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哪敢這麼懟聯邦主席啊?

等龍傑說完,我帶著一臉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雷姆姐就坐上了前去龍傑所說的空山鳥語閣。

實話,這地方我還真來過。

半大不小我也算是個人類第一公爵之子,雖說廢物是廢物了點而且這年齡也小了點,但是想巴結我的人還不是比比皆是。

這地方說簡單點就是個茶樓。

說複雜點就是高端人士來這娛樂和談事情的地方。

我靠著我爹可是沒少被人請來這裡吃飯,雖說吃完也算是賓主盡歡,但是事後他們求我爹辦的事好像一件都沒辦成。

所以說,這種地方的保密性很高這倒是實話。

而我,就憑藉著我爹那張臉,現在就能在這種地方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都沒人敢攔我。

這逼裝的很爽,我給自己打九分,打滿分怕我驕傲。

一路暢行無阻地和雷姆姐就來到了空山鳥語閣,推門而入,一個穿著一身白衣看似仙風道骨其實現在抱著個碗往嘴裡扒拉飯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一個形象就躍然眼前。

嗯,很真實。

嗯,人都要吃五穀雜糧的。

嗯,我上輩子看的那些玄幻小說作者要是看到這一幕絕對是要給全國人民謝罪的啊!

這一瞬間,我在我的大腦里設想了無數就像黎雪還有蘇靈兒她們眼中的龍傑的英勇無敵的形象,好吧,我承認這是徒勞。

有的屌絲就像我一樣,內心猥瑣,外形變態。

有的屌絲就像龍傑一樣,內心猥瑣,外形飄逸。

總結,屌絲一家親。

反正我對龍傑的認知估計這輩子都改不了了。

雖說就是一個簡單的吃飯,但是您都快把碗扣臉上了啊!

推門聲還是成功的阻止了龍傑的暴行,龍傑看到我和雷姆臉色都沒什麼變化,直接對我招了招手,說道:「來的挺快啊,你先在這坐會兒,我好幾天沒吃飯了,先讓我補補。」

實話,和有些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還能裝一下。

就比如龍傑,第一次和我見面的時候好歹也算是主席的樣子。

可是你看看現在。

這和隔壁家老王有什麼區別?

現在連演都不演一下了。

既然如此,我直接怒吼道:「哎哎哎,給我留點!別就你吃啊!我和雷姆姐還沒吃呢!」

「搶什麼搶?你再點啊!」

「錢算你賬上啊!」

…… 一般人是想象不到我和龍傑的這種相處模式的。

畢竟很多人都認為當官的都是高高在上,很是厲害的樣子,雖說也不算是不食人間五穀,但是至少無官無權無位的人想要見他們一下確實也是挺難得。

主席這種的就不多說了,但是我敢保證很多人這輩子都沒見過市長。

這也就養成了很多人見了一次當官的就好像是見了什麼人一樣那麼激動。

實話,就我這身份,聯邦之內只要是官職能比我爹這個掌握實際軍權的第一公爵小的人,基本上都得給我點面子。

嗯,我就是傳說之中的紈絝子弟。

所以說我對聯邦主席其實也沒多少仰慕啊,害怕啊什麼的心理。

尤其是龍傑的性格也很隨和,這也就助長了我要吃就一定要吃窮他的這一想法。

好磨歹磨,最後好不容易讓龍傑請客,我也不容易的說。

倒是上來這菜都挺對我胃口的,像這小雞燉蘑菇,燴菜,毛血旺啊什麼的都是很下飯的硬菜,和米飯搭配在一起,別看簡單,但是絕對是人間美味。

真的,去什麼大酒店啊西餐館啊什麼的根本吃都吃不飽,晚上去吃一頓回家大半夜我還得準備口宵夜,哪有這實在啊。

這個世界雖然沒什麼看著就不牛逼但是傳說很牛逼的牛排,但是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這小資情調就根本消失不了。

所以說我來這裡十有八九是在眾人的注視下吃好幾份才回家的主。

會不會餓著別人我不管,反正我不能餓著。

也就這一次龍傑請客吃飯我這才對了一次胃口,在加上我對靈悠涵今天比賽完的舉動十分不滿意,所以我化悲憤為食量,勵志要把龍傑吃窮。

雖說吃窮不太可能,但是夢想總還是要有的,不一定有一天就能實現了不是。

在這種想法和前提下,等這場戰鬥一結束,我基本上靠在椅子上都起不來了。

比飯量這種事情說實話我可是沒怕過誰。

除了想要當學渣之外,我還有一個綽號就是死肥宅。

如果不是我老媽非要限制我的體型的話,那麼我現在估計和周帥都有的一拼了。

雖說我不胖,但是這飯量我卻很自信。

今天龍傑就用什麼叫做飯桶好好給我上了一課。

我這都吃完了都快撐得不行了,結果人家又弄了一碗米飯吃上了。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餓了好幾天了我真的以為他這是餓鬼投胎得了。

