫教。

這是一個古老的宗派,這是一種古老的傳承。

這種傳承,帶着歲月的滄桑,帶着世間的一切變化,帶着所有人心中的希望,如同黑夜裏,茫茫無際的大海上那一盞指引人們前行的燈塔之光。

鬼蠱堂。

蠱老和蠱主,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大巫師的氣息。

蠱主的面色一凝,良久之後,開聲說道:“沒曾想,這個老傢伙……實力更加強大的……”

這一刻,蠱老也微微點了點頭,有些自嘆不如,說道:“看來這一次……誰勝誰負,就真是一個迷局了。”

“哦?”蠱主一怔,說道:“這李長生也非同小可,難不成,你認爲他不如這大巫師?”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蠱老搖了搖頭,說道:“人世之間,所能承載的力量,是有限的……這個李長生,既然留在了人世之間,那麼在天道之下,他也必須遵循天道的法則,受到天道的限制,他再強大……也是有個限度的……”

蠱主說道:“那大巫師呢?”

蠱老說道:“大巫師閉關數十年,今日出關,實力恐怕也達到了人世之間的極限,未必不能與這李長生一戰,更何況,黑巫術乃是世間最純粹的術法神通,比起傳承來說,比道門只高不低。”

“嗯!”蠱主雙眼微微一眯,說道:“不管怎麼說……這一戰於我們來說,有利無害。”

“不錯。”蠱老淡淡地說道。

李長生的實力,確實驚人,但大巫師也已經達到了黑巫術的最高境界,兩人這一戰,無論結果如何,必定都是兩敗俱傷,這對於鬼蠱堂來說,確實是有利的。

……

降術門。

胡神師臉色一變,說道:“大巫師出關了。”

不死神師冷冷一笑,說道:“這下有得玩了,這個老傢伙……再不出關,我還以爲他死了呢!”

胡神師說道:“這大巫師還真是沉得住氣,教主被斬之時,他都沒有出手相助,硬是衝關,現如今……終於出來了。”

不死神師說道:“高手之爭,在於瞬息之間,非常人所能想象,大巫師雖然遲了一刻鐘的時間,但就是這一刻鐘的時間,便能讓他的實力,更加精進幾分,對於黑巫教來說,只要大巫師不死……教主死了又有何妨?不過就是重新再立一人罷了……”

胡神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大巫師還真狠得下心。”

不死神師說道:“能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想來大巫師也知道這李長生難對付……自然是要小心謹慎幾分。”

胡神師說道:“那在你看來,這一戰,誰是最終的贏家?”

不死神師咧嘴一笑,似是成竹在胸,緩緩地說道:“那還用說嗎?”

胡神師有些不太明白,問道:“什麼意思?”

不死神師說道:“你認爲大巫師會打一場沒有把握的戰鬥嗎?”

“我明白了。”胡神師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說道:“這老東西,必定是有十足的信心,看來……這黑巫教的生命力,倒也頑強。” 黑牆開始緩緩地震動。

只看見那牆壁,慢慢地碎裂,掉落在地。

黑牆後頭的那股氣息,越發深邃可怕,猶如一個巨大的神靈,將要降臨世間一般。

李長生負手而立,看着面前的黑牆,臉上的神色淡漠。

第一寵妃 商途 那股悠悠的氣息,雖然已經瀰漫在了整座十萬大山之中,卻是絲毫影響不到李長生分毫,他的周身,被淡淡的金黃色護體聖光籠罩住,百毒不侵。

驀地,傳出一聲巨響。

只看見黑牆震裂開來,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驚住了,就連李長生,也微微有些驚訝。

黑巫教教主們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

怎麼?怎麼回事?

這溫潤如玉的年輕男子,是何人?

但是大巫師那無匹的氣息,卻是從這名男子的身上,發散出來。

“大巫師……大巫師……”

許多黑巫教教徒們再三確認之後,確信這名男子是大巫師無疑,禁不住熱淚奪眶而出。

“恭賀大巫師修爲精進,返老還童……”

一時之間,衆人齊聲喊道,聲音震徹天地。

這大巫師,當真恐怖如斯。

閉關之前,還是一個如同蠱老一般看上去風燭殘年的老者,顫顫巍巍,如今閉關數十年過去了,出關之時,竟然返老還童。

世間之人,除非成仙,要不然,有誰能有這樣的能力,做到返老還童?

如此威能,豈不等於要永生不死?

