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邁克即將被擊中時,德魯伊放棄了使用心靈魔法連接戰場上法師,轉而使用了霍格斯的庇護,將黑魔法師的攻擊變成了一群蝴蝶,接著他就承受不住魔法的代價,暈了過去。

這時,束縛住邁克的塞拖拉克深紅系帶也化為了蝴蝶四散而去。

「機會。」

邁克迅速壓低身子,靠近著黑魔法師。同時將一張卡片插入了駕馭驅動器,邁克腰間的腰帶閃爍著品紅色的光芒。

「去死,去死。」

看著迅速接近的邁克,黑魔法師不斷的釋放出魔法想要攻擊邁克,綠色的箭芒,灰色的彎刀接踵而至。

而邁克僅僅是揮舞著手中的裝甲聲刃擋下了一個個攻擊。

邁克身上的武器,都是由駕馭驅動器以能量凝聚出來的複製體,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只要能量充足就不會被損壞,所以邁克才會無所顧忌的用手中的武器去擋在自己的身前。

「終極攻擊駕馭,音擊刃·鬼神覺聲。」

隨著邁克扳下裝甲聲刃上的卡扣,裝甲聲刃前露出了一個放大裝置。

「喝!」

混雜著清澈之音的吼聲撲面而來,黑魔法師在瞬間被切斷了與魔法的聯繫,陷入了『沉默』狀態。

「終極攻擊駕馭,猛士蹴。」

烈焰從邁克的右腳升騰而起,邁克高高躍起,踢向了黑魔法師,魔浮斗篷在邁克的速度下被揚起來。形成了一副華麗的

畫面。

「轟!」

隨著一聲爆炸,這個黑魔法師徹底對這個世界說了再見。

新婚愛未眠 和這些法師進行戰鬥后,邁克發現。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是越快越強。對於這些可以直接破防的法師,應對他們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在他們釋放出法術前就攻擊他們,不給他們釋放法術的機會。當然這只是對於這些遠遠低於古一和她現在面對的豪放女這一類強大法師的這些雜兵。

至於古一這種,且不說她的阿戈摩托之眼,邁克相信即使自己在超加速狀態,古一也絕對有辦法限制住自己。

「那麼現在,就讓你們這些雜兵退場吧。」

「假面駕馭,甲,甲,甲,甲斗。」

「攻擊駕馭,超加速。」

隨著邁克將兩張卡片插入駕馭讀卡器中,新的裝甲包裹了邁克,從下巴出升起的獨角讓邁克擁有了更加強大的信息收集能了。

「9點方向20米外一個法師,在釋放火焰魔法;11點方向15米同樣是一個;2點方向有一個打算偷襲的,藏在10米外一口破水缸後面;面前還有一個打算衝上來和我肉搏的,使用著多瑪姆黑刀法術……」

一瞬間將要面對的情況都出現在腦海中,戰術也隨著而來。

一個衝過來的法師雙眼冒著黑光,口吐白沫,從中能分析出這個法師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選擇了近身格鬥就會這樣近身到底。

這種人,只需要一個照面,邁克就可以讓他下線。

然後是躲在水缸後面那個,他還沒有開始施法,雖然他以為自己藏得不錯,但他同夥的目光偷偷瞟向那邊,出賣了他。

剩下的就是同樣來自左方的兩個火焰魔法了,他們幾乎都完成了施法,只不過一個是火球,一個是火焰射線……

另一邊,風刃也已經瞄準了邁克。

「解決你們,只需要一瞬間。」

接著,邁克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在快子的作用下,邁克的速度已經接近了光速。在邁克的視角中,他是一步一步走到了釋放魔法的黑魔法師面前,然後一人一拳,送他們上天。然後回到原來的位置。

但是,在別的人眼中,就是邁克站在原地沒有動作,然後那些釋放魔法的黑魔法師全部起飛,然後落在地上,生死不知。他們釋放的魔法,也因為缺少控制而消散。

黑魔法師們看著己方的人員被邁克瞬間秒殺了4個。不約而同的在攻擊卡瑪泰姬的法師時的空隙中,給自己加持了防護魔法。

雖然這會讓他們的精神力被佔據一部分,但是只要不被邁克直接秒了,就不虧。

法師們的陣型並不密集,這種零散的陣勢也許在法師對戰的時候好用,但擋不住強力戰士的衝鋒。

而邁克,就是一個速度MAX的戰士,除非是瞬發的範圍型魔法,不然根本沒有人可以阻擋超加速狀態下的邁克。

沒有花費多久,邁克就依靠超加速鑿穿了對方的陣型,徹底打亂了他們的部署,而卡瑪泰姬的法師們在他掩護下,很快從缺口湧入,徹底改變了戰場的局勢。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蘇明費心了,大局已定,對方左翼完全被擊潰,再有幾分鐘,卡瑪泰姬就會從左翼完成迂迴包抄,徹底將敵人包圍。

