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ωω ◆т tκa n ◆Сo

這怎麼可能!

這是楊鄭華第一個念頭。

是啊,這怎麼可能,就在幾個月前,這些女孩兒在法師協會還沒有任務身份呢,這纔多久啊,居然全成高級法師了!

尼瑪的,這也不太公平了,多少人奮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都升不到高級!

楊鄭華自命不凡,可是在法師協會掙扎了這麼多年,卻也只是剛剛纔升到銀徽。

可是眼前這幫子女孩兒最低的也是個銀徽。

她們有何德何能何本事,一下子就成爲高級法師?還不是因爲她們有個好靠山!

雖然大家都知道有背景的起點永遠比沒背景的起點要高,但當這種差距赤裸裸展現在眼前的時候,還是讓人很難接受。

殘酷不公的現實讓楊鄭華胸口悶得想要吐血。

好在,他還有理智,沒有去質疑那徽章的真假。

法師協會的徽章都有法術防僞,任何一個在冊法師都能一眼就認出來。

深深吸了口氣,平靜下心情,楊鄭華緩聲道:“我同意接受協會及公司的調查,並將盡全力配合。”

不管怎麼樣,既然事情到了這一步,就得先把姿態擺正纔是。

“我在這裏的事情交待給誰?”

如今西進部隊剛剛與火樹王朝全面開戰,最高指揮卻被剝奪了指揮權,總得安排接手纔是,可是楊鄭華卻不認爲公司裏除了自己還有誰有資格指揮這麼大規模的作戰行動。

“西進部隊一切事宜,暫時由葉副經理負責,這是公司授權文件!”

無良夫郎太腹黑 帶隊的陰陽兵女孩兒兜裏也不知揣了多少文件,隨手又抽出一份交到葉高手裏。

葉高本來正情緒激動,一副爲上司不平的樣子,聽到帶隊的陰陽兵女孩兒這句話,不禁一愣,接過文件一瞧,手便有些抖了。

有人倒黴,就有人得意,這是註定不變的真理,只是葉高想不到這回楊鄭華倒黴,卻讓他得了機會,一時間心潮澎湃。

想當初在法師協會的時候,他就給楊鄭華當副手,跳槽到了殖民公司,本想着能有些改變,可萬沒想到,雍博文卻考慮到他和楊鄭華是老搭檔,結果又給他做外衛部隊的副經理,還是給楊鄭華打下手。

葉高雖然表面上從來不表現出什麼,但心底下自然難免不平。老子資歷、法術哪點比他楊鄭華差了,他不就多了個海外留學的身份嘛,就一直壓老子一頭,真真是讓人心裏不平,偶爾也會幻想着把楊鄭華踢下臺去取而代之,但奈何楊鄭華一直做得相當出色,又在一衆作戰法師裏頗得人心,這個想法根本就不現實。

可現在,公司卻是幫他實現了這個小小的幻想。

這大餡餅就這麼從天而降砸到了他的頭上。

更妙的是這個時機。

與火樹王朝的戰爭剛剛開始,楊鄭華已經佈置好了一切計劃,基本上可以說是萬無一失,做爲副手的葉高,對這些計劃全都一清二楚,這時候接手,只要按着計劃行事,等到大獲全勝,那這功勞豈不就是他葉高的了。到時候就算楊鄭華能脫離審查官復原位,也別想再壓着他葉高了!

葉高心情激動,趕緊向那帶隊的陰陽兵女孩兒表決心,“感謝公司領導的信任,在楊經理接受調查期間,我保證會做好一切工作,絕不會讓這件事情影響公司正常業務開展!”所謂正常業務開展,自然就是入侵火樹王朝這個重頭戲了。如今既然已經開戰,那就勢成騎兵,別說換個經理級的指揮,哪怕是把雍博文換了,戰鬥也不能停止,因爲殖民公司不僅僅代表着公司自己,或者雍博文個人的利益,而是整個春城法師協會的利益!即使是公司在殖民上失敗了,春城法師協會也絕不會放棄這個登陸地獄的突破口,大不了換個人來繼續搞就是了,而換上的這個人十之八九自然就是魚承世自己了。

帶隊的陰陽兵女孩兒微笑道:“我來之前,言祕就曾對我說過,葉副經理的能力是經過考驗,值得信任的。公司相信你一定會做好工作。”

葉高心裏這個美啊,敢情上面早就注意到我了,想必還是因爲楊鄭華的緣故而沒有辦法提拔,說不準還是這個楊鄭華在暗地裏使壞,壓着不讓他提升呢!

