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個就是地殼運動的表現。」囹羅看向天邊,「啊,天快亮了!」

她跟白衣美人又走回到了落月河邊,白衣美人駐足不前,靜靜望著河面某處不動。

「姐姐,如果我們要回鏡子里的話,得在月落之前回去,不然就得等到下個朔月之夜了。」

「不用了,今晚是阿彌族人留在玄天鏡里的最後一天。」

「什麼?」

落月河面開始晃動,河的中心出現一個漩渦,漩渦越來越大,越來越急,落月西沉,天邊只剩下一顆啟明星,漩渦四周的水忽然砰的一聲直衝天空,達到最高點又重重落下,頗有鋪天蓋地之勢。

囹羅下意識往白衣美人身邊躲了下。

「啊,是尊上!」

「哈?」囹羅回頭,只見落月河的岸邊站滿了阿彌族人。

果然如白衣美人所說阿彌族人從鏡子里出來了,但是他們並沒有發現這一點,他們以為他們一直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沒有離開過。

再看白衣美人,他凝望天邊。

囹羅抬頭,彷彿是天邊那顆啟明星從天而降,白衣美人輕攤開手,星星便落入他的手中,隨即白衣美人將手合上。風靜止了,水面波瀾不驚。白衣美人如畫一般的背影有著拒人千里的肅靜。

花囹羅知道,落在他手心的,是他此行的目的,玄天鏡。

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彷彿一切他都知道,都知道。

明明沒有下雪,可花囹羅感受到了下雪那時的絲絲冷意……

這白衣人到底是什麼人?

*********

一切似乎塵埃落定,白衣美人拿到了他想要得到的東西,然後呢?花囹羅不知道,因為白衣美人自從拿了那面鏡子離開阿彌族后,就不再說話,整個氣氛非常的冷清蕭條。

花囹羅跑著跟過去:「姐姐!」看他依舊沒有想要開口的意思,花囹羅就繼續說了,「姐姐要去哪兒?不等白衣跟黑衣了嗎?你還是等一等他們吧,這裡的人都挺危險的!」

白衣美人依舊不言語。

花囹羅繼續跟著他:「那姐姐,我能跟著你嗎!」

也許跟著她,會比回去皇城學堂,回去那個皇宮要好上千百倍,至少,這位姐姐救過她幾次,對她也還不錯。

至少比呆在花離荒那殺人不眨眼的變態身邊要安全太多了吧?而且吧,她也說過,會保護美人到底,她還許了沒人三個願望呢!

「為什麼要跟著我?」

「因為……」花囹羅剛才想的那一通廢話理由都沒用,於是哭著臉說道,「其實,姐姐有所不知。」

「噢?」

「在西岐沒有靈力的人就會被別人欺負,我卻正好是一個完全沒有靈力的人,所以……」

花囹羅擠出兩滴眼淚,既然要說故事就往絕對悲慘里說,「所以,我們村裡有個大魔頭,他想逼我嫁給他,我不肯,他就……殺我全家。」

這個太毒了,花囹羅趕緊改口說,「最後逃脫出來的就我跟爺爺……」

小丑蛋張著嘴兒看著花囹羅說謊,花囹羅恨不得直接踢飛它。

「為了不連累爺爺,我就躲進山裡,不小心就從山上摔下來,然後好不容易遇見姐姐……」花囹羅聲淚俱下,這都是爺爺熏陶出來的好孫女啊!

「都是女孩子,姐姐就可憐可憐我吧。」

白衣沒人抬起衣袖輕輕咳了咳。

「姐姐,只要能離開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跟在你身邊讓我做什麼都行,你不知道,那個大魔頭有多兇殘狠毒,他……他殺幾百號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主人!」

