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廢物!再給本侯去找!」上官司沉望著那暗衛,生氣的說著。

「是!」那暗衛聽射上官司沉的吩咐,轉過身來,想以最快的速遞離開這裡,離開上官司沉周圍這令他害怕的氛圍。

「等一下。」暗衛轉身剛要走,上官司沉就再次開口攔阻。

暗衛身軀一頓,有些發慌,但卻不得不轉過身來,等候著上官司的下文:「侯爺有何吩咐。」

「此時不可生張,如若讓本侯發現有別人在議論此事,本侯要了你們的命!」上官司沉狠聲吩咐著。

此事這般狀態的上官司沉,他們那裡見過,那暗衛也使第一次見到上官司沉生這樣大的氣,隨即便也只能強忍最好的心中的害怕,強忍住聲音的顫抖,回答著:「是!」

說完,暗衛依舊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詢問道:「侯爺可還有什麼其他的吩咐?」

上官司沉揮了揮手:「下去吧。」

暗衛如釋重負,以最快的速遞離開了上官司沉的視線,前去辦好上官司沉所吩咐的事情。

吩咐好暗衛之後,上官司沉轉過神來,看著蘇錦惜所在的房間里,眼神複雜。

不知道過了多久,上官司沉終於收回目光,抬腳想要王蘇錦惜所在房間的方向走去,可走了兩步終究還是停了下來,無奈著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他現在,根本九號沒有想好要怎樣面對蘇錦惜,不知道怎樣面對自責的自己……

上官司沉沒有去看蘇錦惜,而是一個人走到書房裡,看著桌面上自救熬處理的公文一陣煩擾,隨即大手一揮,將桌面上所有的東西一通揮到了地上。

這裡雖說是一個適合遊玩的小島,但這一次他們本打算是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的,太后也使這樣打算的,所以上官司沉便也人將他日常作妖處理的公務帶到了這裡,但今日看著這些東西,他心中卻莫名的升起一陣陣的火。

好吧,不管是因為這些公務,還是其他的什麼東西,現在只要是上官司沉視線掃過的東西,他都看著很是礙眼。

他這樣煩躁的情緒已經很多年沒有遇見過了,自小時候父親打算在栽培自己的那天起,他就已經不能有這些負面的,會影響自己理智判斷的情緒禮物。但今日,在看到了蘇錦烈受到了這麼多的傷害之後,上官司沉實在是控制不住了,也不想控制了。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蘇錦惜那張蒼白的臉,以及看到他的時候臉上那忽然放鬆下來的倦意,今天遇見蘇錦惜的一幕幕全部都出現在上官司帶刀的腦海里,怎麼也摒棄不掉。

就在上官司沉還在思索只為怎樣面對蘇錦惜的時候,丫鬟卻來報了,慌慌張張的樣子,似乎是出什麼事了。

「發生了什麼?怎的如此慌張。」上官司沉看著慌張的丫鬟,還沒等到丫鬟開口稟報,上官司沉就先一步的問了出來。

上官司沉其實並不是一個耐不住性子的人,但這個丫頭他認得,是在房間里守著蘇錦惜的那一個。所以,這丫頭這般慌張,想必一定是蘇錦惜發生了什麼事情。 「侯爺不好了,蘇小姐她……」丫鬟著急著,但是卻又有些扭捏的說道。

上官司沉看著丫頭這個樣子,不免有些著急:「到底怎麼了?!快說!」上官司沉滿是威嚴的命令著。

這樣的氣場,這樣的威嚴,對於暗衛或者陳大夫那樣的男子來說或許有效,但對於一個小丫頭來說,卻也還是太過讓人害怕了。

隨即,那小丫頭被上官司沉這麼一嚇,就更加哆嗦這說不出來了。

「小……小……小姐……她……」丫鬟聲音顫抖著,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上官司沉也沒有耐心再等下去了,隨即繞過那丫鬟,往蘇錦惜所在的別院里快步走去。眸底滿是擔心。

