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騎著馬的人是誰?」這是戰場上絕大部分人心中的同一疑惑,畢竟他們之中認識蘇豪的人少之又少。

法子看著蘇豪在戰場上來回穿梭的身影讚歎道,「蘇豪可真是給了我們一個大驚喜。」

一旁的瑤姬抿著嘴唇不說話,大眼睛盯著蘇豪看了一會便繼續奮勇殺敵,身前這隻被她和法子打殘的魔鬼下一刻便被她砍斷了頭顱,完了她還狠狠踩了幾腳魔鬼醜陋的頭顱,似乎在泄憤一般。

「瑤姬,我總感覺你有些奇怪,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法子對瑤姬疑惑道。

瑤姬搖頭道,「哥,我好的不能再好了!」

戰場原本極為混亂,各宗幾乎都是各自為戰,完全沒有什條理可言,而蘇豪進場之後,高高騎在戰馬上的他很快就成為了一面旗幟,他殺到哪裡,各宗弟子就跟著殺向哪裡,彷彿戰場上的一把尖刀,散亂的魔鬼大軍根本擋不住他們的腳步,戰場推移的速度越來越快。

一個時辰之後,魔鬼大軍被氣勢如虹的人類武者大軍殺得丟盔棄甲,最終狼狽讓出大峽谷,倉皇逃向白玉台階。

人類武者大軍在各宗的高層帶領下趁勝追擊魔鬼大軍,企圖殺死更多的魔鬼,而蘇豪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在戰場中。

人魔大軍離開大峽谷之後,這裡除了滿地屍體和石盒子就只剩下胖子魔鬼和雲小玉、巫少香三人了,此時三人正在神色興奮的開盒子。

踏踏的馬蹄聲突然響起,在這空曠的大峽谷中顯得尤為清晰,胖子魔鬼三人抬頭就看到策馬而來的蘇豪。

蘇豪此時披頭散髮,原本亮白的大刀早已被魔鬼的鮮血染成了紫色,身體彷彿是從鮮血中撈出來一樣,不過絕大部分是紫血。

野馬王停下腳步,蘇豪跳下來說道,「人魔大軍已經抵達白玉台階,是時候離開三寸靈山了,現在跟我走吧!」

除了巫少香,胖子和雲小玉同時露出喜色,和絕大數人一樣,沒有人會想留在這裡繼續做一個凡人。

「你不想走?」蘇豪對巫少香說道。

巫少香搖頭道,「我不知道,仙音閣我已經不想回去了,但是我又不想跟著你這個傢伙,我不知道我出去之後能去哪裡,覺得在這裡安靜渡過生命中的最後十年也不錯。」

蘇豪笑道,「如果你自願留在這裡,我想我會省了很多麻煩。」

「走吧!」蘇豪對胖子魔鬼和雲小玉說道。

看到蘇豪三人漸漸遠去的身影,看著滿地的屍體和空曠的大峽谷,巫少香突然感覺到無比強烈的孤獨感襲來,她開始懷疑自己能否在這種無邊無際的孤獨中渡過最後的十年了。

蘇豪帶著胖子和雲小玉走了大約半刻鐘,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奔跑的腳步聲,回頭就看到巫少香正在向他們追來。

