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解蛇毒,就要有血清,而傳承者解毒就要簡單多了,只需要將自己的精血為其服下便可。但是由於這選拔之戰的規矩是不能撤下面具,所以只能用別的辦法。蛇蠍面具男走到對方的身邊,蹲下后逼出自己的精氣放在其後背的傷口處,一滴精血滴入后,原本那烏紫的傷口頓時恢復了一絲血色,不過還不能痊癒。

「你們都真夠墨跡的,對付一幫廢物到底打算用多長的時間?不行的話你們都跟著被淘汰就算了」場外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朝著場內大喊道。

「感覺煩了?那你們來啊?」彷彿是被朋友誤傷到的后干擾,也許是氣不順不想被拂了面子,總之能戴虎頭面具的男子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當然話剛出嘴邊他就後悔了,不過已然晚矣。

「我看你是在找死」剛才在場外說話的那個花臉面具鬼族男子走了出來,面具下的兩個黑洞直勾勾的盯著那虎頭面具男,滔天的殺意自身上發出來,以至於讓所有的人為之一怔,不過並沒有人去勸解什麼,反倒皆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怎麼?難道你還想跟我動手嗎?」見對方有要動手的意思,虎頭面具男壯著膽子悶聲喊了一聲,他不喊還好,他這一喊反倒給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

「我不是要動手,而是要殺了你」

那鬼族男子冷哼了一聲,身體暴然而起,便沖向了那虎頭面具男,感受到那強大的殺氣,虎頭面具男絲毫不敢大意,瞬間便進入了妖化狀態,雖然很不想動手但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發。況且就算是真的打起來,自己也不一定就懼怕對方,妖化后的妖族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實力提升的幾乎讓人髮指的地步。

「你看什麼,繼續做你的事」見蛇蠍面具男停下了手,身體暴漲一倍有餘的虎脈男子,大吼了一聲使得蛇蠍面具男身子不自主的顫抖了一下,急忙低頭忙著自己該做的事情。後顧之憂解決了,虎形男子嘭的一聲人就撲了出去,化身為鎮山猛虎,咆哮聲震徹雲霄。

「機會……」

趙信也看到了那邊的動靜,看著兩個人轉瞬間便打起來了,頓覺一個一箭雙鵰的機會來了,心中漸升一個計劃。

「轟轟轟……」經過連番征戰,整個場地完全被硝煙和各色的光華所掩蓋。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則悄然的向場地邊緣摸去,而這個人就是趙信。

一般情況下解蛇毒是非常快的,不過是需要直接服用血清的,如果要是不服用血清的話,那麼就慢了很多。而趙信也是想趁著這個機會,將那個蛇蠍男子一招斃命。畢竟錯過了這次的話,就再也找不到像這樣的機會能夠將對方殺掉了。

妖族的人妖化后厲害,但是並不代表他們是無敵的,他們在繼承了傳承之後,在繼承優點的同時也繼承了確定。就如同蛇一般,打蛇打七寸,而七寸就是蛇心臟的位置,雖然人形的他們沒有七寸只說,但是卻有心臟。甚至趙信大膽的想了一下,對方的血脈根源可能就在心臟的位置,也有可能就在心臟之中,就如同自己的血脈根源在玄鳥神魂之中是一樣的。

可能真的是被虎頭傳承者嚇到了,那蛇蠍面具男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情況,專心致志的在給對方去毒,而趙信則越來越近,手中捏著困陣圖,心中想著怎麼才能在對方完全不懷疑的情況下接近對方。雖然現在兩個人相隔不算遠,但是還沒有到能威脅對方性命的時候,如果真的到那個時候了,就算蛇蠍面具男眼睛沒有看到,但還是能夠感受到危險的,這是所有傳承者的一個特殊功能,特別是知天命境界之後,這種感覺會一場的強烈。

「盯你很久了,去死吧」

就在趙信尋找最好的時機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股殺機,人剛回過頭,直覺一股強風迎面撲來,一雙拳頭在自己的眼中不斷地擴大。

在那一瞬間趙信本能是想要閃躲的,但是還未付出行動時,思想再次止住了自己的身體,因為目前這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而且這個機會稍縱即逝。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幾乎就在眨眼間趙信就決定要硬抗對方的這一拳了,如果能夠抗下來的話,自己可以「就勢」衝到目標的身邊。當然這也非常的冒險,畢竟能不能抗住這件事,趙信還是沒有把握的。

「嘭」

一股巨力錘中自己的****,頓時一口鮮血在空中噴出,而趙信的身體如同一個炮彈一般,瞬間便射了出去。眾人只見到一道人影在空中「飛過」,但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人在中拳之前挪動了一下雙腳,將自己的後背沖向的就是那正在排毒的兩人那邊。(未完待續。) 蘇墨雪離開后,陳浩回到家幾乎一宿沒睡,不知道該激動還是糾結。

他始終不敢相信漂亮的女老闆,竟然會倒貼著做自己女人,難道生活中真的有奇迹?

