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的修為比這隻女鬼高了不知道多少,只要他一心隱匿,這隻女鬼能發現得了他才是怪事。

他沒有急著出手,因為他發現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這隻女鬼手段不一般,身上的怨氣卻是少得可憐。

一般來說,被這些鬼怪殺掉的人類的怨念,會變成一股股的怨氣或者煞氣纏繞在這些鬼怪身上。

這也是為何一些大妖怪一出門就烏雲蔽日,只因為他們殺掉的人太多,身上的怨氣和煞氣直衝雲霄,已經實體化。

但在眼前這隻鬼怪身上,白洛卻發現,她身上的怨氣真的是少得可憐,相比之下,倒是多了不少恐懼的負面情緒。

『難不成她是靠恐懼活著的鬼物?』

『又或者說,她才剛剛出道,身上還沒背負那麼多人命?』

可也不像啊,根據他之前得到的情報來看,這隻鬼怪應該來黑海市一段不短的時間了,這段時間裡黑海市的一系列詭異事件里有不少都是她搞的。

就比如之前白洛在教堂裡面遇上的那名已婚女人,她就是在夜晚聽到客廳里老是傳來各種詭異的聲響,心中極為害怕,這才到教堂里進行祈禱,但願能得到心安。

遺憾的是,她遇到了科洛教父那個老騙子。

但從這一點來看,也能猜出來這隻鬼怪應該早就來到黑海市了才對,因為教父的死,都已經快過去一個月了。

也就是說,這隻鬼怪至少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個多月,還很少殺人?

這話說出來白洛自己都不信,真是奇了怪了,難不成這隻鬼怪的腦子有問題?

白洛搖了搖頭,也不多想,將視線再次投到那名女鬼身上。

也不知道那名女鬼打的什麼主意,竟然沒在第一時間就動手,反而將這些人圍了起來,變著法子嚇唬他們。

『她這是在……玩耍?』

『應該不可能吧?』

白洛為自己的猜測感到荒謬,但現在看上去好像還真的是這樣。

但是,白洛看出來了不代表某個人也看出來了。

僵文手中的鬼頭大刀早已饑渴難耐,剛才之所以沒動手,是因為這隻女鬼無比滑溜,一不小心就會被她溜走。

之前跟她交手的時候,僵文沒少吃虧,一旦動起手來,女鬼是都不過他,可她逃跑的功夫絕對是一等一的,只要靠近有類似屏幕的地方,她就能鑽進去逃之夭夭,這讓僵文怎麼追?總不能跟她一樣鑽屏幕裡面去吧?

拜託,臣妾做不到啊!!

所以他能做的只有等,等這隻女鬼離開屏幕一段距離之後,他再立馬出手,讓她逃都沒地方逃。

『時候到了,就是現在!!』

「喝,妖孽,拿命來!!」

等到這一刻絕佳時機的僵文一聲爆喝,手中的鬼頭大刀冒出烏黑色光澤,外面裹上了一層黑霧,顯然比之前跟稻草人戰鬥時強上了許多,看來這段時間他也沒少努力。

女鬼被突然蹦出來的僵文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見到了那張可恨的嘴臉。

『怎麼又是這個可惡的殭屍!我到底哪裡惹到他了!』

女鬼對僵文可謂是恨之入骨,兩人要是有仇還好說,關鍵是他們倆之前壓根就不認識,誰知道僵文竟然會一上來就找她的麻煩?

這段時間她過得雞犬不寧,全都是被僵文打擾的,要不是僵文總派人過來打擾她進食,現在說不定早就突破到三階中期了。

『哼,竟然又是你這傢伙,真當我好欺負不成?』

她大概不知道僵文現在算是龍衛的人了,雖然明面上還是黑龍聯盟的一員,可現在有點兒背景的人,哪個不知道黑龍聯盟跟龍衛穿一條褲子?

