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藏?」

易林一愣,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還是點了點頭。

「嘿嘿,看來是同道中人了。」

馬里奧搓了搓手,臉上露出意猶未盡的笑容。

「無恥之徒。」

朱利安鄙視。

「睡你的覺去,今天的事情我還沒有找你算賬呢。」

馬里奧來到床底下拿出一個盒子,神秘兮兮坐到易林身邊,他打開盒子,裡面裝著十幾個方形的灰色石子。

馬里奧拿起一塊,遞給了易林。

「這個怎麼用?」

易林皺眉。

「這你都不知道?」

馬里奧詫異,「影石啊。」

「不好意思,我之前腦子被撞了,有很多記憶都忘記了。」

易林說道。

「這樣啊,你把影石往牆上磕一磕。」

易林照做。

嗡!

一道淡藍色的光影出現,像是一張投影懸浮在易林的面前。

「握草!」

易林看著畫面中上下翻滾的兩個赤條條身影,頓時懵了,「影石,影石,瑪德,原來是這種東西!」

易林心中哭笑不得,他沒想到在這樣的世界里也有著這種極具教育意義的愛情動作大片。

「怎麼樣,不錯吧,裡面這女主可是我們帝國中的魔法女星,當初偷情時,不慎被人偷拍,流傳了出來,我也算是有幸,獲得一個。」

馬里奧很自豪,「一般人我可不給他看,我還有更精彩的,你要看看不,人人,獸獸,人獸都有。」

「不用了,不用了。」

易林連忙擺手,哪有剛見面就給人看這種收藏的啊,易林心中著實無語。

「那算了,看樣子,你並非我同道中人啊,對了,你失憶了的話,這些東西給你看。」

馬里奧又到床下,扔了一捆捆的紙給易林。

易林接過,打開,入目處,四個鮮明的大字。

「帝國周報。」

易林眼角微抽,他一直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個很純粹的武力世界,現在想來是自己太年輕了,先是影石,現在又是報紙,有意思了。 掛了機,唐桂花也已幫羅陽將上身的汗水擦拭乾凈了。

「誰打來的?」唐桂花問。

「新崗大隊的村長。我要出去一趟。」羅陽輕啄唐桂花的唇。

非做不可 「那快去快回。」唐桂花叮囑道。

羅陽不想去的,但礙於面子,成南開了口,只得去瞧瞧是什麼事。

「你先出去跟你媽說一下。」 羅陽輕拍唐桂花的臀。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你自己去。」唐桂花含笑道。