但今天一大早,他氣喘吁吁的跑到商場大門口,就給「生活」狠狠甩了一記耳光。

「陳浩給我滾過來,昨天才獎2000塊錢今天就翹尾巴,整整遲到了五分鐘!」

「隊長我……」陳浩猛攥住褲角,尷尬的看過來道,「我昨晚上沒睡好,今天起的有點晚。」

「還有理了是吧?那你倒是給我說說,有誰遲到是因為起早的!」

陳浩面對著保安隊長的眼神,光是張張嘴就把頭低了下來,愣是沒說昨晚上撞了蘇總的車屁股,早晨才發現自從車軲轆癟了,是從郊區跑到這市中心的。

其實他今天起床,也就比平時晚了幾分鐘,但對於一個剛退伍的軍人來說,幾分鐘已經是天大的錯誤了。

可他這一個不說話,隊長還就找到了領導的感覺,完全不顧圍過來多少同事,是變著花樣兒的罵個不停。

陳浩也不帶抬頭的,隨便保安隊長怎麼罵著,見同事指指點點的小聲議論,他總算明白了生活中沒有奇迹。

於是眼下這時候,他就特後悔昨天晚上,為什麼沒直接答應做蘇總的男人!

陳浩剛想到蘇墨雪,就突然聽隊長停止了罵聲,連剛才還指指點點的同事,也全都齊刷刷站直了身子。

嗯?這是怎麼回事。

他猛的一愣抬起頭,順著眾人視線朝大廈門口看過來,竟然是蘇墨雪氣場逼人的走了進來。

「蘇總,早上好!」好多個聲音,都齊聲打著招呼。

蘇墨雪也沒理會,只是腳步不停的摘掉墨鏡,直接朝他這邊走了過來。

陳浩突然一陣激動,盯著蘇墨雪今天這身職業套裙,感覺她發梢都透著性感時,卻不知道蘇墨雪正準備逼他入贅。

「蘇總早上好,我剛抓到個遲到的!」保安隊長諂媚道。

「老公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蘇墨雪忽略掉保安隊長,就撲到陳浩懷裡哽咽起來,「老公你說你,就算想給人家驚喜,也不用在咱家商場做保安吧!」