她要是知道了僵文變成了龍衛的一員,八成會驚訝到連下巴都掉下來。

他們可是無惡不作的黑暗生物啊,這隻殭屍比她好不了多少,一隻殭屍竟然能混進龍衛,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現在的她當然不知道這件事,就算知道了,也最多震驚一下罷了,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憑著她們一族無孔不入的穿梭能力,她不知道在多少強敵面前逃走過,她相信,就算是龍衛全部出動,也照樣拿她沒辦法,大不了她往屏幕里一鑽,看誰能找得到她。

很快,僵文跟女鬼戰在了一起,電影院的這些人發現自己的身體又能動了,一個個欣喜若狂,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可又想起了剛才門上伸出五六隻詭異手臂的一幕,不敢輕易靠近大門。

「怎麼辦?我們還要離開嗎?」

「廢話,現在趁著那個怪物跟別人戰鬥,趕緊溜了才對。」 「不好,這個門還是打不開。」

跑得最快的那個人第一時間就來到了門前,卻悲催地發現,這門依舊打不開。

「難道我們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嗎?」這些人絕望地想著。

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戰鬥中的僵文和女鬼,這二人一個是殭屍,一個是鬼怪,怎麼看都不會是好人。

無論是殭屍勝利,還是女鬼更勝一籌,對他們來說都是死路一條啊。

幸好僵文不知道這些人心裡的想法,不然非得被他們氣死不可,本大爺可是真真正正的好人啊,還是官方親自認證的龍衛。

要不是責任所在,怕被白洛老大找麻煩,僵文壓根就不會搭理這些人,眼看著他們被女鬼吃掉才好。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僵文也沒工夫注意到這些人。

就在眾人恐懼地等著命運到來時,白洛出手了。

他屈指一彈,一道凝結的靈氣光團從他的指尖冒了出來,打在了大門上。

門上頓時冒出一縷黑煙,同時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聲,貌似有什麼東西被白洛的隨手一擊破掉了。

幾人大喜過望,回頭一看,這才發現原來電影院角落裡還有一個大活人來著。

什麼時候的事,他們怎麼對這人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些人大腦空白一片,也不記得白洛是什麼時候走進的電影院,這也是白洛進來的時候自動屏蔽了氣息和蹤跡的緣故,憑這些普通人,要是能看得到他才怪。

這個時候白洛一出手,立馬暴露了出來。

「還不快走!!!」

白洛一聲大喝,將這些的注意力拉了回來,這都什麼時候了,他們竟然還敢發愣?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在白洛的提醒之下,這些人終於回過神來,一個個連滾帶爬出了電影院的大門。

大門有些擁擠,幾十個人擠在一起,什麼醜態都爆了出來。

之前還你儂我儂的一對小情侶,竟然為了爭奪提前幾秒出去就互掐了起來,推推擠擠,反倒兩個人誰都沒有第一時間離開。

相比之下,那幾名年齡不大的學生的做法就讓白洛高看了他們一眼,在女鬼跟僵文戰鬥的時刻,無瑕它顧,於是就放鬆了對這名叫做『小亮』的學生的掌控。

小亮失去了女鬼的控制,一頭歪在了地上,幾名同伴將他抬了起來,一點一點向著門口移動,讓白洛頗為讚許。

除了他們幾人,還有一個人的表現讓白洛有些驚訝,正是最開始就想出去,第一時間找到電影院大門的那名壯漢。

壯漢看了白洛一眼,沒有第一時間走出去,而是抱拳鞠了一躬,沉聲道:「這位大哥的人情我記下了,還請留個名字,來日一定報答!」

白洛略微驚訝,這人的表現他之前看在眼裡,雖然後面面對女鬼是有些慫,但在先前的表現勉強算是合格,是個人才。

且不說普通人在面對三階鬼怪的時候壓力有多大,光從他能冷靜下來,並且第一時間找到出口,再暴力破門,就可以看出他已經表現得比大多數人都要好了。

白洛沉思一下,回道:「想要報答的話,就到黑龍聯盟報到吧,黑龍聯盟剛剛成立,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

那漢子臉色一喜,竟然是黑龍聯盟?!

