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召喚系的主將,庫斯,不就是和自己兩敗俱傷的那個冷傲的傢伙嗎?他們兩個人還真是有緣吧!

想到這裡的雪無痕臉上有著自信的笑容,他對著巴克教練說道:「我知道了,巴克教練。」

之後,雪無痕坐下來認真看庫斯這一年有什麼長進,畢竟今天庫斯的對手黑暗系的漢斯,非常厲害,庫斯應該要盡全力才行,沒有機會藏私的。

比試台上首先發動攻擊的是召喚系的主將,庫斯,「炎狗召喚!」下一刻,一共十七隻炎狗出現在了比試台上,快把空地擠滿了。

他沒有搞錯吧,雖然一下子召喚出十七隻炎狗是很高級的技巧,但是十七隻炎狗的戰鬥力也抵不上一隻像樣的召喚獸,就是中級魔獸長臂豹也比這十七隻炎狗強多了。

這個庫斯是不是太小看人了,不只是雪無痕這樣想,絕大多數都是這麼想的,不過雪無痕還是暗暗讚歎道,這個傢伙比一年前強多了,他還記得兩人第一次交手的時候,庫斯是靠著咒語的輔助才召喚出了十幾隻炎狗的,而現在,他已經強大到無須藉助咒語了,真是個可怕的傢伙!

黑暗系的主將,漢斯也差點氣昏了過去,那樣倒好了,也許庫斯的戰鬥力就是氣暈漢斯自己獲勝,一臉怒氣的漢斯顧不得保留,一個震音絕殺的魔法釋放開來,這個魔法即使在黑暗系魔法中都比較生僻,它是專門針對精神力的攻擊,有著三級魔法的強度,對付強大的魔法師自然不行,但是對付最為低等的魔獸,炎狗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出乎意料的是,庫斯的炎狗比想象之中要強得多,炎狗在一陣亂竄之中被漢斯的震音絕殺幹掉了數十隻,但是依舊有六隻炎狗還站在比試台上,不但如此,這些炎狗周身的火焰變得更加熾烈。

「是祭祀召喚!」主席台上的法獁有些驚訝的說道。中間的魯道夫點點頭,笑著說道:「不錯,炎狗只是幌子,那只是為了給真正的召喚獸當做祭品,祭祀召喚已經形成,真正的召喚獸即將出現。」

「你是說那種為增加同屬召喚獸威力而用的祭祀召喚?」吉爾當然知道祭祀召喚是什麼,不過使用祭祀召喚的技術應該是很高級的危險技術,一旦增加力量后的召喚獸超過召喚師的控制能力將不聽任何命令。

「是啊,時代可真是進步不少了,我們這歲數的時候何曾擁有這樣的技術。」法獁也是感慨道。

這時,比試台之上的庫斯發動了攻擊,口中念動咒語,庫斯召喚出了一隻屬於暗黑屬性的中級魔獸,魑魅,它有著輕盈的身形,速度極快,能夠發出四級以下的黑暗性魔法,實力還算不錯。「去吧,魑魅,幹掉對手!」庫斯命令道。

一團黑色的霧氣飄向了對面的漢斯,望著這團黑霧,漢斯只是想,這庫斯為什麼不盡全力,這樣的攻擊有什麼用,雖說魑魅的威力不錯,但是對自己也構不成傷害啊!實在想不通的漢斯,只得先解決眼前的麻煩。

「無盡的幽泉之力,洗滌來訪的邪意!」黑暗四級魔法,冥水萬千,一陣散發著腐蝕性氣味的黃水將魑魅徹底消滅。

「要比黑暗性魔法的話,你們召喚系是不會強過我們黑暗系的,昨天是我太大意了,沒有用絕招,結果輸了,今天可沒有那樣的好事了。」漢斯施展一個四級的防禦魔法,繼續說道:「下一個魔法,就決定勝負!」