「看來是我高看你了!」蘇豪的臉上沒有任何意外神色,似乎早就料到巫少香會跟過來。

巫少香狠狠瞪了蘇豪一眼道,「老娘就是不想讓你有一天好過,有本事你咬我啊!」

蘇豪懶得跟這個瘋婆子浪費口舌,又再度驅馬前進,沒多久就來到巨大的白玉台階前。

人魔兩軍已經停止廝殺,所有人魔都在聚精會神地看著白玉台階前的一塊巨大的白玉石牌。

這白玉石牌表面光潔無比,沒有任何文字或圖案,但是當蘇豪的眼神落在上面后,腦海中就自動出現了許多信息。

蘇豪的神色越來越震驚,正如易松之前猜測的一樣,這個三寸靈山是一位名為天葉老祖的上古神境大能的本命神器,不過它不叫三寸靈山,它的原名叫須彌山。

據白玉石牌介紹,須彌山小可比沙粒,大可比世界,玄妙無窮,屬於頂級神器。

天葉老祖死後,須彌山已經不知道在無盡虛空中穿梭了多少年,每過千年它都會重回神武大世界,目的是尋找天葉老祖的衣缽傳人。

「天下皆凡,唯我獨神——天人下凡。」這是白玉石牌中的一句話,據白玉石牌記載,這是天葉老祖開創的神武法——《天人下凡》中的總綱,成為天葉老祖衣缽傳人的人即可修鍊《天人下凡》。

眾人落入須彌山後之所以被打落成毫無修為的凡人,就是因為天葉老祖死前把《天人下凡》這門神武法放置在了須彌山中,所有進入須彌山的人都無形中受到了這門神武法的影響,神武法的恐怖可見一斑。

蘇豪觀察全場,發現幾乎所有人都變得呼吸急促,眼中迸發出無比強烈的慾望,尤其是他們親身體驗到《天人下凡》的恐怖之處后,沒有人不想得到這門神武法,得到了神武法就等於神境在望,蘇豪自己也一樣不例外。

白玉石牌也對眾人眼前的白玉九階作出了解釋,這白玉九階名為踏神九階,唯有把某個境界修鍊到極致的人方能有資格踏上,一階代表一個境界,如果有人可以跨過九階,那說明此人已經是神境武者了。

離開須彌山的方法白玉石牌也已經給出,只要身體接觸白玉石牌即可馬上離開。

指腹爲婚:老婆大人聽你的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某種無形的規則存在,白玉台階前的所有人與魔都無法互相攻擊對方,所以那些魔鬼一知曉離開須彌山的方法后便迫不及待把手按到白玉石牌上。

然而片刻之後,那些把手按在白玉石牌上的魔鬼卻發現自己依然身處須彌山中,就在所有人都疑惑的時候,白玉石牌突然迸發出無比恐怖的威壓,下一秒所有魔鬼便在這股威壓下揮灰湮滅,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異界邪惡生物清理完畢!」所有人類武者的腦海中同時出現這道信息。

突如其來的驚喜讓眾人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完全沒有想到魔鬼居然就這樣被輕易消滅了,要知道其中還有十個開天境的魔鬼啊,神器的威力果然無比可怕。 就在眾人讚歎神器強大的時候,突然有人大聲喊道,「這裡怎麼還有一個魔鬼沒有被消滅?」

所有人疑惑的目光同時落在胖子魔鬼的身上,胖子魔鬼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釁,但是這回他卻慫了,他可不想被這些可惡的人類活活打死啊。

