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樣才解脫?」柳青璇。

「你別老想著控制我就行,我很反感。」林塵望著柳青璇,他覺得柳青璇哪裡都好,就是掌控欲太強,這讓他很不爽。

如果把掌控欲去掉,那就完美多了。

「行!我不控制你,但是你得給我一個承諾,你知道我想要什麼承諾。」柳青璇注視著林塵。

「我娶你?」林塵想了想說道。

「娶我不是應該的事情?」柳青璇反問。

「只娶你一個?」林塵想了想,又道。

「嗯。」柳青璇望著林塵,等著林塵的承諾。

「我這輩子只娶你一個。」

林塵說道。

「態度能不能認真點?我感覺你在敷衍我!」柳青璇心中生氣。

「這輩子只娶你一個!」

林塵又道了一遍。

「如果你違背承諾呢?」柳青璇。

「你想怎樣就怎樣。」林塵喝著茶,心中很無奈,女人就是麻煩,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有完沒完了。

柳青璇沒再說什麼,心中很無奈,你想怎樣就怎樣?

就算讓她殺了林塵,她也下不去手啊。

「如果。」柳青璇抿了抿紅唇,美眸注視著林塵,說道:「你若是違背承諾了,我就殺了那個女人!」

林塵聽后,眉頭一皺,目光直視著柳青璇的眼睛,他看到柳青璇眼神里的堅定之意,好像說到就要做到一樣。

這不禁讓他心下一凝,這直接是赤果果的警告了啊。

林塵暗暗想著,還好他不熱衷美色,不然,怕是要倒霉了。

在宗門深處。

林清風跟葉碧瑤望著親傳弟子區域,林溪、夏傾月正跟莫問天幾人對練著。

林清風悠悠道:「是該在溪兒的靈魂里種下情種了。」

葉碧瑤微皺黛眉,說道:「這麼快就要走這一步了么?」

「這幾天我觀察過了,雖然溪兒跟塵兒知道彼此不是親兄妹,但彼此還是將對方當作親哥哥、親妹妹,若是一直這樣,帝族的聯煙就無法進行了。」

林清風凝望著葉碧瑤說道:「有句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難道,你想看到以後溪兒跟別的帝族子嗣聯煙么?」

「不想。」葉碧瑤搖了搖頭。

「既然不想,那我只能這麼做,惡人只能由我來當!」 總裁別再追我了 林清風目露深邃之意,凝聲道:「今夜,靈魂種情種!」

葉碧瑤心中一顫,情種,這種手段只有帝族擁有,靈魂一旦被種下情種,這個人,就會愛上特定的某個人。

無法抗拒,無法自拔。

在親傳弟子的院子里。

柳青璇的美眸微微一咪,眼神里湧現著一道鋒利的光芒。

自從林清風跟葉碧瑤住進流嵐宗后,她就一直提防著兩人,一直覺得這兩人會做出什麼事。

剛剛林清風跟葉碧瑤之間的對話,她都聽在了耳中。

要在林溪的靈魂上種下情種,如此卑鄙的手段都要用上了么!

……

黑夜!

宗門深處的一處房間里,林清風默念著什麼,隨後攤出手,有一道粉色愛心模樣的東西出現。

「去!」

林清風將愛心陡然捏碎,隨即,有一道道肉眼看不見的粉色符文劃過空間,沒入向了親傳弟子區域的房間里。

房間里,林溪安然入睡,這粉色符文在她的周身繞了一圈,隨即,猛然沒入進她的體內。

遠處,林清風拿出了一根利箭,利箭上有著一抹血液,他望著箭尖上的血,喃喃自語:「塵兒的血射中溪兒的心,就能成了!」

咻!

利箭陡然射出,中途拐了幾個彎,最終破窗而出,瞬間射向林溪的心臟。

而就在這個時候。

一股無敵的意志化作利劍,猛然將襲來的利箭硬生生的斬斷!

砰!

另一邊的林清風,忽然狂吐一口血,臉色陡然蒼白,整個人虛弱了許多。

嗡!

葉碧瑤發現情況不對勁,立即趕來,她看到林清風狂吐鮮血,神色不禁一變,連忙過去攙扶。

「有人…強行阻攔了我。」

林清風的口中鮮血一股一股的冒出,想到那股無敵意志,讓他感到毛骨悚然,到底是誰,是誰出的手!

「你先別說話!」葉碧瑤皺著黛眉,穩住林清風的傷勢。

在另一邊的院子里。

柳青璇的美眸跳動著一股怒火,這林清風做出這樣的事情,不可饒恕!