到底出了什麼事……

倒了蘇錦所在的房間,只見丫鬟們都哆哆嗦嗦的站在門外,而屋內卻響起陣陣瓷器破碎的聲音。

「滾出去!別碰我!走開……走開……滾出去……」蘇錦的聲音在屋內響起,但卻還是有血虛弱,有些氣喘。

上官司沉抬腳往屋內走去,一進到屋裡,只見屋裡一片狼藉,有幾個丫鬟在和蘇錦糾纏只為什麼,而蘇錦惜卻在激烈的掙扎著。

「別碰我!放開……放手……放開我……滾開!」蘇錦惜眼神朦朧,似乎並不是有意識的樣子。

上官司沉才想蘇錦惜定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所以在這般的激烈,他不由得在想,蘇錦惜被擄走之後到底都經歷了什麼,想到這裡,上官司沉又是一陣心痛。

「你們先下去吧。」上官司沉隨著丫鬟們吩咐著。

「是。」丫鬟們聽著上官司沉這麼一說,倒是還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畢竟恢復了一點力氣的蘇錦惜,他們這些丫鬟還是控制不住的,所以剛才有些丫鬟還被掙扎著的蘇錦惜差點上到,所以這時讓她們離開倒也是讓她們送了一口氣。

丫鬟們走後,蘇錦惜癱倒在地上,眼神有些空洞的望著前方,但眸中卻有隱約的能夠發現一絲防備,下意識的防備。

上官司沉忍住心疼,溫柔的聲線輕輕的哄著蘇錦惜:「蘇蘇,地上涼,起來好嗎?」

說著,上官司沉緩步走上前去,扶起地上的蘇錦衛,動作輕柔,像是在對待一件珍貴的瓷器。

被人扶起之後,蘇錦惜總算是恢復了一點思緒,眼神也恢復了一點意識的神采,看著眼前的上官司沉,沙啞著聲音開口:「上官司沉?」

「嗯,我在呢,蘇蘇。」上官司沉溫柔的回答著蘇錦惜,眼神溫柔,目光寵溺。

低沉的聲線,磁性的聲音,以及那寵溺的目光,滿載星辰的眼眸,偉岸的身軀,這些,在此刻蘇錦惜的眼裡,無疑是個巨大的誘惑……

看著眼前的上官司沉,蘇錦惜的身體又湧上一陣燥熱,這次的燥熱卻好像比以往來得更加猛烈,蘇錦惜暗叫不好,她強制著讓自己冷靜下來。

隨即,蘇錦惜猛的將視線一開,不再看向上官司沉,啞著聲音對著上官司沉說到:「我沒事,你出去吧……」

蘇錦惜盡量剋制住自己聲音中的顫抖,剋制住自己情緒中的慾望。在上官司沉面前,她還不想表現出自己那樣的一面。

而蘇錦惜也的確隱藏得很好,以至於上官司沉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也沒有想到蘇錦惜是因為魅葯發作才會這般的聲音沙啞。

「蘇蘇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上官司沉聽著蘇錦惜明顯有些沙啞的聲音,有些擔心的問著。此時的他還沒有把事情往哪個方面去想。

關心則亂,在蘇錦惜面前,上官司沉平日里的冷靜睿智,幾乎是不存在的。

「我沒事……你出去吧。」蘇錦惜依舊用盡全力的控制住自己,也拚命的剋制住自己的慾望,可上官司沉那磁性溫柔的聲線卻一直在她的腦海里盤旋,而後蘇錦惜的腦海里都是上官司沉那些迷人的一幕幕。

是的,掃了現在,掃了當下這樣的環境,蘇錦惜不得不承認,上官司沉是個致命的存在,而自己對於上官司沉,其實也是有感覺的,她一直以來不敢直面的問題,在今天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蘇蘇,你到底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跟我說。」上官司沉依舊著急著問著。

