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憑什麼還要搞選拔那一套?」

「就是,我們可不是他們這樣的傻蛋,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幾個小方陣中,看來像是領頭的人不滿的喊道,隨之圍繞在他們身邊的人也跟著紛紛開始發出不滿的聲音**

「張大山!」小軍眼神冰冷的看著這幾十人,對著下面已經從俯卧撐換到仰卧起坐的大山喊道。

「到!」大山站起身,大聲的回答。

「帶上你的人,把這些人給我扣了,拿著他們的檔案,連同他們一起送到天京軍區,遣送回原單位!」

「是!一連跟我來!」大山聽到團長處理這幫人,心裡很高

「你們幹什麼?」

「放開我!」

「左昊軍,你混蛋!」有個知道小軍名字的人被獨立團的兩個戰士扣住肩膀,不滿的開口大罵小軍。

「嘭!」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反抗開始,這些人自然不會束手就擒,而早就憋了一股氣的獨立團成員,三兩個對付一個,很快就將這些人制服,大山更是全力出手,平日里礙於身份,大山心中也很不滿,但自己沒有動手,只是默認了手下的人跟他們切磋。

這十幾個叫囂的人,看得出來,基本屬於眼高手低,根本不是平日里那些單兵壓制獨立團的尖兵,被大山帶著人全部扣住。

「我不管你們服不服,有意見回去反應,帶走!」小軍看著台下怒目而視的人,冷冷的說道。

不管這樣一竿子打倒是不是正確,小軍知道,現在需要的是以最快的時間樹立自己的威信,並且以最快的時間讓軍安局走向正軌,也只有如此做了。

「一會龍二組長會宣布暫定的龍組成員名單,記住,是暫定,作為職業軍人,平日即戰時,這裡只有訓練訓練再訓練,如果你們達不到標準,一樣會被清除出去!好了,都停下來,葉海,你到我的辦公室來!」小軍把位置讓給龍二,讓他宣布剛剛記錄本上的暫定名單,除了葉海,都是剛剛第一批站出來的老兵王。 跟-我-讀wen文-xue學-lou樓記住哦!

不知道是不是心電感應,向琳忽然覺得很不舒服。市一中馬上就要開學了,學校召開了一次會議,向琳的工作也分配了,帶高一兩個班的語文課,如今正在準備開學的工作。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周天浩了,向琳突然很想見到周天浩。

自從回到春山市工作以後,向琳總是想著周天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愛上了周天浩,這種感覺,很是纏人,父親向紅軒在周天浩面前的表現,令向琳感覺到無比的羞愧,高傲的她,在周天浩的面前,有著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向琳看不上汪曉兵,聽說汪曉兵談了很多的女朋友,這樣的男人,就是典型的紈絝子弟。

向紅軒知道了向琳的態度,在向琳的面前,有些怒氣,常常說到向琳的個人問題,不允許向琳和周天浩之間,有什麼往來。不過,在得知周天浩上班不到一個月時間,就提拔為副科長了,他的態度有所轉變,不強行干涉向琳和周天浩之間的交往了,或許是默認了這一層的關係。

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向琳不可能割捨這一份的親情,雖然在家裡不開笑臉,但還是沒有搬到學校居住。

向琳感覺到了,周天浩的態度,總是有些躲躲閃閃的,在她看來,這一定是向紅軒的原因,那一次吃飯的時候,自己離開了,向紅軒一定是說了一些什麼話語的,雖然周天浩沒有說出來,向琳是可以想到的。

好幾次做夢,向琳都夢見了周天浩,而且還有一次,夢見了周天浩和自己接吻,醒來以後,向琳感覺到臉上發燙,這是從來都沒有的事情。向琳實在不知道,周天浩是什麼地方,吸引了自己,難道就是那一次的演講嗎。

計程車很快在計委宿舍區門口停下來了,向琳下車之後,看見一個背影,正朝著裡面慢慢走,這個背影,化成灰向琳都不會忘記。

「周天浩,等等我。。。」

正在往宿舍走去的周天浩,渾身一個激靈,想不到向琳來找他了。此刻,周天浩還沉浸在思緒中間,兩天來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與劉萬勇合作的成功,蔡裴琳的談話以及安排的工作任務,還有想著毛曉莉的痴情,事情太多太突然,他都有些不敢相信了,這個時候,向琳來了,周天浩很是鬱悶,自己一心想著當官和賺錢,偏偏就有女人緣。