為了早點回家享受我好久都沒享受過的午休的快感,我擦了擦嘴角順口打了個飽嗝后對龍傑問道:「這麼急找我幹嘛啊?就是為了請我吃個飯?」

反正我個人覺得龍傑不會是那麼無聊的人,叫我過來一定是有事,根據我的估計,可能是這次看到了固定機炮之後又想要買一點。

極大可能就是這種普普通通的商業往來。

可龍傑卻放下碗,極其無奈地嘆了口氣,一臉愁容地說道:「我不說估計這消息過幾天也傳過來了,現在告訴你也不遲。前線,我們輸了。」

納尼?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原本吃飽了撐得都動不了的腰也一下子就挺直了,我一臉蒙地反問道:「你說什麼?」

我掏了下耳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可是龍傑卻再一次說道:「我們前線輸了。但是你放心,你父親沃斯卡公爵沒事,也是他帶著剩下的部隊堅守著邊境要塞我這才能回來主持這個比賽。可能最近你們也有察覺,現在各個城市裡面都出現了難民,所以說我也就不瞞你了。」

我對輸贏啊什麼的不感興趣,對我這種紈絝來說,天就是塌下來了也有個高的頂著,和我當然沒什麼關係。

但是說實話,聽龍傑說完我爹沒事之後我是真的放下心來了。

我沒好氣地直接懟道:「咱說話能不能不要大喘氣!你會嚇死人好吧!」說到這我轉念一想,語氣一變,反問道:「不對啊,我爹沒事你這麼急叫我過來幹嘛?你說的事情不會就是前線輸了吧?」

龍傑瞪我一眼,同樣沒好氣地說道:「合著人類聯邦輸了和你沒關係啊?不和你繞彎子了,這次找你有事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的父親沃斯卡公爵。這個時候前方戰事正吃緊,他一時半會回不來,所以他托我回來囑託你件事。」

哎呦?

我家老爹還有這閑情雅緻了。

以我對我爹的了解,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我爹找我只可能是兩件事。

第一件:我爹肯定讓我加班加點造點像我這種廢物都能用的武器送到前線去。

以我爹的性格他絕對能辦出來這種事。

第二件無非就是我爹知道這次比賽我要參加,所以我爹讓我一定要拿個第一啊什麼的,要不就是讓我乾脆棄權不要給他丟臉。

反正我爹從來對我都是望子成龍但是也沒報什麼希望真的能成個材,不給丟臉也就行了。

再怎麼說也是親生的父子,我猜我爹的想法還是很準的。

我露出一幅已經預料到未來的樣子對龍傑點點頭,龍傑念念不舍地又看了眼飯,這才對我說道:「沃斯卡公爵就給你帶了一句話,就是讓你注意安全。」

5秒….

10秒…

30秒…

龍傑拿起飯碗扒拉了兩口在才發現我愣了將近半分鐘了。

龍傑順手一彈,一個小水球直接砸在了我臉上,我擦了一下臉上的水跡,一臉疑惑地問道:「這是我爹說的?」

龍傑就好像是看傻子一樣看了我一眼,邊扒拉飯邊含糊不清地說道:「我騙你幹嘛,行了,沒事了,你回去吧。」

這就沒事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前突然浮現出我爹那種跟便秘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的臉來。

我爹能說出讓我注意安全這種話來?

實話,等我被雷姆姐帶回家的時候我都沒反應過來這是真的。

我爹是什麼性格我實在是太了解了,這次他是轉了性了還是怎麼樣?

