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他有一個強大實力的老爹郡主大人在,所以本次的晉級賽,景陽門的勝算也是非常之大。

不過,說來也巧,這狂蟒幫的參賽選手,也是一對父子,那便是狂蟒幫的幫主和他的長子。

而伴隨著大賽徹底的開始,在那龐大古老的決鬥場內,只是頃刻時間,天地間,就是迸發出了極為恐怖的火光和雷霆力量,不斷的滾壓向四方天穹。

讓得這八方大地,都是跟著各種龜裂開來,赫然各種冷冽殺伐,和爆炸餘波,不停的迸發,極為恐怖。

隨後也就只是一瞬之間,在最終的比賽時刻,鄭景郡主,以一道無比駭然的冷厲劍法,是徹底的撕裂了空間,將那狂蟒幫的幫主和他的兒子,就這樣徹底的擊敗。

而也就這樣,在景陽門戰勝了狂蟒幫之後,在那人潮人海當中,是掀起了極大的波瀾議論聲,不斷起伏,猶如朝著四海八荒一般散去。

而緊跟著,便是人們都無比的驚嘆,鄭景郡主的實力,太過的強大,堪稱南煌郡內,驚世強者。

隨著大戰,繼續進行,而後南煌郡內,四大頂級宗門中,已經有兩大宗門戰隊,成功挺進了半決賽。

那便是景陽門和煌風門了。

說起,這兩大戰隊的成功進入半決賽,那都是無比驚艷。

特別是那煌風門,一路碾壓各大宗門,絲毫沒有吃力的時候,而被他們煌風門,徹底擊敗的戰隊宗門,有些不是死便是傷的,儼然極為恐怖。

一時間,不知多麼的讓觀眾們唾棄,但因為煌風門實力太強,所以人們也就只敢怒不敢言。

不過景陽門,在挺進半決賽,那便是頗為的不易,遇上了許多的勁敵,並且最終還和劍南宗懟上了。

說起劍南宗,此次比賽,運氣並非太好,可能也和他們小瞧了鄭景郡主的實力有很大的關聯。

在那挺進半決賽的比賽當中,景陽門在連續戰勝了極大戰隊后,便是和劍南宗撞到了一起。

開始,景陽門,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勝算,但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到了比賽似乎快要結束的時候,劍南宗的兩大選手,也就是太虛宗主和姬康,竟然是大意的遭到了鄭景郡主父子倆的猛攻,隨即被攻伐出去了中央區域,最終輸掉了那輪晉級賽。

而後,這一戰況,也就在百萬觀眾的口中,不斷的驚天議論著,人們不敢相信,昔日里強大的劍南宗,竟然到了最終是輸給了景陽門,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但無論怎樣,比賽的結果,終究是事實,在事實公布之下,不管多少的觀眾,都是多麼驚天的不敢相信,但他始終是事實,不能逃避的。

隨著景陽門和煌風門,都先後進入了半決賽,隨後的晉級賽當中,便是劍南宗和天靈公會,兩大悍然實力,去各和各路豪強戰隊比拼了。

雖說是大意的輸給了景陽門,但終究,在接下來的比賽當中,經過一番反省和改正,最終的劍南宗,也是成功進入了半決賽。

畢竟他們劍南宗,可是四大頂級宗門之一,實力可見一斑,想要進入半決賽,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而到了接下來,幾日比賽的最後,終於沉澱已久的天靈公會,是綻放出了極大的轟動,不斷的碾壓各大強門,在最終,成功挺進了半決賽。

