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攝最終還是沒有完成,回去的路上,助理問她:「殷姐,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粱筱殷支著頭閉著眼睛,聽到助理問她,她只是輕輕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

助理說:「那我們還回公司嗎?」

粱筱殷再次搖頭,「不了,送我回家。」

回到家,粱筱殷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獃,之前吳夢說庄小孜在M國招待了很多奇怪的男人,而她的身邊又有聽命與人的保鏢,如果她的情人是M國的國王,那麼這一切都說得通了。

這樣身份的人,如果繼續跟她斗下去她有什麼好處?就算是贏了她,就算讓她退出娛樂圈,她還是可以翻手為雲。

徐凱迪聽說粱筱殷拍攝結束了卻沒有回公司,直接找到了她家。

敲門聲打斷了粱筱殷的思路,打開門看到是她,粱筱殷下意識的蹙起眉頭,「你怎麼來了?」

「曉殷姐,這麼大的事你怎麼還這麼能沉得住氣,我都快憋死了,你趕緊說說,咱們到底是自己吧這件事爆出去,還是把這件事告訴記者?」

粱筱殷思來想去都覺得爆出這件事並不是一個最好的決定,她說:「你先冷靜點,我們還不能確定這件事的真假,就這麼貿然爆出去,後果是什麼你想過嗎?」

「什麼真假,就算是假的,那也夠庄小孜忙活一陣子了,她要是現在出了這樣的新聞,她那像山一樣高的劇本不就是咱們大家的了嗎。」

「你想的太簡單了。」粱筱殷喃噥。

現在光憑照片里的背影,粱筱殷也不確定這兩個是不是同一個人,她沒辦法把這件事跟徐凱迪說,她心裡藏不住事,要是讓她說出去麻煩就大了。

粱筱殷一味地阻止惹的徐凱迪不耐煩了,「你是不是怕了,怕得罪了庄小孜以後的路會更加坎坷?你怕我可不怕,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倒要看看是她庄小孜能扛過這次,還是我徐凱迪能翻身。」

果然是愚蠢的人有愚蠢的想法,粱筱殷蹙眉,覺得她有點煩人,自己不長腦子還想把她拖下水,粱筱殷可沒想跟她一起全軍覆沒。

第二天,庄小孜和北希是假情侶的事果然被爆出來了,但是無圖無真相,空口白話,只是一段文字發出來詆毀,根本就沒人相信。

北希和庄小孜的互動是有目共睹的,幾句話就想說他們是假的,那條微博馬上就被評論淹沒。

不過檸檬精還是有的,就算這件事是假的,也有哪些看著覺得眼熱的人巴不得他們兩個趕緊分手。

評論五花八門,但終究不相信的人居多。

北希看到那條微博之後連忙打電話給庄小孜,庄小孜沒事人似的一邊拿著白蘇的手機翻看著評論,一邊跟北希閑聊說:「不過就是有人無事生非,你搭理他們幹什麼,你瞧瞧這下面的評論區,可熱鬧了,你就當成個笑話看看唄。」

「笑話?你這丫頭到底是不長心還是不覺得事大,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事情真的爆出來,咱倆都完了。」

周孜月笑了笑說:「你放心好了,就算我退出娛樂圈也不會讓你完蛋的。」

「你別嘻嘻哈哈的,我沒跟你開玩笑。」

「我也沒跟你開玩笑,多大點事,要是連你都在意不就更說明有問題了嗎,聽我的,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

北希簡直拿她沒辦法,不管什麼事她都喜歡當做假裝沒發生,以前的緋聞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她是當真不知道娛樂圈的多變化!

北希的電話剛掛,穆星辰又打來了。

周孜月接起電話,「幹嘛,你該不會也是為了網上的那些事吧?」

「嗯,怎麼回事?」

這件事知道的就那麼幾個人,薛蘭作為經紀人自然不會坑自己手裡的藝人,剩下的都是周孜月信任的,穆星辰想不到這件事會是誰傳出去的。

周孜月說:「謠言,看看熱鬧就好了,你們為什麼一定要較真,認真你就輸了。」

一直以來不想把他公之於眾的人是她,現在她自己反而不在乎了,穆星辰問:「該不會是你搞的鬼吧?」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那我不如直接把你帶到媒體面前更方便。」

也是,這種事她要做也是做得坦坦蕩蕩,這樣含沙射影模模糊糊的,不像是她的風格。

穆星辰問:「你沒有受到影響吧?」

「當然沒有,我好得很。」

「那就好,有什麼跟我說,實在不行你就跟我回來。」

周孜月笑了笑,「知道了,不跟你說了,我要繼續看評論了。」 這件事發出去之後徐凱迪一直等著看庄小孜的反應,結果她不但不澄清,甚至連面都沒露,她在自己的微博發了一張拍戲中途的自拍照,彷彿是在告訴別人她上了微博,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不在乎。

