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不行,我兩也能在比賽場上做個戲啊什麼的啊!

可是我家貞德老師一下子把我賣了,我這怎麼在人家不知情的情況下讓黎雪拿我手短,吃我嘴軟啊?

黎雪怎麼說也是和我從一個娘肚子裡面爬出來的,對我這性格也是相當了解,笑嘻嘻地蹲在我臉前問道:「哥,別裝了。好好說,你想收買我是吧?」

得,我這為了掩飾尷尬的裝吐也被這丫頭看出來了。

我無奈地直接坐在了還算是乾淨的地上,說道:「嗯,我是想收買你!說吧,想讓我做什麼?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對著這知根知底的妹妹,我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了。

我是真的怕這丫頭讓我裸奔出去跑三圈!

可是黎雪眼睛一轉,直接說道:「想收買我,可以啊!」

我這臉上喜色一閃,這不愧是親妹妹啊!果然是體恤自己哥哥。

可是還沒等我感動兩秒鐘呢,黎雪便接著問道:「哥,你為什麼這麼想贏啊?你不是對這些沒興趣嗎?」

我雙手撐在地板上,一臉無奈且義正言辭地說道:「我,窮,啊!」

說實話,我確實一開始並沒有把這個比賽當回事。但是最近又是和靈悠涵又是和龍傑什麼的聊過來,我突然發現這個比賽貌似和我以後的財運有著絕對大的關係。

這就跟模特走秀一樣。

利用這個舞台,我怎麼也得把我的優勢啊什麼的展示出來吧?

先別說研究資金,先得到聯邦的重視才是最關鍵的。

畢竟咱也當了多少年的華夏人,還是清楚國企的工人待遇和私企的工人待遇區別到底有多少的!

所以說,贏了就代表錢,有錢的話,我的動力還是很足的。

這年頭,我也就喜歡那幾個能印在錢上的人臉了!

那是相當帥啊!

我看黎雪的表情我就知道黎雪沒明白我的意思,我心中一動,便直接說道:「丫頭,咱們開個公司吧!就是那種能掙錢的公司!只要我能贏到最後,那麼我敢保證咱們的公司能開起來!」

「錢!「

黎雪眼睛一亮!

我都忘了,這丫頭零花錢雖然多,但是就她那個花法……咳咳咳,我笑而不語。

我點點頭,直接說道:「嗯,就是錢。你也知道我最近做的這些東西,我們繼續研發,到後來批量製造賣給聯邦,錢不就來了嘛!只要你哥我能贏到最後,那麼你哥我絕對會受到聯邦的重視。那麼你以後想買什麼衣服買什麼衣服,想吃什麼吃什麼,你哥我包了!」

真的,我差一點看見黎雪點頭。

可這丫頭下一秒卻搖了搖頭,對我笑嘻嘻地說道:「就是開公司那也是以後的事了,哥,你不覺得你想贏我你得做點什麼?」

得,還得我大出血。

重生之女醫天下 我對這丫頭也是很熟悉了,為了以後大把大把的金幣,我這一咬牙一跺腳,直接說道:「行,就今天下午,我帶你出去玩,你想玩什麼玩什麼,想買什麼買什麼,行了吧?」

「嘻嘻,謝謝智障哥哥!那我先走了啊!我下午來找你,別忘了和老師請假喲!」黎雪嘻嘻一笑,轉身就跑。

我這還心疼我那點私房錢的呢,都跑到門口的黎雪突然轉身對我說道:「哎,哥,我下午還有個閨蜜,我們就一起來了啊!你可不能小氣喲!」

我勒個去?

「哎哎哎哎!死丫……」話還沒說完黎雪就直接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這可還真是花自己哥哥的錢你是一點都不心疼啊!

我無奈地轉過身,正好看見貞德。

我的心裡這突然一涼。

貞德老師什麼人我可是十分清楚啊!

我怎麼把她給忘了!

「額……」我嘴角抽了抽,無奈道:「老師,我剛剛說的,你就當你沒聽見啊!」

貞德嘴角帶起了一絲微笑,反問道:「樂天,你剛剛說了什麼?奧對,你是要請假對吧?嗯,好的,我同意了,下午去吧!」

我驚訝地看向貞德。

我還以為貞德老師這個憤青的想法突然爆發要阻止呢!

但貞德卻對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說道:「快去換衣服準備去吃飯吧,今天你贏了,老師請你吃好吃的!」

真的,今天我對貞德老師的印象又一次刷新了。

我一直以為貞德老師很古板呢!沒想到她這麼放得開,這我都算是戰前作弊了好吧!

這其中的理由還是日後我才想明白了。

這畢竟是一場比賽而不是神聖的決鬥,規則裡面又沒說不能戰前收買,貞德老師自然也就不管我了。

可惜我現在依舊還「沉浸在花錢的悲痛之中」,自然是沒想明白。

換完衣服,美滋滋地吃了頓飯,趴在薔薇樓里一張乾淨的桌子上。

實話,自從我遇到殭屍臉以後我就再也沒好好睡過一個覺。

我可是勵志要當學渣的人!

這都多久沒上課睡覺了啊!

我感覺我給廣大學渣丟了人,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

邊瞎想,我這困意也就邊上來了,眼皮就像是掛了千斤秤砣一樣不斷向下墜落!

好像,好久沒看見殭屍臉了啊?

