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左農本還想再觀察一天,但見羅姓粗漢已經沖了過去,無力再阻止,只好也跟著衝去。

這個時候,秦墨略一猶豫也立即沖了過去。

暫且先捉到『星甲龜』再說。

縱使琉國修士萬一當真有異,此島上也有數十帝國修士,雖說大家眼下各自為陣,小隊為伴,不過萬一遇上琉國修士圍攻,想必眾人還是會一致對外,至少各自會拚命逃出去。

這樣一想,秦墨已經衝到了島灘上。

黃銅銅的島灘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星甲龜』,有臉盆大小,碗口大小,拳頭大小,大大小小,所有龜背上都背著一個像是星盤一樣的龜殼,殼上星光閃礫。

幾人立即在島上散開,尋找『星甲龜』。

秦墨盤於十幾丈高的上空,眼睛往島灘上掃下,敏銳的捕捉著島灘上密密麻麻的龜群。

很快,秦墨就從龜群之中發現一隻動速極快的『星甲龜』。

此龜約有臉盆大小,龜殼表面星光閃礫,龜身發出一層淺黃的靈光,正是已經達到了三階的『星甲龜』。

「哪裡跑!」

懸浮在空中的吻 秦墨雙眼立即鎖定此獸,毫不遲疑,立即將早已經握在手裡的『納儲袋』取出來,『袋口對著這隻『星甲龜』,一口吸去。

「收!」

『納儲袋』黃光一散,卷出一團疾風立即兜向龜群里的三階靈龜。

此龜似乎察覺到了異常,竟突然加速,如受驚的靈兔,速度極快,一跳便跳出了三五米遠,這可不是一般靈龜可做到的奔跑速度。

才幾下,此龜便已經遁出十幾米遠。

『納儲袋』撲空,未能兜住此獸。

「即使是烏龜,達到三階,速度也不一般了。」

秦墨稍是一緩,便再次伸手一拍掌中『納儲袋』,稍微借用[流空遁術]的遁行之術,速度比剛才更快,閃電般出現在這隻三階『星甲龜』的上方,『納儲袋』被一掌拍出,袋口一吸,一口將奔躥出去的『星甲龜』吞下。

『星甲龜』被收入『納儲袋』中,立即龜身靈光一震,背上靈殼發出一道道刺目星光。此龜的攻擊性雖是不強,但三階靈獸本能的瘋狂掙扎,還是非常可怖,『納儲袋』被撞得凹凹凸凸。

這個時候,秦墨早已經在此獸入袋的第一時間,將一朵白嫩水花一共放入『納儲袋』。

此花名為『千里醉』,三階靈藥,藥味如酒,即使三階靈獸,在此藥味中,也呆不過幾個呼吸。

『星甲龜』立即昏迷在『納儲袋』中。

成功收穫第一隻!

秦墨滿意的拍了拍『納儲袋』。

這個時候,其他幾人也都各自有了收穫。

龍姓美婦和羅姓道人偕沒用田左農的『捕獸袋』,看來這二人對田左農也未完全信任。

田左農倒似乎並不在意,用自己的『捕獸袋』捕捉靈龜。

那位孟姓道友也使用的是田左農的『捕獸袋』。

秦墨只是稍微掃了一眼,就不再注意其他人。

三階靈獸捕多少都是自己的,唯有四階靈龜,必須拿出來分。

當下,秦墨立即在島灘上空飛來躥去。

「收!」

第二隻三階『星甲龜』成功捕捉。

「收!」

第三隻三階『星甲龜』成功捕捉。

「再收!」

第四隻三階『星甲龜』成功捕捉。

『納儲袋』中三階『星甲龜』的數量越來越多。

秦墨再次盯住一隻三階的『星甲龜』,此龜距離他稍有十幾丈距離。不過他立即身影一遁,迅速遁出,同時取出『納儲袋』,袋口一下咬向此龜。

但就在這時,突然一道紫霧噴來,紫霧在空氣里一散,就漲成一張半太大小的紫色絲網,絲網如擒爪般,自半空落下,先一步將三階靈龜罩住。

秦墨眼睛一眯,嘴角冷冷一笑,直接二話不說,袋口迅快向下一張,卷出一團黃光。

「敢!」

旁邊猛的傳來一聲厲喝之音。

秦墨並不理會,黃光捲住被困的『三階靈龜』,直接將此龜直接收進『納儲袋』中。

「找死!」

厲喝之音爆怒,跟著一道強勁的靈力波動立即奪空而來。

直接轟向秦墨。 不過就在這道爆烈靈勁衝擊而來之時。

秦墨已經先一步向後一溜,比魚游還快,避開了這霸道攻擊。

轟!

下面島灘之上被轟出一個太余大小的沙坑。

數只未能及時逃走的低階『星甲島』被砸成肉餅,就像是掉在鍋里的麵糰。

跟著,一髯臉大漢凶神惡煞的沖了過來。

剛才見秦墨遁術玄妙,此髯臉大漢並沒有再接續攻擊。

「交出來!」

髯臉大漢怒氣沖沖的瞪著秦墨。

「這龜是我先看見的。」

秦墨冷臉一哼,肯定、絕對不會交出去。

他是什麼人?

