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滅修鍊出的靈力,有些淡金色,至於那乾玄的功法,對他來說,沒有什麼用處。

他的腦海之中,比那強大的功法多得是,何況他現在修鍊的是真神功法,就更加不需要了。

另外靈力隨著凝縮,其顏色慢慢的向著金色靠攏而去。

其中霸道程度,如羅無生所想一般,至少要達到靈力的三倍。

最後半天之後,一個金色的光團,懸浮在天賦之上。

這真元,最後雖然沒有達到靈力的四倍,但也快差不多了。

有了這一口真元,如果再碰到之前在冰海絕地追殺他的化元境武者,他可以直接使用真元,將其滅殺。

歡田喜地,漁家小娘子 真元凝練出,接下來自然還是恢復到境界上的修鍊,只要將境界提升到天府境後期巔峰,他就可以快速的開始凝練真元。

時間一點點過去,雪柔晴出現在了離天荒神宮最近的大城離荒城之中。

出現之後,從中微微一打聽羅無生的消息。

然而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嚇一跳,她沒想到羅無生居然是天荒神宮真魂境長老的弟子。

雖然他們雪家也有真魂境的強者,但是跟天荒神宮的真魂境長老,有些沒法比。

至於她在玄妙宗,只能算天賦弟子,但還達不到受真魂境長老的青睞。

雖然如此,但神火境強者的功法,她不會放棄的。

整個荒域和天水域,明面上能知道的,就只有三個神火境的強者。

一些暗中隱藏的,也最多不會超過兩個。

其中可想而知,神火境強者的功法,有多麼的珍貴。

神火境不一定能達到,但以她的天賦,真魂境還是有很大的把握的。

只要能突破到真魂境,她就可以回到雪家,而雪家也必將成為冰古島第一勢力。

至於其他的勢力,不要擔心,到時候將功法交給玄妙宗,就可以得到庇護。

而現在,她在離荒城先住下。

她原本的修鍊資源,加上從墓穴得到的,足夠她突破到化元境中期了。

隨後轉眼間,又一個月過去。

這時一道白色的流光,掠過一處荒地,出現在荒域蒼南地界。

按照這個速度,他只要差不多再有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出現在風月國。

至於此時他身上的氣息,離化元境後期巔峰,只差一點。

實力在這段時間,又暴漲。

可是當他驅使著冰晶小舟,出現在一處奇特山峰群的時候,臉色突然一變,連忙驅使著冰晶小舟,向著旁邊快速的而去。

而在他躲避的剎那,虛空之中,突然一道道靈力攻擊,出現在剛才所在位置。 堂前安靜的落針可聞,所有人都是瞧著姜錦炎,神色古怪。

而姜錦炎卻是瞅著那程家小廝,繼續道:

「當時那麼多人糾纏在一起,我雙拳難敵四手,就怕他們傷了我的臉,毀了我盛家的顏面,所以光顧著抱著頭護著我這張臉了。」

「你說你親眼看見是我打傷了他們,那你倒是說說,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麼在那麼亂的場面下,一群人圍攻我當中,不僅要護著我這張花容月貌的臉,還能弄壞了你家公子和耿宏毓的命根子的?」

周遠:「……」

黃顯:「……」

圍觀的百姓:「……」

神特么的花容月貌。

姜雲卿看著姜錦炎一張嘴一連串的話直接將那個小廝給砸蒙了,眼底劃過抹笑意。

這混小子!

那小廝聽著姜錦炎的話,既覺得他不要臉,又覺得他狡辯,一張臉漲的通紅嘴唇都抖了:

「你,你……」

「你什麼你,有話說話,別這麼看著我。」

姜錦炎撇撇嘴:

「你這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始亂終棄的負心漢呢。」

那小廝氣得眼睛都紅了,深知辨不過姜錦炎那張嘴,扭頭對著黃顯急聲道:

「黃大人,你莫要聽他狡辯。」

「當時在場的人都是我家公子和耿公子的朋友,只有這個人對公子他們有惡意,而且也是他先打的人……」

「哎你這人!」

姜錦炎聽著他的話頓時不滿了,他臉上也染了惱怒之意,沉聲道:

「你說是你親眼見到的,我才問你。」

「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與你對質,你不回答我問題也就算了,怎麼還想著污衊於我?!」

姜錦炎臉色難看的對著黃顯說道:

「黃大人,我是不喜歡程雲海,可他現在還是我妹妹的未婚夫婿呢。」

「我揍他是因為他壞我妹妹名節,拿我妹妹和妓子比較,還詆毀了皇後娘娘,可這些事情關起門來那是一家人的事,我妹子可是要嫁給他的,我怎麼可能真那麼狠毒,讓我妹妹從此沒了子嗣香火?」

「況且!」

姜錦炎扭頭看著身後那些百姓,還有堂上的這些人:「在座的各位難道就沒有討厭的人了,難道這輩子就沒那麼一兩個看著就煩,甚至不願意往來的人?」

「難不成回頭你們看著厭煩的人不小心傷了死了,你還得擔上罪名。」

「甭管你做沒做惡,反正你討厭人家那就是你的錯,你討厭人家那就是你下的手?」

姜錦炎眼睛睜的大大的,說話時既有憤慨又有委屈,還帶著惱怒。

「要真照他這麼說,那黃大人乾脆判我有罪得了。」

「往後也用不著府衙了,回頭死了人出了事,直接找討厭他的人就得了,還審什麼審?」

外頭站著的那些人剛開始還覺得這盛家公子的話有些無賴的意思,可仔細想想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的。

