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商鋪後花園那扇鐵門被推開,提著魔法油燈的兩名警衛隊隊員走了進來,橙黃色的燈光照射下,他們的影子拉得老長。

「林岳同學,看來我們已經躲不下去了,這樣吧,他們兩個boss,我們一人負責一個,在驚動其他人之前儘快的解決掉。」

沒想到這位看似柔弱的美女班主任會如此殺伐果斷,林岳這邊早就有這個打算,可是還沒開口就被她搶先說了。

於是林岳點了點頭,豎起了三隻手指。

3,2,1

幾乎在林岳打手勢的瞬間,兩人同時從草叢中沖了出去。

林岳選擇了左邊那個叫做伊拉克的傢伙,換上黃昏之刃后一劍往對方的身上劈去,「怒氣斬!」

-390

不愧是40級的精英boss,林岳如此高的攻擊力居然只有這點傷害,不過沒關係,怒氣斬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觸發暈眩,看到對方頭上出現暈眩的圖標,並且帶著驚怒之色一動不動,林岳便知道偷襲成功了。

「不治之症!」

林岳馬上又發動了神之戒-瘟疫的神器能力,本來只有2秒的暈眩效果變成了永續狀態,趁著對方完全沒辦法動彈,林岳把所有的攻擊技能在對方的身上毫不留情地施展出來。

風斬!

火輪!

……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那名警衛隊隊員變成了一具屍體,過程中總算沒有發出太大的動靜,應該不會驚動到遠處的敵人。

林岳鬆了口氣,準備去幫助美女班主任,沒想到她那邊的戰鬥也剛剛結束,而且還讓林岳看到匪夷所思的一幕。

青鹿撫子的對手,那個叫做杜魯門的npc竟然親手砍下了自己的頭顱! 什麼情況?就算覺得自己丑也沒必要自殺吧?

林岳實在不想吐糟,帶著一絲疑惑,走到青鹿撫子面前問:「老師,難道那是你的神器能力?」

青鹿撫子眨了眨那雙桃花眼道:「林岳同學,你應該知道,神器持有者的神器能力是保命的技能,若不是最親密的戰友,是不可以互相試探的哦。」

林岳聞言一陣尷尬,他一時好奇居然忘記這個。

「咯咯。」看到林岳吃癟的樣子,青鹿撫子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然後道:「開玩笑而已,剛才我所施展的只不過是職業技能,並非神器能力。」

看到眼前這個女人笑靨如花的樣子,林岳知道被耍了,不過他很好奇這位美女班主任的職業,普通的法系職業諸如法師和牧師應該沒有這種技能,換句話說,她跟他一樣,是隱藏職業玩家。

果然,青鹿撫子接著道:「我的職業是妖狐祭祀,剛才的技能叫做魅惑之吻,50%幾率魅惑目標,讓目標自殺失去所有生命值。」

「這麼叼的技能?」林岳嚇得後退了半步,開玩笑,如果青鹿撫子真的有這樣的技能,她若要對他下殺手,林岳可是危險得很。

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不用那麼緊張,這個技能只能對npc或者怪使用,對玩家無效,而且這個技能有兩個很嚴重的缺點,第一是它的冷卻太長,需要6個小時,第二,若魅惑失敗,我的mp值會全部清空。」

「有這麼嚴重的缺點虧你敢用?萬一失敗了,你一個法系職業若沒有mp值不是等死嗎?」林岳鬆了口氣,不過接著又很不解問道。

「咯咯,我的身邊不是還有你嗎?若失敗了,老師有林岳同學保護。」青鹿撫子語氣輕鬆道。

「老師,你就不怕我對你動手嗎?畢竟我們是神器持有者,就算動手搶奪對方的神器也是很正常的事。」林岳無奈道。

「是這樣嗎?林岳同學打算搶奪我的神器?」青鹿撫子眨了眨一雙燦若星辰的美眸,故作驚訝問。

「算了,你當我沒說。」林岳很無語,這個女人明明看上去那麼知性端莊,想法和行動卻比很多男人要大膽。

青鹿撫子微微一笑,忽然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道:「因為我知道,林岳同學是一個善良的人,一定不會絲毫沒有理由的傷害別人。」

善良的人?