於是在法師們乘勝追擊的時候,邁克則是靠近了古一和那個異維度至尊法師的戰場。

大大方方地雙手抱臂,站在不遠處進行了強力的圍觀。

對方果然也發現了情況的不妙,一旦手下全部死光,她也同樣獨木難支,戰士不會給她帶來什麼威脅,可如果加上其他幾百個卡瑪泰姬法師就不一樣了。

她丟出了一個會爆炸的綠色魔法球,而古一丟出紅扇將其打爆在空中,趁著這個機會,大波浪法師拉開了距離:「算你走運,如果不是這個神秘的盔甲人,今天我一定會戰勝你。姚,這不是結束,我還會回來的。」

古一輕輕吐出一口氣,雙手背在身後站的筆直,微風掀起了她黃色的袍角,她平靜如常地在胸前用雙手結出防禦法印,把自己和學徒們全部保護起來:「卡魯,我的老友,你的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裡,恐怕我要代表主維度宣布,這裡依舊不歡迎你。」

「我們曾經都是卡瑪泰姬村的農民,這裡也曾是我的家,可是你把它變成了能量源,世界柱,一個超級魔法陷阱……錯的人是你,時間會證明一切,等你死了,我會再來悼念你的。」

大波浪冰冷地看了她一眼,丟出一堆冰冷的話語,隨後釋放了魔法。

一扇巨大的黑色門扉出現在她的身後,她首先跳了進去,她帶來的人也紛紛脫離戰鬥互相攙扶著,魚貫而入。

大門關閉,像是個漩渦一樣旋轉,縮小,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天空也恢復了正常,只有周圍坑坑窪窪的地面,以及烈火和濃煙提醒著所有人剛才發生了什麼規模的戰鬥。

不是沒有人打算追擊,莫度就打算用空間法術追過去,卻被古一攔下。「窮寇莫追。」她儘力保持著自己的呼吸平穩,她其實也受傷不輕,只不過不能表現出來而已。

「可是老師,她們還會回來的,除惡務盡啊。」莫度臉上都是不平之色,他看著周圍死去的弟子和朋友,握緊了拳頭。

古一搖搖頭,神色嚴肅地對他說:「至尊法師的職責是保護自己所在維度的地球,不是去入侵別人的維度,我們的力量要用來守護,卡魯會用力量為惡,我不會。」

莫度低下頭,糾結看著自己的鞋尖,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謹遵吩咐。」

「收斂雙方的屍身,好好埋了吧。」古一向莫度交待,之後緩緩地撤去了防護魔法和空間約束法術:「恩怨善惡都將隨風消散,禮貌對待死者,明白嗎?」

「是的,至尊法師。」

莫度生硬的回答了一聲,扭頭帶著法師隱修會的第子們去收斂屍體了,而此時古一才轉向邁克,臉上帶著以往一樣一成不變的笑容。

「感謝您的幫助,邁克先生。」

「不用客氣。」

邁克伸手拉動腰帶的兩側,身上的甲斗裝甲化成了能量涌回了帝騎驅動器。邁克將腰帶放回了次元空間。

「古一大師,我也需要您的幫助。」邁克話音未落,看見了古一身上閃爍著光芒的阿戈摩托之眼,也就不在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古一。

「請,偏廳喝茶。」

邁克跟在古一的身後,穿過殘破的廣場,繞過密布黑灰的凹陷,繞過燒得焦黑的松樹,又繞過形態各異的法師屍體,古一不停地嘆氣。

這次損失不小,幾乎和幾百年前對抗多瑪姆降臨時一樣。自己幼年時期的好友,之後反目成仇的卡魯居然離開了異空間,成為了一個維度的至尊法師。以後的日子更加不輕鬆了。

古一推開了一個木門,走去其中,跪坐在桌前。

「請。」

邁克也跟上來,盤腿坐在古一對面。魔浮斗篷則是飄在邁克身旁,上下翻飛。

「看來,你找到了你的朋友。」這句話是古一看著魔浮斗篷說的。

這個斗篷是她無意間得到的,後來在觀測時間長河時,她知道了這個斗篷註定是下一任至尊法師的法器,所以就一直將它留在紐約聖殿中。

魔浮斗篷擬人的點了點頭,斗篷的一角搭上了邁克的肩膀。

「邁克先生,或者我應該稱呼你為假面騎士,帝騎,亦或者喪鐘。」

古一看著邁克的眼鏡,對著他說道。邁克則是微微一笑,說到。

「至尊法師,行走江湖當然要有幾個小號,畢竟狡兔三窟嘛。」

「無妨。」

古一將沏好的茶水推到了邁克面前。

「謝謝。」

邁克結果茶水,嘗了一口。只覺得一股清香撲面而來。甚至與他在超加速狀下一進有些疲憊的身體也感到一陣輕鬆。

「好茶。」 「不知道邁克先生有什麼需要我的幫助?」古一抿了一口茶水,對著邁克說道。

「古一法師,我的目的您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邁克瞥了一眼掛在古一胸前的阿戈摩托之眼。

「如果你是說學習魔法的話,我可以教給你。」

古一沒有拒絕邁克的請求,或者說她也不會去拒絕。卡瑪泰姬本就不是一個保守的組織,這裡的法師願意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