周天浩轉過身,看見向琳小跑過來了。

「哼,當領導了,了不起了,也不來找我了。」

周天浩無語,向琳說話夠直接的,自己這算什麼領導啊,剛剛起步,小蘿蔔頭,需要看著人家的臉色辦事的角色。

「不是,是有老闆到春山市來了,京城乾坤公司的老闆,劉萬勇,劉老闆,他準備在春山市投資辦超市了,所以,這幾天有些忙。」

「劉萬勇,這個名字好熟悉啊,好像是聽說了,對了,我是聽叔叔說過的。」

旋即,向琳醒悟了,周天浩這是在轉移話題。

「說什麼啊,我是說你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來找我了。」

周天浩有些無語,憑什麼我就要去找你啊,我現在事情多著呢,不過,這樣的話,他是不會說的,就憑著向琳放棄在京城的工作,回到春山市這一條,周天浩也不忍心傷害向琳。

兩人說著話,進入了計委住宿院子,計委是有錢的單位,住宿區建設的不錯,前面是一個大院子,中間有一個噴泉,四周有花盆和花草,周天浩很快發現,劉萬勇居然站在花盆的邊上,正在賞花。現在還不到八點鐘,尚未完全天黑。

周天浩有些發懵,劉萬勇什麼時候到這裡來了,他怎麼知道自己住在這裡啊。

劉萬勇已經看見了周天浩和向琳,向琳長得漂亮,不過,和毛曉莉的氣質不同,如果說毛曉莉是那種溫柔和小鳥依人的性格,向琳就是屬於帶刺的玫瑰的性格。劉萬勇也禁不住感慨,都說有能力的男人,有著剪不斷的桃花運,看來,周天浩也逃不脫這樣的命運。

周天浩看見劉萬勇的時候,臉色有些發白,這就好比是所有的秘密,都被劉萬勇發現了一樣,好在劉萬勇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劉老闆,我給你介紹一下,市一中的向琳老師。。。」

「呵呵,我知道,宋教授的侄女,向老師,你好啊,我是劉萬勇。」

「劉老闆,你好,我聽說過你,看樣子,你是到春山市來視察工作了,周天浩陪著你,參觀了不少地方吧。」

劉萬勇看了看周天浩,眼角出現了幸災樂禍的笑容,大概是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很厲害的,你周天浩今後的日子,不一定好過的。

「哪裡啊,都是市委市政府的領導重視,我已經準備在這裡投資了,辦一家超市,今後開業了,向老師一定多照顧生意啊。好了,你們聊一會,我還有一些事情的。」

「劉老闆,是不是不歡迎我啊,嫌我礙事啊,怎麼看見我了,就有事情了。」

「不是,呵呵,我真的有事情啊。」

劉萬勇臨走的時候,看了一眼周天浩,意味深長。

劉萬勇剛剛離開,周天浩看見向琳的鼻子動了一下,臉上的神色改變了,暗叫一聲不好。

「周天浩,你身上是什麼味道啊。」

向琳的神色很不好,她已經聞出來了,周天浩的身上,有隱約的香水味道。

周天浩有些心虛,其實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他和向琳之間,就是同學關係,其餘的什麼都算不上,但周天浩知道,為了自己,向琳一樣是自己的負擔,存在內心的負擔。

「是嗎,我怎麼沒有聞見啊。」

周天浩裝模作樣的聞了聞身上,一臉的無辜。

「我一直都陪著劉老闆,下午在賓館吃飯了,有賓館的服務員倒酒,其餘的時候,誰會理睬我啊。」

向琳在賓館吃過飯,知道包間裡面,總是有服務員守著倒酒,有的時候,靠近了客人,這樣,身上出現味道,就不算什麼稀奇的事情了,再說了,向琳還聞到了一股酒味。

「哼,我就看不慣大吃大喝的行為。」

周天浩有些不服氣,向琳的看法太過於偏激了。

「要是我今後接待任務多了,需要經常陪著客人吃飯喝酒,該怎麼辦啊。」

「不行,那樣對身體不好的。」

向琳幾乎是脫口而出,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是不是有資格說這些話,周天浩也沒有想到這麼多,好像鑽進了牛角尖。

