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開口,吳澤也樂得搭話。

二長老本想制止牧師姐的行動,可見吳澤沒有什麼生氣和不耐煩,又停下了,只是心裡卻覺得牧師姐此舉太過草率,輕易搭話,萬一得罪了對方可就慘了。

「你怎麼會從蛋里出來?」

牧師姐好奇。

「那是逃離倉,不是蛋,科技造物,說了你也不懂。」

吳澤高深莫測的模樣。

「科技造物是什麼意思啊?你為什麼要用到逃離倉呢?難道遇到什麼危險?」

牧師姐完全就是好奇寶寶,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拋了出來。

吳澤也一一回答。

很快,一碗飯的時間過去了。 遠處一群流光閃過,出現一道道人影,正是掌門和各位長老。

他們掃了一眼周圍,看向吳澤,神色複雜,有忐忑,有不安。

「我乃是紅楓派掌門,姓王,請問您如何稱呼?」

王掌門走上前,見牧小靜也在這裡,還在和吳澤搭話,暗自皺眉。

「我,吳澤,睡覺剛醒。」

吳澤盯著對方,「聽說你對這個世界比較了解,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介紹介紹。」

「比如?」

王掌門注意到吳澤用的是這個世界,難不成對方是外世界來的,他腦洞大開,不過跟著就放棄了這個猜想,外世界有沒有都不知道,對方應該是宅在深山老林里的修鍊者吧!

「大帝陵墓啊,深淵絕地,有大恐怖的小世界之類的。」

吳澤略做思考,忽然眼睛一亮,「對了,你們這個世界頂級的修士是問天境,有沒有這樣修士的洞府之類的?」

王掌門面色不變,實則內心懵逼,問天境是什麼境界,他完全沒聽說過。

「要是說最危險的,那只有血海域了,傳送那是一億年前遺留下的一處戰地遺迹邊角,一億年前,天星界各大勢力混戰,死去修士的鮮血匯聚形成的血海,其煞氣無比猛烈,以我所知,就算是星空境的修士也不敢踏入血海深處。」

王掌門老老實實的說。

「具體位置在哪兒?」

吳澤問。

「東方,距離我們紅楓派百億公里。」

王掌門指著一個方向,忽然轉口問,「不知前輩從何而來?」

「宇宙之外。」

吳澤說。

所有人一僵,一時沒能理解意思,天星界沒有宇宙的概念。

「天星界之外嗎?」

牧小靜瞪大眼睛,好奇的問。

「算是吧!」

吳澤感覺他們對世界的認知度還不夠。

「天星界外面是什麼樣的?」

牧小靜來了興趣,這是生命本能的求知。

其他人也是凝神細聽,全部盯著吳澤,雖然他們沒有完全相信吳澤的話,但還是很好奇的。

「宇宙是一個概念,不好解釋,你們實力達到了,自然就明白了。」

吳澤說,「好了,就這樣吧,我也該離開了。」

邪少的純情寶貝 說著,吳澤就要離開。

「等等啊,你要去血海域嗎?我也想去,能帶我一個嗎?」

「胡鬧,小靜給我回去。」

王掌門剛要挽留,就聽見牧小靜的話,頓時訓斥,臉色黑的跟鍋底一樣。

「整天待在門派里,都快要發霉了。」

牧小靜擁有一顆冒險的心,奈何連山門都出不去。

「你想跟著我去?對於你來說可是很危險的。」

吳澤眨眨眼。

「我不怕,世界那麼大,我一直想去看看。」

牧小靜滿臉希冀的看著吳澤。

小師弟想勸解師姐三思,可想到師姐一貫的作風,心裡嘆息一聲,罷了,還是別白費功夫了。

「小靜,你父母外派,不在門派里,那我們就是你的長輩,平常胡來也就算了,這次必須聽我們的。」

路長老開口,吳澤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未知的強者,身邊肯定很多危險的事情,萬一有個好歹,那不就是永別了嗎,等小靜父母回來他們也不好交代。

「我想去。」

牧小靜就看著吳澤。

「前輩,這萬萬不可。」

王掌門真怕吳澤就這麼答應了下來,要是別的門派有這麼個強者出現,別說勸解了,恐怕還要爭著送人過去,打好關係。

「不行,我拒絕!」

吳澤嚴肅的拒絕。

「為什麼啊!」

牧小靜癟嘴。

「因為你太弱了。」

吳澤又掃視眾人,「你們都太弱了,連這個世界都沒跨出去。」

眾人一陣尷尬。

「那你是什麼實力?」

牧小靜不甘心,不服氣的說。

「毀滅天星界沒問題。」

吳澤說,「只不過需要等一段時間才能擁有那樣的力量。」

「扯吧!怎麼可能,你知道天星界有多大嗎,從來沒有聽說過修士能夠達到這樣的實力。」

牧小靜一點也不相信,只認為吳澤在吹牛。

「這可是實話,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吳澤攤手,「好了,認識你們很高興,沒什麼事兒我就離開了。」

「前輩等等。」

王掌門忽然叫住。

「什麼事?」

吳澤皺眉。

「相逢即是緣,前輩好歹也在我派待了百年時光,如今從白蛋里出現,我派理應好好接待一番,否則豈不是失禮。」

王掌門喊住也是下意識的行為,幸好腦瓜子轉的快,想到了一個理由,要不然豈不尷尬。

「好吧!」

吳澤想了想,也好,反正時間永恆,壽命無盡,他真沒什麼事兒需要忙的。

啥?

