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此時,她才恍然發覺,自己的衣裙不知在何時已經被茶水澆濕了。

強忍著心中的諸多疑問,沐靈夕再次安靜的坐了下來。

「大公主對不起!我會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的!現在請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大公主見沐靈夕勉強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聲音中帶著一抹無奈的開口說到。

「你也知道宮佑冥的性子,他若是不說,誰也無法讓他開口。所以,我這才多方查證,終於得到了一些線索。」 氣呼呼的馬氏直接就回去找了宋有成,然後把自己聽見的話跟宋有成抖了個一清二楚。

不過讓馬氏有些意想不到的反倒是宋有成的態度,那會有人聽見這樣的消息之後還能安安穩穩的坐著的。

「當家的,你怎麼一點也不著急?」馬氏已經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了,可是她丈夫卻是絲毫也不以為然,這才是讓馬氏驚訝的。按理來說丈夫知道了這樣的消息,就算是不去跟爹娘爭辯,起碼也要大鬧一場的,可是現在這樣是什麼意思?馬氏表示自己真的是看不明白。

「我著什麼急?」宋有成看了馬氏一眼。。

「這麼好的差事當家的要不跟著去,那好處還不都是大房的了。」馬氏有些著急的說道。

前任翻身戰 宋有成白了馬氏一眼,「要不說你就是個頭髮長見識短的。既然爹娘已經安排大哥跟阿離去了,我又何必要去討這個辛苦的差事過來?」

馬氏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宋有業,當家的這都是說的什麼話?

「那可是個好差事,更何況我聽阿離說那買家好像是縣城來的,要是你能搭上這條線,說不定將來還能有機會到縣城裡面去,我說你腦子怎麼就不開竅?」馬氏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不過宋有成依然還是不為所動,馬氏見到宋有成的這副樣子怎麼可能會不生氣?

「當家的,你到底在想些什麼?那縣城來的大人物,咱們就算是一輩子也不見得能見上幾回,難道眼前這麼好機會,你居然就要這麼白白的放過了?」趙氏顯然是不甘心的,所以才會對宋有成說這些話。

宋有成沒想到趙氏對於自己不能跟著阿離去鎮上見那所謂的縣城來的大人物竟然會這麼的在意。

「你有沒有想過,既然是縣城來的大人物,那關係可就不是你想的那麼好攀的,說不定一個不小心就會惹禍上身也說不定,更何況爹娘讓大哥去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我相信他們肯定也是有她們自己的道理不是。」

不過馬氏顯然不是這麼想的。

「道理,能有什麼道理?還不是因為爹娘她們偏心,有什麼好事都想著老大他們所以才會這樣的,還有那阿離也真的是,明明都是哥哥怎麼也不知道幫著你這個做二哥的說上兩句好話。」馬氏沒好氣的說道。

宋有成連忙捂住馬氏的嘴,「你怎麼連這些話都敢胡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我還不是想她們能公平一點的對待當家的你。」

要是宋有成的心思在歪一點,說不定真的就被馬氏給說通了,可是宋有成畢竟還是在宋老漢兒跟趙氏的教養下長大的,不是馬氏的一兩句話就能挑唆的了的。

「爹娘既然都已經下了決定了,那咱們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至於你說的好處,我相信要是阿離的這一筆生意談成了自然是不會虧待咱們的。」 異能狂女-惹火藥尊 宋有成道。

宋有CD已經這麼說了,馬氏還能有什麼辦法?不過馬氏的心裡自然是怨恨的,怨恨爹娘對自己這一房的不公,也怨宋離對自己的不平,當然更怨的自然是宋有成的不爭。

「早知道你這麼沒本事,當初我就不應該嫁給你。」馬氏嘟囔了一句。

宋有成眼睛微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馬氏居然會說出嫌棄自己的話來。

「你要是反悔了現在就可以回你的馬家鋪去。」

馬氏一怔,自己之所以說這麼多還不都是為了他好,可是現在他居然讓自己回馬家鋪去,自己回去馬家鋪豈不是要被人笑死了?