並且,那是非常的輕鬆,絲毫沒有像是其他戰隊一樣,經歷了各種重挫,才得以進入半決賽。

其浩瀚威懾,比那煌風門,似乎都要強悍一些,儼然讓無數觀眾,也都嘆為觀眾,視若天兵神將一般。

也就這樣,在這晉級賽也結束了后,接下來,便是那半決賽了。

最終挺進半決賽的,只有四大戰隊,那分別是煌風門、景陽門、劍南宗、天靈公會。

隨即,在這四大戰隊,成功進入了半決賽后,這十年一度的宗門種子大賽,也就越發的精彩奪目,讓人極度的著迷,想要看看最終的結果,到底如何。

……

幾日後,隨著一番休整,半決賽,徹底展開。

此次比賽,依舊是在角斗場,而在抽籤出戰的順序上,此次的劍南宗是遇上了大敵煌風門,而景陽門,便是遇上了天靈公會。

由此,此次半決賽的參賽戰隊對陣名單,一經公布,剎那間,在那上百萬觀眾當中,就是不知,掀起多麼巨大的波瀾。

隨後,人們也就越發的期待,這一龐大賽事的精彩賽程。

「今日半決賽,第一輪比賽,天靈公會,對陣景陽門!請參賽的戰隊選手迅速入場,比賽馬上開始!」

隨著主持人阿斯里的陰柔聲音,再度響徹在龐大恢弘的角斗場內,一瞬,不知多麼巨大的雷鳴掌聲,是徹底如同驚雷一般炸然響起。

隨後,在這等盛況之下,天靈公會的四名出戰成員,蘇白、狄峰、秦鑫、李靈熙、也就都各自出戰,來到了巨大的比賽場地內。

而景陽門那邊,自然就是鄭景郡主,和他的兒子鄭貢,以及景陽門內,兩大堂主強者。

而那兩大強者,分別是紅衣堂主、和綠衣堂主。

「記住,等會兒的比賽,一切聽我安排!」

比賽場地中,蘇白忽然低沉的說道,目光深邃老辣。

穿成渣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嗯……」

聞言,狄峰、秦鑫、李靈熙三個,分別是點了點頭,模樣微妙且戰氣十足。

呼喚推薦票……

上架通知

各位讀者大大們,昨日得到編輯的突然通知,讓小海今日上架。

對此,小海是非常懵逼的,真是非常無語!

原本我的計劃是想在四十幾萬字后再上架,但現在沒辦法這樣了,不過還好,有大綱在,還是能繼續保質保量的穩定更新的,在這裡,向大家鞠躬說聲抱歉。

嗯!既然已經上架了,就只能這樣了,希望大家能支持下正版,感謝!

(本章完) 江南說的並沒有錯,接下去,四方的確過了一段安穩的日子。

君和的人果然沒有來找麻煩,甚至都沒有涉足渤原路半步。當然,能夠讓他們提前安心的原因還是江南與秦素衣的「關係」。至於是什麼關係,真的說不清。

但為了表示謝意,江南再次去了紅公館,並且在那住了一天。等他回來之後,大家都在開他的玩笑,說他去紅公館已經上癮了。

十四還嚷嚷著讓江南帶自己去逛一圈,說是還沒去那麼高檔的地方玩過。

……

有一件讓大家都感到有些遺憾的事是,長谷川走了。

在得到逸堂有意向合作,這個消息之後的第三天。長谷川帶著阿進、羅尼、艾倫回紐約了。雖然行動還有諸多不便,但張北羽說什麼也要親自相送。

包括立冬、江南和鹿溪在內,一行人一直把長谷川送到安檢口。

張北羽自然是表達自己的謝意。說實話,那場大戰如果少了長谷川的助拳,還不知道結果會怎樣,畢竟到後半段的時候童古突然爆發,簡直是人擋殺人。

當然,這些都已經過去了,也就沒必要再說了,結果是四方贏了,這就夠了。

張北羽還說,等長谷川下次來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招待他,喝個不醉不休。長谷川笑著答道:「下次就是你們來紐約找我了。」

就這樣,在依依不捨中,送別了這個「黑道貴公子」。

至於長谷川何時會再次踏上盈海的土地,沒人知道,但大家都希望那一天早點到來。可真正等到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也許跟每個人之前想的都不一樣。

……

除了長谷川走了之外,還有就是王子來了。

說王子來,是因為她現在幾乎每天都來醫院陪床。張北羽自然樂意,其實,說起服侍人,王子還真比不上萬里,甚至有點粗心,但是…感情這種事很難說清楚,哪怕王子有很多缺點,可愛她,就是愛她。