回到九零低調做人 想到此處,忍不住瞟了楊鄭華一眼,卻見楊鄭華臉色陰沉,目光不善。

葉高心裏就是咯噔一下,暗自琢磨這件事情不見得能搬倒楊鄭華,楊鄭華總歸是要回來的,就算到時候他已經不用再害怕楊鄭華的壓制,但這個人卻是個小氣性子,能不得罪,最好不得罪,不管怎麼說,大家總歸還是要在這同一家公司裏混飯吃,以後低頭不見擡頭,自是沒必要把關係弄得太僵,當下又湊過來對楊鄭華道:“楊經理,你放心去吧,我一定嚴格按計劃執行,我在這裏和全體第七八一小隊作戰法師一起等着你回來,共享征服火樹王朝的快感!”

七八一小隊,就是楊鄭華這一隊作戰法師跳槽前在法師協會的小隊代號,葉高如今舊事重提,不外乎就是在向楊鄭華表示自己沒有忘本,絕對不會做出格的事情來!

楊鄭華神色稍緩,微微點頭,“老葉,你的能力我放心,這裏的事情就全都拜託了!”

兩人這一問一答,旁邊那帶隊的陰陽兵女孩兒臉色就有些陰沉不定。

葉高卻是沒有注意到這點,安撫了楊鄭華的情緒,就等於是安撫了其他作戰法師,畢竟他做爲一個萬年副手,在團隊中沒有什麼威望,唯一可以憑籍的不外就是滅國的誘惑與楊鄭華主持制訂的作戰計劃而已。

帶隊的陰陽兵女孩兒催促道:“好了,葉副經理相必對這裏的事情都很清楚,如果不需要詳細交接的話,那我們就走吧。時間很緊,我們得儘快完成調查,等調查完成,上面認可了我們的調查結果,楊經理就可以回到崗位,也就是幾天的事情!”

楊鄭華衝着指揮室內的一衆作戰法師點了點頭,轉身當先走出指揮室。

陰陽兵女孩兒們連忙緊緊跟上,一窩蜂地出了指揮室。

葉高目送衆人出了指揮室門,好一會兒才緩緩轉身,面無表情地掃視一週,輕咳一聲後,方纔道:“好了,各位,讓我們繼續吧!” ?有句老話說得好,機會總是青睞有準備的人?

葉高自覺得是個有準備的人。他都做好幾年接替楊鄭華的準備了。?

楊鄭華那時候剛到他們小隊,腦袋上頂着海龜的光環,家裏有錢有勢——雖然這個有錢有勢在真正高級法師眼裏根本算不得什麼,但也足夠葉高這種草根出身的法師仰望——本身能力又強,像這種角色通常都不會小隊這種基層組織裏呆太久,只不過是來進階走步罷了,很快就會高升他就,到時候葉高這個副隊長自然就能名正言順地提正了?

葉高野法師一個,又沒背景又沒財勢,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不過是能升到銀徽?——就是幾個調查組陰陽兵女孩現如今的階級——能在法師協會裏任個小職位。?

可是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卻在現實面前顯得如此奢侈,楊鄭華居然在小隊一呆就是好幾年,於是葉高就只能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等下去,直到跳槽到地獄殖民公司。?

這時候他已經有些絕望認命了。?

沒想到機會卻是從天而降,正落在了他這個有準備者的頭上。?

這簡直就好像是在作夢一樣美妙。?

但很快他就發現,如果這是一場夢的話,肯定不是美夢,而是不折不扣的噩夢!?

葉高並不清楚,楊鄭華被帶走只是一場大規模內部調查的開始而已。?

在楊鄭華帶走的當天,葉高接過指揮棒,開始按照最初計劃,佈署下一步的西進軍事行動。?

尼拉圭之戰代表着向西推進的各部隊開始全面與火樹王朝邊境村鎮接觸。?

在強大火力支持下,火樹王朝邊境各部隊基本上就是一觸即潰,先前在邊境集結的部隊很快就被殖民公司的重炮轟得七零八落,不能再形成任何威肋。?

穩妥起見,一線推進的各部隊都把探查設備全面鋪開,天上飛的鳥狀無人偵察機、地上跑的蟲式微型觀察儀……各式各樣的偵察儀器幾乎佈滿了整個火樹王朝的東部邊境,同時一些被認爲最值得信任的地獄惡鬼也被分派出去進行偵察。?

而偵察的結果簡直就是形勢一片大好。?

在絕對偵察覆蓋範圍的三千餘里內,再也看不到任何一支成健制的火樹王朝部隊。?

三千里以外再延上近千里,也看不到任何火樹王朝大量部隊集結的跡象。?