「你居然要趕我回馬家鋪?」

「要是真的不想回馬家鋪就要知道什麼話是應該說的什麼話是不應該說的,咱們家現在當家的是爹,既然爹都已經安排好了,那麼我不管你心裡有什麼想法你都要給我乖乖的藏在心裡,知道嗎?」宋有成道。

馬氏要是再不明白宋有成這話是什麼意思,那自己嫁給宋有成的那幾年恐怕也就是白費了。現在自仔細想起來之前不管自己給丈夫出什麼主意,丈夫似乎都會聽從自己的意思,可是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出的主意跟公爹的主意並不是背道而馳的,所以丈夫才會同意自己的做法,現在自己的想法跟公爹做出的決定不一樣了,丈夫立馬就站到公爹那一邊去了。

「我知道了。」馬氏只能壓制住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要說宋有成沒有因為馬氏的話動心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分家,不管這狼皮賣了多少的銀子,最後那都是歸在公中的,更何況自己現在一個兒子都還沒有自然是要小心行事了。只不過這話宋有成自然是不會跟馬氏說的。

次日

天還未大亮,宋離便跟宋有業往鎮上去了。

而躲在屋子裡看著宋離跟宋有業遠去的身影的馬氏,幾乎都快要把自己的牙齒給咬碎了,要不是丈夫不爭,現在跟著小姑子去鎮上的人就應該是自己丈夫了。

「大哥,咱們直接往錢大叔那裡去吧!」宋離今天打定的主意就是要把所有的狼皮都賣掉,所以乾脆把所有的狼皮都給帶上了。

宋有業當然不會反對了。

宋離跟宋有業才一進屋,錢田玉裡面就迎了出來,頗有些高興的樣子。

「你們怎麼才來,那何公子已經在內堂瞪了許久了。」

宋離笑著跟錢田玉解釋了一番,錢田玉自然不會為了這些小事跟宋離生氣。

「那何公子今日就要離開鎮上了,你要是真有心就一定要抓住這次的機會知道嗎?」錢田玉叮囑道。

宋離點頭,「錢大叔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會抓住這次的這個機會的。」

宋離在錢田玉的帶領下,算是見到了錢田玉口中何公子,其實正是昨天在翰文軒的那位公子,只不過宋離並沒有看見何淼,所以當然就不知道何淼其實已經見過自己了。

只不過宋離看著何淼,也要忍不住贊上一句,沒想到這世界上居然還有有人長得這麼的風流倜儻,當真是要比宋離之前認識的任何人都還要更加的出色。 晨曦灑落,金色的艷陽穿過窗欞落入屋內,溫柔的敲打在葉天的眼皮上,將他從睡夢中喚醒了過來。

當得葉天迷迷糊糊的真開眼,立刻就有些怪異的皺了皺眉毛。

自己的身上好像很沉很沉,想起身都起不來。

難道是之前與陰玄老人那一戰消耗太大留了什麼暗傷?還是說自己的身體在大戰之後需要好生靜養,現在連活動的力氣都沒有?

葉天這般在心中疑惑道,眉毛不由自主的一皺。

「嘖嘖嘖,哎呀,有些小子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喲。」

忽然,就在葉天疑惑著想要調動些生命能量檢查一下自己身體的情況只是,涅槃尊者那悠悠然的聲音卻是忽然的響了起來。

「尊者……您說什麼呢?什麼身在福中不知福?」

葉天也是一頭的霧水,不過他好像忽然反應過來了什麼。

於是他抬手掀開了被子,當即便是……差點被噴出鼻血來……

被子一掀開,葉天就找到了他身上那詭異重量的來源。

那是兩條腿。

準確一些說呢,是兩條各有特點,但都足以讓人血脈噴張的美腿。

一條光潔細膩,溫潤的像是一塊上等的羊脂美玉,陽光傾灑而下,落在上面甚至都能隱隱的瞧見一些無比細膩的柔光,讓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上手把玩一番!

而另一條,顯然是屬於另一個美人兒,看上去不似那麼的細膩,但卻是線條十分的緊緻,一看就是經歷過專門的訓練,具有著驚人的彈性和柔韌性,絲毫不見一絲多餘的贅肉,十分的緊繃,想來,也是手感上佳!

就這麼兩條美腿,一左一右,跨在他的身上,這邊是他身上那重量的來源。

它們的主人,自然是林軒兒和粱笙。

葉天方才將被子掀開,便是瞧見這倆丫頭居然都睡在他身旁,左邊一個林軒兒,是一頭有些亂蓬蓬的呆毛,抱著他一隻手臂,像是生怕給誰搶走了似的,死死的抱著按在胸前;右邊一個粱笙則更是奔放,半邊身子都趴在了他懷裡,而這兩個美人兒居然……居然……

都是光著的!好像他自己也是光著的!

「我感覺我好像錯過了什麼……」

葉天猛地翻了個白眼苦笑道,這般香艷的場面,他居然錯過了!