黑龍聯盟的赫赫威名他可是聽說過的,在來到黑海市沒多久,就暴力掃除了黑海市幾乎所有的地下勢力,並將它們統一起來,組成了如今的黑龍聯盟。

除此之外,這個黑龍聯盟的老大也是無比霸氣,據說前幾天竟然打上了龍衛,硬是殺了龍衛的頭領,讓整個黑海市都沸騰了起來,直呼霸氣側漏。

這名漢子也是早就想加入黑龍聯盟了,只是一直在害怕加入之後會不會遇上各種詭異的事情,或者被派去跟別的勢力當炮灰,所以一直猶猶豫豫,拿不定主意。

自從經歷了今天的事情,他可算看明白了,這個破時代,沒有力量,隨便蹦出來一隻鬼怪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今天他就是來看了電影,就能遇上這種倒霉的事,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

鐵雪雲煙 會不會過幾天他刷個牙就在鏡子里看到一隻惡鬼,或者上個廁所忽然從馬桶裡面冒出來一隻鬼手?

剛才那種絕望感,他受夠了,沒有力量,他連反抗都做不到。

眼下一個大好機會擺在他的面前,他幾乎第一時間就決定了下來。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力量,我要打爆這些惡鬼的力量!』

這名漢子深吸口氣,向著白洛再鞠一躬:「多謝這位兄弟,出去后我就到黑龍聯盟報到!」

說完,這人立刻轉身離開了這裡,以他這麼弱的實力,留在這裡也只是個累贅罷了,不如離去的好。

他一走,整個電影院里的普通人就走了個乾淨,只剩下白洛、僵文還有女鬼三人。

女鬼恨恨地盯著白洛,恨不得在他身上咬一口。

『怎麼又冒出來一個破壞我好事的傢伙?這些人閑得無聊都來找我打架了嗎?』

『倒霉,以前怎麼就沒遇上這麼多事,這段時間究竟是怎麼了?』

『唔,等等! 邪皇的小小少爺 剛才這個人是不是說了黑龍聯盟?』

女鬼這下恍然大悟,原來是黑龍聯盟的人。

她雖然不怎麼關心黑海市各個勢力的動向,但具體情況還是知道一些的。

黑龍聯盟統一了整個黑海市的地下勢力,所以他們現在是打算清場,把她也趕出黑海市了?

女鬼心裡十分不爽,冷哼一聲道:「哼,你們黑龍聯盟做事太過分了吧?我不想找你們的麻煩,為什麼你們三番兩次打擾我進食?」

女鬼第一次開口說話,聲音清脆,但白洛好像聽出來裡面似乎帶著的不是怨氣,而是像小孩子被搶了玩具一樣氣呼呼的感覺。

白洛眉頭一挑,這隻女鬼真的是剛出道的嘍?

這邊的僵文驚喜地轉過頭,看到了白洛,於是直接將女鬼的問題忽略掉。

「白老大,你怎麼在這裡?」

僵文驚喜的同時心裡也是十分的震驚,他竟然連白洛什麼時候進來的都不知道,要知道,他可是三階頂峰的修士啊!

白洛也是三階頂峰的修士,按理說,他們的等級是相同的,為何實力上差距會這麼大啊!

這已經不是震驚了,是驚悚好不好?兩人的實力根本就不在一個次元上!