去找盧義發兩人和去第三文明?

慢慢來嘛,幾萬年到達目的地也一點不晚的。

吳澤很淡定,壽命長的生命,對事情也更磨嘰。

「路長老,去,立刻在迎客殿擺宴接待。」

王掌門吩咐下去,路長老立馬化作流光消失。

「請吧!」

放出一艘黑色飛舟,上面木紋天生,流轉著神異光輝,一股馨香蔓延,讓人不知不覺身心放鬆下來。

吳澤認出這種東西,不過能夠察覺這和仙古宇宙的飛舟,其中原理完全不同。

不用趕路,用飛舟比較安穩。

隨著吳澤第一個上去,在場所有長老也陸續跟上。

「師姐,我們也上嗎?」

小師弟扯了扯牧小靜的衣袖。

「上啊,怎麼不上。」

牧小靜還惦記著血海域呢,她自己是去不了的,對吳澤的主意可一直沒停過,拉著小師弟就跟了上去。

王掌門和一眾長老都看見了,不過也沒說什麼。

飛舟輕飄飄飛起,衝出天坑,遨遊在天際雲海,下方是崇山峻岭,茫茫淡霧飄散在天地之間,周圍雲朵交融,彷彿一伸手就能觸摸到。

「這個世界景色一般般啊。」

吳澤站在飛舟前面,一手背負在身後,作瀟洒狀。

而身後眾長老和王掌門他們正在以眼神傳遞消息,他們怕用神識傳音會被截獲。

「咦,掌門,師叔們,你們眼睛怎麼了,難道中了什麼咒?」

幸運小妻,老公超完美! 牧小靜疑惑的聲音響起,不過從她眼底,認真看還是能夠發現那一抹戲謔。

「咳咳咳……」

眾人瞬間恢復正常,不著痕迹的瞥了一眼還在裝逼般站在那裡的吳澤,王掌門咳嗽兩聲,表示沒什麼事兒。

「吳澤,你在看什麼呢?」

牧小靜根本不知道什麼叫膽小,什麼叫怕事,走上前,順著吳澤的目光向前看,卻什麼也沒有發現,不由開口問。

「我在看這天地。」

吳澤目光不轉,定定的回答,其實也不算錯,他正在解析這裡的法則,了解一些基礎的東西。

「有什麼好看的。」

牧小靜瞪大了眼睛,可什麼也沒看出來。

「嘖,凡修的眼光。」

吳澤扭頭看著牧小靜,像是在看傻子,「這世間萬物,諸多玄妙,處處皆是意,皆是道。」

王掌門眾人也湊了上來,他們能夠察覺道吳澤的氣息深不可測,或許話語間就有大道理也說不定。

牧小靜感覺自己被小瞧了,再次瞪大眼睛注視,卻只看見天空湛藍,有白雲飄散。

「還是沒看出來。」

牧小靜眉頭皺得都要湊一塊了。

吳澤不理,周圍卻憑空響起了樂聲,剎那間,一切都感覺不同了,這節奏是輕鬆的,調皮的,快樂的,彷彿在讚頌自然,是一個精靈在眾人身邊徘徊遊盪。

「咦,這是。」

一位長老的意境偏向這首音樂,共振有感,心中一片空靈,陷入一種有悟無悟的狀態。

其他人慢了些許,也有五人陷入,他們的道路,領悟的意境各不相同,卻同樣從樂聲中映照出了自己感悟。

牧小靜修鍊的方向屬火,乃赤焰意境,燃遍虛空,修鍊火羽流葉法,此刻也不禁將思緒沉入樂聲之中。

剎那間,一朵朵深紅小花在身上燃起,跳躍,頑皮得就像是小孩。

不知過去了多久,眾人回神,皆是滿足,感覺自己看到了許多。

這是吳澤在解析法則之時,泄露的一絲輻射般的力量,只是吳澤稍加編譯,形成了樂聲,反正解析時候的法則反應沒什麼卵用,讓他們了解一點也沒什麼。

「剛才,那是什麼?」

牧小靜感覺自己對火羽流葉法的領悟更深了一層,對火焰操縱更靈活了,之前的火只是火,而現在,賦予了其靈性一般。

「修鍊福利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