極品異能學生 「他是我的魔寵!」站在胖子魔鬼身前的蘇豪輕描淡寫道。

「原來如此!」眾人心中明了道,隨之不再將注意力放在胖子魔鬼身上。

但是也有一些人奇怪道,「竟然還有人抓這麼丑的魔鬼做魔寵,真是奇特的愛好!」

聽到這些話的蘇豪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隨之惡狠狠地瞪了胖子魔鬼一眼。

胖子魔鬼完全沒有在意這些人的議論,因為他已經沉浸在自己思緒中,「本王果然聰慧無比,上萬個魔鬼就只有本王活了下來,當時認蘇豪這貨做主人果然是一個偉大的決定。」

魔鬼被消滅之後,各宗的人也紛紛打算離開,倒不是他們對神器須彌山和天葉老祖留下的神武法沒有任何興趣,相反都非常渴望。

絕大部分人都認為神武法《天人下凡》被天葉老祖藏於白玉九階上的巨大明珠里,但是當他們發現經過百般嘗試也無法踏上白玉九階后,就漸漸死了成為天葉老祖衣缽傳人的心了。

這時巨大的白玉石牌突然再次發生變化,一行用神武大世界通用語言書寫的字清晰地浮現在上面。

「現發布試煉積分榜,前五十名可獲得隨機獎勵一份,前十名可以獲得隨機獎勵兩份,第一名可獲得隨機獎勵三份。」

眾人臉上頓時出現喜色,完全沒有料到會出現這一幕,來自神器須彌山的獎勵,就算是開天境強者也要心動。

榜單開始出現在白玉石牌上,並以倒序的方式開始展示,第一眼看到第五十名的分數信息后,眾人立即就明白這個積分排行榜是根據個人殺死的魔鬼數量來制定的。

前四十名的名單很快展示完畢,榜上有名的人神色興奮無比,榜上沒名的人顯得失落,後悔自己當時沒有多殺幾個魔鬼。

值得一提的是,蘇豪所認識的人中,瑤姬的哥哥法子的名字也赫然出現在前四十名中,他的排名是第三十九,統計殺死魔鬼一百零八個。

「哥,恭喜你!」瑤姬雀躍道,這是她進入須彌山之後第一次露出開心的笑容。

法子臉色不悲不喜道,「才三十九名,沒什麼值得高興的!」

前四十名展示完畢之後,前十名的排名也終於出來了,這才是眾人最感興趣的。

與絕大多數人預料的一樣,前十名幾乎全部是各宗的開天境強者,即使他們在須彌山中被打落成了凡人,但是在與魔鬼的戰鬥中依然表現的強勢無比。

不過令眾人大跌眼鏡的是,排在第一名的竟然是一個極為陌生的名字,因為在場的所有開天境強者都已經出現在前十名中,那麼幾乎可以說明這個第一名並非開天境強者,此人並非開天境強者卻可以佔據積分榜第一,實在是大大出乎了眾人的預料。

此時所有認識蘇豪的人都紛紛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他們也萬萬沒有想到積分榜第一是蘇豪。

蘇豪自己頗為驚愕,他知道自己殺了不少魔鬼,但是還真沒數過,沒想到自己整整殺了一千個魔鬼,這個數字他自己看到都覺得有些眩暈。

其實蘇豪十分清楚這個數字大部分來自於大峽谷一戰,作為戰場中的唯一一個騎士,他擁有太大的優勢了。

「真乃壯士也!」胖子魔鬼文縐縐說道,不是死人都可以聞到他口中的酸味。

易松則是老臉欣慰道,「這次我們三松山終於可以出一迴風頭了。」

雲小玉對蘇豪無比崇拜道,「蘇大哥實在是太厲害了,馬王也很厲害!」

巫少香則是翻了個白眼不說話,心中則是直呼老天爺瞎了眼。

不遠處的法子雙眼精光閃爍地看著蘇豪道,「此人今後絕對名震鳴鳳州!」

法子身旁的瑤姬則是神色複雜地看著蘇豪,心裡暗罵又被這個混蛋出了一迴風頭。

六大宗門的六個開天境強者也是神色頗為驚訝,他們之前也以為第一名會在他們六人中誕生,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是一個無名小子,一時間心裡都有些不爽,要知道第一名代表的可是須彌山的三次獎勵啊。

積分排行榜展示完畢后,須彌山開始發放獎勵,只見一個個石盒突然憑空出現在半空中,下一秒就落在那些榜上有名的人身上消失不見。

獲得三個石盒的蘇豪立即引起了他周圍的人的注意,紛紛神色奇異地打量著他,當看到蘇豪身旁的野馬王之後,眾人這才解開心中的疑惑,原來獲得第一名的人就是之前縱馬殺敵的那名騎士。

「蘇豪這個名字,我記住了!」很多人心裡暗道。

蘇豪也不管各種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因為此時他的注意力已經被突然出現在他腦海中的一道信息給吸引了。

「獲得第一名,有一次機會成為天葉老祖的記名弟子。」 行行 原來石盒落在蘇豪的身上之後,一道浩瀚威嚴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記名弟子?」蘇豪心裡疑惑道,「我倒是想啊,但是該怎麼做?」

「通過記名弟子試煉就可以成為天葉老祖的記名弟子,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似乎是知道蘇豪心中的疑惑,那個聲音又說道。

