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寧傲雪嘆了口氣,顯得為難。

「我知道這很難,可你要明白我們寧家雖是海西十三家之一,但海西省地處偏荒,遠離帝國的政治中心。

和中原的那些名門望族相比,我們海西十三家雖然看似聲勢浩大,可與有些家族的底蘊相比,完全是天差地別。

能在中原傳承至今的家族,到任何地方照樣能翻雲覆雨,我們寧家還達不到那樣的高度,父親只能將希望寄託於你,明白嗎?」

寧傲雪沉默了下來,她想說自己很累,這擔子又很重,能不能推辭掉。

可她又不想讓寧國峰失望,只能簡單的應了一聲,不做言語。

「還有那個葉前輩,在他到來之前,我曾與他之間產生了些許的誤會,雖然不大,但免不了有些芥蒂。

重生之鳳凰涅槃 我可以可以肯定葉前輩非同尋常,你與他交情不錯,所以這次回來一定要盡量與他交好,他絕對可以給我們很大的幫助。」

這時候,寧國峰終於說到了重點。

寧傲雪的努力是為了振興寧家,而他則是為了寧傲雪的未來,只有爭奪到寧家的大權,才能將更多的家族資源傾斜向寧傲雪,讓寧傲雪在帝龍閣能有所成就。

如今,拉攏葉天自然成了關鍵的一點,如果有了葉天的幫助,那寧國峰絕對可以更快的在家族中,重新樹立起威望。

也就是這樣,寧國峰在聽到葉天說可以讓寧傲雪聯繫他時,他就想到在葉天心中,對寧傲雪應該是頗有好感。

正所謂才子愛佳人,英雄陷紅顏,讓寧傲雪去接觸葉天,在寧國峰看來,自然是再好不過的方法了。

另一邊,葉天帶著花紫衣離開寧國峰的公司后,便找了個安靜的茶屋,詢問著他感興趣的事情。

讓服務員點了兩杯檸檬茶,又為花紫衣點了一杯她喜歡的花茶,葉天坐下來,雙手撐著下巴,饒有興趣地看著花紫衣。

被葉天這麼盯著,花紫衣有些發毛,若是換在以前,她早就發脾氣了。

可之前被葉天打怕了,又見識到葉天驚人的手段,這時候自然不敢亂髮脾氣,只能怯怯的問道:「哥哥,你在看著我幹什麼?」

葉天一笑,說道:「我想問你個事兒,可以嗎?」

花紫衣連忙點頭:「哥哥你說。」

「剛剛你在寧董那裡,施展的是一種特殊魔功,勉強算是術法一類。

這說明你也算是個修真者,我到現在還是第一次遇到和我一樣的修真者。」葉天饒有興趣的說道。

花紫衣不知道葉天是什麼意思,只能等著葉天繼續說下去。

果然,葉天繼續開口。

「我想知道,你還有沒有認識其他的修真者,或者見過其他的修真者呢?」

「沒有,自打我和姐姐開始修鍊以來,遇到的都是武者,從來沒有再遇到過其他修真者。」

花紫衣沒敢撒謊,直接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一五一十都給說了出來。

「沒有?」葉天皺了皺眉,「那你的魔功從哪學的?是你們的師父嗎?難道你的師父不是修真者?」

花紫衣搖了搖頭:「我們沒有師父,我們都是自學的。」

「自學的?」葉天更加疑惑了。

花紫衣解釋道:「本來我和姐姐也是武者,可有一天我們外出遊歷,在一個山洞裡看到兩具屍骨。

分別從屍骨身上找到了兩個書簡,書簡上各記載著一門功法,其中之一就是我剛剛施展的血神經了。」

我去!這對姐妹花的運氣也太好了,隨隨便便進的山洞,就能得到修真功法,裝逼都不用,簡直羨慕死了啊!

