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穿著白色的漏肩短裙,像是凡間掉下的精靈,他眼中劃過一絲驚艷。

「快過來吃飯。」

一桌子好吃好喝的,盛明珠看的直流口水,可這裙子對她並不友好。

薄司承買來的裙子是貼身的絲綢面料,吃飽了就小肚子就出來了,撐的緊緊的。

盛明珠將腰間的腰帶率性的抽了出來,這才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頤。

瀟洒的動作,看的薄司承莞爾一笑。

他和不少女人吃過飯,合作商,或者門當戶對的世家千金,她們和他吃飯時,一個個都是小鳥胃,半碗飯,一點點菜就飽了,龍蝦,閘蟹這些海鮮是絕對不吃的,臟手。

青菜,芹菜,韭菜那些也不吃,塞牙縫。

只有她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都不一樣。

一點也不做作。

盛明珠摘了一個蝦尾蘸醋塞入嘴裡,就看到薄司承抿唇看著她,笑的像只偷腥的貓。

「笑什麼,你吃啊?再不吃我就吃完了。」一盒子蝦尾,三下二下她就幹掉了三分之一,桌上堆了一疊垃圾。

「盡情吃,沒夠我讓人再送來。」 「不要了,還有其他的呢。」桌上還有一些菜都是盛明珠喜歡吃的,她恨不得長二個胃才好。

「對了,我後天有個活動要參加,不能給你做三天女朋友了,二天行嗎?」

她怯生生的詢問,語氣中帶著軟糯的討好。

薄司承的心瞬間沉下來,「你先吃飯吧。」

「你同不同意嘛,我是真的沒時間,和公司解約了,自己開工作室根本沒什麼資源,這幾個都是胖哥費盡心思才弄來的。我不能放鴿子。」

薄司承夾了一筷子送到盛明珠嘴邊,打斷她的喋喋不休。

見他軟化,盛明珠知道他是同意了,肉眼可見的開心起來。

吃完飯,盛明珠像只懶豬癱到沙發上,「下面還有什麼活動,看電影?」

「給你。」薄司承拿了幾管血液遞到盛明珠面前,驚的她瞬間從沙發上彈跳起來。

「你什麼時候抽的血?這麼多,600了吧,不知道成年人獻血也不能超過400嗎?扎哪兒了,我看看。」

盛明珠抓過薄司承的胳膊就要掀衣袖,卻被薄司承不著痕迹躲開。

「沒事,薄家的私人醫生還會害我不成?我很開心,盛明珠你不用討好我了。」

「……」這麼好說話?盛明珠怎麼覺得怪怪的?

難道他很喜歡彩虹?看個彩虹就開心了?

「行,下次再請你看彩虹。」

盛明珠拿到血液,毫不猶豫就走了。

「小騙子。」 冷婚暖愛 薄司承看著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黯然。

糟糕,忘記車鑰匙了。

盛明珠摸了摸口袋,才發現車鑰匙放在換下來的衣服里了,折回去拿鑰匙,恰好聽到薄司承再打電話。

「薄先生,我提醒過您,讓你不要操勞工作,按時吃飯不要熬夜,您是不是沒有聽話?這次體檢報告很不理想。」

「不僅以前的問題沒有改善,還多了貧血,以前您的指數就在臨界點,現在……更不好了。」

「我聯繫過您的家庭醫生,聽說您今天又抽了六百毫升,您到底在幹什麼?這樣下去我只能給董事長電話,強制讓您住院休養了。」

「我沒事,別大驚小怪驚動爺爺。放心吧,等手上這個項目做完,我就出國陪爺爺度假休息一段時間。」

「最好是這樣,為您配置的營養餐記得按時用。」

「恩。」

盛明珠靠在門板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他竟然貧血嗎?他看起來身體很健康,她從未想過他身體不好的情況,沒想到他身體虧空那麼嚴重。

是她太自以為是了。

以後寧肯去收購銀月草,也不能再用他的血澆灌了,反正試驗已經有了眉目,遲早能提煉出來的,大不了多耗些日子,她耗的起。

盛明珠若無其事走了進去,剛好看到薄司承將一盒豬血湯倒入垃圾袋,兩人對視,面面相覷。

這就是他答應的好好吃飯?信了他的邪!