林岳聞言忍不住在心裡自嘲,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評價自己。

善良?林岳撫心自問不認為自己是善良,至少,從上次虛無之地一戰開始,林岳手裡已經有4條人命,黃君豪,麥浩,程鉤,還有那個叫做江湖小蝦米的「諾亞」,他們都是直接或間接被林岳殺死的。

幹掉兩名警衛隊隊員后,林岳和青鹿撫子在哪裡躲了二十分鐘,等時間一到馬上向別的地方轉移。

「土豪哥,這裡!」

剛跑到外面去,遠處一條小巷傳來莫言的聲音,林岳想了想,連忙招呼青鹿撫子一起跑過去跟他匯合。

莫言似乎找到新的躲藏點,帶著兩人七轉八拐很快來到一個地下室的入口前,解釋道:「從這裡下去可以進入聖徽城的地下水道網,我們躲到地下應該安全一些。」

「你怎樣發現的?」林岳頓時眼前一亮,的確,沒有比躲到地底世界更安全,尤其現在是晚上,一般人肯定發現不了,而且躲到下面去,他們不用冒著被發現的風險頻繁更換躲藏地點。

「是賊娘子發現的,還有和尚,他們找到這個地方后讓我出來找你。」莫言說道。

林岳聞言有些意外,看來賊娘子兩人還是挺仗義的,在這種危險的關頭,居然想著幫別人。

壞蛋老公好可怕 沿著樓梯趴下去約莫十來米后,莫言第一個落到地上,他拿出了魔法油燈,黃橙橙的燈光照亮了整個地下世界。

作為一個二級城市,聖徽城的地下水道網做得相當先進,跟著落到地上的時候,林岳發現下水道的空間比想象中的要寬闊很多。

遊戲世界中的艾德拉斯大陸現在同樣是冬季,屬於枯水期,因為這個關係,水道乾涸,方便了林岳他們在上面行走。

沿著幽深的水道,三人前行了約莫百來米,在前方發現了正在哪裡等待多時的賊娘子和和尚。

林岳沒看見我比姚明高,不用猜,從和尚的表情,林岳大概知道怎麼回事,聽說兩人在現實中是好朋友,現在和尚兩眼通紅,我比姚明高大概已經犧牲了。

果然,一見面,賊娘子就把我比姚明高犧牲的過程說了一遍,當初那個傢伙莽莽撞撞衝出去的時候,不小心碰上了警衛隊,由於敵人數量實在太多,我比姚明高在硬殺了對方一人後被無數的劍刃穿心而死。

「砰!」

和尚一拳打在旁邊的牆壁上,自責道:「如果我及早拉住他,事情一定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算吧和尚,你無須自責。」莫言安慰道。

「這位是……」賊娘子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林岳身後的青鹿撫子,第一個反應是好漂亮的女人。

林岳也不知道該怎樣向他們介紹青鹿撫子,實話說是現實中的班主任好像怪怪的,幸好,青鹿撫子已經主動開口道:「我是土豪哥的朋友,大家叫我玉藻就可以。」

「玉……藻小姐你好。」莫言同樣被眼前這個成熟性感,舉止優雅的女人驚艷到,好半天伸出一隻手道。

「你好。」

青鹿撫子禮貌上跟他握了一下,沒想到莫言在碰到青鹿撫子的手后,整個人好像觸電般縮回去,如果不是這裡的光線比較暗,大概可以看到他滿臉通紅的樣子。

林岳並沒有注意到莫言的異樣,因為現在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如何擺脫眼前的困局上,躲到地下水道中雖然不會輕易被人發現,不過一旦超過30分鐘不移動,系統會向npc公布玩家位置。

雖然不知道系統會通過什麼方式通知npc,不過之前林岳已經做過一個實驗,那就是當玩家躲藏的位置暴露后,npc會立刻趕去附近的坐標,而不是直接找到躲藏的玩家。

「既然現在有地下水道做掩體,今晚我們不妨試著輪流休息。」思前想後,林岳最終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

這個提案馬上得到其他人的贊同,畢竟在座每一個人在線的時間已經超過30小時,再不睡覺,鐵人也會累壞。

五人隨後分成兩組,上半夜由賊娘子,和尚和莫言負責望風,至於下半夜,交給林岳和青鹿撫子。 聖誕活動開始后第14個小時,同時也是伺服器關閉后第23個小時。

現在是凌晨的3點多,然而聖徽城依舊燈火通明,自從聖誕活動開始后,那些npc不管男女老少好像打了雞血一樣不需要任何的休息,他們一個個紅著眼睛,四處搜索那些玩家,一旦發現,他們會馬上通知警衛隊或者暗黑教團和光明騎士團。

