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眉揚起小臉,在白禾的心口處,已經濕了一小片。

「宸琅死了……」蘇眉咬著唇瓣,看起來可憐巴巴的。

其實兩年的相處,她早就把宸琅之前的不好遺忘,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忽然就這麼死了,蘇眉心裡怎麼可能沒有一點波動!

她到底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只會任務的機器啊……

白禾也知道蘇眉心裡難過,他只能低下頭去,一隻手摸上蘇眉的臉頰,小心翼翼地給她擦去眼淚。

「阿舒,我們給……宸琅收屍,立碑,好嗎?」

「嗯……」蘇眉想,這大概是她能夠為宸琅所做的最後一件事吧。

遠處的唐瀟已經走到玄墨身邊,俯下身子不知在他耳邊說了什麼話。

忽而,她嘴角彎起,一手撫摸著玄墨的臉頰,親吻他的嘴唇。

口中似有流光溢彩,光芒微弱,自唐瀟口中渡去,蔓延至玄墨口中。

蘇眉在轉頭時,便看到如此,她竟不知,瀟瀟對玄墨的深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而更讓她震驚的是,在瀟瀟親吻了玄墨以後,玄墨身上的殘缺傷口,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恢復!

短短几秒鐘,玄墨的眼睛霍然睜開!

「瀟……」他正要喚她,便被對方兩根纖縴手指擋住嘴唇。

她笑靨如花,另一隻手輕輕撫上玄墨心口。

「第一次嘆自己幸為鮫人,這顆心因你而鮮活。」

下一刻,她已閉上雙眼,那抹傾城絕世的笑容還掛在嘴角,只是……

已經失去了生命。

這是鮫人一族的秘術,以命換命。

玄墨怔住,這時他才發覺自己竟然還活著。可……

可他的生命,卻是懷裡的人為他換來的。

玄墨的身體輕輕顫抖,他甚至不敢動作太大,輕柔的將懷裡佳人抱起,如同稀世珍寶一般愛護。

步步沉重。

漸行漸遠。

蘇眉目送兩人離開,心中漸漸恢復平靜。

假面騎士ZIO的自我修養 她輕嘆一口氣,抓著白禾的手微微收緊。「我們……」

去找個風水寶地,把宸琅埋了吧。

話未出口,白禾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炸彈過後還有重重地火藥味,距離炸彈最近的幾人已經四分五裂。而宸琅,每多看他的殘軀一眼,蘇眉便多一份愧疚。

在山谷之中選了一處漂亮的地方,蘇眉與白禾兩人將宸琅的軀體移到挖好的坑裡埋起來,在上面立了個碑。

蘇眉趁著白禾不注意時,暗自在宸琅的墓地加了一個祝福術。

願你來世平安,尋獲幸福。

等他們做完這些,已經是接近中午,借用山谷里不知哪位男主男配的小木屋裡睡了一覺,蘇眉又帶上白禾,重新出發。 一年過。

禹布的草藥屋子裡。

蘇眉腳邊趴了一隻乖巧的小狼崽子,其餘的四五隻全都跑到裝草藥的獸皮袋子里。氣的禹布剛把一隻抱出來,又要去抱剩下的好幾隻!

「胡鬧胡鬧!」

禹布氣的鬍子都歪了,一手指著蘇眉都顫巍巍的,「你你你!」

「這麼小的崽子怎麼可能學好醫術!」

他開始懷疑帛舒是不是因為以前他的故意折騰,所以現在特意撿回來好幾隻狼崽子,來報復他了啊?

蘇眉挑著眉嘻嘻哈哈,「安啦安啦,從小時候學起不是更好嗎?況且你年紀這麼大,說不定哪天就……」

「呸呸呸!」禹布氣呼呼的,把蘇眉剩下的話堵回去。就知道對方不會說什麼好話!這不才聊幾句,就想著咒他升天了?!

「滾滾滾!帶著你的狼崽子們一起滾!」

又不是屬狼的,一頭驢你發什麼瘋,專門去外面把被人遺棄的狼崽子們撿回來,算是個什麼事兒!

「喂!老頭兒!」蘇眉挺了挺自己的大肚子,「我可是壞了崽子的雌性,你這麼氣我萬一把我崽子氣得蹦出來了怎麼辦!」

「哼!」禹布鼻孔里冒氣,「你還天天氣我呢!萬一把我這個巫醫大人氣死了,我看誰給你們治病!」

「我啊!」蘇眉眼睛亮亮的,說起這個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我不是也會嗎!」

「滾滾滾滾滾!」禹布直接把蘇眉給推出來,一隻一隻的狼崽子隨後也被趕出來,眨著眼睛躲在蘇眉後面沖禹布齜牙咧嘴。

蘇眉:「……」

「好吧好吧我走了,那個我什麼時候生啊!挺著大肚子挺累人的!」

「明年!」禹布不像跟她說話!

蘇眉:「……」勞資從來沒見過哪個雌性獸人能懷上一整年的!

正常來說,獸人只要三個月便可生育,而她已經兩個月了,自然就比較著急一點了,天天往禹布這裡跑,不就是圖個安心嗎!