「啊? 聊齋之問道長生 蘇總我……」

「還喊人家蘇總,我可是你媳婦兒,你平時都喊人家小雪的!」

蘇墨雪沒等陳浩把話說完,就破涕為笑的抱上他胳膊,轉身沖員工露出了個笑臉。

「大家別誤會這是我老公,咱商場的老員工都應該知道,我和老公兩年前鬧了點彆扭,他就耍小孩子脾氣失蹤了兩年。」

「老公你也真是,兩口子那有不吵架的,以後不許再撂下人家玩失蹤了!」

蘇墨雪突然一改往日的冰冷,沖他努嘴又撒嬌的,陳浩跟她對視一眼就蒙了圈,真想問句什麼意思。

可蘇墨雪從來到這兒,根本都沒給他開口的機會,一直在演戲騙大家……自己是她失蹤兩年的丈夫。

直到陳浩疑惑著抬起頭,見保安隊長嚇得兩腿發抖,才暫時忘了自己是個假老公,只覺著出了口惡氣。

而就在這下一秒,蘇墨雪甜甜的喊了聲老公,竟親昵的抱上他胳膊說要回家。

陳浩輕啊了聲,見蘇墨雪柔情中略帶羞澀,他都還沒反應過來呢,就在同事的羨慕眼裡給蘇墨雪貼身走出商場,坐進了大門口的轎車裡頭。

轎車很豪華,也很寬敞,還有種很好聞的女人味道。

但陳浩坐在副駕駛上,卻感覺渾身不自在,特別是看見蘇墨雪臉上沒了笑容,正冷冷的朝他盯過來……

「哦蘇總,剛才的事謝謝你,要不然我非得給隊長罵死。」

「呵,知道就好!這就是做我男人的好處。」

「哦知道了……可是蘇總,我只和您丈夫模樣比較像,並不是你失蹤2年的丈夫,這樣騙大家不太好吧。」

陳浩忍了再忍,還是沒忍住給問了出來。

這時,蘇墨雪靠到座椅上,就沖他冷冷的笑了笑。

「呵,想用你的名義做我老公?反正你跟我老公長的都一樣,要不然幹嘛找你做我男人,至於原因你沒必要知道。」

「剛才你也看見了,有了我蘇墨雪丈夫的身份,所有人都高看你一眼,總比你整天看大門給人當狗使喚好。」

「那蘇總,我算是入贅嗎?」陳浩雖然不想承認,但現實就是這樣。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就是用別人的身份跟我在一起,以後有人的時候喊我小雪,我自然也會喊你老公,但私下沒人就比如現在,必須喊我蘇總。」

「只要你肯聽話,乖乖冒充那個不負責任的東西,我每個月給你5萬塊零花錢,以後就別去保安隊上班了,我跟你丟不起這人。」

「放心吧冒充我老公,保證沒有你的虧吃,整個東南市都給我老公幾分薄面,比你一個小保安有面子多了。」

蘇墨雪一口氣說完,陳浩也就只剩下了糾結。

他到現在才算明白過來,蘇墨雪昨天晚上主動找到家,只是為了讓自己冒充她失蹤的丈夫,從來都沒想過談戀愛。

至於她老公是個什麼人物,陳浩一點都不在乎,只在乎自己這個冒充的老公,越來越像個上門女婿。

不過他這糾結的要命時,蘇墨雪偷偷看過來一眼,見陳浩默不作聲的攥拳頭,就知道逼他入贅的方法見效了。

今天早晨保安隊長大罵陳浩,就是她昨天晚上特意叮囑的,即便陳浩不遲到,保安隊長也能用他左腳先進門的借口,把他給罵的抬不起頭。

蘇墨雪這樣做,就是要在陳浩顏面丟盡的時候,再幫他找回面子,讓陳浩知道離開自己,只會變的一文不值。

她混跡商界這麼多年,太清楚面子這東西,對一個男人有多重要了。

陳浩當然不知道這些,在經過一番內心掙扎后,看在每月5萬塊錢還能睡別人老婆的面子上,總算默認的點了點頭。

「蘇總那行吧,但我不是上門女婿!」陳浩倔強道。

「那這麼多事,剛不都跟你說過了嗎,是不是上門女婿隨便怎麼想,我先帶你去見個人。」

蘇墨雪撇他一眼,就直接開動了車子。 蘇墨雪要帶他去見誰,陳浩不知道也不想問,就安安靜靜的坐在副駕駛上。

他人雖然沒出聲,但心裡卻波濤洶湧個不停,就跟蘇墨雪將要撐爆的領口一樣,和轎車一起晃晃悠悠的特別有感覺。

陳浩自認為是個君子,即便在大街上看到女孩子短裙走光,也是本能的扭扭頭不會多看一眼,可蘇墨雪現在是他老婆,這就……

「咳咳,嗓子有點不舒服。」

陳浩故意摸著嗓子,趁機把身子轉過來一些,就仔細打量起了他老婆。

蘇墨雪也沒說話,繼續盯著擋風玻璃開車,但她這身素黑的職業套裙,陳浩是怎麼看怎麼有女人味兒。

先不說蘇墨雪臉蛋多精緻、皮膚保養的有多好,光是她這波濤洶湧的上身,就特期待今天晚上的畫面。

有老婆的感覺,就是好啊!

「看夠了沒有?」蘇墨雪突然扭頭看過來。

陳浩輕啊了聲,對視上她眼睛就有點尷尬,但想到倆人現在的身份,隨即就咧嘴笑了笑。

「我現在是你老公,老公看老婆不算耍流氓。」

「呵!就知道你們男人一個德行,是不是特想快點到晚上!」

「嗯蘇總,你真挺漂亮的。」陳浩沒好意思直接回答。

「呵嘴巴還挺甜,行吧就沖你這句話,我晚上肯定給你個驚喜,就當兌現昨天巷子里的承諾了。」

陳浩聽到這兒,心頭頓時忍不住一陣激動,因為蘇墨雪昨天去家裡找他的時候,還真就說過今天有驚喜。

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蘇墨雪昨晚說的驚喜,就是指今天晚上的洞房花燭夜啊!?

