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覺醒后全力一擊,此人竟然毫髮無傷?

這!如何可能!

在太史慈一片驚疑的目光里!

周啟身形展動。如一道輕煙般掠過他的身旁!

劍出無我!有我無敵!

隨著寒光一閃!

「昂!」

鎮邪劍上一聲龍吟驚天徹地!

寒光一閃而逝!

太史慈高壯的身軀一顫,便如雕像一般僵硬在了原地。

片刻之後,周啟徐徐轉過身,目光平靜地注視著太史慈。手中鎮邪劍低垂!

明亮的劍身之上,一滴猩紅的鮮血滴落。在夜色中是那樣的刺眼!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歷史名將太史慈!獲得血腥點20000,功勛值3000,白金神秘寶箱X1是否現在開啟?」

「否!」

周啟胸口起伏不定,臉上的平靜絲毫無法掩飾心中的波瀾。

就在這猛人開超大的瞬間,他立刻開啟了「有我無敵」。

儘管有80%的傷害減免,可一輪硬抗之下,他的生命值還是滑落到了近乎重傷的邊緣。

幸好太史慈先前已經身受重傷,剛才一擊之後,已是強弩之末。才讓自己輕鬆得手。

此戰,對於他而言,最大的收穫來自於符籙的運用和體悟!

進入任務以來,除了勤練自身武藝,自得了《玄符錄》之後,周啟從未有一日忘記精研符法。有了《玄符錄》補充和印證。原本學習自聊齋世界中的崑崙道術,進展可謂一日千里。

一直以來,符籙對於他來說大多作為輔助手段進行使用,從未用來與人正面交戰。

今晚懟上太史慈這樣的猛將,混沌之軀用過後沒能將他秒掉,之後除非穿上四獸吞天鎧正面硬鋼,大幅的屬性差異下,勝算可謂極低。

而有了符法的幫助后,情況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讓周啟依稀看到了一套根據目前所掌握的技能搭配,完全屬於自己的戰鬥方式!

只要符籙運用的時機得當,他完全可以不依賴極品裝備,戰勝屬性上強出一截的對手!

而就在周啟腦海中思緒紛雜,心中頗多感慨的時候。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猛將太史慈,觸發隱藏任務「威龍猛將!」是否接受?」

「嗯?」聽到空間突然給出的提示,周啟臉上一怔!

「威龍猛將!」什麼鬼? 周啟微一沉吟,選擇了確定。

「接!為什麼不接!」

任務已經進行到這樣的地步,利益最大化是必須的!

每多一個隱藏任務,最後的收益就多上幾分!

哪怕前方任務危機重重!

而就在剛才的單挑中,他親手殺死了猛將太史慈!

現在!他擁有的這份實力和自信,敢於面對一切挑戰!

「契約者編號5106接取隱藏任務威龍猛將。隱藏任務第一階段,獨自擊殺許褚,張飛,剛寧!任務完成,將魂等級提升一級。任務失敗,所有屬性永久降低10%。」

「嘶!」周啟雖然料到任務必定不會簡單,可收到空間的信息后,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第一階段隱藏就要自己單獨去懟許褚,張飛和甘寧這樣的猛人!

將魂等級提升一級?

同失敗懲罰相比,這獎勵也未免太雞肋了吧!

片刻的失神過後,周啟將目光投向了戰場。

太史慈在單挑中被自己所殺,此刻江東士卒士氣處於低谷,正是殲敵良機!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一念到此,他口中一聲呼哨,靈魂戰馬頓時飛奔來到身前!

周啟翻身躍上馬背,將手中鎮邪劍高高舉起往前方一指!後方掠陣的趙雲和貂蟬見狀,頓時一擺兵刃當先殺出!

兩萬太平軍將士士氣高昂,跟隨周林和他麾下的三百「國寶騎兵」,口中發出震天的吶喊發起了衝鋒。

戰鬥節奏遵照這時代的步驟,頓時由武將單挑進入了揮軍掩殺的階段!