本來準備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盛明珠,瞬間火氣上來了,「你貧血?」

「嗯?」

裝傻充愣?

「別裝了,剛才你和醫生打電話我都聽到了。走,去醫院。」

「幹嘛?公司剛剛體檢過,我身體好著呢。」

「騙鬼去吧,你貧血,把血給你輸回來。」

「別逗了……」薄司承哭笑不得,「我才抽了血,又去輸血,別人還以為我沒事找事呢,反正抽都抽了,別折騰了……」

薄司承連忙拒絕。

「那你好好吃飯補血。」盛明珠看著桌上還有盒沒來得及扔的爆炒豬肝,推到薄司承面前。

聞到豬肝的腥味,薄司承條件反射的皺了皺眉頭,胃裡翻騰有種作嘔的感覺。

他極其討厭吃這些動物內臟,豬肝豬血豬大腸,其中有以豬肝最討厭。

盛明珠重重的將豬肝放在桌上,扯著薄司承的衣袖將他壓在桌面上,遞了筷子給他。

「愣著幹什麼?吃啊。」

「我剛剛吃飯了,一點都不餓。」

「吃一塊。」見薄司承不動,盛明珠夾了一塊遞到薄司承面前,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他,催促他趕快張口。

薄司承硬著頭皮吃了進去,熟悉的帶著鐵鏽的血腥味在嘴中蔓延,令人作嘔。

他沒敢細細品嘗,嚼了兩口乾吞了下去。

「真棒。」大手在他頭上揉了一把,像是擼貓一般帶著寵溺。

「再吃一口看看。」

「吃完了我給你一個驚喜哦!」

連哄帶騙,薄司承終於把一盒豬肝吃完了,盛明珠滿意的點點頭,將餐盒扔入垃圾桶。

胃裡噁心的不行,討厭某種食物生理上的厭惡不是能作假的,薄司承打了個飽嗝,酸水往上冒,買反應過來剛剛被強賽入進入的豬肝便嘩啦啦進了垃圾桶。

從廚房出來的盛明珠:……

薄司承用溫開水漱完口,看著忙前忙后的盛明珠滿臉愧疚,「對不起,我真的太飽了,下午不吃飯,我保管晚上吃一大盤。」

「算了。」

「你別生氣。」見盛明珠不說話,冷著臉替他收拾殘局,薄司承整個人都緊張起來。

「我沒生氣。」盛明珠見他可憐巴巴的望著她,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解釋道:「我只是覺得好像被你帶傻了。不吃就不吃唄,補血的食材也不是只有豬肝,是因為我弄貧血的,我會負責到底。」

「我沒有怪你。」

盛明珠沉默不言,利落的將地毯上的嘔吐物用拖把拖乾淨,提著垃圾扔到外面垃圾桶。

「盛明珠你別這樣……又沒什麼的,現代城市有幾個人不是亞健康。」

「但你不行。」她回頭,眼神認真的望著他,帶著倔強和不服輸,「你這樣是砸我招牌。」

她盛明珠是什麼人?堂堂盛世帝國的科研部長官,什麼疑難雜症解決不了,居然讓幫試驗的人貧血了?

說出去不是笑話嗎?