「是嗎?我拭目以待!」庫斯拿出一個巨大的龍牙,開口道:「我也將用我擁有的最強的召喚術與你決戰,這樣絕對公平。」

觀眾席上的雪無痕來了興趣,漢斯還用比冥王的召喚更厲害的絕招,這下自己可要看清楚了。

「守衛冥殿的騎士,以我的靈魂為你們的期待……」隨著咒語的念動,漢斯的周身被澎湃的魔力所包圍,形成帶來死亡氣息的暗黑真空帶。

「無痕,你很幸運,這是黑暗魔法的很強的魔法,冥神的守護騎士!」巴克教練不由得為自己的學生感到慶幸,在黑暗系魔法之中,冥神的守護騎士遠比冥王的召喚高明的多,即使漢斯能夠召喚冥王座下第四位冥火之神,藉助惠起的冥火之力,但是以魔法強度而言,也僅僅是五級魔法之中比較出眾的。

但是,冥神的守護騎士就不同了,相傳,管理冥域的冥王座下有著二十四位戰將,而在此之外,冥王還有著一支親衛隊,有著十二名騎士的親衛隊,這十二名騎士個人的戰力雖然比不上其他神袛,但是他們經過陣法的增幅,所擁有的戰力足足可以和冥神座下之首撒旦相抗衡,是冥神最為信任的手下。

雖然以漢斯的實力不足以藉助守護騎士的全部神力,但是這個魔法的效果也遠遠不是冥王的召喚可以相比擬的,實在太強了。

主席台上的吉爾也看出來了,他驚訝說道:「是冥神的守護騎士,看其效果,足足達到了六級魔法的邊緣,可以說這個漢斯已經擁有大魔法師的實力了,昨天他輸得實在太可惜了。」

眾所周知,高級魔法師能夠使用的最強魔法也就是五級,一旦施展六級魔法,那便標誌著這個魔法師已經踏入大魔法師的境界,無論是魔力,還是魔法控制力都不是高級魔法師可以相比的,很明顯,漢斯能夠施展冥神的守護騎士,也就代表了他已經在大魔法師的門檻,要不了多長時間,他一定能夠踏入大魔法師的行列。

一直在觀看著而不說話的法獁也開口道:「庫斯若是沒有別的召喚術的話,在黑暗系魔法之中,可沒有其他的魔法能夠勝過冥神的守護騎士了,除非他能夠藉助冥王本身的神力。」

法獁根本是在說涼話,要藉助冥王的神力,除非是達到黑暗系魔法師的終極,也就是黑暗屬性的神降師,否則根本不行,但是如果有人能夠達到神降師的境界,還來這裡幹什麼,真是的!

不過,對於吉爾,法獁的話,魯道夫倒是絲毫不在意,他臉上依舊有著笑意,看來對自己的外甥他還是很有信心的,他笑呵呵說道:「是嗎?在黑暗屬性的眾神袛之中,除了冥王之外,還有一個傢伙的威力足以壓制守護騎士。」

「還有一個?你不會是指黑暗雙頭龍吧,那個可是必須用媒介召喚的傢伙。」吉爾說著,眼光不由自主投向了庫斯手上的龍牙,驚訝開口道:「難道,難道那是魔龍之牙?」 說起黑暗雙頭龍,倒有著一段曲折的故事。它出生於龍族,原本屬於黑龍一系,但是怪異的雙頭造型,引起了龍族之中的慌亂,在族人們的一致要求下,黑暗雙頭龍被驅除出了龍族,從此孤單漂泊。但是,黑暗雙頭龍並沒有忘記龍族是怎麼對待自己的,它一心想要向龍族復仇。

在諸神之戰之中,它聯合冥王一起發動對龍族的殲滅戰,最終卻由於光明神的干預而失敗。但是在戰鬥過程中,它表現出了強悍的實力,據冥王講述,即使是他手下的頭號戰將,撒旦也要遜色黑暗雙頭龍一籌。是個實力極為強勁的傢伙,不過,戰敗之後,黑暗雙頭龍便消失了蹤跡,不知道被光明神做了怎樣的處罰,但是黑暗雙頭龍留給了世間幾件自己身體的部分,藉助媒介,便能夠召喚黑暗雙頭龍,藉助它一部分神力。

比試台上的庫斯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將魔力凝聚在手中的魔龍之牙上,魔龍之牙開始發出黑亮的光澤,用媒介召喚是召喚系魔法最為簡單的辦法,只是要召喚來的是黑暗雙頭龍,庫斯能夠承受住嗎?