「你是誰?天葉老祖不是已經死了么!」蘇豪內心驚訝道。

「天葉老祖早已死去,但是在你沒有獲得記名弟子身份前,你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那個神秘的聲音又說道。

「什麼時候可以開始試煉?」蘇豪不再糾結聲音的主人是誰,轉而問道。

「隨時可以!」

蘇豪思索了一會後說道,「但是我現在不方便進行試煉!」

神秘聲音說道,「須彌山已經記下了你的靈魂氣息,無論你身處何方,只要你捏碎接引玉符,我隨時可以接引你進入須彌山。」

蘇豪突然感覺手心傳來一股冰涼,只見一塊拇指大的玉符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上,玉符上刻畫有玄妙的紋路。

「我明白了,出去后我會儘快找個時間接受試煉的!」

「記住,這塊玉符只有你自己可以使用,其他人拿了也進不了須彌山。」神秘聲音越來越小,似乎正在遠去。

發現白玉石牌再也沒有其它異常之後,各宗弟子已經開始陸續離開須彌山,蘇豪見狀也不再多想,收好玉符之後也跟隨隊伍走向白玉石牌。 蘇豪本想把野馬王留在須彌山中,因為野馬王本身只是凡馬,帶出去意義不大,還有一點就是他不能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帶著它離開,但是沒想到野馬王竟然自己跟了上來!

「外面的世界太危險了,並不適合你!」蘇豪對野馬王無奈說道。

野馬王盯住蘇豪的眼睛,那種奇怪的感覺再次出現在蘇豪的腦海中,頓時明白了野馬王的意思:「我的血脈來自上古,是神獸天火的後裔,唯有血與火才能讓我重現祖先的榮耀,請帶我出去吧。」

「神獸天火!」蘇豪臉色驚訝道,「你說你是神獸?怎麼可能!」

「天葉老祖的契約神獸就是一隻天火神獸,而這隻神獸就是我的祖先。」野馬王繼續與蘇豪交流道,「但是天葉老祖太厲害了,身處須彌山的我們就算擁有強大的神獸血脈,也一樣被打落成凡獸,我們唯有離開須彌山才能重新激活血脈和恢復真身!」

蘇豪越聽越覺得驚奇,「既然你有自己的思想,之前為什麼不自己離開須彌山?」

「須彌山豈能說離開就離開的,我實話告訴你吧,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到現在還是一隻懵懵懂懂的野馬王,根本不知道自己神獸的後裔!」

「因為我?」蘇豪思索了一會說道,「可是我沒對你做什麼呀,此話怎講?」

「還記得你的手掌中被我的尖角刺出的血洞么,我就是因為意外吸收了你的精血才蘇醒的,同時也讓我和你產生了特殊的聯繫,這種聯繫在上古時候被稱為契約,換句話來說我已經是你的契約神獸了!」

「契約神獸?我的運氣什麼時候這麼好了?」蘇豪有些不敢相通道。

「帶我離開這裡吧,既然我已經成為了你的契約神獸,須彌山不會阻擋的!」野馬王再次請求道。

蘇豪點頭道,「放心吧,如果真的可以帶你離開,我是不會拒絕的!」

這時蘇豪忽然像想起了什麼事,突然把自己的長劍解下來觀察,嘴上不禁推測道,「有野馬王的先例存在,那麼我在須彌山中得到的這把長劍放到外面是否也並非凡物呢?」

「不知須彌山是否允許我把這把長劍帶出去?」

蘇豪觀察那些消失在白玉石牌前的各宗弟子,他看到也有不少人想要把在須彌山得到的兵器或者其它物品帶走,但是無一例外沒有成功,最終都只能無奈空手離開。

「看來我的這個想法要落空了!」蘇豪失望道。

「既然你的血可以讓我蘇醒,我覺得你可以用來試試這把劍。」野馬王突然湊到蘇豪的面前盯著他的眼睛。

蘇豪幡然醒悟道,「是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這點!」

蘇豪用長劍劃破自己的掌心,嫣紅的鮮血隨之流出,數秒過後,令人驚奇的事情出現了,蘇豪手中流出的鮮血竟然憑空消失在長劍中,就像是長劍飲血一般。

「有戲!」蘇豪臉上露出喜色道。

長劍持續吸收蘇豪的鮮血,過了大約半刻鐘之後才停止。

蘇豪再次仔細觀察長劍,發現長劍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是給他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了,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長劍彷彿與他有了血脈聯繫一般。