微博配文:陽光甚好,今天很悠閑,果然陽光跟奶茶最配。

徐凱迪不死心,又買通了幾個營銷號一起刷這件事,可是她卻沒想過一句別人根本不相信的話如果刷多的更像是無中生有,不但沒有影響到周孜月的人氣,反而讓她的微博底下再次活躍了起來。

兩天後,周孜月主動約北希吃飯。

她還在拍戲,時間很緊張,就算有時間也很難才能出來吃頓飯,北希以為她是想要平復謠言,沒多說什麼隨口就答應了。

吃飯的時候北希一直問她有關網上的謠言,周孜月的回答跟之前一樣,一點都不在乎。

她的不在乎看起來不像是裝的,北希有點看不懂她。

「該不會是你自己說出去的吧。」

我心很小,裝一個你正好 周孜月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如果到了我想說出去的那一天,我一定連帶著我們家哥哥那張人神共憤的臉一起出現在微博里,而不是僅憑一段沒頭沒尾的廢話。」

「也是,也不知道發這謠言的人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發這樣一段話,誰信啊!」

周孜月笑了笑說:「我想她應該不是腦子有問題,而是找不到真相,狗急跳牆不就是這麼跳的嗎。」

北希奇怪的看著她,「聽你這話的意思,怎麼好像知道那個人是誰似的?」

周孜月一臉無辜的說:「我當然不知道了,我怎麼會知道呢。」

吃完飯,元秋山開車來接她,周孜月剛坐進車裡就從後視鏡里看到了一個人。

她笑了一下,沒理會。

「不要處理嗎?」元秋山在等了一會了,周孜月能看到,他當然也能看到。

周孜月說:「不用管,讓她跟,我們回家。」

聞言,元秋山看了她一眼,「不是送你回劇組嗎?」

「不,我想爺爺奶奶了,我要回家。」

元秋山蹙眉,看了一眼始終躲在角落跟蹤她的人,「可是……」

「別可是了,按我說的做,開車。」

*

車開進別墅,尾隨在後的人從計程車里下來看了一眼門牌號。

能住在這的人全都不是等閑之輩,粱筱殷紅了這麼久都沒敢想過買這裡的房子,這裡也不是明星住得起的地方。

粱筱殷帶著帽子口罩,回到車裡就聽開車的司機問:「你該不會是想找這家人的麻煩吧?」

粱筱殷壓了壓帽檐說:「不是,我就是好奇。」

「這有什麼好奇的,這裡可是北國大亨的家,他向來維護自己的家裡人,我勸你最好死了這份心吧,你可千萬別連累我。」

聞言,粱筱殷一怔,「你說……這是誰家?」

「北國大亨,你不知道嗎?你也太孤陋寡聞了吧,北國大亨,周氏集團,庄禕,你沒聽說過?」

粱筱殷被嚇的一時嗓子禁了聲,緩了好半天才緩過來。

她再次看向眼前這座豪宅,「師傅,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是說,這裡是,周氏集團董事長的家? 拋情棄愛:總裁,請負責 庄禕家?」

「我騙你這個幹什麼,不信你上網去查,他們家的門牌號在網上都能搜到,什麼記者狗仔全都禁止,要是有人來騷擾,那可是要被抓起來的。」

庄禕……庄小孜……

粱筱殷怎麼都沒想到庄小孜居然會是庄禕的女兒,她是凱瑞珠寶董事長的乾女兒已經駭人聽聞了,若是被人知道她是北國大亨的女兒,那豈不是…….

「我說小姐,你把自己物的這麼嚴實,該不會是狗仔吧,我可提醒你,你要是敢在這亂來,我保證你明天就得進大牢。」

.一個M國國王就已經讓粱筱殷心裡發怵了,現在又被她知道庄小孜跟北國大亨的關係,粱筱殷是不要命了才去招惹她。

「走,走吧,我沒想幹什麼,我就是好奇。」

*

粱筱殷一晚上都沒睡著,腦子裡想的全都是關於庄小孜的事。

跟庄小孜最對這種事她是不能再做了,不然後果難以預料。

她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庄小孜不在乎錢而跟長達簽下那麼奇怪的合約,為什麼她為人處世既低調又囂張,她不把任何人和事放在眼裡,因為她的眼裡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徐凱迪沒有成功,一直心有不甘,她再次來找粱筱殷,想讓她跟她一起把事情鬧大。

粱筱殷說:「從今天開始庄小孜的事我不參與,我勸你也別再白費心思了,我知道微博是你發出去的,你也看見了,網友根本不相信你的話,你沒有真憑實據只能把這件事變成一個謠言。」

「你這話什麼意思,當初我們不是說好了一起拉庄小孜下台,為什麼現在你出爾反爾,怎麼,你被庄小孜收買了?」

「我沒有被任何人收買,我就是覺得這麼做不值。」

徐凱迪信她才怪,一開始是她義憤填膺的說要搞垮庄小孜,最恨庄小孜的人也是她,現在她卻說不值?