漢斯的咒語終於完成了,「將毀滅代替存在。」

從漢斯身前十二道能量亮起向庫斯這一點匯聚。庫斯用來召喚黑暗雙頭龍的魔力也凝聚的差不多了,用媒介召喚的優勢這下很是明確顯示出來了,漢斯剛才念了好長的咒語,而庫斯只要說一句就可以了,「歸來吧,黑暗之龍!」無窮的黑暗之力憑空旋起一道龍捲,從龍捲之中無數龍息開始吐發如同流星四散。

要知道,黑暗雙頭龍不僅在冥王一方僅次於冥王,即使放在諸神之戰之中,除了真神之外,算上所有的主神,從神等,黑暗雙頭龍也僅僅次於龍族一族的族長,龍族之中的王者,五爪金龍。這也是黑暗雙頭龍敢於聯合冥王發起龍族殲滅戰的原因。

在黑暗雙頭龍壓倒性的威力前,漢斯所用的冥神的守護騎士之力節節敗退。漢斯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運氣這麼不好,昨天輕敵沒有使用冥神的守護騎士輸了一局,而今天使用冥神的守護騎士,卻又被庫斯運用黑暗雙頭龍之力壓制住了。

逐漸的雙方魔力交鋒的鋒面被推至漢斯的面前,漢斯只看到一團團巨大的黑色龍息向自己噴射過來,只得全力防護住主要部分,還好雙方使用魔法消耗了不少,漢斯只是被不斷的逼退,沒受什麼別的傷。

巴克教練看到這情景,心中也沒有了底,他向雪無痕問答:「無痕,庫斯最強的黑暗龍之力,恐怕連你也抵制不住,你有什麼把握。」

「巴克教練,從剛才來看,庫斯召喚黑暗龍要不少時間,我不會給他這種機會的。」雪無痕有些不在意的說道。

「總之不要太過注視勝負,如果不行就放棄,畢竟你只學習了一年的魔法,沒有必要強求。」巴克教練勸導雪無痕,他可不希望雪無痕受傷,「再不這樣,雪無痕你對繆斯,讓可雅去對付庫斯,然後讓可雅主動放棄。」

「為什麼要可雅放棄?」

儘管看到了庫斯強大的魔法,但是她不明白為什麼巴克教練既要自己去對付庫斯,又要自己放棄。哈頓在投機方面是個天才,他大大咧咧說道:「可雅大小姐,用你那生鏽的腦子想一想,你那一場必輸,不如輸給對方的最強選手,抵消一個名額。」

「你……」可雅美麗的大眼睛瞪得比恐龍還大。

「哈頓,你少說兩句。」巴克教練阻止了哈頓對可雅的挖苦,然後說道:「可雅,你要為大家獲取一局人手安排的優勢,但不能受傷,明白了嗎?」

這時比試台上,庫斯已經將漢斯逼出了台上。看著場中庫斯獲勝,主席台上的三個魔導師各有各的想法,魯道夫嘴上不說,但是心裡很滿意,自己的外甥已經有了大魔法師的水平,雖然只是剛剛能夠使用六級魔法,但是無疑在十幾歲就達到大魔法師的境界,即使放在整個滄瀾大陸也是很少見的。

而法獁考慮的卻是,自己教給雪無痕的東西是不是太少了,看來應該找幾個強力的魔法好好教導一下,而吉爾心中卻擔憂著,雖然自己來到阿斯特魔法學院已經收了兩名弟子,薩安和佩恩,但是自己可是什麼都沒有教導,自己的弟子敗在魯道夫弟子手上,那自己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但是,不管他們三個人怎麼想,今天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召喚系勝利,而黑暗系又輸掉了比賽。當一天的比賽結束,維亞回到宿舍的時候,大吃了一驚,他看到雪無痕在沉思的如同雕像一樣,那個傢伙還是雪無痕嗎?