「小丑蛋你別打岔。他吃人都不吐骨頭,他連他妹妹都殺……」

「主人……」小丑蛋哭了。

「丑蛋你幹嗎老打斷我……」花囹羅這時候看到了身後的幾個人影,心涼了半截,不會這麼悲劇吧?可下一秒,她忽然低聲對白衣美人低聲說,「姐姐快走,什麼都別說快走!」

白衣美人微微詫異……

花囹羅隨即低頭跟嚇得直哆嗦的小丑蛋說:「小丑蛋,剛才主人給你說的那個英雄人物的故事,你聽清楚了沒?」

小丑蛋看著主人冷汗直冒卻假裝沒事,牙齒哆嗦得直打架:「聽……聽清楚了!」

「那個英雄人物了不得,為了國家統一,連他妹妹都殺,因為他妹妹叛國了……他這舉動叫六親不認,呸呸,叫大義滅親啊有木有!」

小丑蛋一邊流淚一邊說:「有木有?」

主人你也太能掰了有木有。

花囹羅這時候非常「淡定」地抬頭「意外又驚喜」說道:「哈,哈哈。哥,好巧,在這裡遇見你!哈哈哈。」

白衣美人:「……」

花離荒表情就如山雨欲來風滿樓,眼中紫光流轉,殺氣橫生。

花囹羅後退一步,推著白衣美人,咬牙道:「笨蛋,快跑啊你……」

她居然叫他……笨蛋?

花離荒已經離得很近,花囹羅此刻豁出去了,準備上前撲倒花離荒,再怎樣,她也得先救了美女姐姐讓她逃了也好!

可似乎有股力量將她拉住,她不能動。

她回頭看向白衣美人,白衣美人看著花離荒,面色依舊猶如雪花一樣溫柔又冰涼,明明嬌柔,卻又有一股令所有人望而卻步的威嚴,即使是花離荒那張狂的殺氣,也攻克不破這至尊無上的氣勢。

花囹羅回頭再看花離荒,他表情雖然陰霾至極,可確實沒有下一步動作,只是冷聲跟身後的赤蓮說:

「把公主帶走。」

「是,寧王。」

這……

雖然花囹羅還是有些擔心美女姐姐是不是真的安全,可事實擺在眼前,她更想知道的事,如雪的美人,到底是誰?

居然能讓花離荒禮讓三分!

花離荒是什麼人物啊!

殺人魔頭,金貴無比的寧王啊!

銀色面具的遮掩之下,白衣美人垂眸,抬袖掩嘴咳了咳,放下袖子時,掀起眼,對花囹羅微微笑起來。

花囹羅似乎又看到了他眼中雪霧流轉,天地又似乎又開始白雪飄零,美女姐姐所在的位置,都雪白飄渺起來。

看著似是站在白雪中清逸的身影,花囹羅的心口居然微微發酸。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終須一別……

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而且還讓她忘我得連被花離荒這樣十惡不赦的大魔頭抓了,還那麼戀戀不捨……

天啊,她正在被花離荒捕獲當中啊!

花離鏡驚恐看向花離荒,看他那吃人的模樣,花囹羅很想裝死過去。

可是……不敢啊,怕一裝就成真的了。

於是冷汗如雨下,還嘿嘿笑道:「哥,你是來接我的嗎?」

「公主現在最好不要說話。」赤蓮低聲說道。

花囹羅立即噤聲,花離荒那樣,真會直接把她劈成兩半不可。

繼而,赤蓮準備將她丟上馬車。

「赤蓮,誰准她上車?」

「是,寧王。」

花離荒盯著只敢拿頭頂對著他的花囹羅說道:「從現在開始,跟著馬車跑,慢一步,死。」

「哈?」花囹羅趕緊補充,「應該的,應該的……」

應該你妹啊……不對,花離荒的妹妹現在不就是她嘛!

應該你個王八蛋啊花離荒,別讓老子有朝一日比你厲害,到時候我讓你當我的馬專門拉車用,然後我還跟人去賽馬車去,還專挑赤兔馬類型的比,累死你不說還不停讓你玩漂移!

但是,一切目前,只能是她自己心裡想想而已,她此刻跟著馬車飛奔,身後一片黃土飛揚。而小丑蛋以極丑無比的飛行姿勢跟著她……

兩個都很杯具。

花囹羅回過頭,遠處早已經沒有了白衣美人的影蹤……

一切都荒蕪。 花囹羅已經跟著馬車跑了大半天,小丑蛋早就累得趴在她的肩膀上吐著舌頭頭冒金星。

雖然花離荒說不跑她得死,可現在再跑一步她也得活活累死,反正都是死,還不如忤逆他一次,趁他在馬車上不注意,逃跑了呢!

反正留在花離荒身邊,就算不死,也得給折磨得想死。

想到這個,花囹羅停下腳步,馬車此時已經進入樹林,雖然是足以讓馬車暢通無阻的官道,但道路兩旁都是高大的樹木還有密布的灌木,仍舊讓人心生愜意。

這種地方,會不會有山賊什麼的埋伏在這裡搶劫之類的?