「可要是領導安排了,是工作任務,那該怎麼辦啊,是不是給領導說,不要安排我啊。」

「哼,你就是會找理由。。。」

說到這裡的時候,兩人都反應過來了,語氣有些不對,好像是吵架的小兩口,或者是戀人,一個人質問,一個人做出來解釋,相互都不退讓。

向琳的臉紅了,很快說出來了一句話。

「哼,你喝不喝酒,與我有什麼關係啊。」

周天浩也是有些氣惱的,就向琳這樣的理解,如果真的在自己的身邊了,估計要壞事,兩人如果經常的吵鬧,肯定是不行的。而且,自己的事業得不到有效的支持,沒有溫馨的港灣,能夠做出什麼大事情啊。

「你這樣的理解,是不行的,不是說所有的吃喝都是有問題的,有的時候,必須要接待,就說這次劉老闆到春山市來,人家已經簽訂了協議,投資2000萬元,而且,以後還有更多的投入,老百姓能夠得到實實在在好處的,財政也能夠增加收入,就是市委市政府的領導,都陪著喝酒了,難道他們不知道,喝酒傷身體啊,如果安排我接待了,我還給他們解釋一番,說是大吃大喝不好,喝酒不好,我豈不是神經病啊。。。」

周天浩還在努力解釋,想不到,向琳撲哧的笑了,語氣也緩和下來了。

「不是說你不能喝酒,不能接待,我的意思是,不要經常喝醉,不要傷了身體,我主要是看不慣一些吃吃喝喝的行為。」

「你當然可以這麼想了,你是女同胞啊,有優勢,可以不喝酒,我就沒有辦法了,小蘿蔔頭,領導安排我喝酒,還是瞧得起我,我敢不喝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說錯了,還不行嗎,怎麼這麼小氣啊。。。」

向琳的臉上,已經笑成了一朵花,周天浩越是解釋,她越是高興,女孩子的心思是敏感的,周天浩解釋就是在乎她,否則,也沒有必要說那麼多了。向琳一直以為,周天浩是木頭,想不到,周天浩還是有想法的。

周天浩一口氣總算是順過來了,想想剛才說的話,彷彿是做賊心虛的樣子,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做出來這麼多的解釋,這麼多年的經歷和閱歷,跑到什麼地方了,好像就是一個小男孩的樣子了。他有些感慨,英雄難過美人關啊,看來這句話是不假的,自己這個重生的角色,也著急巴巴的做出來這麼多的解釋。跟-我-讀wen文-xue學-lou樓記住哦! 「行了,都起來吧!」小軍轉身離去前,示意下面的懲罰提前結束,畢竟剛剛晨練完畢,小懲足矣,不需要真讓他們全部做完。

龍二看到小軍離開,拿起記錄本,大聲的宣布了龍組的成員暫定名單。

名單的產生,並沒有在外來戶中引起太大的波瀾,剛剛被軍安局的一把手雷霆般的手段有了些許的了解,多年聽從命令的習慣,再加上這些人確實在各個方面都是這些外來戶中最優秀的,大家也都默認了這理所當然的事情。

「局長!」另一邊,葉海跟著小軍走進辦公室,站立后敬禮。

「1號,老熟人了,就不用太拘泥於形式了,坐!」小軍指了指辦公桌前的椅子,示意葉海坐。

「是!」葉海坐在椅子上,身板挺得筆直,目不斜視的等待著小軍下面的指示,單獨把自己叫到這裡,肯定是有話要對自己說。

沒有多餘的客套,小軍直奔主題,眼前基地的情形也不是話家常敘舊的時候。

「葉海,本來龍二已經內定你進入龍組,並且他也很欣賞你,可是被我給否了。」說到這裡,小軍停頓了一下,看到葉海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心中暗道,看來他沒有變,還是那個1號。^^