雪無痕在巴克教練面前是表示的無所畏懼,但是看到庫斯那麼恐怖的召喚術還是不免有些擔心,畢竟在魔法上要勝過對方是不可能了,唯一可靠的是鬥氣,自己的武技修為不弱,但是也只是高級武者巔峰,還沒有達到武師境界,畢竟鬥氣的增加是需要修鍊的,沒有一點含糊,自己的鬥氣壓制固然是正確的方法,但是否能奏效,就不知道了。

「嗨,」維亞用手在雪無痕的面前搖晃,「醒醒,無痕,你睡著了嗎?」

被維亞的聲音打斷了思路的雪無痕,抬起頭望見那熟悉的面孔,說道:「有事嗎?」

「不像你的作風啊,無痕。」維亞有些嘲諷的說道,「你應該先做后想才對。」

「可你也不同平常啊,」雪無痕也笑了,「你平時不愛打擾別人的。」

「你為明天的比試操心?」維亞用猜測的口氣問道,「今天庫斯的表現很驚人啊!」

「那換你怎麼樣?」單以魔法而論,維亞很強,雪無痕想聽聽他的想法。

「魔法綜合五五之分,如果他能夠用今天的黑暗之龍,我必敗,不過我也不會讓他出手。」

維亞可不是吹牛,魔法理論系被稱為不念咒的魔法師,在各系魔法之中一貫以出手速度快而著稱。

「那你看我對庫斯呢?」雪無痕開口問道。

看著雪無痕的眼睛,維亞說道:「無痕,我可說實話。」「我又不會生氣。」

雪無痕聽到維亞的話,心中一陣不安。「按你死拼到底的脾氣,搞不好就是輸了也會拖庫斯一起下台。」

維亞笑著說道。「瞧你說的,維亞。」

雪無痕說著,自己也想要大笑一場,突然耳邊傳來了法獁大叔的聲音,「快來小空地。」

「用你最強的魔法向我攻擊。」法獁魔導師看到奔來的雪無痕,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

「法獁大叔,你在說什麼?」

雪無痕不明白法獁的意思。法獁並不想浪費口舌去解釋,「照我說的去做。」

雖然不明白法獁想幹什麼,雪無痕還是使用了自己最強的攻擊魔法,光輝閃耀,一團白色的光芒向法獁飛去。但是奇怪的是,法獁竟然用了黑暗系魔法來進行防禦,只見一層黑霧漂浮在法獁身前。

光明系魔法正是黑暗系魔法的剋星,以法獁大叔的水平怎麼可能會犯這樣的常識錯誤,更何況他還是專門修行以防禦見長的時空系魔法的魔導師,但是很奇怪的現象發生了,光輝閃耀所生成的光芒在遇到黑暗屬性的黑霧的防禦的時候,竟然被吞沒了。 「這就是今天講解的要點,絕對和相對。」

法獁魔導師這才說明自己的意思,根本就是要給雪無痕來一個特訓,希望用填鴨的方式給這個魔法常識白痴的腦子中硬塞些東西進去。

「絕對?相對?」雪無痕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惑問道:「你到底在說什麼?法獁叔叔。」