白洛揮了揮手道:「路過罷了,感受到這裡有股不一樣的氣息,就進來看看,這個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個目標了吧?」

僵文壓下心中的震驚,點頭道:「沒錯,老大,這個傢伙滑溜得很,千萬不能給她逃走的機會,而且她還報復心極強,這段時間沒少給我添麻煩,絕對不能放走。」

「你胡說!」那名女鬼氣的腮幫子都鼓了起來,咬著牙看著僵文。

「要不是你們三番兩次打擾我進食,我又怎麼會報復你?」

僵文一下蹦了起來:「這能全怪我嗎?你當我想跟你對上的嗎?還不是白老大給我派的任務,不然我才懶得管你殺了幾個人,那關我屁事兒。」

「咳咳。」白洛輕咳一聲。

僵文臉色瞬間變了回來,差點兒忘了白洛老大也在這裡,也是立馬改了口,奉承道:「當然,就算沒有白洛老大的命令,我也會義不容辭除掉你這個黑海市的禍害。」

「你將整個黑海市攪得雞犬不寧,今天我就代表正義,將你捉拿,還黑海市一個朗朗乾坤!」

僵文大義凜然,只是,他一直不斷往白洛這裡撇的眼神出賣了他,好像是在詢問『怎麼樣,老大,我講的還不錯吧?』

什麼鬼?還黑海市一個朗朗乾坤?你莫不是在逗我?等等,這句話好像前段時間在那裡聽說過,這不是黑龍聯盟首領說過的那句話嗎?現在都傳遍整個黑海市了,她想不聽到都難。

女鬼不傻,很快就明白了這個人竟然是僵文的老闆!僵文又是黑龍聯盟的副首領,這麼說,眼前這個人竟然就是統一了整個黑海市地下勢力的那位帝王?

女鬼被這個名頭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又為自己的表現感到羞愧。

管他是不是黑海市的龍頭老大,反正都抓不住她,只會平白給自己拉仇恨而已。

靳先生的心尖寶 女鬼將目光轉到了白洛身上,強行壓下心中的不適感,語道:「看起來你就是黑龍聯盟的老大了吧?」

一切聽夫人的 「今天我就在這裡把話說開了,只要你們不找我的麻煩,我也不會搭理你們,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從今往後你們要是再敢打擾我進食,哼,別怪我不客氣了!」

白洛眉頭一挑,笑問道:「哦?我想知道你會怎麼個不客氣法?是誰給你的勇氣敢正面面對我?」

「你……」女鬼被噎了一下,仔細一想,她好像還真的打不過白洛他們。

甚至不說白洛,連僵文她都鬥不過。

但是,在面子上她是絕對不會認慫的。

「哼,別以為仗著自己實力高就能隨便欺負人,我是打不過,但我要是想跑,還沒有人能攔得住我!」女鬼雙手抱著胸,頗為驕傲地道。 「哈?」白洛聞言驚詫,果然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他今天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以自己的逃跑本領為驕傲的。

這女鬼到底是逃了多少次才能培養出這樣的信心出來?不過,不得不承認,逃跑能力強,也不失為一種本事啊。

白洛眼睛轉了轉,這隻女鬼身上怨氣很少,恐懼的氣息倒是十分濃厚,想來是靠著吞噬恐懼等負面情緒修鍊到惡靈,雖然行為惡劣了一點,但只要沒怎麼害過人,倒也可以考慮收為手下。

於是,白洛出聲道:「想讓我們不打擾你?當然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們一個條件。」

「老大!」僵文不明白白洛打的什麼主意,他們會放任這隻女鬼一直在黑海市裡亂竄?

自家卧榻,豈容他人酣睡?

白洛擺了擺手:「放心,我心裡有底。」

聽到白洛這句話,僵文才真正放心下來,也是,白洛老大這麼英明神武的人,怎麼可能會放過這隻小小的鬼怪?

想到這裡,雖然不知道白老大想幹嘛,但僵文已經料想到這隻女鬼的下場一定不會好。

當初白洛也是跟他這麼約定的,說什麼龍衛有什麼大部隊,支援無數,到頭來有個屁的支援,全是他們一起併肩子上的。

白老大還答應過,只要黑海市統一,就將鐵僵會預定為黑海市獨一無二的地下勢力,結果呢,鐵僵會全部併入黑龍聯盟,好吧,這個其實是他自願的,白洛也給了他黑龍聯盟副首領的位置。

白洛還要統御龍衛,不經常在,所以可以說現在整個黑龍聯盟權利全都歸在他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