「你也知道,軍安局剛剛成立,尤其在訓練基地方面,還存在著很多的弊端,所以我打算讓你先去幫龍三訓練這些新來的兵,對於你的能力,我絲毫不懷疑,暫時到龍三身邊給他做個副手吧,否則具體的訓練工作,怎麼樣?」

「服從命令!」葉海聽到小軍如此重視自己,馬上站起身立正敬禮。同時也有些忐忑:「局長,我可以嗎?」

「呵呵,放心吧,龍組和龍劍也會幫著你們來執行訓練計劃,另外我也把咱們曾經的老教官們請了回來,你只需要把他們的經驗轉化成自己的東西,並且教導給下面就可以,這方面不正是你擅長的嗎?」

「是!」葉海也明白了小軍地意圖。主抓基地訓練,那麼多的硬體軟體條件支持,自己只需要執行就可以了。

小軍示意葉海坐下來,二人又在一起把曾經在兵王基地的一些寶貴經驗簡單的整理一下,小軍又把紅箭的一些東西加入其中。算是暫時有了一個輪廓,具體的訓練大綱還需要龍三回來,結合老教官們的經驗,一起討論出一個完整可行的訓練計劃。

「鈴鈴鈴!!!」辦公桌上地電話響起,葉海也起身離開辦公室。

「我是左昊軍,請講!」打這個電話的,小軍知道。百分之八十是天京軍區的人,自己把那些兵清理出軍安局,電話肯定會馬上到。「小軍。是我!」

「周伯伯,沒想到是你親自打電話來,看來難度很大啊!」小軍確實沒想到,周為民會親自來打這個電話。

「你小子,回來就這麼大的動靜,不光是我知道了,你懂吧。這不像是你的風格,這麼做是不是欠考慮啊?對了。還有件事,你還不知道吧,愛國最近可是進了華夏軍事學院高級指揮班進行學習,大軍也進了華夏黨校學習!」周為民說到這裡,停了下來。

周為民地身邊還有人,可能就是為那幫人求情的人。小軍懂了,也明白周為民話語中沒有明說的潛台詞。這個時候。自己的一舉一動可也牽動著父親和哥哥。人言可畏,自己送回去的這些兵身後

哎。該退得退,但軍安局是自己的根,一定要牢牢的抓在自己地手中,想了想,小軍對著話筒那邊沉吟道:「周伯伯,那些人不用回來了,但我會給他們一個基地成績合格的說法,讓他們回家等著就可以了,也算是他們個人沒有選擇在軍安局工作,而是回到各自來的地方建設原部隊,如何?」

「呵呵,你是局長,這件事情你決定就好。^^不忙地時候回家看看,家裡人都很想你。」話筒中傳來周為民的笑聲,接著就是問候。

看來自己的提議能夠被他們接受,軍安局,類似一紙文憑,相當於(身上有一層金色,自己的退,足夠讓他們滿意,而軍安局的內部也得到了清凈,雙贏,這種局面也是最好的。

看來自己晚上得回去一趟,周為民還有些話不能在電話中說,讓自己回家。

小軍的到來,讓基地中重新喚起了勃勃生機,午飯的時候,小軍到食堂中,一改上午時那嚴肅地面孔,親熱的跟老獨立團的戰士們打著招呼,然後坐到了曾經兵王基地的戰友們身邊,親熱的聊著天,互相談論著分別幾年各自的生活。最後更是大加勉勵所有新挑選到基地培訓的軍官戰士們,那燦爛地笑容讓所有人感覺到親切,短短几句話之間,就讓不熟悉他地人感受到了上級的關懷和期望。

天使與魔鬼地結合體,龍一龍二對小軍的評價。^^首發君子堂^^

到了下午,整個基地中懶散的氣息消失不見,獨立團的戰士們在大山的帶領下主動加練,所有日常訓練加倍,最後更是進行了10公里武裝負重越野訓練。

在獨立團的帶動下,所有人都參與到了其中,相比獨立團曾經在yn轉戰多日,長途奔襲幾乎天天都有,這些新來的尖子兵顯然也不是很適應這樣大強度的訓練,只有選入龍組的人還算輕鬆的完成這樣的自發訓練。但新來的人也咬牙堅持,第一次,他們發現了獨立團普通戰士比自己強的地方,那就是意志力,還有精神支柱。