而在這一片區域內,足有近三百個大小村鎮。?

因爲戰事發展過急,部隊潰敗太快,這些村鎮的居民都沒能來得及撤走!?

隨便拿出一個村鎮來,都要比西部蠻荒那些窮逼魔王要富裕上幾十甚至上百倍!?

最前線的各部隊很快就攻陷了自己前進路途上的村鎮。?

火樹王朝的富庶簡直讓這些只見過窮逼魔王以至於誤認爲地獄就是個漏底兒的窮逼地方的法師們口水能一直流到肚臍眼了!?

搶,搶,還是搶!?

在地獄裏熬了這麼久,終於熬出頭了!?

公司可以通過開發地獄各種資源、奴役廉價勞動獲利,可是他們這些普通職員卻只沒有什麼發大財的機會。?

如果說那些後招聘來的低級法師和學徒們還能暫時安於現狀的話,那這些從法師協會跳槽來的作戰法師就無論如何不能滿足這種境況了!如果只是拿死工資的話,爲什麼要從協會跳槽到一傢俬人工資,還在冒着生命危險在地獄裏打拼!大家來的目的不就是發財嗎??

實際上,這些作戰法師們因爲指揮開拓作戰,多少還能通過搶掠得到點。?

可是對於一羣強盜來說,最苦逼的事情莫過於發現自己的搶劫對象其實已經窮到底掉了!?

連搶都搶不到多少錢!?

人生悲劇莫過於此。?

而現在,終於有多搶一點的機會了,誰能忍得住??

一旦攻進目標村鎮,指揮法師們便放縱屬下的惡鬼傀儡部隊在村鎮中肆燒殺搶掠,把人類歷史上那些殖民者犯下的惡行統統都重演了一遍。?

被搶掠過的村鎮基本上都變成了一片白地。不僅財產被掠奪,連居民也都淪爲俘虜。他們將被送往遙遠蠻荒地的開拓城,在那裏接受統一的培訓,成爲工業園區的一名奴隸工人,爲人類在地獄設立的各家企業創造財富,直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刻才能獲得解脫。?

前線部隊搶掠的視頻畫面傳回到後續部隊後,所有後續部隊的指揮法師都瘋狂了?

尼瑪的,前面那羣王八蛋搶得腦滿腸肥,老子在後面跟着吃灰,連點湯都喝不到,真真是沒有天理了!?

不行,再這麼老實兒地跟下去,等滅了火樹王朝也搶不到了毛錢!?

誰等誰傻逼啊!?

開戰後第七天,做爲後續支援部隊的第八支隊第8011大隊指揮法師杜寒明突然向指揮中心報告,該部在行軍途中遭到火樹王朝部隊突然襲擊,幸經奮勇作戰,擊退來襲敵人,現在正尾隨追擊,以肅清這股殘敵。?

葉高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把這個消息通報全線,讓各部隊都提高警惕,以防殘餘敵人,並加大清剿力度,確保攻佔區域安全。?

不過,葉高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

前線每支部隊都有安裝定位儀,可以讓指揮中心隨時掌握各部隊的位置。?

在杜寒明彙報遇敵之後,他的行路方面便一直向前,不停急速行動,沒用多久,就越過了最前線的所有部隊,形成孤軍深入之勢。?

葉高嚇了一跳,連忙提醒杜寒明,杜寒明卻只說自己緊咬着逃竄敵人,正在追擊。?

不久之後,葉高從臨近第十五支隊1503大隊得到了消息,追擊殘敵的杜寒明攻陷了原本屬於1503大隊作戰目標的一座鎮子,正大肆搶掠!?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葉高緊急質詢杜寒明,杜寒明依然解釋說是追擊殘敵發現了這個目標,才果斷進攻的,並且對自己已經是超越前線這件事情表示不清楚。當葉高要求杜寒明提供追擊殘敵的視頻資料時,杜寒明卻辯解說自己支隊的監控攝像裝備損壞,沒能錄下來!?

這就是睜着眼睛說瞎話了!?

每個支隊都有上百不同用途和型號的攝像裝備,怎麼可能都壞掉,更別說還有在電腦裏存着的備用設備了!?

葉高深覺自己的權威被觸犯,大怒之下,下令解除杜寒明的指揮權,並要求杜寒明立刻回指揮中心就此事件做出說明。?

不過,他這道命令剛剛下去,各方消息突然就蜂涌而至。?