她的洒脫自然,她舉手投足間的颯爽,哪怕是她任性,都能喚起張北羽心底的那份感情。

有了王子的陪伴,萬里正好能夠抽空去歸整海高的勢力。

在與童古的決戰中,受損最大的可能就是海高了,不但領袖何其睿死了,更重要的士氣中受到重創。

之前,海高的混混都是跟其他學校的混混打,最多就是社會上的一些小混子而已,從來遇見過童古手下那樣對手。那一戰,可以說把海高的精氣神打沒了。

而張北羽也有意從最底層提升四方的戰鬥力,也就是說,大換血。藉此機會,萬里將海高的混混重新洗牌。

已經有意退出的人,也就順其自然的離開四方;萬里又挑出一些不太適合這條路的人;另外還有一些在那場大戰中表現出退縮的人。

但不管是因為何種原因離開,都會拿到一筆錢。五千塊,雖然不多,但也能略表心意。這些錢,是立冬和鹿溪給幫忙湊出來的。

最終,整個海高勢力幾乎算是解散了,萬里只留下了三個人,這三個人已經完全退學。其中有一個條件相對出色的叫趙自豪。

這個趙自豪是萬里的同班同學,也就是當初張北羽的同學,曾經也是萬里的追求者之一,如今被萬里一手帶出來,忠心耿耿。雖然沒有太大本事,但也算是個合格的下屬。

做出這樣的決定,萬里自然是難過的,身為海高大旗,最後自己的勢力全部瓦解,怎能不心疼。 替嫁謀愛:醫妻要離婚 當然,除了她之外,鹿溪心裡也不好受。

同樣是海高派系出身的人,如今只剩下萬里、鹿溪還有個賈丁,以及那三個小弟而已。

不過世事不就是如此,身邊的人不停的變換,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好聚好散才是最好的選擇。

重新規整勢力是個大工程,萬里這邊算是很輕鬆完成,而整個四方則要靠江南來完成。

決戰中,有幾個重傷的兄弟,估計下半輩子也就不可能再跟人動手了。經過張北羽和江南商議后決定,對這樣的人,不但有一筆安家費,還要贍養終身。當然了,至於養到什麼程度就要四方能發展到什麼程度。

除了重傷的人,江南同樣剔除了一些有意退出和決戰時有退縮之意的人。這麼一番大減員下來,整個四方只剩下三十多人。

其中,如龍、十四、王小闖、麻桿的人就佔了幾乎一半,然後就是南八虎、白骨、張耀揚,以及立冬那邊的幾個人,包括監獄里的賈丁和剛剛入伙的王銳。

雖然人少了,但是江南敢保證,這夥人拉出去,絕對都是能拚命的主。

而重新收人也是一條漫長的路,從決戰結束到現在一晃大半個月過去了,也就收到了那麼幾個而已,兩隻手都數的過來。

張北羽對江南說,這件事急不來,他需要的是戰鬥力而不是人數。

全盛組那邊,除了五個人坐牢之外,還有一個重傷的,另外就只剩下豆芽了,可謂全軍覆沒。這傢伙天天陪著張耀揚。

張耀揚的手術還沒進行,還要等幾天。 帝台玲瓏 醫生說他現在身體狀況太差,怕到時候扛不住。

期間張北羽和江南都去看過他,還問他,當初明明可以避開的,為什麼要那麼拼。張耀揚淡淡的笑著說:「為了北哥唄。」

聽了這話,張北羽心中當然是感動,不過還是覺得他挺傻的,這完全沒必要的犧牲。

另外,暴徒情況稍微好轉,至少不像個木偶了,偶爾會說幾句話,見到張北羽的時候還能聊上幾句。

大家都看的出來,暴徒的傷不在身上,而在心裡。他需要看的是心理醫生,或者能夠解開他心結的那個人,否則,這個人一輩子就廢了。

張北羽問芸姐有沒有什麼打算。芸姐說,準備帶著暴徒離開盈海,不過暴徒沒有同意。所以,就暫時在醫院休養,過段時間再出去。

……

安穩的日子總是那麼難得,也同樣過得很快。一轉眼,小半個月過去了。

在江南、立冬和鹿溪三人的努力之下,已經完全穩住了渤原路的形勢。

江南算了一筆賬,按照目前四方的地盤範圍來算,每個月能收上來五十萬。這個數字對商家們來說,顯然已經是「良心價」了,但對四方來說還是很滿足。

在這小半個月的時間裡,盈海黑道上還發生了一件事,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這件事是江南告訴張北羽的,當時立冬也在場。

聽到這個消息,內心反應最大的人應該就是立冬了。 ?隨著半決賽徹底的展開,那龐大的角斗場內,一道道極為震動天地的歡呼聲,是不斷的湧向四方天地,讓人無比的震撼和興奮。