花囹羅又有些不敢逃跑了,雖然花離荒十分暴戾,但至少他是一個明裡的敵人,萬一來一群劫匪……那她可是人財色三空的可能啊。

花離荒他總會歇腳吧,到時候停下來休息時她再做打算也不遲!而且,她還有小丑蛋,雖然弱了點,但是隱身總能在逃跑計劃中,產生非常大的作用。這沒錯,但是錯就錯在,她真的跑不動了!

前妻不認帳 「哥……我要去方便!」

唯一的辦法,自己想辦法中途休息,這已經是一路上的第N次方便了,而且越到後邊次數越頻繁,不知道花離荒有沒有答應,總之赤蓮駕駛的馬車是停下來了。

花囹羅走進林子。

歡樂道士 什麼都沒做,就是坐在地上休息,伸伸疼得快斷掉的腿,敲敲快脫節的膝關節。

風沙沙聲充滿聽覺,頭頂的綠樹,在暮色中變成了暗綠色,且光澤慢慢退去。

「主人,我們該怎麼辦?」

「沒事小丑蛋,你安心休息,我來想辦法。」

「主人你真的有辦法嗎?」

「我……」

噗噗噗噗

林中飛鳥驚起,距離花囹羅並不遠,野獸出沒?

花囹羅想跑,剛爬起來腿兒一抽又坐了下去,她慌張看向飛鳥騷動的方向,忽然有一道白色的身影從林間掠過,速度之快讓囹羅還沒看清是什麼,就一閃而過,朝著林子深處而去。

雖然沒看清是什麼,但是花囹羅捕捉到那東西的樣子,絕對不是普通的人或怪物,因為那東西微微發著熒光,而且她似乎看到了人體骨骼的影子……

於是忙不迭往官道上跑,跑到赤蓮身邊,已經氣喘吁吁:「有,有怪東西……」

赤蓮沒有詢問她發現了什麼只是說:「林子里有怪東西並不奇怪。公主,出了這片樹林就是玉都了,今晚我們會在玉都歇腳。」

赤蓮對她所謂的怪東西一點反應都沒有,花囹羅也有些覺得自己大驚小怪,林子里多的是飛禽走獸,有個東西竄來竄去也不會奇怪。

「玉都是回學堂的必經之路嗎?」畢竟她是從山上掉下來,也不知道回去是要走那條路。

赤蓮微微留意馬車內人的動靜,發現寧王沒有什麼動靜,才又說道:「玉都跟皇城學堂正好是反方向。」

「那為什麼要去玉都?」

「因為有人給了寧王飛鴿傳書,說在玉都見到公主……」

「赤蓮,多嘴。」花離荒冰冷的聲音忽然傳出來。

「是,寧王。」

赤蓮不再說話。花囹羅當然也沒笨到繼續問下去,好不容易馬車的速度慢下來,讓她可以走著跟著,這估計已經是花離荒做出的最大讓步。

只是,為什麼會有人告訴告訴花離荒她在玉都?如果不是花離荒偶然碰到她,難不成還會親自去玉都找她?

這當然是……不可能滴。

不然怎麼會找到她之後還繼續前往玉都?

又或許有人故意以她為誘餌把寧王引去玉都,那目的又是什麼?花囹羅看緊閉的馬車門,叫這種人去還能幹嗎?

八成是為了殺他!以寧王這樣的性格,會前去應戰也沒什麼奇怪,但是把她帶過去,那她要是出什麼事,寧王肯定不會救她,到時還是她倒霉。

這麼一想,花囹羅逃跑的慾望的更強烈了。

果然出了林子,就能看到一片繁華都城。

都城街道寬敞,閣樓建築大氣,屋檐雕廊畫棟,一路的商鋪以及作坊,街上行人穿著講究得體,而且幾乎所有人的身上都佩戴這象徵身份的玉佩,道路上不時還有車馬經過。

「主人。」小丑蛋從花囹羅的領子里鑽出來,「這裡應該是舉世聞名的玉都。」

「玉都?盛產玉的地方嗎?」

落日餘暉陪你看 「嗯!西岐大多數的玉產自這裡。」

這時立刻就看到了地標性物件,一塊直徑大概三米的白玉玉佩立在街道的十字交叉口位置,玉上雕刻著龍鳳呈祥,玉面溫潤,光華剔透,隱隱還泛著白光。

這也太愛顯擺了,如果說這裡盛產金子,是不是也把金子放過出當地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