「我問你,在對戰黑暗系漢斯的時候,你用光輝閃耀,他是如何反應的?」法獁魔導師知道太過於複雜的東西,雪無痕的大腦是一下子接受不了的,只能慢慢引導。

「他閃開了啊!他又不是白痴。」雪無痕說話也不看看場合。他閃開,不是白痴,那我不閃,豈不是白痴了。

不過法獁魔導師知道與其對雪無痕的話生氣,不如去罵一頭牛還有效果一些,法獁魔導師沒有好氣說道:「他閃開,是因為他的魔法強度和你差不了多少,在這種情況下,因為光輝閃耀本身固有的攻擊強度大於他所施展的黑暗系防禦魔法,而且還有屬性相剋的因素,所以漢斯會選擇躲開,這就是所謂的絕對。」

「這就是絕對啊!」雪無痕似乎恍然大悟,開口道:「不過這有什麼關係?」

聽到雪無痕依舊一副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法獁哀嘆一聲,只好接著解釋道:「這關係就是,你現在所會的任何魔法絕對威力都比庫斯的黑暗龍召喚的絕對威力低得多。」

法獁魔導師總結出了一個讓人不愉快但是很正確的結論。「在魔法上你不會勝出。」

「我不會讓他有機會出手的,我會用鬥氣一下子解決他。」

雪無痕也知道自己在魔法方面是弱項。

「你確定他沒有對付你鬥氣的手段。」

法獁魔導師可沒有這麼樂觀,「要記得,當時對決漢斯的時候你也沒有能夠壓制住他。」

「這個……」雪無痕想想倒也真是這樣。

「知道我剛才為什麼用黑暗系魔法來抵擋光輝閃耀嗎?」

法獁突然轉移了話題。雪無痕聽了這些話,才又想起了剛才的事情,「對啊,法獁叔叔,你說光輝閃耀本身固有的絕對攻擊力大於同級的黑暗系魔法本身固有的絕對防禦力,而且還有屬性相剋,那為什麼你又能夠抵擋下來呢?」

「這就是相對,你和我之間的相對魔法力的差距超過我們使用的魔法的絕對威力差距,所為我用同等級的黑暗系魔法就足以抵擋你的光明系魔法,以相對的優勢來彌補絕對的劣勢,這就是取勝之道。」

法獁魔導師在這樣一通七拐八繞后才說出了主題。

「可是我的魔法強度比庫斯恐怕還要差一些。哪來的什麼優勢?」雪無痕還是不懂。

「不一定是魔法強度上的差異,你要挖掘是不是還有別的優勢。」雪無痕真是不會舉一反三,作為他的老師,法獁魔導師只能一一指導。

「別的?」雪無痕實在想不出任何東西,「有嗎?」

「沒有嗎?」這是個類似雞與蛋哪個先有的問題,「如果庫斯的魔法打不到你,不論絕對威力是多大,相對威力都是零。」

沒有等法獁魔導師說完,雪無痕就有所領悟的說道:「是用空間誘導嗎?」

「有些類同,但是空間誘導是吸收對手魔法能量並逆向誘導的高級防反魔法,現在的你還不能完全掌握。我現在要傳授給你一種利用時空錯裂引偏對手魔法能量的魔法,迷失之門。」

法獁魔導師應不希望過分的拔苗助長,與其讓雪無痕使用並不完善的空間誘導,不如從頭打好基礎。

「迷失之門?是很高深的魔法嗎?難不難學?」這個魔法聽上去就不像攻擊魔法,雪無痕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學會。

「不難學,這是時空系魔法中的一種基本魔法,」法獁魔導師笑了笑說道:「不過,這個魔法必須在對方使用魔法之後才用,不然對方看到你的魔法就不會攻擊了,所以需要冷靜的判斷力和尖銳的洞察力,后發制人,這也是許多時空系魔法的要點,用攻擊的方式來防禦,用防禦的方式來攻擊。」

雪無痕總算聽懂這個魔法不難學,他開口道:「法獁叔叔,這就開始吧!」

難學?不難學?實踐才能出真知,對雪無痕來說,一個無攻擊性的魔法半個晚上學會就不錯了,對法獁魔導師來說,一個學習迷失之門花費時間遠遠超過學習空間誘導的學生實在是不敢想象。