緊跟在前線部隊後面的各後援部隊突然間都上報敵襲,然後就都一起去追擊殘敵,然後也都像杜寒明般不小心越過了前線交戰地區,攻陷火樹王朝村鎮! 很顯然,杜寒明的作法讓所有指揮法師都好像醍醐灌頂般恍然大悟,自是不甘落後。

於是在戰爭中一直表現得不堪一擊的火樹王朝部隊突然間就神勇起來,一支支英勇的部隊繞過前線,不顧勢小力單,不顧給養後勤,不顧情報不明,向着後方的敵人發起突襲。

原來佈置在第一線的部隊一開始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不停地向指揮中心投訴,什麼某某部隊搶佔了原屬某某部隊的進攻目標啦,什麼某某部隊擾亂作戰計劃突出前進啦,不過他們也很快就認識到了事情的真相,立刻放棄投訴,督促部隊向前攻擊前進。

等到葉高和指揮中心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前線已經亂作一團。

所有的部隊都好像賽跑般拼了命的往前衝。

原有的作戰計劃早就被拋到了腦後。

指揮法師都搶紅了眼,看到村子就搶,看到鎮子就劫,哪怕路邊見個臨時搭建的窩棚也要進去刮一層地皮。

葉高連連下令申斥,嚴令各部隊迴歸原位,按計劃行事。

不過他不是楊鄭華,在這些指揮法師心目中本就沒什麼威信,平時說話就不及好使,現如今的作戰法師們已經搶紅了眼,別說葉高在這裏,就算是楊鄭華來了,一時半會也難以收攏隊伍。

指揮中心的作戰法師們義憤填膺,紛紛自告奮勇要求帶隊到前線去督促各部隊執行命令。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不過,葉高很快發現自己派出去的兩個督戰的法師帶着隊伍沒有去督促各部隊,反倒跑到了最前線去參加搶掠!

簡直就是瘋了!

整個作戰指揮都已經崩盤。

而葉高對於這種狀況無能爲力。

他甚至已經指揮不動指揮中心裏允當參謀的作戰法師了。

這些參謀們眼熱於前線搶得盆滿鉢滿的同僚,在自請去前線督戰的要求被葉高拒絕後,便紛紛找着各種藉口,溜出指揮部,帶着隊伍直奔前線,投入到熱火朝天的搶劫事業中。

於是,在葉高接替楊鄭華行使指揮權僅僅不到二十小時的時間之後,他就成爲了一個光桿司令。

整個指揮中心裏只剩下了他老哥一個,無可奈何地看着監控屏幕。他也不敢把這種情況通知上面。

這等於是對他能力的否定。

楊鄭華指揮的時候一切都好好的,怎麼到了你葉高當指揮,就立刻一團亂麻,不是你的事情,難道還是公司領導決策錯誤不成?

這種水平還想往上爬,還想指揮部隊,老實兒回後方呆着喝西北風去吧!

回去喝西北風還是好一些的情況,萬一上面一時火大,爲了殺雞儆猴,直接到他給開回老家吃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左右爲難之下,葉高做了一個令正常人都無法理解的決定。

他決定就這麼在指揮中心看着,當然在他自己心裏安慰自己的說法是觀察前線作戰情況,直到這種情況結束。

葉高很天真的認爲,這種混亂情況不會持續很多,只要各位法師們搶夠了,自然而然就能重新想起自己的職責,而回歸原本的作戰計劃。

很顯然,葉臨時指揮沒有意識到,搶劫就跟作/愛一樣容易上癮,那種發自於身體本能的爽快感,會讓人慾罷不能!

葉高的這個決定,讓公司的整個西進戰鬥淪爲了一場鬧劇。

楊鄭華苦心擬定的作戰計劃盡付東流。

所有的作戰已經沒有任何戰略目的,剩下的只有搶,搶,搶!

這種瘋狂的搶略進攻使得作戰前線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就向前推進了近五千裏。

當然,這種推進是無序且混亂的。

因爲大家都生怕自己搶的少了,所以都採取了直線進攻的方式,而且又擔心自己原本的目標會被別人搶佔,以至於都爭着搶着往前衝,使得留在後方的是一個混亂不堪的局面。

有相當多的村鎮仍然受到火樹王朝的控制沒有受到任何攻擊,還有大批被擊潰的火樹王朝部隊散落在荒野之中,有許多甚至還是成建制的,只不過是被公司暴風驟雨般的攻擊給打蒙了一時找不到北而已。

而此時,整個西進主力部隊都已經衝到了最前線,位於幽魂河另一側的公司殖民地區已經沒有任何武裝力量防守,而事實上,相當於佔領的廣大地區,公司的力量顯得極其薄弱,能夠絕對控制的,也不過就是沿着數條新建交通線建立的據點而已。

