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夏若冰在周啟的建議下,選擇刷鳳凰女琴.雷格的好感度。這丫頭經常跳出去砍人,而鳳凰女最強大的技能正是浴火重生。這樣對於喜歡近身搏殺的夏若冰無疑是一個重要的輔助。更何況鳳凰女釋放出的高溫火焰附加,也能再度增強夏若冰的攻擊傷害。

秦飛出人意料地接取了鐳射眼的任務。用周啟的話來說,自家隊長是打算進入一副用眼神瞪死你的節奏。對於有了聖盾做防禦,以近戰為主要攻擊手段的秦飛,多一個強力的遠程技能,確實能夠彌補他的短板。也同時彌補了先行者小隊缺乏遠程攻擊手段的空檔。

張定軍則比較有愛地選擇學習快銀的技能。這也是周啟和秦飛多方考慮後向他提出的建議。作為野蠻人模版發展的張定軍,怕的就是不能在第一時間貼近敵人,如果能擁有瞬間爆發速度的技能,那對於任何一個敵人來說,一個特么跑的比兔子還快的的野蠻人,完全是噩夢般的存在。

至於趙大明,學習身體變形的願望終歸是變成了泡影,除非他肯去某國先做個變性手術。想要接取魔形女瑞雯的臨時任務最先決的條件就是,必須身為女性。無奈之下,死胖子不得不考慮和暗夜行者寇特搞好關係,嘗試做一對好基友。畢竟暗影穿梭對於已經固化刺客模版的他來說可謂是相得益彰。

五個人都有了各自的選擇。所接的任務也千奇百怪。比如張定軍的第一個臨時任務,竟然是陪著快銀打電動遊戲。而且只有在遊戲得分上超過快銀才能獲得聲望獎勵。

趙大明則是陪著寇特去逛商場,幫他體會融入正常人社會生活的感覺。可想而知,這兩個活寶,接了如此奇葩的任務后,會鬧出怎樣的笑話。

先不說張定軍傻大黑粗的一壯漢同以超音速作為自己標誌的快銀去比手速是多麼無奈的一件事情。趙大明這傢伙更是打著體驗生活為名,直接帶著寇特去闖紅燈區。以寇特陰影惡魔的外表特徵,著實是嚇倒了幾個應召來的妹子。要不是兩人都是典型的跑得快。險些被看場子的打手當做妖怪亂槍打成篩子。

而周啟則隨著查爾斯博士踏入到了一次次心靈的旅程。人最難了解的是自己的本心。想要與人進行心靈上的對話和溝通,必須先了解自己。本我心靈的強大才是與人溝通的基礎。

這就像一名售貨員在銷售商品時,首先考慮的是,自己是否對手中的產品具有信心。如果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生不起購買的慾望,那麼在向別人推薦時,就只能憑藉謊言來達成目標。而謊言固然一時可以蒙蔽住真相,卻是在真相披露時,將付出無比慘重的代價。

而周啟所經歷的第一步,就是對本心的拷問。幸好在之前的試煉任務中,他不但經歷過十八層地獄的觀光之旅,更是在空聞老和尚的幫助下經歷過一次洗禮,竟然進度奇快。就連查爾斯博士也對他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心靈的初步洗鍊感到驚訝不已。

而此時,周啟和秦飛心中並未從眼前的平靜中感到任何的安全感。如果按照劇情的發展,或許就在不久之後,學院將遭受一次巨大的危險。在這次危機中,查爾斯博士將遭受天啟的綁架。這也意味著,他們或許很快就會懟上本次任務的終極BOSS。

此刻,位於波蘭首都華沙附近的一所小鎮上。

天使沃辛頓盤旋著從空中緩緩落到了地面。如刀鋒般的金屬雙翼收攏在了身後。臉上的頹敗早已消失不見,這一變化從他臣服於天啟主人的那一刻開始。

廢舊的工廠中,沃辛頓說出了一切。是的,包括他藏身在工廠閣樓里,甚至跟隨死亡前往追殺謝芸菲,在遠處親眼目睹了死亡的結局在內,所有的一切。

「一群東方異能者?」這是天啟聽完他的描述后,久久方才從口中說出的一句話。

從那一刻開始,在沃辛頓宣誓效忠,表達了臣服之後。就此獲得了新生!