「哈~~~~」

深深吸一口氣,我這眼皮子徹底閉住了。

「哥!」

「媽呀!」

我這剛閉上眼睛,一道晴天霹靂直接響在我的耳邊!

嚇的我身體一激靈,這椅子也不穩,帶著我直接摔在了地上。

我這困意一下子就沒了!

「黎雪,你個死丫頭謀殺啊!」揉著我摔疼了的屁股,我沒好氣地說道!

這不是說好下午才去嗎?

這才剛吃完飯啊!

「嘻嘻,你哥哥真的好傻啊。」

「對吧對吧,我可沒騙你,我哥哥真的腦子有問題!」

「嘻嘻。」

我這還沒抬頭呢就聽見一陣嬉笑聲!

奧對,這死丫頭還說要帶自己閨蜜的。

我抬起頭打算看看這說我傻的黎雪閨蜜到底是何方神聖。

剛一抬頭我就愣在了原地。

「我…..勒個去?貓耳蘿莉?」

在我眼前,一個蘿莉的金色的長捲髮潤順的披在肩上,白皙的皮膚如羊脂一般光滑,眼瞳之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高挺小巧的鼻樑之下,粉嫩的嫩唇輕輕一笑。

當然,見慣了我家妹妹這個級別的蘿莉以後,別的蘿莉再漂亮最多也就是和我妹妹一個檔次。

而且,我不是蘿莉控。

我也沒什麼其他控。

甚至我不是單純的好色。

美女見的多了,其實女孩子長什麼樣在我看來都一個樣。

這丫頭讓我驚訝的並不是她的長相,而是她身後的一條金黃色毛絨絨的尾巴和頭頂的一雙小巧可愛的貓耳朵!

這是,cosplay? 講真,我除了我在上輩子的漫展上看到過活的貓耳蘿莉之外我再也沒有在其他地方看到過。

尤其是重生在這個世界以後,我失去了電腦,我失去了智能手機,我失去了5G網路和B站,同樣,我也失去了看番這一我的最愛。

而這個世界的人的在這種文化影視上的發展實在是……讓人心累。

所以說,突然看見一個cosplay的貓耳蘿莉,這對我這麼一個死宅的刺激還是很大的。

我爬起身,隨意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用一幅我自認為最紳士最好看的笑容打招呼道:「嗨,我是樂天。」

「切……」

黎雪,你一會兒別給我走,除了你誰還這麼切一下啊!

貓耳蘿莉嘻嘻一笑,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蘇靈兒,叫我靈兒就可以了。」

蘇靈兒?

我握了握蘇靈兒的手,官方互吹道:「名字很好聽,謝謝你照顧我家黎雪了。」

真的,這是最近幾個月我最正經的一次了。

我從來沒發現我能這麼正經過。

雖然我的視線一直集中在那雙耳朵上。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那雙耳朵做的好逼真啊。

不光是毛髮十分逼真,甚至我都沒看到像發箍一樣類似能固定的東西。

我這眼睛多賊啊,我甚至能看到那雙耳朵居然動了動。

鬆開蘇靈兒的手,我順手摸了摸這個耳朵。

嗯,手感超級棒。

我一臉驚嘆地問道:「你的耳朵是從哪裡買的啊?有機會我給黎雪也買一個。」

蘿莉已經很萌了,如果再加上一對貓耳的話,那就絕對是萌上加萌,萌值翻倍啊!

可我沒有注意到的是,蘇靈兒的臉色在我摸到耳朵的一瞬間就由白變紅。

然後…….

「砰!」

「啊!」

……

預期之中的下午帶著黎雪出去玩,可是實際上我和黎雪都沒去。現在我和黎雪包括蘇靈兒這個貓耳蘿莉三個人坐在馬車上正在回我家的路上。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她們兩個人坐著。

我一個人趴著。

黎雪就像是一幅看智障的表情看著我吐槽道:「哥,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你不知道對虎人來說,他們的耳朵和尾巴是最敏感的地方,你居然還敢去亂摸?」

我一臉欲哭無淚的樣子。

真的,我以後再也不相信cosplay了。

以後誰在cos什麼獸娘啊什麼的我絕對不亂摸了。

蘇靈兒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我是人類與虎人的混血,所以說我身上有著一部分虎人的特徵,之前沒有告訴你我很抱歉。」

我……

有著我的那個變態老爹在,我當然知道這個世界是由多個種族共存的,其中人類與虎人是聯盟,而精靈和蜥蜴人互相幫助,兩個陣營互相敵視。

虎人長什麼樣子我怎麼可能不清楚。

用最簡單的話來說,那就是直立行走的老虎。

那一整個頭可都是虎頭!

將門虎女 哪裡有人類的半點相似之處啊!

真不能怪我認錯,誰能想到人類和虎人還能混血啊!

而且這蘇靈兒還這麼萌!

面對黎雪的吐槽和蘇靈兒的道歉我還能說什麼,只能是虛弱地說道:「我…沒事。」

等我們三個人回到家,我趴在床上,看著拿著我的私房錢出去玩的兩個女孩子,我欲哭無淚地看向身邊的雷姆姐。

我也想去玩啊!

花了我的錢,我是真的想去啊!

我做夢都想不到,一個嬌小可愛的蘿莉能把我踹飛將近3米遠,我這渾身疼的都快下不了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