大巫師淡淡一笑,看向李長生。

他的眼神之中,仿若閃出兩道利刃一般,看人一眼,就如同能夠直擊人的內心,讓人驚顫。

但在這一刻,他整個人也微微有些驚訝。

因爲眼前的這個李長生,卻如同一片汪洋大海,深不見底,讓他完全看不透分毫。

“你就是李長生?”大巫師開口說道。

李長生一笑,說道:“不錯,正是我。”

大巫師點了點頭,說道:“難怪連教主都不是你的對手,果然不凡……”

李長生眼珠子骨碌碌轉了一圈,笑道:“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大巫師怔了一下,說道:“什麼?”

李長生說道:“老傢伙,你今年幾歲了?”

都市絕品仙尊 大巫師聽罷,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緩緩地說道:“我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年齡了,只記得這山中的桃花,已開了八百餘次……”

衆人聞言,倒吸了一口冷氣。

山中桃花一年一盛開,八百餘次,也就是說,這大巫師,至少活了有八百多年了。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一把年紀,你還弄個童身,不彆扭嗎?”

爹地放開我媽咪 大巫師臉色微微一變,冷笑道:“黑巫術的術法,本就與天地萬物勾連,我一身黑巫術,已經達到了世間最強,自然能夠返老還童,歲月對於我來說,只是彈指一瞬間,而皮囊於我來說,又有何用?即便是沒有這身皮囊,這人世之間,也無人擋得住我……”

wωω .тTk дn .c ○

“說得好……說得好……”李長生禁不住鼓起掌來,說道:“說得差一點都想修煉黑巫術了,幸好……”

大巫師一怔,說道:“幸好什麼?”

李長生說道:“幸好我經得起誘惑。”

大巫師聽罷,冷冷一笑,說道:“後生仔,你的實力確實算得上是當今道門之中的佼佼者,但對於我來說,卻是不堪一提,在我眼裏,你就如那滄海一粟,坐井觀天的青蛙一般,不知天高地厚。”

“哦?”李長生神色淡然,說道:“你這話說得,一點也沒有高人風範,也難怪你們這黑巫教,都是邪惡之徒,只注重術法神通的修煉,在心性之上卻是沒有任何的修行。”

大巫師不屑一顧,說道:“心性?喜怒哀樂收發於心,便是我們的修行,我若歡喜……這十萬大山之中,一草一木,皆隨我歡喜,我若憤怒……這十萬大山,飛禽走獸皆要顫抖……”

話音落下,大巫師雙臂一振,猛然一個跺腳。

一股無匹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狂涌而出,直衝天際。

這股氣勢,隨風而動,瞬息之間,便傳到萬里之遠,一下子將整座十萬大山覆蓋住。

山林裏頭,頓時傳出了一片嚎叫聲,是萬獸感應到了大巫師的號召,齊齊呼喊,羣鳥皆被驚起,飛上高空之中。

一草一木,山嶽河川,都像是凝聚在了大巫師的手掌心裏頭,只待他手掌一個翻騰,便能立時風起雲涌,變化萬千。

所有的人,禁不住顫抖,再次朝着大巫師跪拜而下。

“大巫師千秋萬代……威震四海……”

聲音再次響徹,直震得人們耳朵欲聾。

而在十萬大山裏頭的一些村子裏,許多牛羊雞鴨,感受到大巫師的氣勢,都像是不受控制一般,飛騰奔跑起來。

村民們個個目瞪口呆,連忙使勁拽住繩索,生怕牛羊逃走。

這十萬大山之中所有的一切,似是大巫師都能感受到一般,他感受到萬獸的驚懼,感受到了草木的迎合,微微仰着頭,閉上了雙眼,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彷彿沉醉於其中。

黑巫術修煉到了至極,即便是萬物之中的一隻小螞蟻的喜怒哀樂,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

如今,大巫師便是達到了這種境界,所以他自然有自傲的資本。

在他眼裏,李長生就是一個不知死活的道士罷了,生死皆在他的掌握之中。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說道:“看着你一副自戀的模樣,真是讓我作嘔……”

大巫師緩了許久,纔像是回過神來一般,不屑地看了李長生一眼,說道:“你若有一天,能夠達到我的境界,那麼你也許便會知道我爲何這般狀態,只可惜……”說到這裏,大巫師似是十分遺憾地搖了搖頭,說道:“只可惜……你永遠沒有那一天,今日之後,你便會化作一坯黃土,葬在這十萬大山之中,成爲俯在我腳下的芸芸衆生。”

“呸……”李長生說道:“請把牛逼還給牛,牛也需要性生活。”

在場的黑巫教教徒們,頓時一片憤怒。

“殺了他……殺了這個道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