不過總算讓雪無痕掌握了一個非攻擊性的魔法,這樣已經算很不錯了。

就在雪無痕差不多能在正常時間內使出迷失之門的時候,法獁魔導師突然又說了一句很無厘頭的話,「其實如果只用鬥氣的話,你應該能夠輕鬆贏庫斯。」

「是啊!」雪無痕發現這個法獁大叔的話總讓他聽不懂,「可是你剛剛說很難封殺庫斯用魔法?」

「如果讓他暫時失去魔法呢?」法獁魔導師提出了一種不太可能的可能性。

「用黑暗系魔法中的靜之音嗎?」雪無痕雜七雜八也學了不少東西,「不過,這個魔法好像只對精神力低於自己的對手才有效,庫斯的精神力不會比我低很多吧!」

「不錯,這個魔法是對付那種精神力不集中,但是先天有特殊魔法的魔物使用的,或是對付會恢復魔法的戰士對手。在魔法師之間使用,效果簡直等同於無限接近零。」法獁魔導師當然知道的更多,「我是要告訴你一種在魔法師對決中不會使用的魔法。」

「不會使用的魔法?」雪無痕有些不懂一種不會使用的魔法到底有什麼用,直直看著法獁魔導師。

「如果有一種魔法同時讓雙方暫時失去所有魔法的能力,而且會在極短的時間耗光使用者魔力,在純粹的魔法師對戰中自然不會有人使用。」

按照法獁魔導師的說法的確不會有人在魔法對抗時使用這種魔法,「但對你來說就不同了,除了魔法之外,你還有鬥氣啊!」

「那這樣的話,戰士們豈不是能夠打到魔法師了?」雪無痕難得會觸類旁通。

「理論上如此,但是使用者與受術者的魔法強度差和使用者的魔法力值決定魔法持續時間,以你和庫斯為例,現在你大約能夠持續這個魔法十至十五秒,足夠你用鬥氣將庫斯打敗,但是一個普通的戰士能夠封鎖一個魔法師多久,而且這個魔法的範圍差不多相當於三個比試台大小,一旦使用不能中止。」

如此變態的魔法自然不可能十全十美,法獁仔細說明了這個魔法的特點,當然還有一點沒有說明,就是魔法強度低於高級魔法師境界是不能使用的。

「那法獁大叔,為什麼你不剛才把這個魔法教給我?」既然有這樣的魔法,為什麼要保留到現在,雪無痕心想十秒鐘足夠打敗任何人。

「為什麼我不希望你用阿努比斯之劍來取勝?」沒有直接回答,法獁魔導師反問道。

「你希望在魔法對抗中提高我的魔法水平啊!」雪無痕當然記得法獁當時對自己說過的話,「難道,也是因為這樣,法獁大叔,你才不想教我這個魔法?」「不錯。」難得雪無痕能夠這麼快想通,法獁魔導師讚許的點點頭。

「那現在?」雪無痕想明白了一件事,就不懂另一件事了,「是什麼原因讓法獁大叔改變了主意呢?」

法獁魔導師抬頭看著天空,像是自言自語道:「無痕,你看每一顆星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閃耀。」

聞言,雪無痕也抬頭看了看,贊同道:「是啊!」無論是明是暗,星星都在閃躍自己的光華。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把魔法教給你,到最後使用者還是你自己,如果在什麼時候用什麼魔法也無法判斷,你又怎麼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魔法師呢,因此我才下決心把這個時空系魔法中並不常見的魔法傳授給你。」

看了雪無痕一眼,法獁魔導師臉上表情嚴肅,「這也是一個特殊的魔法,根據魔法使用者本身的魔力強弱而有不同的效果,時空幻月,空間系五級魔法。」

以雪無痕的資質自然在天亮之前學會了時空幻月,但是對他來說,重要是用哪一個魔法來迎戰庫斯呢?是用迷失之門?還是用時空幻月?對於習慣用本能指導身體行動的雪無痕來說,思考這種深度的問題選擇答案,真是被和庫斯面對面比試要難的多。