而後,天靈公會的四名出戰選手,在會長蘇白的帶領下,便是和景陽門的四大強者選手對峙了起來。

「蘇白會長,今日這一戰,不管輸贏,我景陽門,都會全力以赴,希望蘇白會長你們天靈公會,也一定要拿出全部的實力,否則,就是小看了我景陽門的所有強者們!」

在那龐大的比賽場地中,看著蘇白他們一群比賽選手,紛紛佇立已定,那鄭景郡主,是極其熱血的喊道,充滿了蓬勃的氣息。

「嘿嘿……鄭景郡主,這個你就儘管放心好了,我天靈公會,自然會全力出擊,不留餘地!」

聞言,蘇白訕訕的笑了,這並非他的玩笑話,而是心裡話,要知道,景陽門也是大門大派。

門下強者,都極為駭然頂端,在他門下大意,自然是找死。

所以說,在這等境況之下,蘇白怎敢輕易的鬆懈。

加上今日,這半決賽,又是這等的重要,另外他為了鍛煉公會的成員,而走了一步險棋,那便是讓三個實力,都不太強的成員來參賽,那便是狄峰、秦鑫、李靈熙他們三個。

如此這般,蘇白無非是想要讓他們幾個,都得到不同的磨礪,畢竟只有從實戰當中,才是最能提升一個人修為上的一切能力的。

而這麼做,卻同時給蘇白帶來了不小的挑戰,一旦景陽門那邊實力太過逆天,而他們幾個不是對手的話,顯然最終,這場盛況比賽,天靈公會註定是要被滅的。

不過,為了防止這種可能性的發生,蘇白便是戰氣十足,打算以一敵四,一旦真的發生了難堪境遇,那麼以他三星武師,加上有著各種驚世實力的修為,也一定能擊敗整個景陽門的選手們。

只不過,儘管如此,蘇白還是極其的小心翼翼,和居安思危,生怕出現一絲紕漏,最終導致了被滅的結局。

「地雷掌!」

伴隨著一番寒暄結束,而後那鄭景郡主,是極端的熱血和悍然起來。

只見他忽然身形一跺地,猛地沖向了蘇白后,當即掌心前,一道青色的雷光掌法,徹底的迸發開來,隨即極為恐怖的碾壓著虛空,然後就是猶如一道道雷蟒一般,不斷朝著蘇白這邊暴掠而來。

一看,當場狄峰、秦鑫、李靈熙三個皆是大為震驚,如果再不迅速躲避的話,那麼他們,肯定就要被徹底的擊傷出去千米之外不可。

到了這時,蘇白自然是非常的緊張,為了防止厄難出現,他瞬間的冷冽戰氣,也就無比驚世。

「八荒陽象,蒼宮罩靈!」

而後,蘇白堅毅冷冽之下,如同一尊神魔,他陡然掌心結印后,隨即天空當中,便是赫然湧現了一尊巨大的蒼宮,宛如巍峨高山一般,頓時籠罩在了狄峰、李靈熙、秦鑫他們三個的身上。

當即金光萬丈,無比神異和雄渾,猶如天宮一般,可以阻隔一切駭然攻伐。

「砰!」

「砰!」

「砰!」

而後,也就這樣,那幾十道青光的地雷掌,就這樣石破驚天一般的轟擊到了那龐大古老的蒼宮之上,頓時爆炸雷波,席捲八方,讓得這一方天地,似乎都在震動。

然而,儘管如此可怕,上百萬觀眾們觀看比賽,皆是極端的驚悚和駭然,不過終究,那一道龐大的蒼宮,依舊是完好無損的佇立在那裡,保護著狄峰他們幾個,由此,蘇白可是在一側得意的冷笑著,而那鄭景郡主,則是無比震驚。

想不到這一道防禦功法,這般厲害,他的地品中階雷屬性掌法,竟然是絲毫都沒能將其損耗一點一滴,不由得瞬間,也就讓鄭景郡主更為的驚愕。

「炎金魔虎卡!」

正當眾人,都在驚愕蘇白的防禦功法,極為了得的時候,這時,蘇白忽然從手心裡,拿出了一張金色的卡牌。

而那便是六品寶器,九玄天寶卡里,其中的力量加持卡了,這等卡牌,一旦加持到了任何人的體內,哪怕是常人,都會產生出極大的力量,而這種力量,非常之大,一般情況下,會根據承受者的自身實力來進行合理的增加。

比如武士強者在融入了這炎金魔虎卡的話,那麼他的實力,很有可能,就會達到武師的級別,甚至是更高,所以這等寶器,是無比恐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