天理難容!

似是感覺到了葉天的動靜,兩個女孩都醒了過來,用著兩雙迷迷糊糊的靈秀美眸望著葉天,確定了半天,似是見得葉天沒事了,於是便繼續倒頭就睡,根本都不多解釋一句半句的!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咳……軒兒,笙兒,那什麼……呃……就是……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天頗有些尷尬的抽出一隻手撓了撓頭問道,從自己手臂這恢復的情況來看,應該少也是過去兩三天的時間了,雖然手上還綁著許許多多的包紮繃帶,但骨骼基本上已經是恢復了,起碼是能夠自由活動了。

「禽獸。」

林軒兒和粱笙幾乎是同時噗嗤一笑,笑得一陣發顫,顯然,她們也沒有再睡過去,葉天醒了,她們也就都醒了,只是此刻就像膩著葉天,不想起來。

「我到底錯過了什麼……」

葉天頓時也是一陣哭笑不得,他知道自己少說也是昏迷了兩三天的時間了,可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他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啊……

「想知道呀?」

林軒兒湊到了葉天的臉龐邊蹭了蹭,溫柔親昵的笑問道。

想不想知道?那不是廢話么!誰不想知道!

葉天立刻連連點頭,頗為的有些期待。

林軒兒卻是並未直言,反而是望向了粱笙:「笙兒,有發生什麼么?」

「不知道呢,我也不記得了。哎呀,不過某些人要是表現好呢,也不是不可以情景還原一下的。」

粱笙聳了聳肩笑道,這丫頭此時此刻可是光著的!一聳肩還了得?白皙纖細的鎖骨立刻是顯露無疑,而再往下一些……

啊!大海啊!誰人又能抵擋得住,這洶湧澎湃的波濤啊!

「嗯……這算是病號福利么?哎呀手腳酸痛啊,就不知道有沒有那個大寶貝兒自己主動一點了。」

葉天左右瞧了瞧身邊這兩個此刻顯得色氣滿滿的大美人,臉上陡然便是浮現出了幾分平日里極其難以見到的猥瑣笑容。

這樣的表情,葉天可是從未對旁人顯露過,唯有林軒兒和粱笙,能夠有機會見到這樣跟個臭流氓沒什麼兩樣的葉天。

「算,但是呢,有個要求……」

林軒兒忽然狡黠一笑,與粱笙對了對臉色,旋即,二人便是在葉天那頗為期待的表情之中,左右湊到了葉天的耳邊,用著一種風情萬種的撩人腔調,低聲呢喃道:「不放你走,你就不,准,走~」

……

時間一直是到了臨近午飯的時間,葉天的房門方才打開,林軒兒和粱笙二人手挽著手滿面紅光意氣風發的走了出來,說是要去通知各方之人,說一聲他葉天島主蘇醒了,可以開一場慶功宴了,卻是半晌不見葉天從房裡出來。

房間之內,葉天四仰八叉的攤在一片狼藉的床榻之上,也懶得管那床榻上的被褥床墊翻折成什麼鬼樣子了,就這麼四仰八叉的躺著,彷彿意識已經飛走,去了遙遠的天國,只留下一具幾乎被榨乾了精神與靈魂的空洞的軀殼……

「年輕人,還是要注意節制。」

涅槃尊者此刻仰面靠坐在靈巢空間之內的某處陽光靜好之處,翻閱著手中的書籍揶揄笑道。

「尊者,您且說吧,您那裡有沒有什麼靈術啊,秘法啊,是能夠增強腰力的?有的話請給我來一打,挺急的……」

葉天呼吸頗為有些粗沉的苦笑道。

翻雲覆雨,騰雲駕霧,這感覺……嘖嘖。

「以你現在的體魄來講,還需要這些東西么?小夥子還年輕,腰力練著練著就變好了。」

涅槃尊者此刻也是朗笑,葉天這也算是詳盡齊人之福了,這麼兩個堪稱絕色的美人兒這般與他親昵,放眼這天下,怕是少有哪個男人不羨慕嘍。

好片刻,葉天方才是從那感覺身體被掏空的感覺之中恢復過來幾分精神,打算起來好好收拾一下,然後去與寒空島,青陽宗,落雁城,黑油縹緲樓各方的高手們說上一聲,差不多也該是時候啟程,朝著那內域之中去了。

在這中域的事情,也算是已經做得完善了,那剩下的一些曾經依附於鬼宗的家族,現如今也是早就作鳥獸散了,鬼宗已經敗亡,他們無論如何聚集,也不過是一幫烏合之眾罷了,根本沒有什麼威脅存在。

現如今,真正要做的事情,便是去往內域,去往暗俞國真正的國都,葉天深深的知曉,之後等待著他的,只會是更恐怖的敵人,更龐大的勢力,鬼宗也好,暗俞國也好,今後的路途,只會越來越艱難!