連毛都不毛的鋼公雞,要被他吃進肚子里的東西,哪那麼容易就交出來。

「是老子先困住的。」髯臉大漢怒不可遏。

「是老子先捉到的!」秦墨氣勢不弱。

此刻,田左農等人也注意到了秦墨這處動靜。

「果然還是新手。」田左農搖了搖頭,見髯臉大漢身形魁梧,顯然修為也是深厚之輩,於是也打消了要上前相助的心思,還是多捉幾隻靈龜好。

「秦道友,要不還是還給此人算了,捉龜重要。」孟姓修士倒是好意相勸了一句。

羅姓粗漢也只是稍微停了一下,側臉看了一眼,沒有要上前相幫之意。

我的聖體前女友 龍姓美婦甚至臉上浮過一絲諷笑,更似乎大有坐岸觀戲的閑趣:「羅牛大,你說此人與你相比,誰更壯!」

「當然是我!」羅姓粗漢毫不遲疑回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不如來賭一隻三階靈龜,猜一猜,此人與秦道友究竟誰勝誰負?」龍姓美婦畫著濃妝的美目大有揶趣的作笑。

「想必是那人。」羅姓粗漢嘿嘿一樂。

「我也覺得那人贏的可能性很大呢。」 鬼夫 龍姓美婦妖魅作笑。

「那就猜秦道友能擋幾拳吧!」羅姓粗漢笑道。

「我猜兩拳,你呢?」龍姓美婦落眼作笑,以她所見,髯臉大漢的肉身修鍊異常,一看修習的就不是一般普通的功法,其後背微微向前突,背上鼓兩個碗口大小的肉包,像極了牛頸。

「我看一拳都夠嗆的,我就猜一拳!」羅姓粗漢作笑的臉上極盡几絲輕蔑之色。

髯臉大漢身材魁梧,渾身肌肉渾煉,如今修至凝脈三重天,憑藉渾煉的霸道靈力,不少同階修士是他對手,因此大有在金丹之下,其他同階修士偕不放在眼裡的傲慢。

「既然你想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怒哼之餘,髯臉大漢魁梧的身體里爆發出暴力。

靈力在身體中一涌,此人便一氣長喝,有牛之吼,蠻野衝勁。

力量在體外形成兩丈寬的力波。

力波化成雙拳,蠻橫衝擊。

有如百匹野牛一起衝過來,空間中回蕩著震耳的力量奔流之音。

不過這些奔流聲音看似狂蠻得很,但竟然被輕輕鬆鬆的接了下來。

「嗯?」田左農忽的抬頭,意外的看向秦墨。

只見秦墨迎風不動,剛剛出去的拳臂正毫髮無損的放下,剛才那兩拳的攻擊之力可不弱,即使是他,也很難做到絲毫不動的接下來。

「僅此而已。」秦墨無意再理會此人,他已經又看見了一隻三階靈龜。

「你不給,那我就打到你給!」髯臉大漢根本沒有要收手之意,雙手忽的在身上狂搓,手指每搓之處,都是身體玄竊。

這個時候髯臉大漢的身體也立即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骨鳴聲音,同時,他背上兩塊肉包般的肌肉竟再次鼓起,肌肉之中,力量發出一聲聲爆鳴。

【莽功勁】!

片刻,髯臉大漢頭頸向前拉伸,身體狂奔而出,竟然像是一頭野牛橫衝而來。

其度之快,力量之強,在島灘之上,破出一條五丈寬的氣河。

氣河捲起灘沙,彷彿形成一條沙風河。

「如今【蠻體訣】五層,正好我也看看五層的【蠻體訣】有多野蠻。」

體中力量一激,『蠻力』瞬間湧起,五臟六腑之中,野蠻之氣,狂暴嘶鳴,體外四周十餘丈內的空間都被震得一盪,短暫的形一個風暴,風暴瞬間捲起腳下沙灘,吹起十幾噸的黃沙,四周沙塵,立即長煙吹起,形成一道十丈高的沙柱。

黃沙先是飛滿十幾丈的天空,忽的向里一縮,十幾噸的黃沙竟然瞬間縮成了一個僅有拳頭大小的小沙包。

沙包之中,正是『蠻力』緊縮壓成。

如今【蠻體訣】修鍊至五層,秦墨在控制『蠻力』上,更得心應手得很。

『沙包』之中,黃沙被『蠻力』壓縮、擠壓,比塵埃更細小了十數倍。

可見如今【蠻體訣】五層,凝鍊的『蠻力』可怕之處。

秦墨手握沙拳,背身一彎,身如拉弓,雙拳向前一推。

這動作輕緩而均速,並沒有任何倉急之態。

但雙臂拉伸至平整,拳頭提至極限時。

沙包般的拳頭,瞬間沖了出去。

轟!

暴野衝來的髯臉大漢與秦墨推出的雙拳相撞。

三十丈內沙塵滾滾,沙灘上剛剛爬上來的『星甲龜』立即像是風掃落葉,悉數被重新掀回海中。

跟著,黃沙之中先是衝出一道身影。

竟是髯臉大漢。

但就在髯臉大漢身後,緊跟著再次衝出另一道身影。

正是秦墨!

「剛才你要打我!」

「現在我也要打你!」

秦墨身體忽的一閃,遁術立即快了一分,一下便追上了前逃的髯臉大漢。

兩隻『蠻力』雙拳毫不留情的落在髯臉大漢身上。

饒是髯臉大漢肉身橫煉強壯,但被『蠻力』兩拳擊中的,也發出兩聲清脆的骨裂聲。

這聲音,聽得讓你頭皮一麻。

特別是羅姓粗漢,更是覺得背脊發涼得很。

髯臉大漢如一頭肉牛從半空砸向下面沙灘。

在沙灘上砸出一個大坑。

「到底是誰打誰!」

『蠻力』再起,雙拳狠狠的落在坑中。

轟轟!

坑中震起一團兩丈高的黃色煙沙。

龍姓美婦此刻張著驚呆的嘴,嘴裡能被塞下一大把沙子。

羅姓粗漢也暗暗的伸手擦了擦額頭上滑下來的冷汗,而事實上,他的後背早已被汗水浸濕。

「原來【蠻體訣】已經變得這麼霸道,不錯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