那程雲海跟人家妹子婚事在即,還出去喝花酒,貶低人家妹子,連帶著還帶上了皇後娘娘清譽。

這盛錦煊替自己妹妹討公道,打了程雲海,誰能說得出來半個錯字? 第兩百六十四章藏寶圖線索

剛一出現,一絲狂暴的力量,一個波動,化為一個毀滅衝擊的光輪,向著四周衝擊開來。

對於這衝擊,羅無生雙眼一狠,接著還沒有等光輪接近丈許之內,一股撕裂的罡風,將其阻擋在外面。

現在境界提升,施展出的攻擊,也是暴增,很容易的就抵擋了下來。

只是他剛抵擋下來,四周虛空出現一道道身影,將羅無生給圍在其中。

其中為首的,是一個獨眼男子,瞎眼的地方,有一道猙獰的刀疤。

至於身上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化元境初期。

如果是之前,他還要忌憚一下,但是現在沒有那個必要。

而另外的身影,都是天府境。

「小子,這三絕峰地,是我們三絕匪的領地。你就這樣直接進入了我們的領地,是不是該留下一些東西?」刀疤男子看了羅無生一眼,神色有些厲色猙獰的說道。

「三絕峰地?」

羅無生一聽,神色有些微微一愣,但是下一秒,向著四周看了一下,發現這些奇特聳立的山峰群,其中有三座峰特別高,有點鶴立雞群的意思。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可是當羅無生看到這三座峰的時候,整個身體一震,同時眼中一驚,好像想到了什麼。

隨之手掌一翻,現出一張獸皮,上面畫著一條蜿蜒的河流,三座山脈,還有一個湖泊。

至於這張獸皮,就是當初在天海城拍賣會得到的藏寶圖。

原本這藏寶圖,是開玩笑假的,畢竟有些太簡單了。

但是現在看來,這藏寶圖未必是假的。

這上面的三個圖畫,應該代表著地名。

而上面的這三座山脈,應該是三絕峰地。

故意畫成這樣,就是不讓其他人很容易的發現。

只要再查清楚其兩個地名,應該就可以找到那藏寶地。

當然這只是羅無生的一種猜測,具體是不是真的,還需要找到之後,才能確定。

至於這些事情,要等到他去了九國之後。

「說吧,你們想要什麼,我給你一些賠償!」

得到一些信息之後,羅無生心情好,對著獨眼男子說道。

否則的話,聽到匪這個字,以他現在的實力,直接動手滅殺了。

「我不要其他的東西,只要你身下的飛行靈器就可以了!」獨眼男子看著羅無生身下的冰晶小舟,眼中有些貪婪的說道。

天階下品的飛行靈器,連一些強大的化元境強者都無法擁有。

如果他能擁有這飛行靈器,以後保命能力更大。

「既然如此,我幫你選擇好了,我這裡有一件地階中品的靈器,你們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就走了!」羅無生聽此,嘴角一笑,一臉從容的說道。

「老大,他既然擁有天階下品的飛行靈器,說明他的儲物戒裡面,肯定還有其他的寶物,我們只要得到它,對我們三絕匪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這時旁邊一個寸頭斜眼的青年,對於羅無生身下飛行靈器,同樣貪婪的說道。

就算羅無生的儲物戒裡面,沒有其他的天階靈器,也有強大地階靈器,只要得到一件,他的實力畢竟提升一個層次。

「嘿嘿!」

獨眼男子一聽,嘴角嘿嘿一笑。

而四周的身影,在這時,向著羅無生跟近了一步。

臉上帶著陰笑,體內靈力一個催動,隨時可以攻擊。

對於這一幕,羅無生自然知道他們想要幹什麼。

以為將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斬殺在這裡,不會有任何的人知道。

又或者,將他斬殺了,快速逃離這裡。

一想到這,羅無生嘴角也不覺得一笑。

只是在笑的時候,雙眼一抹極冷的殺意浮現而出。

既然想要殺他,那麼也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而且都等下要出手,自然先下手為強。

對此,雙眼一個寒冽,五指一拳,對著獨眼男子轟出。

轟出的瞬間,隱約龍形融合,一道驚人的拳影光團,出現在獨眼男子的身前。

「就這一點攻擊,也想要殺我。既然如此,我就讓你看看化元境實力!」獨眼男子看著身前的拳影光團,對著羅無生輕蔑道。

隨之話音一落,手掌一個雷霆,一掌將羅無生的拳影光團,給轟碎了。

可是在轟碎的瞬間,四周虛空出現滾滾的罡風,向著周圍的身影撕裂而去。

同時在那罡風之中,裹挾著五道白影。

另外獨眼男子的上方虛空,出現一座幾十丈之高的青色小峰。

「沒想到你的身上,居然有這麼多強大的靈器!不知道你的儲物戒裡面,還有沒有其他的好東西?」

獨眼男子見到羅無生又拿出兩件靈器,臉上激動下,眼中的貪婪之色,更加濃郁的道。

雖然貪婪,但是在一瞬間,一個藍色雷霆,出現在青色小峰的下方,強大的轟擊,將青色小峰震顫在了半空之中,一時之間,無法落下。

而旁邊的斜眼青年,也是如此,眼中貪婪不已。天階靈器他得不到,但地階上品的靈器,還是能分到的。

「好東西多得是,只可惜你沒有這個命!」

羅無生對於青色小峰對抵擋,臉上沒有神色變化,而是從容的說道。

然後一個模糊,突然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對於這一幕,獨眼男子一驚,可是等他再次發現羅無生的時候,發現他已經裹挾著罡風,出現在了身旁。

心中雖然震驚,但是很快反應過來,露出兇狠之色。

同時體內真元一個怒嘯,形成一道粗大的狂雷。

形成的瞬間,想要對羅無生攻擊而去。

可是還沒有等他攻擊,五個圓環突然一個模糊,出現在了脖子四肢之上。

「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