必須死! ?這一夜,對有些人而言,註定是個不眠夜。

柳青璇望了一眼已經入睡的林塵,隨即便也睡了下去。



第二日,陽光明媚。

東荒各個勢力已經沸騰了起來,因為東荒界與外界將要打通成一個通道。

介時,東荒界里的人,就能進入外界。

無數人此時紛紛議論著。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不過聽說,外界的武道層次要比東荒要高,且,第一批離開東荒的人,會是東荒武王以下的天驕。」

說到這裡,不少人的眼神里都流露著一抹興奮之色,能看看外面的世界,是無數人都嚮往的事。

「聽說今天就會公布前往外界的名單。」

「倒是想看看,誰第一批離開東荒。」

不少人都在議論著此事。

騰龍帝國皇宮。

一襲金色龍袍的龍傲天,雙手背在身後,渾身聚集威嚴,目光望著前方並排著的幾人說道:「這次前往百界秘境,你們將會跟其它地域的年輕天驕爭鋒,介時,不許再給我丟臉了!」

「父皇,您將唯我獨尊訣傳授給了我們,我們的戰力提升了不止一籌,這次進入百界秘境,我們定不會讓父皇丟臉。」

太子龍千愁有力的說道。

「嗯。」龍傲天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好修鍊唯我獨尊訣,然後在百界秘境綻放光輝!」

「是!父皇!」

龍千愁、龍邪、龍華、龍傲、龍方、牧少塵,齊齊點頭。



米蘭商會的書房裡。

一襲白衣長袍的中年男子,望向眼前的兩人,淡淡道:「我已將縹緲心經傳授給你們,這次進入百界秘境,定要綻放光輝,必要的時候,殺一切該殺之人!」

中年男子的言語很平淡,但平淡中蘊含著一抹腥風血雨般,讓人聽著都感到頭皮發麻。

「明白,爺爺!」

江牛跟江北月肅然的點了點頭。

江無命滿意的點了點頭。

……

狐族部落一處宮殿里。

狐族上任族長狐白,負手而立的望著眼前的兩人,淡聲道:「天狐九擊已經傳授給你們,這次前往百界秘境,綻放足夠的光輝,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被造化宮收為弟子!」

「是!」

蘇香香跟蘇圓圓點頭道。

……

丹師公會。

顧元章凝著眼眸,目光注視著白雲飛,說道:「你的丹道我已經指點的夠多,還剩下十幾天時間,務必讓你的丹道天賦,再提升一籌,這樣你才能被造化宮收為弟子!」

「是!師尊!」

白雲飛微低著頭,心中充滿了鬥志。

他知道,想要翻身,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這機會了。



東荒各大勢力,武宗強者都在以速成的手段調教著將要前往百界秘境的天驕。

他們都想讓自己一方的人,能順利的被造化宮收為弟子。

雖然如今東荒,四大勢力都有武宗強者坐鎮,他們對神秘的造化宮並未有什麼忌憚,畢竟造化宮的宮主也僅僅只是巔峰武宗而已。

同為武宗,哪怕相差了幾個小境界,但對他們而言,還造成不了足夠的忌憚。

「造化宮!將是我等開疆擴土的墊腳石!」帝國皇宮,龍傲天目穿蒼穹,渾身流露著九五至尊的氣息。

除了龍傲天,狐白、江無命、顧元章、莫小仙幾人也是這麼認為的。

他們知道想讓自己的境界更進一步,唯有離開東荒,如今機會來了,當要抓住。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轉眼,就到了約定之期,東荒各勢力天驕,要前往百界秘境。

這半個月以來,每個人都刻苦修鍊,磨礪戰鬥力,且彼此配合,磨合。

讓群戰時的戰鬥力提升了不止一籌。

東荒界最西邊的邊緣地帶,如今那裡被建造了一座門,門是無色的,由陣法形成!

只要打開這道門,進入其中,將會是百界秘境。

此時。

已經有許多人聚集在了這裡。

流嵐宗。

莫小仙、葉嵐、聶皇、林塵、柳青璇、夏傾月、林溪、莫問天、楚天狼、白伊。

還有騰龍帝國、米蘭商會、狐族的強者跟年輕一輩的天驕。

柳青璇正收拾著林塵的衣領,一邊美眸柔和的望著林塵,輕道:「還有三個月了。」

蜜愛365天:南少,寵不停 「嗯。」林塵輕點了點頭。

「我在宗門等你。」柳青璇輕輕一聲,性.感紅唇在林塵的唇邊輕輕一點。

林塵沒說什麼。

一旁的夏傾月見到這一幕,便扭過了腦袋,不想多看,看多了心裡難受。

林溪則是雙手捂眼睛,光天化日之下,這樣真的好嗎!

此時。

遠處的龍千愁等人,一個個眼神鋒利的望著林塵,在百界戰場,戰亂不斷,這種地方將林塵殺死,最好不過了。

林塵感應到有殺意的目光,目光不禁迎了過去,看到龍千愁幾人,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

在百界戰場,這些人,也該死了。

林塵的目光一一掃過。

太子龍千愁想強娶柳青璇跟林溪,光憑這一點,便可以死。

龍邪、龍傲、龍華、龍方四人,多次作怪,想置他於死地,且想染指柳青璇跟林溪,憑這兩點,也得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