他的翅膀不再是孱弱的羽毛和骨刺構成!偉大的天啟賜予了他刀鋒一般的羽翼。另外,翅膀也從一對,變成了兩對。按照等階來劃分,自詡為天使的他,已經不再是一名神話里的普通天使,而是一名熾天使!擁有四翼的熾天使!

刀鋒般的金屬羽翼能夠輕易地刺穿厚重的牆壁,能夠斬斷鋼鐵,讓他飛得更快更高!在防守時,更是能變成護佑身體的堅實壁壘。阻擋敵人的武器,讓所有企圖傷害到他的人絕望!

「主人,我想我已經找到了您所要找的那個人。」沃辛頓收起了狂妄,臉上堆滿了謙卑。單膝跪地,低聲向全身包裹在重重的厚布中的天啟回報。

下一刻,隨著耀眼的白光一閃,在天啟開啟的折躍門帶動下,他們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他之前曾經自空中遠遠注意到的那人身前。

「埃里克.蘭謝爾?」天啟能量流轉的金色雙眼,露出一絲驚訝,更多的是驚喜,注視著眼前身材欣長的人影沉聲問道。

埃里克轉過身,看著眼前陌生的四個人。 歡喜冤家:天才王妃萌寶夫 目光在沃辛頓身後的翅膀上停留了片刻。

「變種人?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冰冷的語氣難以掩蓋他內心的悲傷。在腦海中,妻子和女兒的身影,時刻縈繞在他的面前。他永遠忘不了,兩天前她們臨死前臉上的表情。

而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他不在工廠里使用金屬控制異能救下那該死的告密者,悲劇將永遠不會發生。他可以親眼看著自己可愛的女兒長大,親自送她走進婚姻的殿堂。而這一切現在都被毀了,再也無法挽回。

「我感覺到了你體內擁有強大力量!為何你內心卻如此的悲傷!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是我近萬年來所見到的最有天賦的人類!」天啟聲音低沉,淳淳善誘地說道。

「你是誰?為什麼需要我的幫助?」埃里克.蘭謝爾一片茫然的目光中驟然閃過一絲鋒銳。隨即迅速恢復了之前的死氣沉沉。

「我是天啟!懲罰這世間的墮落,凈化思想日漸腐朽的人類,是我的宿命!我需要你的幫助!蘭謝爾!或許你更喜歡被你掩埋在內心深處的那個名字,萬磁王!」

「來吧!讓我看到你展現屬於你本來應有的力量!讓你作為我最為強大的騎士之一,讓這世界在你超凡的力量下顫抖!你需要的是復仇!」

隨著天啟的話語若魔鬼般的呢喃勸誘。蘭謝爾眼中的鋒銳再現!然而這一次卻沒有立刻消退。

是的!復仇!在他的心中,作為尋常人身份的埃里克.蘭謝爾這個名字正逐漸變淡,於此同時,萬磁王的稱謂正變得越來越清晰!內心的改變,引發了他周圍空間的變化!

一圈圈肉眼無法看見的磁場,以他為中心不停的向著四方擴散!蘊含在泥土中,磚石中的金屬粒子彷彿收到他的召喚,變得異常活躍。形成道道金屬洪流,紛紛從地面下,牆壁上湧出,在他身前匯聚!而阻擋他意志的一切,都被這無堅不摧的金屬洪流瞬間撕成了碎片!

片刻之後,當這天地間隨著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之後,五道人影如同他們來時一般神秘的消失不見。而整座小鎮已經變作了一片廢墟,與滿地殘骸一起,留下的還有大量殘破的屍體!

「這麼說就是這個人識破了我的計劃?」團隊頻道中何野秀夫的聲音依舊如往日般深沉。可電話另一頭的美智子卻從中聽出了靜流下的狂瀾!