「從今天開始,你的身體交給我了。」

她伸手霸道的掰過他的脖子,手臂垂在他鎖骨旁,為迎合她的身高,薄司承只能彎腰低頭,明明是很僵硬難受的姿勢,他卻在她手臂下露出羞澀的笑容。

「好,我的身體交給你了。」他舔了舔唇瓣,嘴角抿成一條縫,唇間的笑意卻怎麼也壓抑不住。 手指在她鼻子上颳了一下,她沒動,他先低頭莞爾笑了。

盛明珠一副看傻子的模樣看著薄司承,完全不明白有什麼好笑的,很快,薄司承也知道為什麼她不笑了。

盛明珠害怕盛世帝國和華夏古國的藥物不一樣,決定先隨主流給薄司承治療。

於是,薄司承在開會時,助理從口袋裡掏出一塊即食阿膠和他面面相覷。

「盛小姐交代過了四小時一片。」

薄司承臉色難看,咬牙切齒道:「你不能開完會再給我?」

「開完會了您還會吃嗎?這一塊已經拖了一個小時了,要是您不按時吃藥,盛小姐找我茬怎麼辦?」

「你領他的工資還是我的工資?你就不怕我?」

「可您不聽盛小姐的嘛!」助理小聲嘀咕著,薄司承臉色暗沉,卻沒有反駁,咬牙切齒的接過阿膠片,狠狠咬了一口。

眾高管忍俊不禁。

大家都知道,現在助理領了特殊的任務,按時監督總裁吃阿膠,總裁每次臉色都不好,可最後都會無奈吃下去。

看總裁一副明明不想要卻奈何不了的感覺,真的好爽啊!

「繼續開會。」薄司承輕描淡寫瞥了一眼發言的高管,示意他繼續。

他一邊聽一邊饒有興趣的樣子點了點頭,桌下卻捏著手機摸魚。

「你讓吃的阿膠我都吃完了。」他不喜歡阿膠的味道,可因為盛明珠每次都乖乖吃完,現在只覺得打嗝都是阿膠的味道。

軟糯討好的話和男人生硬的形象有些不合,盛明珠看著句號后黃色的笑臉,唇角跟著彎了。

「這麼乖?」

「嗯哼。」

傲嬌!

「薄總,薄總?」高管說完,今薄司承半晌沒有反應,小聲開口提醒,「有什麼意見嗎?」

從氤氳的小美好里探出頭來,薄司承不著聲色的將手機壓在文件下,瞥了一眼文檔,一本正經的分析起方案。

從國際大環境到國內目前趨勢,將目前的局面娓娓道來,聽得一眾高管連連點頭。

助理目瞪口呆的看著薄司承,以為自己眼瞎看錯了,明明薄總剛才在摸魚,怎麼一心兩用還能這麼牛逼?

這就是神仙和凡人的不同?

這也太打擊認了吧。

「散會。」

薄司承剛走出會議室,就聽到秘書說白素秋在接待室等著,薄司承連忙趕了過去。

「秋姨怎麼有空過來了?等很久了吧?」薄司承使了個眼色讓秘書添茶,還不忘敲打道:「秋姨來了怎麼不去請我過來?」

「薄總,是盛夫人不讓。」

「司承你別怪她了,是我吩咐的,我來有沒有正事,你開會呢,怎麼好打擾你。」

「既然秋姨為你求情這次就算了。」薄司承揮揮手讓秘書走了。

「秋姨特意過來有事嗎?」

「也不是特意,我是順道過來的,就想著你也好久沒去家裡用飯了,今天有沒有空嘗嘗阿姨的手藝?」

盛瑤華出院了,薄司承除了送東西,也沒有上門,本來白素秋還拿喬想著等薄司承主動上門,沒想到等了一天又一天,遲遲不見他來,心裡也回過味來了。

新娘實習中:ok,老公大人 明天就是慈善晚宴了,瑤華心裡又沒底,她這個當媽的只能跑一趟了。

神醫小獸妃 「秋姨都發話了,自然是有空的……」薄司承一口應承下來,卻不料助理剛好領著盛明珠過來,手裡正提著飯盒。

出事後,白素秋也沒見過盛明珠了,「母女相見」,一時間氣氛安靜又詭異。

現在的盛明珠和白素秋素未謀面,也是查「原身」消息的時候看到過白素秋的照片,一面也就認了出來。

可「媽」卻叫不出來的,嘴角蠕動了兩下,只能一時間愣在那裡。

白素秋上下打量了一遍盛明珠,見她臉頰紅潤,氣色看起來比呆在盛家還好,一時間也放下心來。

可多思量一下后,又起了一層怒火。

她過的那麼好,也不知道給她打個電話?畢竟是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她就不念一點舊情?

有時間來薄司承這兒獻殷勤,不知道去醫院給瑤華道歉?

難不成她還真的沒臉沒皮想要搶了瑤華的未婚夫不成?

連聲「媽」都不叫,禮儀教養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

白素秋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盛明珠強擠出了一絲笑,叫了一聲「阿姨。」

一聽這一聲阿姨,白素秋心裡更堵了,她這是真的翻天了,要和盛家一刀兩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