直至羅陽輕啄唐桂花的紅唇2次,她才答應出去幫他說話。

若唐桂花不說清楚,唐媽媽還道羅陽故意找借口離開。

穿上衣服,二人出了房間。

唐桂花便將羅陽要去辦事說了,唐媽媽和唐爸爸只得再找機會跟羅陽詳談。

待羅陽下了樓出門走遠了,唐媽媽便坐到唐桂花的身邊。

「桂花,你老是偏袒著他,我想幫你都幫不了。」唐媽媽不滿道。

以往,女兒最聽她的話了。

自從唐桂花跟羅陽在一起后,唐桂花便更聽羅陽的話了。

「媽,我知道該怎麼做。」唐桂花說道。

「那你跟他說了?他怎樣講?」唐媽媽追問道。

要羅陽二選一,這個問題,唐桂花還真的有認真想過。

可是她是後來居上者,不宜提這種問題。

安玉瑩才是羅陽最早的女朋友,這是宏運大隊村民人盡皆知的事。

「媽,我心中有數。你別擔心那麼多了。」唐桂花不耐煩道。

「都說戀愛中的人智商降一半。你以前多精明,現在越來越……」唐媽媽激將道。

「媽,我先去休息一會。」

說著,唐桂花便回房去了。

這時唐德興幫羅陽說話:「媽,姐夫……」

見唐媽媽沒好氣地望過來,唐德興只好又改口道:「牛仔挺不錯的。他前途無可限量。」

唐媽媽輕叱道:「你懂什麼!?」

一句話將唐德興說的縮到一邊去了。

「老太婆,算了吧。兒女長大了,不要管那麼多了。」唐爸爸其實也想跟羅陽學中醫。

只是他比羅陽大兩輩,不便再拜他為師。

現今唐德興要跟羅陽學中醫,唐爸爸覺得這事非常好。

是以,他對羅陽大有好感。

「你們一個兩個都跟我作對?個個翅膀硬了,用不著我了?今晚你們自己做飯!」唐媽媽氣咻咻地也回房去了。

唐爸爸和唐德興二人面面相覷,笑而不語。

……

……

羅陽離開唐家后,身上那層無形的壓力散開了,叼著香煙,心情頗好。

回到秦飄的家裡,見眾美人還在跟小惠子玩耍。

「班長,走啰,去買點東西。」羅陽說道。

洪佳欣知道羅陽有話要單獨跟她說,便點了點頭。

「牛仔,你又要去哪裡呢?」安玉瑩嬌聲道。

「安姐,出去買點學慣用品,很快回來的。我順便買牛肉回來,請你和桂花姐做肉桂砂仁燉牛肉,暖胃的。」羅陽說道。

「那人家也去呢。」安玉瑩也跟了過來。

有些事,羅陽只能跟洪佳欣說,不能讓其他美人聽見。

就算是安玉瑩和唐桂花都不能。

少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安全。

待安玉瑩走近了,羅陽摟住她的小蠻腰,勸道:「安姐,新崗大隊村長還要請喝酒。你懂的,只是喝兩杯就回來。」

安玉瑩柔聲道:「那你快點回來呢。要不,就過了吃飯時間呢。」

辭別了眾美人,羅陽駕駛著大眾朗逸,載著洪佳欣出發。

在路上,洪佳欣問道:「又有什麼事要跟姐說?」

羅陽便將劉奶奶祖孫二人的怪異之處告訴了洪佳欣。

最後,他說道:「她們可能都是為你而來。」

洪佳欣抿了抿紅唇,說道:「姐不怕!」

其實羅陽擔心洪佳欣弄巧成拙。

「班長,別急。你有沒有看出張靜似乎對劉奶奶祖孫二人很忌憚的樣子?」羅陽問。

這一點,洪佳欣沒有留意,她搖頭。

「她們可能不是一路的,那就要打起來。咱們何不給她們弄一出好戲?」羅陽笑道。

「怎麼玩?」洪佳欣好奇道。

「還在想。」羅陽答道。

洪佳欣翻了個白眼。

在經過村長雜貨鋪時,羅陽停車,朝屋裡喊道:「村長在家嗎?」

只聽謝潤發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在,什麼事?」

一會,謝潤發便趿著拖鞋出來了。

羅陽便將成南請吃飯的事說了,請謝潤發一起去坐坐,看談什麼大事。

「好,等一下。」謝潤發爽快道。

於是,3人兩輛車子駛向小樹林集市的海鮮店,也就是羅陽新近盤下來的店鋪。

成南,余百強等人已在那兒等著了。

見羅陽來了,都上來寒暄客套。

若不知就裡的,還道一直是好朋友。

有誰會想到,結世仇的兩個村子的領頭人現今會如此友好。

謝潤發上來便分香煙,分了一圈。

眾人進了包廂,羅陽讓長輩先點菜,他和洪佳欣最後點。

「牛仔,這次請你們出來,其實有一事相求。」成南開門見山道。

來之前,羅陽已考慮過。

「說吧。」羅陽點頭。

「咱們兩個村子一直不和,現在想借這次機會,摒棄前仇,一笑泯恩仇,共同發展經濟。」成南說道。

「這個想法好。」謝潤發贊成道。

於是,眾人商量擇吉日祭告祖先,和歸於好。

這事由兩村的長輩再從長計議。

在吃飯時,成南嘗了一口長江刀魚,贊道:「這魚肉不錯!」

羅陽笑道:「你們以後來這裡消費,可以打折。」

新崗大隊的人聽了都很歡喜。

成南話鋒一轉,說道:「牛仔,我想說的是,咱們兩個村一起發展經濟,成立一家養殖公司,共同養殖這些魚,怎麼樣?你做董事長。」

上等的魚苗只有羅陽的《神農經》山水畫裡面才有。

其他人想養殖長江刀魚等魚,只有向羅陽購買魚苗。

謝潤發贊成道:「成村長這個建議不錯。咱們兩個村養殖,遠銷鄰近幾個市,一定有市場。」

這事需要羅陽拍板。

「這事有得做,但還需要詳細計劃。你們想好規劃,再告訴我。」羅陽說道。

近來,羅陽要將精力放在對付張靜等人身上。

其他事,他能推便推掉。

雖不參加談判,但兩個村子的長輩也不至於弄出很令人尷尬的條款。

「那我代表新崗大隊全體村民,在這裡敬你們宏運大隊全體村民一杯。」成南站起,舉杯道。

「來,來,來,幹了這杯。」謝潤發也舉起酒杯。

便在此時,樓下大街上傳來喧鬧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些是上周的報紙,我去提米亞城帶過來的,沒準對你的記憶恢復會有幫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