太史慈居然戰死,大出陸遜的意外!

眼見太平軍發起了衝鋒。陸遜急忙將手中雙劍一擺。

江東大軍陣列左右一分,自其中衝出2千渾身穿著絳紅色衣甲,手持火紅色大旗的軍士。

周啟身具夜視的能力,眼見敵軍有所舉動,急忙凝目細看。

只見火紅旗幟下,敵方每五名軍士護住其中一名身穿道袍,手持長劍的道人。隱隱結成一個陣勢。

「妖術師?」

周啟心中一陣驚訝,沒想到江東軍中竟然隱藏有數百妖術師!

從規模上來看,這隊妖術師更像是特殊兵種的存在!

就如同自己麾下由周林率領的這隊騎乘熊貓項圈的「國寶騎兵」一樣,但凡特殊兵種都有自身特點。

如張角手下的黃巾力士,可以使用巨力符,在一段時間內變得力大無窮。抓取地上的巨石投向敵人。

孟獲手下的藤甲兵,無懼普通刀劍和箭矢攻擊。而且能在陸地和水中都來去自如。

妖術師同樣如此,而且更加的難纏。他們不但掌握並使用一種或幾種攻擊屬性的道術,而且還能聯合施法!

對面帥旗下那人究竟是誰?竟然擁有妖術師這樣的強力兵種!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集中目力望向了對面帥旗下面容儒雅,手持雙劍的年輕武將。

「陸遜!種族人類。力量117,敏捷125,體力119,適性108,精神151,智力159。天賦技能:

1.雙劍天賦精通:使用雙劍作戰時,傷害力增加200%,攻擊速度增加30,攻擊時閃避幾率增加15%;

2.術法精通:使用道術作戰時傷害增加100%,增益效果持續時間翻倍;

3.武將技.燕雙飛:召喚一具分身協同作戰,分身可使用除無雙技外,主體所有技能;

4.無雙亂舞.朱雀暴炎擊;引爆一枚火球,對半徑70米內所有敵人造成1000點火屬性大傷害。並追加3秒暈眩。爆炸后持續燃燒效果,造成每秒150點灼燒傷害,持續4秒!

身份:歷史名將,江東副軍師:50%自身屬性作用於士卒;

統率力:10000

聲望:遠近聞名:增加30%招募士卒成功率,10%在野武將招募成功率;

稱號:1.一國之奇才:增加1200點最大生命值,無雙槽蓄力時間減少30%,可隨時間緩慢增加無雙能量;2.胸藏溝壑:戰陣,錦囊妙計威力加成50%;3.火燒連營:使用火攻時,傷害力增加100%,持續時間增加50%!」

「陸遜,陸伯言!原來是他!」

周啟目光一凜。

陸遜可不簡單!

在三國演義中,關羽大意失荊州,敗走麥城被擒身亡。在他之後,張飛又被張達、范疆殺死,攜首級投奔了東吳。劉備因關羽,張飛先後亡故,起70萬川軍東征,為兩位義弟報仇。

在夷陵一戰中,正是陸遜火燒聯營,滅了劉備70萬大軍,保住了東吳基業!

看來,這路人馬的領軍之人不是太史慈,而應該是他!

而就在這時,只見隨著陸遜一聲令下,陣前的一眾妖術師齊齊做法!

江東軍陣前的河灘上,隆冬之際,夜間原本應該更加寒冷的空氣頓時散發出一陣令人心悸的高溫。

「騰!騰!騰!」

猶如地火噴涌。一道道熾熱的火柱衝天而起,升起了十多丈高,迅速的連成了一片火牆!

烈焰滾滾,霎時將戰場隔成了兩半!