那精神支柱就是獨立團的脊樑,左昊軍團長。^^

最後一公里,大山甩了甩額頭的汗珠,給大家鼓勁:「同志們,最後一公里,大家衝刺回去怎麼樣?」

「好!!!」雖然身體略顯疲憊,但獨立團戰士們的精神狀態特別的好,聽到大山的提議,紛紛興奮的高喊。

「保持隊型,沖!」大山高舉起步槍,帶頭往基地衝刺。

獨立團隊列整齊的衝刺回到基地訓練場,每個人雖然臉上,眼中,身體上都顯露出疲憊的神態,可每個人都很興奮,不約而同的抬頭望了望樓上的窗戶。

新來的戰士們步履略顯凌亂,隊型也散亂開來,比獨立團慢了足足幾分鐘才回到基地,一個個或蹲或坐或躺或彎腰,喘著粗氣,第一次感覺到了獨立團的紀律性和其突出的一面,那麼全速的衝刺,隊列竟然保持的極其完整,沒有一絲凌亂。

「同志們,什麼叫做鐵軍,大家知道了吧,不想問問我們的戰友們為什麼在身體素質不如我們這些各個部隊所謂的驕子的情況下,表現的這麼好嗎?」 無力總裁,麼麼噠 葉海沒有把自己將作為教官的消息透露出,但已經開始在這些新來的戰士中樹立自己的形象,此時就起了一個帶頭的作用。

葉海也說出了眾人的心聲,為什麼這些人會如此的興奮,一連串大強度的訓練過後,在負重越野的最後,還能保持整齊的隊型衝刺回基地,完全不符合人體的負荷程度,單論身體素質,自己這些人可是超出這些普通戰士的。

從中午小軍的表現,獨立團的戰士們都知道,以後這些人中的很大一部分都將是自己未來的戰友或是同事,甚至其中還有人可能是自己生死相依的兄弟,對待他們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有了親近的意思,此時聽到他們的疑問,紛紛大笑。

「那裡,我們的團長在,他在看著我們!」 萌妻養成:帝少的貼身女傭 幾十個靠近葉海等人的獨立團戰士抬起手,指著樓上局長辦公室的窗戶,那裡,有他們的精神所在。

這樣亢奮的話語讓新來的戰士們愣住了,葉海更是在此刻感覺到了小軍的個人魅力,這個團,僅僅是他站在那裡,就能夠爆發出遠遠超出自身的可怕能量,他是這個團的靈魂所在。

「那個在yn戰場上的獨立團又回來了。」龍一站在小軍的身後,透過窗上的玻璃望著樓下剛剛自發訓練完的隊伍,感慨的說道。

小軍沒有說話,轉過身,把上午換下來的衣服收進一個包中,淡淡的說道:「給我準備一台車,我回家一趟,取些東西!」

龍一點了點頭,在一下午時間討論未來軍安局的發展過程中,他早就發現,小軍軍裝內還穿著單衣,也心中暗怪自己,怎麼這麼粗心,剛剛從xg那炎熱天氣的地方回來,身上自然不會多穿禦寒衣物。 臨近年關,北方的夜晚來的格外的早,伴著黑夜的到來,點點雪花從天空緩緩的飄落。

開著軍用吉普車行駛在天京的街道上,小軍感到了一絲涼意,車中的保暖措施並不是很好。

又是一年,自己已經20歲了,小軍曾經想過放棄一些,帶著家人嬌妻遠離這裡,過一過平凡人的生活,但也只是想一想,自己雖然不是那種心存大義,為了國家的利益而放棄一切的人,但也希望能夠為了國家的建設多出一份力。

槍打出頭鳥,這句話不僅僅適用現如今的自己,同樣也適用於現如今的華夏。

自己的鋒芒已經夠盛了,軍工所客座研究員,享受副廳待遇;華夏最年輕的將軍;最新部門軍安局的第一任局長,手握實權;累累戰功的修羅,僅憑那些軍功章,只要自己不是反叛華夏這樣的大罪,自己就擁有和華夏戰功赫赫的元老一樣的待遇;天京大學最年輕的研究生;昊雨服飾的老闆,一個公司的資產就超過幾十億,相信自己在m國和xg的股票等投資,國家也肯定知道,相比發達國家的金融大鱷絲毫不差,不算上那些不被世人所熟知的世界頂級家族,自己的財富已經接近巔峰了等這些,隨便拿出一樣,就已經是普通人一輩子的極限了,而當這些集中到自己一個人身上時,關注自己的目光也越來越多。步伐緩一緩,這是小軍為自己暫定的計劃。