「是,何野君,根據調查,就是他阻礙了您的計劃。」美智子聲音比平時顯得更加的柔順。希望自己的溫柔,能適當平息何野君的怒火。她心中如是想到。

「辛苦了美智子,另外,不惜一切代價,想辦法弄清楚周啟的詳細資料。」

「中田,你務必立刻聯繫山田洋介。請他轉告我對王刺虎隊長的合作提議。」今天去醫院做了眼部屈光矯正,直到剛剛才拆了紗布。第一時間給書友們道個歉。 時間僅僅過去了短短的兩天時間,幾個大國首都被襲后的弊端已經開始突顯!

動亂的根源既然已經種下,便如同病毒一般開始向著周圍蔓延。城市裡暴增的犯罪率,便是最好的說明。電視里新聞里,被大量變種人犯罪的新聞和報道所充斥。而與之相對的是,變種人威脅論漸漸上升為輿論的主流。

「人類和變種人是否能夠和平相處?」

「變種人即將取代人類成為地球上新的主宰?」

「殺光他們,這是一場戰爭!這世界上不應有變種人的存在!」

「……!」

周啟坐在湖畔的長椅上翻閱著晨報,大大小小的報紙上,往日被各種花邊新聞所佔據的版面,幾乎清一色全是關於對變種人的文章。

「早上好周啟!」

周啟聞言抬頭一看,晨光微透,綠草如茵的草坪上,鳳凰女琴.雷格,身著一身白色的運動短裙,額頭束著運動髮帶,正從他身前跑過。

「早上好!琴!」周啟微笑著打了個招呼。一揚手裡的報紙,抬起紙杯抿了一口咖啡。

「又是關於變種人的負面/報道?難道記者除了這些就再也沒有什麼好寫的?哦對了,我出門的時候,夏小姐還沒有起床。」琴停下了腳步,款款向他走了過來。光潔的額頭上皺起了秀氣的眉毛,撇了撇嘴,在長椅的另一頭俯身坐了下來。短裙下一雙修長筆直的大腿,迎著朝陽白的晃眼。

「琴,你似乎習慣了對別人的想法感到好奇?」周啟眉頭挑了挑,目光落在了鳳凰女較好的臉頰上。

「我很抱歉,嗯,你知道我並不是故意這麼做的。」就像個偷看大人日記被現場抓住的小女孩,琴雷格的臉上微微一紅。

「沒關係,我能夠理解。」周啟心中不禁對琴以後的男朋友多了幾分同情,並默哀三分鐘。在這美女的面前,那倒霉的傢伙幾乎沒有什麼隱私可言。

「我想我沒有打擾到你們的談話對嗎?」就在此時,從身後傳來了謝芸菲充滿磁性的聲音。

「哦不,完全沒有。早安,謝芸菲小姐。」鳳凰女調皮地沖著周啟起眨了眨眼睛,站起身同謝芸菲問了個早安。「哦我想我得離開了。那群小傢伙恐怕已經在等著我了。」

「很高興與你交談,琴。」周啟微笑著沖著她點了點頭,目送她離去。接著偏頭望向在身邊優雅坐下的謝芸菲。

「早啊,美女。你不用睡美容覺的嗎?」周啟調侃地問了一句。

「哼,你和鳳凰女聊得挺開心啊!你就不怕夏若冰那死女人吃醋?」

「你想多了。這大清早的有事?」周啟放下報紙,點了一支煙,目光注視著平靜的湖面,輕聲問道。

「哼,沒事兒就不能找你聊聊?」謝芸菲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昨天關於華沙被襲的報道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嗯。剛在報紙上看到。」

「你仍然打算這麼做?」謝芸菲美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周啟的面頰。追問了一句。

「有些事情,是無法逃避的。如果換做是你,你會輕易改變自己的計劃嗎?」周啟偏頭望向她,眉頭挑了挑。

「對了,落璃呢,你這做主人的又把她藏到哪裡去了?」謝芸菲突然話鋒一轉,問起了落璃的下落。目光中隱隱帶著幾分狹促。

「額,你不覺得我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嗎?」周啟沖她翻了個白眼,神色悻悻。

一提起落璃,他似乎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禁不住落璃的撒嬌賣萌,周啟把這魔女從印記中再度召喚了出來,兌現先前的承諾。然而這註定是一次充滿杯具色彩的召喚。