他還有無數的事情要去面對,分裂的萬法仙門,虎視眈眈的蒼玄,潛伏在暗處,至今仍是目的不明的鬼宗,以及那隱藏在求道菩提背後,關係到整個大陸安危的菩提古樹,等等……

還有數不清的事情,等著他去做!

不過就在他心中躊躇滿志,打算翻身而起,去與那些大人物們道別之時,房門卻是再度被打開了,林軒兒和粱笙似是已經去通知完了所有人,便直接回到了屋內,瞧得葉天還沒起來,當即便是相視一笑。

「笙兒,你說葉天哥哥賴床該怎麼收拾一下比較好呢?」

「要我說啊,他這麼喜歡躺著不起來,乾脆就別讓他起來了,先放倒了再說吧!」

兩個女孩交換了一下眼神,當即便是一副老淫賊將少女堵進了小巷子意圖不軌的表情,搓著手朝著葉天走了過去。

嚇得葉天朝著床頭一縮,臉色陡然蒼白…… 只是宋離的心裡難免也有些疑惑,難不成一個賣燒餅的生意真的就能這麼好?

「大哥,那武家燒餅你吃過沒有?」宋離問道。

宋有業點頭,「上個月我來鎮上幹活兒的時候,買過兩次。味道確實不錯。」

既然大哥吃過這武家的燒餅,那說明這武家燒餅確實不錯,可是宋離卻知道,不管這武家燒餅如何的不錯,跟自家確實沒有什麼關係的,尤其是跟自己想做的生意也是沒有關係的。

「大哥,你說咱們家要是在這裡開個傢具鋪子怎麼樣?」宋離問道。

傢具鋪子?阿離怎麼突然想到了這個?這傢具鋪子恐怕在鎮上不是那麼好生存下去的,莊戶人家的誰能捨得把銀子花在這個地方,有錢人更是不會來你新開的鋪子裡面了。

「我看恐怕是不行的。」宋有業道。

宋離見宋有業根本就沒有多加思考就把自己的提議給否決了,心裡還是有一點難過的

「咱們都還沒有試過,大哥你怎麼就知道不行?」宋離問道。

宋有業便把自己的想法給宋離這麼一說,宋離默然,大哥說的確實在理,是自己當初沒有設想周全,不過大哥說的也是在點子上的。

不過自己這好不容易才想到的主意,竟然就這麼被大哥給否決了,宋離的心裡還是有一點難過的。

「那大哥你說,咱們應該做些什麼生意?」宋離道。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宋有業一臉不解的看著宋離,「阿離,自古士農工商,難不成你還想做生意?」

大哥這根本就是老古董的想法,不過宋離也知道自己想要改變大哥的想法是不太可能的。誰讓大哥本來就是個老古董呢。

「大哥,你說的不錯。士農工商,只是我做生意歸生意,但是我也沒有想到要轉到商籍。」士農工商,她自然是奔著士去的。

當然也不是說宋離除了傢具店就沒有其他的想法了,只是這鎮子就在這麼大,多半做生意的都是老生意了,自己就算是做了一樣的。也不見得就能搶的過人家。既然是這樣,宋離自然就想著乾脆開創一條新的道路。

「阿離,我看你這想做生意的想法還是回去之後跟爹娘好好商量一下再做決定吧!」如今手上雖然說有了二百兩的銀子。但是爹之前腿受傷那可是用了不少,恐怕這些個銀子帶回去也將將只是夠填補進去。

至於阿離想要做生意,宋有業也不是覺得不可以,只是這畢竟是大事。總是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一番的。

宋有業的這個想法,宋離自然不會不同意。更何況大哥說的也是對哦,自己想要做生意確實應該回去好好的商量一番,更何況自己想要做生意總是少不了家裡人的支持。

宋離與宋有業回家之後,告訴宋老漢兒狼皮一共賣了二百兩的銀子。馬氏在一旁聽得眼睛發紅,這可是二百兩銀子,全家好幾年的收入。

「阿離,快把銀子拿出來給二嫂看看。」馬氏有些迫不及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