此時,在不為人知的下水道世界,林岳正靠在冰冷的牆壁上,不時豎起耳朵留意外面的動靜。

事情果然如林岳所預料的一樣,系統雖然不停公布他們的位置,不過由於隔著十幾米深的地下,那些npc就算找到附近,也沒辦法找到躲在地下的他們。

確認這樣會很安全后,林岳馬上提議大家輪流休息。

此時不遠處,賊娘子,和尚和莫言三人已經躺在地上休息,頭上不時飄起一個個zzz~的符號。

玩家在遊戲中本來就可以直接進入睡眠狀態,只不過那種狀態上,遊戲人物會處於靜止不動,跟中了昏睡魔法差不多。

伺服器關閉后,大家都無法下線,由於超長的在線時間,加上在聖誕活動中連續不斷的戰鬥,包括林岳在內,大家身心都感到十分疲憊,現在難得有這樣休息的時間,賊娘子三人自然不客氣,很快便進入深度睡眠,發出呼呼的響聲。

「哈!」

看見睡得正香的三人,林岳自己也感到有點累,揉了揉發酸的眼睛后,打開了系統菜單。

還好,一個小時后就輪到他休息。

恰好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從身後傳來,卻是在附近巡邏回來的青鹿撫子,此女臉上同樣帶著一絲的倦容,見到林岳的時候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老師,坐在這裡吧。」林岳往旁邊挪了一挪,指著對面一個比較乾淨的地方說道。

青鹿撫子挽起自己的裙擺坐下,不過她坐的地方卻是林岳的旁邊,林岳瞬間汗毛直豎,他倒不是害怕這個女人,這是下意識覺得有些彆扭而已。

「林岳同學,可以借你的肩膀來挨一下嗎?」

青鹿撫子幽幽的聲音在林岳的耳邊響起,林岳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不過反應過來的時候才聽清對方在說什麼,當下嚇了一跳,然而正要說話,林岳卻感到肩頭一沉,這個女人居然自作主張的靠了過來。

事到如今,林岳總不能對她說走開,只好僵住身體任由對方的腦袋靠在肩頭上。

「好舒服,林岳同學的肩頭果然跟那個時候一樣。」

聽到這個女人在哪裡自言自語的聲音,林岳不禁有些摸不著頭腦,什麼叫做跟那個時候一樣?印象中兩人之間好像沒試過這樣挨著坐吧?

「話說回來,老師你也是重生者對吧?」林岳忽然好奇問。

「嗯。」青鹿撫子閉上了眼睛輕輕地應了一聲。

果然神器持有者都是重生者沒錯。

得到預期中的答案,林岳隨即又問:「老師,你是從什麼時候穿越回來的?嗯,以『境界ol』公測為時間線。」

「林岳同學。」

「嗯?」

「其實你可以叫我做撫子。」

「欸?」

這個女人在說什麼莫名其妙的事情?為什麼哥聽不明白?

青鹿撫子依舊閉著眼睛,不過身體卻往林岳的身上挪了一下,甚至伸出雙手摟住了林岳的一條手臂。

隔著薄薄的衣物,林岳清晰地感受到對方身上略帶冰涼的彈性膚質。

一名女性忽然對自己做出如此親密的舉動,而且對方還是自己的老師,饒是林岳臉皮再厚還是忍不住一陣面紅。

「剛才你不是在問,我從什麼時候穿越回來嗎?如果我告訴你,我是從『境界ol』公測15年後的世界穿越回來的,你相信嗎?」

15年後?

林岳微微一愣,這個時間可是比他重生前還遙遠的未來,這麼說,她應該知道更多關於「境界ol」的情報?