而後,蘇錦惜幾乎是控制不住自己了,用盡全力的壓抑讓她有些顫抖,蘇錦惜低著頭,不願意去看上官司帶刀,也不願意讓上官司沉看到自己這個樣子。

上官司沉自然也看到了蘇錦惜微微的顫抖,頓時更加擔心,隨即他又重新抬起了剛剛被蘇錦惜甩掉的手,握住了蘇錦的手臂,有些擔心的看著蘇錦惜。

上官司沉這一觸碰,無疑是給了蘇錦惜一個更大的誘惑,而蘇錦惜也對於自己碰上上官司沉之後這幾乎要崩盤的控制力有些無奈,也有些失望。

隨即,她只能在拼勁全力剋制自己體內熱火一般慾望的通識還分出力道來甩開上官司沉的手,猛的向後退了幾步。

但蘇錦惜畢竟也沒有什麼多餘的力氣,也沒有什麼掌控自己的意志了,所以她的腳步明顯有些虛浮,而後踉蹌的退後幾步之後,又一次的要控制不住的跌在地上。

而就要摔在地上的蘇錦惜自然被上官司沉穩穩的扶住了,避免了蘇錦惜和大地的親密接觸。

可上官司沉的動作卻換來了蘇錦惜更加猛烈的掙扎。

「你放開我!」蘇錦惜掙扎著,但聲音卻是掩飾不住的沙啞,但卻掩飾不住的虛弱和顫抖。

此時的上官司沉終於看見了蘇錦惜那潮紅的臉頰,壓抑的眼眸,以及壓抑到了極致之後身體的顫抖。

看著這樣的蘇錦惜,上官司沉終於反應過來蘇錦惜的情況,眼前這樣的情況,已經很是明顯了。 看著眼前的蘇錦惜,上官司沉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這樣的情況,他去也不是,留也不妥,所以上官司沉此時只能獃獃的站在原地,滿臉糾結。

「出去!」蘇錦惜實在是忍不住了,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句就是把上官司沉趕出去,他在這裡多一分,自己就多一份煎熬。

「蘇蘇……」上官司沉看著蘇錦惜那潮紅的臉頰以及忍耐的雙眸,滿是心疼,但是他又不敢出去,他害怕蘇錦惜又會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情

「走啊!出去……求你了……」蘇錦惜此時已經甩開上官司沉,退後了好幾步,在上官司沉伸手碰不到的地方停下,腳下一軟,跌下了地上。

上官司沉見勢就要上前扶住蘇錦惜,但蘇錦惜怎麼可能還會讓上官司沉靠近她。

右眼見鬼 「站住!別過來!」蘇錦惜悶聲喝道。

此時蘇錦惜低垂著頭,不想讓上官司沉再看到自己的模樣,她想保留住自己最後的尊嚴。

忽然,一陣燥熱再一次的向蘇錦惜襲來,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感受著空氣中上官司沉獨有的味道,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

此刻的蘇錦惜站起身來,目光如炬的看著上官司沉,可仔細觀察下來,還是能看到眸底伸出的複雜。

蘇錦惜緩慢的移動腳步,叫要往上官司沉的方向走去,但卻又似乎不想往他那裡走去,美眸中滿目的掙扎和無奈。

她控制不住自己了,這樣的自己讓蘇錦惜感到羞恥,忽然,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好像有個方法可以讓自己抑制住內心的渴望。

說時遲那時快,蘇錦惜猛的轉身向後跑,遠離上官司沉,似乎這樣可以讓自己能夠容易控制自己一點。

但是,距離變遠並沒有什麼用,這一點蘇錦惜是知道的,所以,她只剩下最後一步了,她必須在上官司沉錢克制住自己。

這樣向著,蘇錦惜猛的摘下頭上的簪子,作勢就要把簪子往自己的手臂上刺,就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樣。

而上官司沉自然也意識到了蘇錦惜的動作,也知道她的意圖,雖說知道她手臂上的傷是怎麼來的下課現在真正讓他看到的時候,上官司沉還是感到無比的心痛。

「蘇蘇不要!」說時遲那時快,上官司沉猛的衝到蘇錦惜身邊,握住了她就要刺下手臂的簪子。

蘇錦惜見沒有刺到自己的手臂,反而還跌入了上官司沉的懷抱,不由得更加激烈的掙紮起來,原本自己就已經很害怕和上官司沉接觸了,現在他還把她抱在懷裡,這不是更加令她難受么。