不過陳浩滿心期待著天黑時,蘇墨雪朝車窗外看了眼,就從臉上閃過一絲不削,隨即放緩車速停在大學門口。

「到地方了,要帶你見的人就是我妹妹,她今天大學畢業跟我住一塊,等會兒別讓我妹妹認出來你是假的。」

「啊?不是蘇總我……」

「別這麼激動,先聽我把話說完。」蘇墨雪打斷他話茬,就從包里掏出一沓錢。

「這些錢你先拿上,去附近買身像樣的衣服,你脫下這身保安服就跟我丈夫長的一樣,我妹妹平時很少回家,只要不說錯話應該沒問題。」

陳浩聽到這兒,才總算反應了過來。

「蘇總您今天帶我見妹妹,是要拿你妹妹做實驗,看她能不能認出我是假冒的?」

「嗯也可以這麼說,只要我妹妹認不出來,那你才有價值!」

「要是認出來呢?」陳浩不爽道。

「要給我妹妹認出來,就還做你的保安去,快點把錢拿上去買衣服,我妹妹馬上就要出來了。」

蘇墨雪不耐煩的說完,就直接把錢撂在了一邊。

陳浩真不想拿這錢,總感覺自己只要拿了這錢,就跟把自己給賣了一個樣,可不拿這錢用什麼買衣服?

他現在是身無分文,真的是臉蛋子比錢包都乾淨。

陳浩在路邊晃悠著,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才的時候,是怎麼拿上錢從車裡下來的,眼下只是隨便進了一家服裝店。

等他從服裝店出來,已經換上了一件白襯衫,褲子跟皮鞋都是黑色的,連陳浩自己都感覺精神了許多。

就是陳浩跑到路邊,想找蘇墨雪問些她妹妹的情況時,卻發現蘇墨雪跟車都沒了影子。

嗯?人去哪兒了!?

這時,他手機嗡嗡震動了幾下。

陳浩本能的掏出手機,見是蘇墨雪發來的一條簡訊。

「我有急事,你今天的工作,就是用姐夫的身份把我妹妹帶回家。」

「接你大爺!我連人沒見過,總不能隨便拽個姑娘回家吧。」陳浩對著手機喊出來,隨即就用簡訊上的電話號碼,給蘇墨雪打了過去。

電話能打通,但是沒人接聽。

陳浩猛掛斷電話,蹭的就一拳打在旁邊大樹上,氣呼呼的朝大學門口看了過來。

他現在是給氣的要命,感覺蘇墨雪就是在耍自己,別說沒見過她妹妹了,就連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怎麼接回家?

但陳浩這生氣的同時,腦子裡卻冒出個特彆強烈的念頭,那就是一定要征服蘇墨雪,讓她心甘情願的做自己女人,絕對不能小瞧了自己。

這一個陌生的女孩子,他也不知道人家叫什麼,還要讓人家跟自己像親人一樣回家,換做別人肯定是做不到。

陳浩慢慢冷靜下來,想想在部隊服役的那些經歷,特別是他最擅長的化妝偵查,就坦然的朝大學門口走了過來。

大學門口人挺多的,看樣子都是跟他一樣,來接孩子畢業回家的。

時間過的不長,就有女孩子拉著行李箱走了出來,陳浩看她們青春活潑的模樣,要說不心動那就純屬裝孫子。

可他總感覺這些女孩子,缺少一種女人的高雅氣質,不像蘇墨雪那樣有女人味兒。

陳浩正想著一定要征服蘇墨雪時,就冷不丁的看見人群中,朝他走過來一個女孩子。

「姐夫?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哦說起來話長,咱先回家再說,你姐小雪剛剛離開。」陳浩強裝鎮定的說著,就試探著問了出來。

這女孩子輕哦了聲,就倒背著小手拿腳尖磕碰地面,光是忽閃著眼睛看過來,愣是沒再多說什麼。

陳浩也沒有多想,反倒心裡有點小得意,知道眼前這漂亮的女孩子,肯定就是蘇墨雪的妹妹,要不然剛才提到「小雪」倆字,這女孩子肯定說認錯人了。

嘿嘿輕鬆搞定!

都喊我姐夫了,就證明她沒認出來是假冒的!

陳浩在心裡頭樂著,抬頭見她穿一身白色短裙套裝,身前還有倆個細長的馬尾,白白凈凈的還有點小可愛,簡直跟高冷的蘇墨雪不像姐妹倆。

不過也是看到蘇墨雪妹妹的可愛,陳浩才恍然明白過來,敢情剛才嫌其她女孩子沒氣質,是因為她們跟自己沒半毛錢關係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