突如起來的變故,令太平軍衝鋒的勢頭戛然而止。一時間人仰馬翻,亂作了一團。還有不少軍士被受驚的馬匹踩傷。

隔著火光,周啟雙眼一眯死死盯著陸遜。卻發現自陸遜眼中,與此同時也投出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趁著烈焰阻隔,江東軍隊井然有序地從容退去。有這一隊妖術師斷後,哪怕周啟可以使用煉妖壺將軍隊收起越過火牆的阻隔也於事無補。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好的局面從手指中溜走。

周瑜還沒有登場,如今先跑出來個陸遜。

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而與此同時,自北路來襲的江東軍。

大將甘寧手持分浪鎖佇立在原地,腳下不敢挪動分毫。目光掃過周圍密密麻麻的梅林,眼中充滿疑慮和焦急的同時,臉上滿是慎重。

高門隱妻:老公,誘你入局 與步練師分開后,他率領大軍先行。

初時尚好,一切無礙。

可片刻之後,他的耳中就聽聞不到絲毫的聲響!

一萬多人行軍,僅腳步聲就可令地面震顫。而時值夜晚,這聲音本應成倍的放大才是。

讀檔2013 甘寧發覺不對的時,勒住戰馬韁繩,回頭觀望。

這不看還好!

當他回頭一眼望去。身後的上萬人,彷彿自人間蒸發掉一般,竟是蹤影全無!

這如何可能!

甘寧猛吃一驚之後,心中念頭轉動。他並非只知好勇鬥狠的武夫,頓時反應過來,恐怕是陷入了一座迷陣中。

他折返身往來路催馬跑動了片刻,眼前的梅林卻越加緊密,原本還能透過樹木間隙,依稀看到其後的景緻。到後來,卻是一棵接著一棵,一排緊挨一排。

四面八方宛如牆壁一般,將他圍困在了當中。而奇怪的是,不論他如何催動馬匹奔跑,卻總是到不了這梅樹的近前。

不知何人在此布下迷陣,竟然如此厲害!

無可奈何之下,甘寧只能原地勒馬站立。此時夜色漸深,如果自己亂沖亂闖。恐怕正中了敵人奸計!

與他的情形相同。步練師和孫尚香也各自被困在一處,動彈不得。

若從空中往下觀看,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人和手下的士卒,一個個正漫無目的的原地打轉。雖然彼此間近在咫尺,卻無法觸碰到對方。

周啟扇動著飛翼。注視到下方的情形,嘴角掛著一絲淺笑。

殺死太史慈,逼退了陸遜之後,他留下趙雲和貂蟬,率領士卒退回江夏。

一方面防止陸遜捲土重來。另外,如果江東軍隊從正面登岸攻城,有二人率軍從外圍偷襲,不失為一招妙計!

他本人則趁著夜色的掩護,悄然飛往自己布下陰陽顛倒花樹陣的地方查看情形。

這陰陽顛倒花樹陣,名字雖然不起眼。卻是道家都天七十二陣中有名的迷陣。

都天七十二陣各有妙用。

就困敵而言,陰陽顛倒花樹陣,威力並不輸給為首的天門陣!只不過,陣法需要地利進行配合。周圍花草樹木越是茂盛密集。此陣的威力就越大!

檢驗結果只是順帶。

既然接取了隱藏任務,他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來殺死甘寧!

目視著陣中一身重鎧,端坐馬上的身影。周啟目光一冷。雖然藉助法陣的威力,未免有些勝之不武。

不過他此刻已經不需要再證明自己。

雖然大招還處於冷卻的時間,可有了陣法相助。殺死甘寧應該比先前要輕鬆得多才是。

梅林間的道路上,甘寧正凝神思索對策。

就在這時,他耳中突然聽到一陣沙沙的腳步聲。

甘寧驀然一驚!

一偏頭,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凝神望去!

夜幕下,只見一人手持長劍,從黑暗中正緩步向自己走來。他的速度看上去似乎緩慢。實際上卻是飛快!

只眨眼的功夫,便到了身前百米!

嗯?

甘寧眼中疑慮,心中頓時充滿了戒備。

近萬人不見蹤影,唯獨看到此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