林岳心裡一喜,正要沉思如何向青鹿撫子這個來自15年後未來的重生者套取情報,青鹿福忽然又道:「林岳同學,你高中畢業后好像考上了北方的潤城學院對吧?」

潤城學院是一間三流大學,那是林岳重生前一年後發生的事情,也是林岳上一世貧窮潦倒的開端,林岳很吃驚青鹿撫子為什麼會知道。

青鹿撫子靠在林岳身上,好像陷入了某種回憶,幽幽道:「三年後,你大專畢業,成了北漂一族,在一家電器公司工作,可是工作5年,你的工資和職位卻一直在原地踏步,對工作不滿的你後來辭工回到漢陽市發展,花掉了所有積蓄投資了一間雜貨店,可惜好景不長,因為一次不小心進錯了劣質的商品,雜貨店不久便經營不下去,3年後,你乾脆當上了職業玩家,在『境界ol』裡面渾渾噩噩過日子。」

「你為什麼會知道?」林岳皺了皺眉問。

「你忘記了嗎?剛才我說的,我是來自『境界ol』公測15年後的世界,你經歷過的事情我自然都知道。」青鹿撫子咯咯笑道。

「那樣也不對啊,就算你重生前所在的時空比我的遙遠,我們……」林岳原本想說「我們在未來沒有交集」,可是話到嘴邊,林岳忽然恍然大悟,叫道:「老師,難道我們往後重逢了?」

因為時空不同,林岳也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跟青鹿撫子重逢了,印象中,高中時代兩人的交集並不多,按道理往後重逢的機會不多。

「都說叫我撫子。」青鹿撫子蹙起了眉頭假裝生氣道。

「可是我想來想去,都不記得我們高中畢業后什麼時候見過,再說,我重生的時間是10年後,你是15年後,我們的時間線不同。」林岳苦笑道。

青鹿撫子忽然支起了身子,把臉龐靠在林岳的耳邊,笑道:「難道你不想知道,我跟你在未來發生過什麼?」

感覺快被這個妖精般的女人弄糊塗了,林岳扶額道:「你想說就說,不要賣關子。」

「討厭,就不能露出一點期待的表情嗎?」青鹿撫子白了林岳一眼,那神態和語氣竟然好像情人間打情罵俏似的。

不知道為什麼,林岳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偏偏對於這種不好的事情,林岳的預感tmd很准。

果然,青鹿撫子接著一本正經說道:「我呀,在未來可是你的妻子!」 「老師……你……你開玩笑吧?」林岳震驚得差點咬到舌頭,尼瑪,這個女人瘋了嗎,居然說是我未來的老婆。

如果沒記錯,現在的青鹿撫子好像是25歲,而林岳呢?把今年算上頂天就18歲,兩人的年紀相差了足足7年。

15年後,林岳33歲,而青鹿撫子卻是40歲,儘管這個女人40歲的樣子應該還會很漂亮,不過林岳不覺得自己會娶一個年紀比自己大的女人。

退一步拋開兩人年齡的問題,林岳覺得自己跟她沒什麼交集的可能。

重生前,林岳對自己的評價說句不好聽就是一個社會廢青,屬於社會最底層的小人物。而她呢?剛到漢陽中心任教的時候,聽人說好像是太陽國一個財團的千金,家世具體有多厲害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會很差。

總的來說,10年後的林岳跟10年後的青鹿撫子應該算是雲泥之別,林岳也不相信什麼童話故事,認為自己忽然走了什麼狗屎運娶到一名千金小姐,而且對象還是自己高中時期的班主任。

可是青鹿撫子現在一副很認真的模樣是怎麼回事?

林岳扶了扶額,心想該不會在另一個時空里,在未來的5年,突然像小說的主角開了什麼金手指,碰上什麼貴人,從此事業平步青雲,當上ceo,最後在某次上流社會的聚會上跟眼前的女人重逢,最後迎娶了昔日的美女班主任?

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這個可能,不過這樣也太扯了吧?想著想著,連林岳自己都有點鄙視自己。

青鹿撫子托著下巴,靜靜地看著林岳臉上充滿驚訝而又疑惑的表情變化,她好像覺得很有趣,忍不住咯咯地笑。

「老師……」

「叫我撫子!」

「好吧,撫子。」

林岳嘆了口氣,問道:「可以說一下,未來我跟你是怎樣重逢,又如何發展成……成夫妻關係。」

「你果然想知道。」

「算我求你了……」

挽了一下額前的一縷青絲,青鹿撫子才慢條斯理地道:「其實,我剛才只是開玩笑而已。」說罷,她眼神里露出一絲笑意,就好像惡作劇得逞一般。

林岳:「……」

看見林岳一副無語的表情,青鹿撫子終於綳不住自己的臉部表情,「撲哧」一聲笑道:「好啦,真的只是開玩笑,不過呀,我們在未來認識這句話倒是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