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啊,互相傷害啊~」

顧言再一次成功面紅耳赤。

這樣心跳加速妙不可言的感覺偏偏讓他留戀,面對蘇眉的時候,這種感覺尤其強烈。顧言覺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只是這種病症他卻從未見過,如此奇妙,如此迅速流逝。

微微垂了眼瞼不再看著蘇眉,好不容易吃好了一餐,看著蘇眉體貼的收拾碗筷,顧言又覺得一股子暖流至心。

好想,就這樣和她吵吵鬧鬧度過餘生。

不過是一瞬間的想法冒出來,顧言就被自己嚇了一跳。他竟然也會有這樣的想法?!可他從來無欲無求的心,什麼時候開始動搖了呢?

顧言心緒亂了,剪不斷理還亂,偏偏又纏著他的心一起,隨意一點點情緒都能讓他胡思亂想。

越是這樣,他就越想要離開蘇眉。

於是蘇眉悲催了被顧言甩了……第二天一大早醒來,顧言房間都空了!

蘇眉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你丫的居然就這麼走了!明明昨晚上還被她感動的不要不要的,居然就一聲不吭的離開了!

這丫的男主……你、給、我、等、著!

好在她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只是多了一項追夫的責任,蘇眉還不至於被打倒。迅速退了房,蘇眉卻不急著尋找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顧言,一路弔兒郎當朝南走。

想起劇情里九月份正是月崖山莊少莊主的大婚日子,屆時顧言也會出席,她這一路遊玩下去,估摸著到了那處正巧也是日子。

跟蹤算什麼招數啊!她最喜歡走在顧言前頭打劫他!

褪了女裝,再次換上匪里匪氣地山賊頭子衣服,蘇流氓滿血復活!只是她就不知臨江縣居然也有土匪!

「打劫!」被一群摳腳大漢圍著,蘇眉也是滿頭黑線。

【新書《快穿系統之男主修鍊記》已發】 「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一身彪肉的黑頭子舉著大刀威脅,周圍的兄弟們也是凶神惡煞,氣勢可比的龍虎山的歪瓜裂棗威武多了。

蘇眉覺得有點蛋疼。糾結了好一會兒才忍不住告訴他們一個事實。「我身上沒錢。」

「亂扯!哪個不說自己身上沒錢的,給我搜!」

「老子真沒錢!你看老子身上破破爛爛,哪來的金銀財寶?!你們是沒眼看啊!」墳蛋!她可是妹子!哪能讓一群大老爺們兒搜身!

那帶頭的黑胖子還真上下瞄了幾眼蘇眉,看她當真細胳膊細腿的,也不敢欺騙這一大夥人。拿著刀往上挑了挑,「沒錢?沒錢還敢往這狼煙寨走?!」

「看這小子細皮嫩肉的,帶走!」

蘇眉:「!!」

「大爺……哎……」忽而陰風一陣,蘇眉菊花一緊,蛋疼無比,「我可沒有斷袖啊!」要斷袖也絕逼不是你這類型的啊湊!

「給寨主當壓寨相公!」

蘇眉:「……」我#%**¥#%……

誰來告訴她為毛這世界都是女土匪頭子?!不怕,反正她倆都是女的,也洞不了房嗯……

可是到了到了山寨之後,蘇眉發現這個世界還是有一類人叫偽娘的……

這丫的寨主是個人妖……啊呸!偽娘!他就喜歡蘇眉這樣霸氣側漏看起來細皮嫩肉的漢子。

蘇眉:「……」

穿著淡雅竹印軟金袍子的某大款狼煙寨主淡掃蛾眉、指點紅唇、瀲灧光波、微微一笑傾國傾城……等等!這貨還是齊肅他家親戚!

「你你你!」蘇眉可是認得這號人物的!齊肅曾經帶著徐樂樂回到他的大宅里,這貨剛好上門做客,還跟徐樂樂結拜了姐妹……尼瑪!「許、於、琅!!」

許於琅還不知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出名了,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解。他常年窩在狼煙寨里以打劫為樂,時不時去齊肅大宅里串個門,既不參與江湖紛爭,也從沒在官府衙簿上露面,就連狼煙寨都無人知曉他的名字,眼前的這個男人怎麼就知道了呢?!

愣了幾秒鐘,許於琅立馬就反應過來了!笑的風情萬種。「你……調查我?」

「其實也不必調查的,若是想要知道什麼,直接問我就好了,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說罷,還有些害羞的紅了紅臉。

蘇眉:「……」她真想雙手壓著這貨兩肩使勁搖晃:兄弟!你是個爺們兒!

「我是……」蘇眉真不忍心告訴他這個事實,「女的。」

許於琅痛心疾首!「你你你居然是個女的?!」他需要呼吸!他需要神醫!