「放開我!放開!」蘇錦惜激烈的掙扎著,握住簪子的手臂依舊執拗的不肯放開,似乎還想著找個機會往自己手上刺去。

這樣的情況下,上官司沉怎麼可能放開蘇錦惜,找蘇錦惜這個樣子,上官司沉知道,只要自己一放開她,那支尖銳的簪子就會刺如蘇錦惜的手臂。

上官司沉沒有放開蘇錦惜,反而抱得更緊,而這樣的動作卻也換來了蘇錦惜更加激烈的掙扎:「放開我!你走開!」

上官司沉寬厚的懷抱,乾淨的氣息,讓蘇錦惜幾乎要意識崩盤,可是無論她怎麼掙扎,都無法撼動上官司沉半分。

「放開我……求你了……」蘇錦惜有些累了,有些想要癱倒在上官司沉的懷抱,甚至,她還想要的更多……

上官司沉在不放手,她就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蘇蘇答應我不傷害自己,我就放手。」上官司沉看著面色紅潤但卻出了很多冷汗的蘇錦惜,有些心疼,但是他還是不敢輕易放開蘇錦惜,他害怕一放開蘇錦惜,她就會將那簪子刺入自己的手臂。

「好……你放手……」蘇錦惜只能無奈的答應,現在的她只想要從上官司沉的懷抱中脫離出來,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好,那我放手,蘇蘇不要做傻事……」上官司沉聞言緩緩的放開手,慢慢後退,讓自己離蘇錦惜遠一點,但眼神還是時刻盯著蘇錦惜的動作,生怕她下一秒又會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

「你出去吧……求你了……不要管我了好不好……」蘇錦惜離開上官司沉的懷抱之後,腳一軟又跌回了地上。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惜這個樣子,心疼的無以復加,但是自己卻什麼事都做不了,這個時候,蘇錦惜是不會讓自己靠近她的。

可是,見著蘇錦這般懇求的模樣,上官司沉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自己不放心離開,可是又不忍心拒絕蘇錦惜的這般懇求。

「蘇蘇……」上官司沉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蘇錦惜一次的打斷。

「我說了,出去!你聽不見嗎?出去!」蘇錦惜忽然提高音量,一起也從懇求變得凌厲,她現在真的沒有時間和上官司沉好生說話了,上官司沉再不出去,她真的要瘋了!

上官司沉看著蘇錦惜這個樣子,心中很是擔心,但是卻又不得不離開,不忍心再看著蘇錦惜一次又一次的忍耐和壓抑。

素衣錦食 「那蘇蘇答應我,別做啥事……」上官司沉還是有些不放心的,他害怕等自己一走,蘇錦惜就又會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情來。

蘇蘇錦惜自然只能答應,否則上官司沉是不會放心出去的:「好……」

說完,上官司沉有些無奈卻又不得不忍住內心的心痛和擔心走了出去……

就在上官司沉關上門的那一瞬間,蘇錦惜猛的放鬆下來,直接躺在了地上,沒有力氣再做其他的事情。

方才還很是不熟控制的情緒也似乎有了些許好轉。這倒是讓蘇錦惜鬆了一口氣。 「快把陳大夫請來!」上官司沉出了房門后,第一時間喚來暗衛著急著吩咐到。

「是!」暗衛領命,忙按照上官司沉的吩咐去做,這樣的時候,暗衛也在心驚膽戰這害怕做錯一點事情。上官司沉的神色他們都看得到出來,這個時候,他們不能-也一點紕漏。

不多時,暗衛依照上官司沉的吩咐,找來了陳大夫。

「陳大夫,她從醒來之後就久有些……不對勁……」上官司沉看見陳大夫之後,忍不住的先開口說話了。這個時候,在上官司沉眼裡,禮儀什麼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是。」陳大夫也不敢多耽擱,但也沒有走正門進去,而是走到一處偏僻的窗邊,順著窗戶往裡看去,正好可以看到蘇錦惜的狀態。