豪門霸愛:追妻一人行 「你想當至尊法師嗎?」古一突然問。

「???」

正在喝茶的邁克差點被古一一句話給嗆死。

「古一法師,您是在開玩笑吧?」

……

「我…..不覺得自己有資格成為至尊法師。」

古一淡淡地舉起茶杯喝了一口,人和房間的氣氛融為一體,她閉上了眼睛:「那麼你覺得成為至尊法師需要什麼樣的資格?」

「呃……法力高強?知識淵博?無私無畏?」邁克再次將茶杯端起來喝了一口,茶不錯,但他的心思更多在想推辭的理由。

「原來在你眼裡我是這樣的人……」古一笑著睜開眼睛點點頭,也不知道是暗喜還是什麼:「可是剛才你也看到了,那個入侵者同樣是另一維度的至尊法師,你覺得以上這些詞語她哪一個適用?」

「確實,那個女人有點瘋狂。」邁克點了點頭,那個被古一稱為卡魯的女法師看起來就很不綠色健康小清新。

「所以,你說的種種品格之類的只是表象,並不是至尊法師需要的東西,對於至尊法師來說最重要的,是你有多能打。」

邁克也知道,至尊法師的繼承就是靠維山帝舉行的至尊法師爭奪戰。

過程就是把所有參戰的人關在一片狹小的空間中,讓他們玩大逃殺,不限制手段和計謀,道具和契約也可以隨便用,勝者為王。不需要殺死所有人,但最後還站著的那個人就是此維度的至尊法師。擁有足夠的力量,才能維護好維度和地球的安全。

不過現在古一太強,她參戰的話,其它選手都直接棄權了,所以她一直穩穩坐著至尊法師的位置。

「不了,謝謝您的看重,可我這人不適合成為至尊法師,讓我天天蹲在聖殿里等人打上門來,那還不如殺了我算了。」

邁克搖了搖頭,拒絕了古一的提議,首先,他想要獲得力量,無非是為了保護家人,以及系統所給予的壓力與刺激。再說了,如果他成為了至尊法師,那麼斯特蘭奇怎麼辦。

古一放下茶杯,嘆息了一聲,她想放下這個擔子想了很久了。

古一揮了揮手,一本書從傳送門中被取出來,古一將手中的書遞給了邁克。

「這是維山帝之書,只不過是我當年學習時用的復刻版。上邊記載著我學習時的感悟,就送給你了。至於你需要的其他魔法,就自己去藏書閣尋找吧。」

「莫度,帶邁克先生去藏書閣。」

「請吧,邁克先生。」莫度推開了房門,對著邁克說道。

「多謝!」

邁克則是接過維山帝之書就迅速的跟著莫度離開了古一的茶室。

開玩笑,萬一古一左手維山帝之力,右手阿戈摩托之眼,強行把邁克留下來,邁克哭都沒地方哭。

「這裡就是卡瑪泰姬的藏書閣,你可以在這裡看任何一本書,但是,你不能把它們帶出去。」莫度對著邁克說完后,就離開了藏書閣。

邁克獨自一人穿行在書架中,尋找著適合作為颱風腰帶的驅動能量源的魔法。

「盤桓之徑?」邁克從書架中抽出一本魔法書。

盤桓之徑是到達黑暗維度的入口或巨大神秘力量與生命體的源頭。盤桓之徑的追求者利用環境與魔法從這個位面抽取力量。

看著第一頁上對這個緯度的介紹,邁克將這本書合了起來。

「以盤桓之徑作為媒介可以進入黑暗緯度。這看起來像一個連接各處的通道。」

邁克將這本書拿在手中,以後說不定會用的到。

接著邁克走向了下一個書架,畢竟這次的目的是為颱風驅動器尋找能量源,最好是和風元素有關的緯度。

「瓦圖之書。」邁克抽出書架上的這本魔法書,露出了笑容。

瓦圖就是暴風維度曾經統治者名字,其統治者曾經是人類巫師,征服了分裂領域的一角。

翻開魔法書。上邊記載著如何利用暴風緯度的能量釋放魔法,以及使用魔法后所對應的代價。

接下來,邁克就抱著兩本魔法書開始了迅速的記憶與學習。畢竟除了古一給的自己手抄的維山帝之書,其他的魔法書都不能帶離卡瑪泰姬。

三天後……

「以瓦圖之名,千仞。」

無數細小的風刃浮現在邁克周圍,對著面前的巨石飛去。短短1秒,邁克面前的巨石就被摧毀,化為了稀碎的石塊。

至於使用魔法的代價,邁克發現,因為暴風緯度的領主因為緯度戰爭陷入了沉睡,所以再此期間,只要不是連續借用暴風緯度的力量,就可以逃避這種施法代價。

「也是時候和古一法師道別了。」

邁克回到藏書閣,將魔法書重新放入了書架上。找到了莫度,說明了要離開后,莫度帶著邁克找到了正在演武場旁看著法師們修鍊的古一。

「邁克先生是要離開了?」古一看著邁克,似乎對他的到來並不意外。

「是的,至尊法師,感謝這幾天您的慷慨幫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