另一方面,對於前線部隊而已言,前出五千裏已經是戰前偵察覆蓋的極限,在這個距離之外的敵人情況對於指揮中心而言相當模糊,而一線的指揮法師們更是兩眼一摸黑,甚至連基本地況都不知道。

開戰後第二十六小時,隸屬第三支隊的3009大隊在攻擊路線的前方發現了一座聳立在峽谷通道中的城市。

與之前發現的村鎮不同,這座城市被厚重高大的城牆保護着,綿長的城牆沿着地勢曲折向東西兩側延展,直到兩側的山壁連接,將整個峽谷通道堵得嚴嚴實實。

這是開戰以後,遇到的最大城市。

3009大隊指揮法師施放出無人偵察機對該城市進行偵察。

僅僅拍了幾個照片,無人偵察機就被擊落。

但從傳回來的有限照片上已經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座城市無論規模、繁華程度還是居民數量,都遠不是先前那些村鎮所能比擬的,甚至已經不在一個數量級上了!當然駐守的部隊數量也遠遠超過先前任何一個村鎮。

向峽谷兩側沿着陡峭山壁偵察的結果是,除非用飛的,不然只能通過這條峽谷才能繼續向前攻擊。而顯然的是,目前公司還沒有實力爲各部隊配備飛行工具。

由於擔心在其它路線上的部隊超過自己,而且對於如此大城市可能擁有的鉅額財富垂涎,3009大隊指揮法師只是簡單地做了五十里範圍的偵察,在確定自己附近沒有其它任何可以通過的路線後,便草草結束偵察,直接對該城市發起攻擊。

可是,3009大隊指揮法師卻並不清楚,他其實是整個前線跑在最前面的部隊,而這道攔在進攻路線面前的山脈長度則遠超過了他的想像,用不了多久,各支部隊都會在碰壁後,沿着山腳彙集到他面前的這道峽谷來。而從這個角度來看,他以最快速度發起攻擊的決定其實是相當英明的,如果能在其它部隊到來前,打下並且完成搶劫,就不用把這個城市的財富分給其他人了。

當然,如果僅僅是如果而已。 雖然這座城市的規模遠超過3009大隊指揮法師先前所見過的任何地獄土著聚居地,同時無人偵察機的迅速擊落也說明了這座城市防守的嚴密,不過這些絲毫動搖不了3009大隊指揮法師的信心與決心。

地獄土著也不過就是那麼一回事兒,再多也是烏合之衆,幾炮轟下去,自然就一轟而散了。

就好像在老虎眼中,兔子是肉,貓狗是肉,牛馬還是肉一樣,在這位指揮法師眼中,這座明顯是具有重要關卡作用的城市也不過是一塊較肥的肉罷了,或許他心中與之前所遇村鎮唯一的區別也不過就是可搶得更多一些。

在發動進攻前,指揮法師派出惡鬼對峽谷兩側的山壁進行偵察,以防有敵人埋伏。

其實使用無人偵察機得到了結果更爲可靠。

不過,無人偵察機價格昂貴,每支部隊僅有兩架,3009大隊損失一架後,指揮法師就不敢再放另一架了,只能派惡鬼飛到山壁上去偵察。

得到安全的消息後,部隊開始進入峽谷。

在簡單地觀察了峽谷的地形後,指揮法師將其所屬的惡鬼傀儡部隊排成一個簡單的五重排隊形,沿着峽谷通道向前推進,並像往常一樣,在距離城市約四里處停止前進,開始持續炮擊。

龍刺兵王 按照以往經常,這些土著聚居地最多能撐到第三輪炮擊就會崩潰,但那些聚居地都比較小,指揮法師認爲眼前這座城市可以承受十輪左右的炮擊或者更多,爲了節省彈藥和時間,指揮法師將目標鎖定在城牆與城門處,決定摧毀城牆和其上的防守部隊。

這樣一支隊伍相對於峽谷中的巍巍雄城而言,實在是太過單薄弱小,如果從高處向下看,大約就好像是幾隊螞蟻準備向大樹發起攻擊般。

這座關卡城市城牆有近百米高,如果是在人間,那絕對是奇蹟般的建築,或許會引得無數建築學者和考古學者來探究其中的祕密,看到指揮法師想要炮擊如此奇蹟或者還會大聲斥責,來翻口誅筆仗什麼的。

不過,3009大隊指揮法師顯然沒有什麼太高的覺悟與認識,這高大的城牆在他眼裏就是阻擋他發財的障礙,實在是厭惡的緊。

一聲令下,五排惡鬼傀儡千炮齊發,猛烈的炮火瞬間覆蓋了城門左右大約千米的範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