「我不相信!」死死盯了蘇眉好一會,許於琅又是微微一笑,卻顯得陰沉許多,「你……脫給我看。」

「你若不脫,就……」

「我脫!脫!」許於琅雖在江湖無名,卻不代表他就默默無聞!試想,齊肅的親戚又怎麼可能是泛泛之輩?好漢不吃眼前虧,她才不會和這傢伙硬碰硬,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山寨的兄弟!怎麼算她都是處於劣勢!

【前幾天手機又連不到Wifi,所以都沒有更新,寶貝們對不起哈】 蘇眉:「……」大爺你踏馬是個男的啊!看著許於琅一副「天真無邪」蒙著眼睛還露出兩條縫兒地模樣,蘇眉著實忍無可忍!

「你丫的……出去!」怒吼一聲,好歹她也是一寨之主!怎麼著也不能落了氣勢!

許於琅還真被蘇眉喊懵逼了。

這人好胸,他好怕好喜歡!咦?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眨眨眼萬分不舍,許於琅一步三回頭,終於在蘇眉忍不住要踹人之前關上房門。

為了防止被偷看,蘇眉迅速換好了女裝,卻沒想到一開門就迎來了山寨里上上下下的一群色迷迷的眼神……

蘇眉:「……」

許於琅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他還不知道這麼漂亮的女人居然也能如此霸氣!簡直比男人還有安全感!

他喜歡極了!

一雙眼睛亮晶晶地盯著蘇眉,似乎是發現了寶藏一般,看得蘇眉腳生寒氣,陰風陣陣。

「姑娘生的花容月貌沉魚落雁,我與姑娘這般投緣,不如就此結為夫妻,你我二人共度餘生白頭到老如何?」

蘇眉菊花一緊:「……」這句話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

話說許於琅和徐樂樂初次見面的時候不就是這麼說的嗎!只不過把結為姐妹那段改成了結為夫妻……等等,為毛女主就是結義金蘭,到她這兒就是成親了?!

劇情君你敢不敢靠譜點?!

哦對,她也不是女主來著……咳咳。

「姑娘?姑娘?」許於琅看蘇眉一愣一愣的,直接就想用手去拍拍她的臉蛋,哪知蘇眉剛反應過來要一爪子拍掉他的手,卻被許於琅擒住……

然後一臉嬌羞地眨眼不敢看她。「姑娘居然比在下還要心急如焚……」

蘇眉頓時風中凌亂:「……」於是她剛剛是被調戲了?!

「許!於!琅!」

「喚我於琅就好,更顯親近。」 逮個毒妃當寵妻 許於琅眨巴眨巴眼睛,還有點不好意思地低著頭。頓了頓,又覺得火候不夠,還加了些補充。「琅兒也是可行的……」

蘇眉感覺自己太陽穴一突一突的:「……」

「許於琅!你給老娘滾蛋!」說好的基佬哪裡去了?!明明是個彎的怎麼就直了!

媽個雞!

她簡直要瘋!

「你這樣是不會有藍孩子喜歡你的!」蘇眉語重心長,誓死要將這活生生變直了的基佬掰彎回去,「你的真愛還在向你奔來,所以你不要被我迷惑了啊!」天啊擼!大爺我求求你趕緊彎回去吧!

許於琅愣了一下,不太明白蘇眉話里的意思,只是聽到蘇眉不同意和他成親,立馬就不幹了,秀眉倒豎撅起小嘴,「你不喜歡我?」

「我難道不美嗎?」

「美……美,你美,你最美!」蘇眉內牛滿面。

大爺你這樣子是不對的!要不是老娘打不過你,老娘早跑了……

「那你為什麼不娶我?」

蘇眉:「因為……因為……」她有喜歡的人了啊!不對,就算沒有她也不能取一個基佬啊!

「我我我……不能給你幸福。」咬了咬牙,蘇眉顫巍巍加重了「幸福」兩個字的讀音。

【對於評論區說我章節標題太文藝棄坑的寶貝,我只能說好走不送,反正我是懶得改,堅持自己的風格,就這樣

奏是這麼任性】 許於琅:「……」這句話聽著怎麼怪怪的?略微思索了一番,真覺得這句話還是挺正常的,許於琅才又回答。

「沒關係,我可以給你幸福。」他一隻手都快伸到蘇眉腰上了。

蘇眉顫巍巍身體一抖,側身逃開許於琅的魔爪,笑的無比諂媚,「許於琅,許大美人兒,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放過我成不?」

「喜歡誰?」許於琅就不高興了,「難道我還不好嗎,你說什麼我都依你還對你不好嗎?」

蘇眉:「……那你放過我吧。」

「不行!」

「……」說好的依我呢?

「跟我回宅子見我娘親。」看蘇眉這般不情不願,許於琅也不能把她辦了,只是覺得這女子合他心意,帶回去見娘親也是拖延時間。

蘇眉是被答應的!不然她能怎麼辦?這樣也好,讓她再尋機會伺機逃跑好了。

許於琅的娘親許夫人和齊夫人是姐妹,所以許家和齊家挨得很近。蘇眉被許於琅強行帶到宅子里,沒想到卻在這裡又見女主妹紙。

徐樂樂也很驚訝,「你、你怎麼會在這?」

「……」幽怨地瞄了一眼比她還要妖艷的許於琅,蘇眉她不想說話!