「你這麼了?」佩恩看著失魂落魄的雪無痕有些不解的問道,雪無痕這傢伙今天來到比試場就是一副失眠的樣子,昨晚上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而且直到現在也是魂不守舍的,比試台上的地空也快頂不住了,不過話說回來常常混在一起打牌賭錢的繆斯除了贏錢的本事不錯,原來魔法也挺厲害,該不會繆斯本是雙胞胎,一個負責打牌贏錢,一個負責學習魔法,真是的,我怎麼也胡思亂想起來了,佩恩用手拍了拍腦袋,現在魔法戰士班需要一個頭腦清醒的人。

雪無痕的頭腦還在短路中,不過想忽視佩恩那種近乎吼叫的提問也是很困難的,「佩恩,有什麼問題嗎?」

環顧四周,自己這裡居然只有佩恩一個人在,「咦,其他人呢?」

「無痕,你總算回魂了。」佩恩慶幸的說道,「哈頓和可雅送去急救了,地空正在比試中,不過也要頂不住了。」

抬頭望去,雪無痕看到地空正被三隻召喚獸圍住,縱使他拿著雙劍也無濟於事,地空秘傳的星空魔法,根本沒有使用的機會。

「不妙啊!無痕,看上去地空要輸。」

雪無痕被折磨發熱的大腦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佩恩,你說哈頓和可雅送去急救了,難道我們已經輸了兩場,要是地空再輸一場,不久輸定了。」

不是吧,思考折磨半天,結果連和庫斯對戰的機會也沒有了。

還好佩恩這裡有個好消息,他說道:「正相反,不算地空這場,我們現在二比一領先,唉投機的哈頓那場偷雞不成蝕把米,被召喚系選手用召喚獸,火翼虎烤了個透,不過我在第二場打敗了他們的選手,最幸運的是可雅,雖然免不了被對手的冰蜘蛛凍成了冰棒,然而她在失去知覺之前,先用鬥氣把對手打下了比試台,所以我們即使輸了這一場,也不過是平局。但是你這樣,我恐怕你贏不了庫斯的。」

雪無痕知道自己的大腦沒有白運動就行,他不想過多討論自己,正好台上地空也不想再糾纏下去了,打算行險一擊,「佩恩,地空要玩真的了。」

真是個轉移話題的好機會。

<經過仔細的判斷,地空知道要打掉三隻召喚獸再幹掉繆斯是不可能的了,唯一之計便是拼著受傷,直取繆斯再說,將手中的雙劍做圓周運動,將三隻召喚獸逼開,這只是虛招,露出背後全部破綻,細身突刺劍化作流星直取繆斯,地空真是孤注一擲了。觀看著比賽的所有人都認為這一下一定要兩敗俱傷了,但是人真是有無限潛力的生物,為了維持召喚已經不剩什麼魔力了,但是在這危急關頭,繆斯還是本能召喚出來了一頭低級魔獸,擁有龐大身軀,但是幾乎沒有什麼戰力的巨型甲殼蟲,地空必殺的一擊正扎在了甲殼蟲龐大的身軀之上,就在這時,長臂豹直衝地空,將毫無防禦的地空撞出了比試台,最後勝負竟然決定於一隻沒有什麼用處的甲殼蟲,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不管怎麼樣,總算又到決定勝負的決戰了,作為擁有最強啦啦隊的魔法戰士班的主將雪無痕登場自然一片躁動,而在昨天比試中使用壓倒性的黑暗龍之力的庫斯也擁有一大批的支持者,無論買了哪個系勝出的觀眾都自信將有豐厚的獎金落入口袋。

庫斯似乎想一下子決出勝負,以開始就拿出了作為媒介的黑暗龍牙,一時間黑暗之力開始凝聚。按照方案,雪無痕想也不想鬥氣攻擊直接沖向了庫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