華夏也是一樣,一場yn戰爭,展現了華夏軍人的強悍,包括在戰場上使用的華夏之星和自己帶領獨立團展現出的21世紀中的特種作戰方式,都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關注。更有甚者,高呼狼來了,這對華夏來說。不是好事,華夏剛剛步入穩定發展時期,還不能對著世界高呼,華夏來了。現在,華夏需要的是時間,穩一穩,是目前華夏最需要地。

開發過的腦域結合曾經見識過的21世紀先進科技,儘管在2世紀的小軍不曾接觸過這些技術。但是見過豬跑的他,憑藉那遠超世人的腦域,心中還是有些腹案的,大的方面,類似航天科技方面不敢說。但是一些可以改良目前人民生活狀態地小建議和關於軍隊建設中需要的一些東西,小軍還是可以做到的。 豪門閃婚,陸少的寵妻 比如電腦這個在未來幾乎覆蓋全世界的科技產物,作為微軟的大股東,小軍可以在電腦剛剛發展起來地階段,完全可以提前把它帶入華夏。再比如關於軍隊坦克,大炮,飛機等方面的一些先進技術。在軍工所時,小軍不光是設計了華夏之星,同樣對於這些方面的內部資料熟讀並且吃透。提出一些符合實際情況的小改革方案絕對沒有問題。

可是小軍沒有這麼做,他在等,等兩到三年時間,等d爺爺這些國家的棟樑真正的把華夏穩定下來,目前動亂緊緊結束幾年,看似恢復正常的華夏,其實地基部門還沒有完全地重新澆築和鞏固好。

如果這個時候自己拿出心中的那些東西,不僅對華夏沒有幫助。有可能還會害了自己。「兩年,d爺爺,再有兩年時間應該足夠您把局面徹底的穩定下來,那個時候,小軍會一步一步,藉助記憶,協助您。盡我所能地提供我所能做到的一

小軍成熟了。並沒有如曾經在21世紀網路上看到的一部y小說那般,剛剛穿越就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把自己心中對於21世紀先進科技的理解告知國家,僅憑几個想法,幾年就讓國家騰飛,這純粹是扯淡,暫且不說那些東西是否都是正確的,但是飯肯定是要一口一口的吃,想要一口吃個胖子那是不可能的,發展是需要時間地沉澱的,一步升天那是不可能的。

自己只是個21世紀的宅男,只是喜歡看一些電視中的軍事節目,網上的軍事資料,即便自己現在有了開發過的腦域,但自己想地東西究竟是對是錯還需要驗證。

所處地年代也不允許小軍現在就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團結穩定是目前地主題,所以小軍在等,一是他不相信目前的保密制度和保密工作的執行者,他想要讓軍安局在幾年後成為這項工作的執行者。二是在等華夏的穩定和團結。

如果現在還是驗證並且研製自己心中的那點東西,一旦泄露,將會是什麼樣的後果,那些虎視眈眈害怕華夏強大的發達國家會有怎樣的行動,小軍不敢想,不把所有的因素考慮齊全,小軍不會貿然的行動。

幾年後,華夏在世界上有了一定的話語權,並且站穩腳跟后,才是開始這些的時候,那時,即使冰山一角故意讓外面知道,又能怎樣。

車子緩緩停在家門口,小軍自嘲了一下,自己這算是成熟了,還是過於謹慎了,呵呵,不管了,國家事,無小事,不到萬無一失,絕不能貿然行動。

家中漆黑一片,小軍知道,母親肯定是在曉雨家中,父親在學校學習,以他的性格,肯定會住校的。況且今天周伯伯也肯定知道自己明白他電話中的意思,晚上會回來,也會讓周伯母早早的把母親叫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