心中感嘆,葉天好奇的問道:「哦!另一種功法是什麼?」

花紫衣回答:「叫做純陽法,我姐姐便是修鍊這門功法的。」

葉天更加疑惑了,「咦!自然有另外一門功法可學,你為什麼不學,偏偏學這門魔功呢?」

「因為我覺得相比純陽法需要苦修,血神經這個功法更能夠速成,能夠通過汲取血液中的力量提升。

並且不是一定要人的血液,其他生物的也可以所以我才修鍊的,所以我到現在才修鍊兩年,就達到了鍊氣期三階了。

可沒想血神經雖然能夠成功,但卻有後患,讓我不知不覺心生魔念,常常讓我的情緒失控。

所以聽說海西這邊有人擁有冰心雪蓮子,我便趕來,可在遭了你后,心中魔念突然發作,才有的剛才那回……」

花紫衣今天栽到了葉天手裡太狠了,都被葉天打得痛哭流涕,所以把自然的一切都全盤說出了來。

葉天看花紫衣這副模樣,應該是沒有說謊,便點頭問道:「我可以看一下你修鍊的血神經的功法嗎?」

花紫衣點頭,從身上拿出了一個書簡,毫不猶豫的遞給葉天。

葉天接過一看,發現這血神經果然不凡,這功法要是修鍊到最高,更可身化血海。

血海不枯,元神不朽。

可以說,這算是另類的達成長生不死的功法了。

想來那另外的純陽法,也是一本不錯的功法,這姐妹真是好運氣。

葉天感嘆著,繼續翻看,發現這血神經果然是殘篇,裡面有很多書頁或段落缺失。

憑藉著這樣的殘篇,眼前這小丫頭能練到鍊氣三層,也不知道是個功法果真厲害,還是這丫頭天賦過人啊!

心想著,葉天在心中詢問了下系統,「系統,這功法能補全嗎?」

「叮!補全血神經殘篇,需要10000點逼格。」

葉天雙眼一瞪,差點沒裂眶而出,「特媽的這麼貴,一萬點逼格,你怎麼不去搶?」

「叮!提醒宿主,完全的血神經價值十萬以上的逼格。」

聽到這話,葉天神情才緩了過來,難怪一個血神經的補全要這麼貴了,這完全本可是價值十萬以上啊!

這是什麼概念?葉天裝逼裝了這麼久,才堪堪接近一千點逼格,這要裝到十萬點的逼格。

那在葉天看來,非得裝他個天荒地老不可。

看到葉天神情變化,怯怯的花紫衣不禁嚇了一跳,以為自己又惹了葉天生氣,訥訥的叫道:「哥……哥哥,你怎麼了?」

葉天回過神,自然不可能直接說出剛才的事了,只能掩飾道:「是這樣的。

我原本想給你補全這部血神經,將其中的缺陷消去……」

一聽這話,不等葉天說完,花紫衣頓時兩眼放光,無比崇拜的看著葉天搶斷道:「哥哥,你真好,居然這麼為紫衣著想,我太感動了。」

「叮!裝逼成功,逼格+30。」

呃……我話沒說完呢,怎麼就裝逼成功了?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那等下要是我說出沒辦法補全,這小妮子失望之下,我的逼格會不會被倒扣?

葉天無語的吐槽著,也沒打算試一試,鬼知道這要是真的,系統會不會按倍數倒扣。

嗯,以系統的小氣,一定會是這樣的。

既然這逼都強行裝了,也只能裝下去,葉天連忙在心中詢問系統,如何解決花紫衣身上的問題。

很快,系統給出了答案,也許是之前坑過葉天一次,這次系說給的方法可謂價美物廉。

「服務員,給我拿個筆和紙來!」

這下,葉天胸有成竹,叫服務員送上來筆和紙。

在花紫衣好奇的目光下,葉天當即提筆疾書,很快便是幾行文字。

放下筆,葉天拿起紙看了看,確認無誤后,便遞給花紫衣。

接過紙張,花紫衣有些不解。

葉天便解釋道:「是給你用來消去血神經缺陷的法訣,名喚靈心咒。

你回去后,每次在修鍊血神經前後,記得默念著靈心咒三遍。

有事沒事時,也可以念上幾遍,必能消去血神經的缺陷的!」

位面宇宙 說這話時,葉天顯得無比自信,畢竟系統出品,必屬精品嘛!

花紫衣面露驚訝,忙看向手中的紙張。

她也是修真者,眼界自然不差,也看出了上面的靈心咒絕對有效。

頓時激動道:「哥哥,你太厲害了,這可是連我師父都做不到啊!」

葉天問道:「你師父?你不是說你師傅不是修真者嗎?」

花紫衣回道:「是啊!不過她老人家雖然不是修真者,但實力很強的!」

既然不是修真者,葉天也就不在意了。

在他看來,花紫衣的師傅實力再強,終究超不過武者的極限,最多也就達到先天罷了。

既然已經將這個逼裝完,而且也看到了血神經,葉天也就準備走人了。

「好了,你已經得到靈心咒了,便回去勤加修鍊,好將心中的魔念消去,這次有我,方沒能鑄成大錯!