一旁的齊肅好似看出幾分,似笑非笑,「小琅,這是……心上人?」

之前許於琅一直嚷嚷著要尋一個男人共度一生,可沒少讓他許姨費心,這會牽回來個女子,許姨不得高興壞了?

許於琅仰仰胸口,又覺得這個動作不太妥當,兩爪子遮著臉有些羞羞噠。「表哥,我眼光如何?」

齊肅乾咳了一聲,憋著笑意看了兩眼蘇眉意味不明,「我看……挺好的、嗯。」

蘇眉的臉更黑了。

許宅連著齊宅,聽說齊肅帶了個兒媳回來,許夫人偏要齊肅帶著人過來看看。 掌燈奴 沒想到許於琅這個死小子也想通了!今天可真是雙喜臨門,乾脆就在齊宅大院里擺上宴席,兩家又聚一起。

對於許於琅這性格,許夫人也是無奈的很,知曉蘇眉總算把自家兒子掰直了,別提多喜歡蘇眉了!

至於說蘇眉生的彪悍性格她也不會在意,反正自家兒子武功比蘇眉高,她再放心不過!就算兩口子吵架,蘇眉怎麼著也動不了自家兒子!

所以這就是劇情里齊肅帶著徐樂樂回宅子里和許於琅初見的橋段吧?!

哦湊!

面對不斷給自己夾菜讓自己多吃點養身體好生兒子的許夫人,蘇眉內牛滿面。

徐樂樂還什麼都不知道,以為自己和蘇眉親上加親了,也歡喜得很,不斷詢問蘇眉是怎麼認識許於琅的。更別提邊上一個狡猾的千年老狐狸齊肅和嫵媚多情武功完全碾壓她的許於琅。

蘇眉再次:「……」

她的心好累,感覺不會再愛了。

顧流氓我真的好想你啊!

這是她吃過的最憋屈的一頓飯,心裡鬱悶不說,還得迎著笑臉幹掉許夫人送來比的小山高的菜。

「蘇姑娘,家住何處啊?」許夫人看起來和藹可親,因為蘇眉實在太符合她心目中的兒媳標準了,許夫人恨不得將府上所有的珍寶都送給這丫頭。 「龍虎山,龍虎寨。」蘇眉老實回答。看一旁齊肅憋的實在辛苦,真想掄起大刀砍過去。

許於琅眼前一亮,「你就是龍虎寨的寨主?」

「跟我一行,太好了!以後你打劫,我搜身,夫妻雙雙把家還。」說著,許於琅還不嫌膩歪地依靠在蘇眉肩膀上。

寵妃萬萬歲 蘇眉:「……」打劫你大爺,搜身你二大爺!

「龍虎寨?可是桓穰縣那個護得一方百姓的龍虎寨?」許夫人大約有那麼些印象,江湖事她不太關注,卻也聽得幾回英雄好事。

沒想到龍虎寨還得許夫人誇讚,這會蘇眉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點點頭隨之笑的靦腆,「也不是護得一方百姓,只求過的平安。」

如今龍虎寨潦倒得兄弟都快餓死了!英雄難當,她情願當一個為所欲為肆無忌憚的壞人了。

「我看姑娘投眼得很,不如就隨了我兒心愿,與他成親罷了。」許夫人笑眼彎彎,看自家兒子粘著蘇眉不肯放開讓她這個親娘都嫉妒。「我看琅兒也是喜愛姑娘得緊,自會好生善待姑娘的。」

「……不、不行!」

蘇眉被逼婚得頭疼,剛要義正言辭一口回絕,看到許夫人變得難看的臉色和一桌子詭異的氣氛……

「我、我是說……我和許於琅相識尚短,成親之事……日後再議。」

「這……」許夫人抬眼看了看許於琅,又看了看蘇眉,也是無奈。「好吧。」

晚飯之後,許於琅邀請蘇眉到院子里散心。晚風徐徐,餘暉交映。

徐樂樂久不見蘇眉,一得了空就一個勁的跟著,簡直是蘇眉的救星啊!

「許於琅你站住!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話題,不許跟過來!」

……

「眉姐,你之前不告而別是去哪兒了啊?」徐樂樂看起來被齊肅照顧的很好,只是記憶還未恢復,否則她也不會這麼天真無邪的笑了

「去追夫。」

「追許於琅嗎?」徐樂樂驚訝無比,「眉姐口味真獨特!」

蘇眉握拳:「……我不是……」

「其實許於琅也很驚艷的,和他的氣質相輔相成,眉姐你也不虧啊。」

蘇眉太陽穴一突一突:「我沒喜歡許於琅,我的意中人是顧言啊!」

徐樂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