陳大夫或許從方才上官司沉的神情以及言語中大概知道,蘇錦惜應該就是他猜測的那般狀況。

契約甜妻寵上天 果然,從陳大夫的視線看清,蘇錦惜面色潮紅,躺在地板上看似一動不動,但是那緊繃的身軀卻透露了主人此刻的忍耐與堅持。

這個樣子,不是魅葯發作了還會是什麼呢……

但陳大夫又不得不佩服,這女子實在是太過能忍,居然都到了這一步,都不願意和……和這般優秀的侯爺……

從上官司沉的神情以及擔心的程度來看,上官司沉想必是磁環蘇錦惜的,而蘇錦璃鳶想必也不會拒絕這般優秀的男子的吧,但為何,她會忍到現在,寧願自己難受,也不……

陳大夫其實從今天就診完蘇錦惜之後就知道蘇錦惜醒來的時候會魅葯發作,但他那個時候並沒有明說,他本以為這蘇姑娘醒來知之後即使藥性發作也會和上官司沉順勢發展下去,那他老陳也是有了一件功勞,但不曾想,剛才他就要以為事成了的時候,上官司沉卻遣了暗衛過來,設倒是讓陳大夫有些意外。

本以為郎情妾意,順理成章,逗我呢卻為何回事這樣的結果,陳大夫倒是有些疑惑了。

但是,疑惑歸疑惑,陳大夫還是要盡自己作為一名大夫的本分。

陳大夫看了幾眼窗戶裡面的情況之後,回過頭來同一臉焦急的上官司沉稟報:「侯爺,蘇小姐是魅葯發作了。」

陳大夫語氣間很是淡定,似乎是一開始便就知道了一樣,這倒是讓上官司沉有些疑惑。

但是,上官司沉並沒有太多的心思和時間去思考這些,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蘇錦惜,哪裡還顧得著這些啊。

「那……可有何應對之策。」上官司沉小心的問道。其實魅葯這種東西,有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是怎樣破解的,但是,上官司沉知道的那個方法自然是行不通的。

找蘇錦惜方才的反應來看上官司沉自然知道,那樣一個寧願傷害自己也不願意委身於他的蘇錦惜,又怎麼可能會按照他了解到的那個方法來解了這魅葯呢?

想到這裡,上官司沉幾乎是篤定的,但是,卻為何會有些失望……

一旁的陳大夫一直觀察著上官司沉的神情,在上官司沉擔心這蘇錦惜沒有什麼防備的時候,他的內心想法自然是會輕易被旁人看去一二的。

隨即,陳大夫想了想,說到:「魅葯只有一個法子可解,那便是與人交合。」陳大夫幾乎是以一種肯定的語氣說的這番話。

上官司沉一聽,隨即有些慌亂,眼眸中夜出現了擔心猶豫的神色,隨即不死心的繼續問道:「那,沒有其他方法可解了嗎?」

上官司沉像要抓住最後的一絲希望,畢竟,如若沒有其他方法可解的話,他真的不知道會做出怎樣的選擇,而蘇錦惜必然業不會答應他的某一項選擇。

總裁溺愛小老婆 陳大夫聽著上官司沉這麼一說,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了:「是的,除了這了沒有其他方法了。」

著急的上官司沉聽著陳大夫的話語,心中一片死寂,恍然間,時間就像是定住了一樣。

但是,多重情緒圍繞著的上官司沉,唯獨沒有出現的情緒是,懷疑。

是的,上官司沉並沒有懷疑陳大夫話,對於方才陳大夫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的話語沒有一點懷疑。

其實,陳大夫並沒有說實話,其實這魅葯也不一定非得那一種方法可以解,只不過,另外一種解法很是麻煩,而且過程業並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

陳大夫也是看著蘇錦惜可憐,小姑娘為了抵抗魅葯竟然在自己的手臂刺了這樣多且深的小孔,這款看得陳大夫很是不忍。

況且,在陳大夫眼裡,蘇錦惜和上官司沉本就極為般配,這般做法不過是給這兩個年輕人一個機會,所以,他也並沒有多想,便就說出了剛才那樣魅葯只有一解的話語來。

「如若沒有什麼事,那小民就先告退了。」陳大夫見著上官司沉陷入了自己的思考,想來也沒有看出些什麼來。

不過,現在看不出來,不代表待會兒也看不出來。總之,陳大夫待在這裡,總是不好的,總是會被看出些什麼來的。上官司沉又不傻,一時的糾結引發的意識迷糊並不代表他會一直迷糊下去,所以陳大夫只得趁著上官司沉還沒有發現什麼的時候,趁早的離去,這樣比較保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