記住,魔念未消之前,不要再出來了,知道嗎?不然我是出了什麼岔子,休怪我無情了!」

說到後面,葉天的眼神冰冷,警告意味十足。

花紫衣連忙點頭,不敢稍有不遵,再次向葉天道謝后,也就離開了。

只是離開前,花紫衣還是大著膽子,向葉天要的聯繫方法,說是等魔念消了,一定要再來找他。

葉天原先不想給,可經不住花紫衣用出了一哭二鬧三撒嬌的女兒家手段,只能無奈的舉手投降,乖乖的交出了聯繫方法。

確認無誤后,花紫衣便興高采烈的離去。

葉天苦笑,暗道這丫頭凶起來要人命,這撒起嬌來更要人命啊!

說著,葉天忍不住回想,自己的手臂在那高聳柔軟之中的感受,只覺身上的氣血流動得更快。

當下,多坐了一會兒,掩飾身體的尷尬反應,這才起身漫步出了茶屋。

「大師! 總裁尚未婚 大師!我終於等到您了!」

剛走到門口不遠,有一個人影突然出現。

定睛一看,來人正是之前劉老。

葉天疑惑,「奇怪,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大師,我等你好久了!」劉長生激動得身體都在發抖,「我想拜大師為師!」

說著,劉長生便要跪下。

見狀,葉天伸手虛扶。

劉長生便跪不下去,心中震驚,雖知道葉天實力強大,可這手仍舊驚人。

「你為什麼想拜我為師!」葉天問道,「你只是個騙子,拜我為師,對你好像沒什麼用處吧!」

「大師,實不相瞞,我雖然是個騙子,但卻是有原因的。」劉老苦澀的說道。

「哦,說來聽聽!」

葉天有些好奇,他可以感受到劉老所言不虛,似乎是另有苦衷。

劉老似在緬懷一般,臉上的神情顯得複雜,說道:「我在成為騙子前,其實是滄州市市醫院的心血管科主任醫師,名叫劉長生。

除此之外,我有著國家認定的心血管科醫學專家的稱號,也是海西醫學院的教授兼副院長。」

這下輪到葉天驚到了,他沒想到這看似猥瑣的老頭,居然這麼大有來歷。

那一長串的履歷簡直驚人,絕對成功人士的典範,怎麼會淪落成為一個騙子?

葉天更加好奇了,便問道:「這麼看來,你可以說得上是成功人士的典範,你年紀比我大這麼多,為什麼想拜我為師?這要讓人知道,你的面子可就丟大了!」

劉長生苦笑,「大師,我不在乎丟面子,只想學到更好的醫術,以便救更多的人!」

一聽這話,葉天面露訝色,他可以感應到劉長生說這話時,絕對是發自肺腑,而不是假言敷衍。

葉天問道:「看來,你應該有段難忘的往事吧?」

信了你的邪 劉長生點頭,「不瞞大師,前幾年我兒子便因突發心臟病,等我趕到了,卻已經無能為力。

我雖是什麼專家主任的,可面對自己孩子的死,卻什麼做不了,那種無助,那種悲涼,讓我徹底的絕望!」

精神力傳回的感應,確定了劉長生這話不虛,葉天不免有些感慨,說道:「生死有命,還請節哀!」

「大師,我知道!」

劉長生一笑,神情顯得有些凄涼。

葉天又說道:「不過,就算是這樣,也不是你成為騙子的理由啊!」

「那是因為我聽說在尋常人的世界外,有一種名為武者的存在,他們對身體的開發程度超過現代科學。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秘傳的古老藥方,甚至能改變人的體質,而心臟病很多都是先天遺傳的,所以我便想弄到手。

如果真能得到這樣的藥方,並且研究出成品葯,便會將這個藥方公開,以挽救更多患有心臟病的人。」

說到這,劉長生有些無奈,想了一下,才又繼續說道:「可我只是一名醫生,對武者的事情一竅不通。

正在那時,陶總找了過來,說他認識一些武者,需要一名懂醫術的人,所以我們便相互配合,各取所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