徐凱迪驀地站起,「你不做就算了,我是不會放棄的,你等著瞧好了,我一定會讓她身敗名裂!」

徐凱迪走了,粱筱殷嘆了口氣。

誰身敗名裂都有可能,唯獨她庄小孜不會,這樣愚蠢的想法簡直可怕,更可怕的卻是她只要一想起庄小孜的身份,就覺得自己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

以後還是離她遠一點好了。

*

有些事不知是巧合還是認為,註定了事與願違。

粱筱殷想要離庄小孜遠點,卻偏偏在咖啡廳看見了她。

雖然只是遠遠一見,但卻看見她上了一個男人的車,好奇心真的可以害死一個人,粱筱殷心裡想著不要再去管她的閑事,腳步卻不由得跟了上去。

男人把庄小孜送回劇組,之後開車離開,粱筱殷一路跟著,直到跟到了高牆,看著從車裡走下來的男人,粱筱殷差點暈過去。

沒錯,她不會認錯,她是地地道道的北國人,自然不會認錯北國的總統,布霍。

*

一個星期後,周孜月發了一條純文字的微博。

正文:捧紅一個人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那毀掉一個人呢?

薛蘭看到微博之後來到劇組,劇組導演說周孜月請假了。

她自己擅自請假,連她這個經紀人都不說一聲,現在電話不接,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另一頭,徐凱迪沒了粱筱殷的支持,她仍是想要利用吳夢把庄小孜給拉下來,眼下事情正在追緊要的關頭,她需要吳夢再多給她一點消息或者給她一些證據,這樣她就能一個人毀掉庄小孜。

吳夢上午沒有戲份,徐凱迪衝進來就要她說。

「你快點說,庄小孜的男人是誰,你一定知道,你有照片的對不對?快點給我,快點!」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什麼男人,你說誰的男人?」

徐凱迪見她這時候才開始裝傻,她一把推開吳夢,「你好像忘了你爸的事了,你最好告訴我庄小孜的男朋友到底是誰,現在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在網上說的話,是你說北希跟她是假情侶,你告訴我真的是誰,不然的話我就把你爸非禮我的事說出去,我看你以後還怎麼辦!」

「你胡說!」吳夢激動的吼著,「我爸從來對沒有對你做過那樣的事,明明是你在我面前假裝好心讓我爸去你家休息,結果你卻在我爸面前出演侮辱我,我爸只是想打你,他沒有非禮你。」

徐凱迪笑了,「是啊,他沒有非禮我,可是這話誰信啊,一個老頭和一個女明星,我說他非禮我了也好,說他強.奸我了也好,都是我說了算,你能怎麼樣?」

「徐凱迪!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怎樣你很清楚,我要毀了庄小孜的前途,只要能讓她成為眾矢之的,我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都要去做,他男朋友不是北希,到底是誰?」

吳夢哭著搖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小孜就是跟北希在一起的,你在胡說什麼?」

聞言,徐凱迪皺眉,「你胡說八道什麼?明明是你說……」

房間的門突然被撞開,咔嚓咔嚓的相機快門聲摻雜這閃光燈對著徐凱迪一個勁的拍。

「徐凱迪小姐,請問網上的那些有關於庄小孜和北希的緋聞是你散布的嗎?」

「請問剛才你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嗎?你為了毀了庄小姐的前途所以做出這麼缺德的事。」

「還有,你剛才說冤枉吳夢小姐爸爸的事也是真的嗎?」

一下子闖進來這麼多記者,左一個問題右一個問題,徐凱迪整個人都懵了。

她回頭看向吳夢,吳夢還在抹著眼淚抽搭著,她甩手,一巴掌抽了過去,「你敢耍我!」

巴掌沒有打在吳夢臉上,半路被截了下來。

周孜月從她身後走上前,驀地甩開她的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都敢動手,徐凱迪,你還有什麼事不敢幹?」

「庄小孜?」

看清了人,徐凱迪愕然的看向吳夢,「好啊,原來這是你們給我下的陷阱,吳夢,我真是小看了你,原來你一直都在耍我。」

吳夢一邊哭一邊說:「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一直勒索我,說要讓我爸坐牢,你讓我出賣小孜告訴你關於她的事,我都說了我只知道她是凱瑞珠寶董事長的乾女兒,我其他什麼都不知道。」

「你胡說,明明是你說她跟北希是假情侶。」

吳夢哭道:「我怎麼可能說那樣的話,剛才你們在外面都聽見了,是她一直在逼問我,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這種時候誰還不是個演員咋地,大家都是混這一行的,要比演技,吳夢好歹也是影大上了三年的。

總裁的甜蜜嬌妻 記者剛剛在門外把一切聽的清清楚楚,很多人都已經把剛才那番對話給錄了下來,孰是孰非顯而易見。

周孜月平靜的打斷兩人間的爭吵,「這場鬧劇,該收場了。」

徐凱迪看向周孜月,「庄小孜,是你害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