蘇豪壓制住內心的激動,他知道目前的這一切都不過是自己的推測,唯有離開須彌山之後方能知道真相。

半刻鐘之後,終於輪到蘇豪來到白玉石牌前,蘇豪深呼吸一口氣之後,背著長劍的他一手抓住野馬王的馬鬃,一手漸漸放在白玉石牌上,沒有發生任何異常,下一秒蘇豪與野馬王的身影就消失在白玉石牌前,這一幕直把那些排在蘇豪身後的人震的目瞪口呆。

「我沒有眼花吧,剛才居然那人居然可以帶著馬離開,還是說那匹馬本來就是他帶進來的!」有人無比驚訝道。

此人話音剛落,其他人就立即反駁道,「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坐騎帶進來,那我們的坐騎早就跟著進來了,你沒看到就算是開天境的大佬們都無法將自己的契約神獸帶進來嗎!」

「那意思就是說那匹馬是他在這裡得到的嘍!」被反駁的人不敢置通道。

「想來應該是這樣了,但是他到底怎麼做到的,之前離開的那些人明明無法帶走任何東西啊!」眾人紛紛議論道。

突然又有人大聲道,「剛才我還看見他背上掛著一把長劍!」

「此人身上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人推測道。

「沒錯,定然是這樣!」

「出去后一定要查一查此人是何來歷!」

……

蘇豪用手觸摸白玉石牌后,下一瞬間就感覺到一股難以抗拒的拉力從中傳來,他的身形下一秒就徹底消失在須彌山中。

待蘇豪的視線再次恢復,三寸大小的須彌山再次出現在他的視線中,隨著身體的不斷上升,他發現自己的體形也在迅速回歸。

當蘇豪雙腳落地后,他的體形已經完全回歸正常,而且還被送回到了當初被吸進須彌山時所處的地方。

尚未來得及想其它,蘇豪就發現自己的身旁猛然爆發出兩股驚人的氣勢,一股來自身旁的野馬王,一股來自身後的長劍。

只見野馬王的身形開始發生劇烈變化,先是四蹄上有橙色的火焰燒起,隨後迅速蔓延全身,而它所站立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熔岩,散發著滾滾火氣,十分駭人。

野馬王的身上出現火焰之後,身形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不過一會就變成了一個體形比大白還要龐大的巨獸,霸體境的氣息從它身上爆發出來。

與變身之前的模樣大不相同,野馬王的馬嘴和四條馬腿上長出了令人寒毛倒立的尖刺,牙齒更是彷如一把把鋒芒畢露的利劍,尖銳的雙角更是猶如兩把驚天長槍,馬背上也長出了密密麻麻的鱗片,閃耀著令人刺目的光芒。

「這是你的真身?」蘇豪目瞪口呆道,野馬王的身軀實太霸氣了。

「是的,主人!」野馬王突然開口說道。

蘇豪壓制住內心的激動說道,「這裡人多,先變回原來的樣子吧!」

聽到蘇豪的話后,野馬王再度變回了普通模樣,但是剛才那一幕已經被許多人看見,眾人紛紛對野馬王露出好奇之色。 蘇豪轉而把注意力放在長劍上,已經被解下的長劍也已經完成了大變樣,原本無比簡單的劍柄變成了惡虎吐舌的模樣,黑色虎頭是劍鐔,黑虎吐出的舌頭是劍柄,銀色劍身也徹底變成了黑色,而且長度上也要比原來多出一尺,總的來說這是一把擁有凶煞之氣的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