一轉頭,蘇眉又對上白禾無可奈何的眼神。

「阿舒!」

「哎哎哎~」蘇眉舉雙手投降,「快把小一小二小三小四小五都抱起來,我們回家!」

白禾尷尬地咳嗽一聲,一雙耳朵動了動,臉上儘是不情不願。儘管如此,他的動作卻沒有一絲猶豫,一把將五個才兩三個月大的小狼崽抱到懷裡,幽怨地看著蘇眉。

眸子清澈透亮,只要稍微抿唇,就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

「阿舒,你又亂跑。」

「我沒有啊!」蘇眉舉手發誓,「我只是來禹布這裡問問什麼時候生嘛,頭胎比較緊張~」

白禾:「……」

輕輕嘆了一口氣,懷裡的狼崽子老是動來動去,唯有「小一」像個大哥一樣,乖乖的讓餘下的弟弟妹妹們踩踏,以免他們掉下去。

「不然下次直接把禹布叫來屋子裡算了。」

「別啊!」蘇眉立即拒絕,「他們把家裡搞的這麼亂,要是讓禹布看到了,非得笑死我不可!」

「反正我再憋一個多月,就能把孩子拉出來了!」

白禾看向蘇眉的目光略帶奇異。

孩子是……拉、拉出來的?

【哎喲卧槽,標題忘記打了個「番:」,這是番外不是下個世界!】 蘇眉的大肚子挺了三個月,還算順利,只是生完孩子以後,蘇眉有些虛弱的脫力。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從外面撿回來的狼崽子們,最大的已經快四個月了。

他們被趕出屋子外,等到蘇眉睡醒了,才被允許進入屋子裡,以免吵醒蘇眉和新生的寶寶。

寶寶放在另一張溫暖的小床上,那是用木頭搭成的,在蘇眉懷上的三個月之內,白禾左右詢問不少鄰居的建議,聯繫了禹布和族裡一些有能力的雄性,合力做成的小木床。

而現在,恰恰放得下三個小寶寶。

他們渾身粉紅,皮膚嫩得好像稍微用力點,便會使他們受傷。

剛剛生下來的寶寶都是獸型,直到兩個月以後,才會打開靈智。

五隻狼崽子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小這麼可愛的寶寶。

他們躲在木床旁,一個擠一個的往裡湊。又怕打攪了蘇眉或是小寶寶,他們的動作很是小心翼翼。

小寶寶三隻都是小兔子,軟軟的耳朵耷拉著,貼在腦後,渾身長著一層細細的短毛,正緊緊挨在一起睡覺。

「嗷……」幾個月大的狼崽子還不會說話,他們只能小聲地嗷嗷叫表達自己對弟弟妹妹的歡迎。

也許是上天眷顧,蘇眉剩下的三隻小兔子,有兩隻都是個雌性。

沒有什麼比生下雌性更讓人高興的事情了!

「不要打擾你們阿娘睡覺,出去玩吧。」白禾心疼的看一眼蘇眉,同樣是迫不及待進來的人,先把五隻小狼崽子趕出去,隨後才在蘇眉身旁坐下,緊緊握住她的手。

「我們的孩子,名字要叫什麼呢?」獸人世界里取名按照母系氏族的規矩來,都是以母親的姓為姓。

「帛風、帛雅、帛頌。」蘇眉隨口想到詩經的風雅頌三個字,張嘴就來。

「嗯!」白禾的目光里好似繪滿了星輝。按照大小排列,第一位雄性就叫帛風,第二位、第三位雌性分別叫做帛雅和帛頌。

纏情霸愛:寵上絕色萌萌妻 雖說蘇眉的第一胎生的算是比較少的一波了,但是白禾說什麼也不想讓她再生第二次。

半年以後,當最小的帛頌化為人形,那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她的容貌隱隱與帛舒有八分像,性格也如同蘇眉一樣,古靈精怪,卻又心裡有數。

每每做一件事讓你感到無可奈何的同時,又不忍心厲聲教訓。

而帛頌……

最喜歡的就是黏在狼小一身邊。

蘇眉沒有讓撿來的五個狼崽子跟自己同姓,而是分別以狼小一、狼小二的方式命名。

可是看到帛頌與狼小一的相處模式,蘇眉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尤其是帛頌趁著狼小一不注意時,偷偷從禹布那拿出來一些巴豆給狼小一灌進嘴裡時……

這不就是當年她故意折騰宸琅所用的小把戲?!

蘇眉愣了愣,連忙戳系統。

「系統君,狼小一是不是……是不是宸琅?」

她記得自己給宸琅下了一個祝福術,願他來世平安,尋獲幸福。而如今的帛頌對狼小一的做法……可不就是像倒追狼小一這樣嗎?

面對宸琅,蘇眉滿心內疚。

【是】7351隻是說了一個字,卻讓蘇眉瞬間淚流滿面。 帛頌喜歡狼小一這件事,從她化形以後就沒有絲毫的掩飾。

而知道了狼小一就是宸琅轉世,蘇眉心裡的大石頭終於放下。

她遲遲不離開,大約就是因為這個心結。

「系統君,我要退出這個世界。」

蘇眉看著狼小一因為巴豆的問題硬生生從美夢中醒來,奔向茅房。而帛頌則是躲在一旁捂嘴笑得開心。

【正在複製宿主意識……複製成功】

【正在脫離世界……】

【宿主:蘇眉

寄體:帛舒

容貌:26

聲音:26

膚質:26

體力:25

智力:26

魅力:26

星級:3

積分:200600

基點:10

特質:無

技能:黑客(高級)、火(中級)、隱身術(中級)

物品:小空間(1000立方米)、邪刀虎翼】

因為獎勵界面完成任務獲得的是十萬積分,直接把蘇眉的積分翻了一番。

「每項加一。」蘇眉感覺自己是越來越簡潔了,能說總的絕不說各單位的!

嫁入豪門:少爺寵妻無節制! 再刷新一遍資料,她的基點歸為四點。

「前四項各加一。」蘇眉再分配一次,才將十點基點全部分配完畢。

【宿主:蘇眉

寄體:帛舒

容貌:28

聲音:28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