龍傑帶回來這句話實在是太嚇人,我需要時間緩緩。

這一緩,夜色就逐漸降臨了。 實話,一直以來我和我爹的關係就不算怎麼好。

別看我現在才八歲,要是我把上輩子也算上,現在我都36歲了。可能這也算是遲來的叛逆期外加年齡增長帶來的掌控欲,從我學會說話和走路之後我就對我爹平時那種權威很是反感。

以至於我和我爹平常最多的交流就是我不聽話我爹抄棍子收拾我。

要麼人們都說女兒是父親貼心的小棉襖,兒子絕對就是養了個禍害。

按照平常人家的說法,養閨女又貼心,長大之後找一個好人家一嫁,生下孩子也是爺爺奶奶操心。

可養兒子就費事了,不管在哪個世界,只要人口一上去,這買房就絕對是個壓力。

一亂想就想多了,但是對於我爹這突如其來的關心,我是真的不適應甚至以為自己在做夢。

半躺在陽台的躺椅上,我滿腦子都是我爹那一張便秘臉。

以至於一個水球拍我臉上我才緩過神來。

拒嫁豪門 在這個家能對我這麼做的也就只有一個人了,熟練地一把把臉上的水跡擦去,我無奈地看向了在我身邊噘著嘴一臉不開心的黎雪。

黎雪雙手叉腰,叱問道:「哥,你幹嘛呢!叫你半天你都不搭理我。」

額……我能說是因為我沒聽見嗎?

放在平常,對於黎雪的這種行為我一定得想方設法把便宜占回來,但是今天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來,我有氣無力地問道:「怎麼了?有事嗎?」

「咦。」黎雪眼中閃過絲驚訝之色,像我這種違背常理的舉動已經充分引起了這個丫頭的注意,然後這死丫頭滿臉警惕地退後一步。

這明擺著是以為我要換一種報復的思路是吧?

都懶得再看黎雪,我又一次半躺在躺椅上,心裡五味雜陳。

黎雪看了一會兒發現我沒什麼動作,這丫頭終於是發現她哥哥今天的情緒不好了,搬來張椅子坐在我身邊,黎雪疑惑地問道:「哥,你怎麼了啊?」

有時候有個妹妹還是有好處的,至少心情不好的還有個人聊天,而且自家親妹妹面前我也沒什麼秘密,想說什麼就直接說了。

我嘆了口氣,無奈地問道:「黎雪,你有沒有覺得我挺自私的?」

自私?

黎雪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顯然是沒想到我會問這種問題。

自家妹妹在大事上還是很向著自家哥哥的,黎雪搖搖頭,反問道:「沒有啊,哥哥你怎麼突然問這種事?」

也算是最近的事情都攢在一起了吧。

對於黎雪我也沒什麼隱瞞,所以就很直接地說道:「你看,靈主任為了讓我參加比賽都說出那種話來,結果我的態度呢?我一直是抱著能贏就贏,贏不了就算了的態度。還有周帥,他在家的地位本來就不高,本來靠著這場比賽他不一定能改善一下自己現在的生活環境,結果我卻讓他用那種方式打了比賽。還有……算了,不多說了。黎雪,你又沒有覺得我很自私,一切都以自己為中心。」

嗯,這就是我這麼惆悵加鬱悶的原因了。

反思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每一次都是別人真心對待我,幫助我,可是我每一次都是只為了自己的利益去考慮。

某種意義上,這樣的我是不是太差勁了。

「哥,你是不是傻啊?」

「啊?」

就在我鬱悶加惆悵的時候,黎雪突然站起身,就好像是看智障一樣看著我說道:「你又不是女孩子,這麼多愁善感幹什麼啊?雖然哥你的腦子確實不怎麼好,智商又不高,情商也低的可憐,但是好歹你還勉強算是有良心,會因為別人而生氣而傷心而著急,這不就說明你還不算是個爛人嘛。你這糾結什麼呢?」

我這聽得目瞪口呆。

這到底是誇我呢還是罵我呢?

但是面對黎雪的質問,我現在居然組織不出一句話來反駁她。

而黎雪則繼續說道:「先不說別的,就說今天的這場比賽。哥你這麼安排又沒有錯,我們本來就少人,想贏的話就得用一點點小戰術。還有,哥你不是常說勝者為王什麼的話嘛,不管我們怎麼贏的,但是我們就是贏了啊!贏了就是最好的結局。對周帥來說,你認為的帥氣的輸好還是像今天一樣猥瑣的贏好? 重生復仇:千金歸來 我和靈兒兩個女孩子都還沒在意呢,你在這糾結什麼呢?「

聽到這我就不樂意了,什麼叫做猥瑣的贏?我動了多少腦子哎!在沒有情報的情況下我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布置這麼完美的戰術,我這怎麼叫做猥瑣的贏了。

我這坐起身就反駁道:「惆悵一下還不行啊?怎麼從你嘴裡我都變成什麼樣了,你是我親妹妹嗎?」

黎雪的嘴角帶起一絲微笑,輕輕抱住我的胳膊,微笑道:「當然是啊想,智障哥哥,吃飯了。」

哼!

我樂天就是今天餓死,也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