就在昨晚,他死皮賴臉地把夏若冰磨到房中,準備來個親親什麼的,小小做點羞羞的事情。然而就在房門打開的時候,卻發現魔姬身上僅裹著一條浴巾正施施然坐在自己房間里看著電視。以夏若冰火爆的脾氣,眼見這驚爆眼球的場景,後果可想而知。

這丫頭吃醋了!後果非常嚴重。

親親補完計劃中途流產不說,讓周啟拼勁全力,一番好說歹說,才勉強平息下她的怒火。而這一幕被某個大嘴巴添油加醋的渲染了一番之後,弄得人盡皆知。周啟為什麼絕早就坐在長椅上,正是因為昨晚他就一直坐在這裡,眾目睽睽之下,他如何還敢回房休息。

我的大灰狼先生 可想周啟在聽到落璃這兩個字的時候,會有怎樣的心情。

「撲哧」一聲輕笑,謝芸菲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精彩。雖然事後才知道,就她對夏若冰的了解,完全可以想象到當時的情景。那死女人沒有當場拔刀砍人已經算是一個奇迹。

「好吧,不說這個。你的想法確實不錯。最重要的是竟然還成功了。有時候連我也好奇,難道在進入任務的時候你就已經策劃好了一切?」

隨著接觸的時間增多,謝芸菲心中禁不住對周啟越發感覺好奇。尤其是昨晚,周啟竟然說動了查爾斯博士,企業號在完成對學員的轉移任務之後,契約者們將可以使用這艘當今世上最為先進的飛船,前往世界各地去絞殺引起動亂的變種人。

飛船近十倍音速的飛行速度和超強的機動性,對於獲得任務積分幫助無疑是巨大的。只要不出現意外,足以保障目前的三支小隊都能獲得足夠的積分在此次競合任務中勝出。

「你猜?」周啟聳了聳肩,臉上一副欠揍的模樣。目光卻投向了在草坪上嬉鬧的一群孩子。作為學院的學生,一群年齡最小隻有4,5歲,最大不超過10歲的小傢伙,因為身具異能的關係,脫離了社會,只有在學院里才能重拾屬於他們的童年和歡樂。

擁有特異功能,是上天選擇了他們,而這群孩子只能是被動的接受命運的安排。身為契約者的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然而這一切又能持續多久?

「周啟你最好到實驗室來一下。」頻道里傳來了秦飛的聲音。

「隊長?我現在就過來!」

「有發現了?」謝芸菲見他站起身,緊接著也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嗯,一起過去看看。」周啟點了點頭,邁步向著教舍走去。

兩人剛走道通往實驗室的門口,見藍毛怪科特.瓦格納已經站在門口等他。

「真不可思議!這簡直太瘋狂了。」科特扶了扶眼鏡,一臉斯文的樣子,絲毫無法讓他同變身後青面獠牙的藍毛野獸聯繫在一起。

實驗室里,秦飛,夏若冰早早已經到來。查爾斯博士和魔形女瑞雯也在。此外還有一個矮小的身影,正在一堆實驗儀器材中間竄上跳下地忙碌著。赫然正是侏儒科學怪人馬匹奧茲!

「是的!就是這個!沒有什麼可以難住馬匹奧茲!」侏儒科學家手裡拿著一支裝著湛藍色液體的試管,用吸管小心翼翼地從中抽取了一滴,滴落一隻關在籠子里的小白鼠身上。

隨著液體侵入小白鼠的體內,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小白鼠的一身皮毛瞬間發出了金屬的光澤。後背上的體毛若鋼針一般一根根豎起。活像一隻刺蝟!同時漆黑的眼珠也瞬間染上了一抹猩紅。「吱吱」尖叫著撲向防彈玻璃製作成的籠子外壁,用尖銳的爪子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抓痕,變得極具攻擊性。

金牌前妻 而就在這時,馬匹奧茲又把藥劑滴落在了另外一隻籠子里的小白鼠身上。而這隻小白鼠外表沒有任何的變化,卻突然張嘴噴出一口火焰,隨即在身體的一陣急速膨脹中,轟然一聲炸的四分五裂。

前後兩隻小白鼠,滴上去的都是同一支試管里的藥劑,反應卻截然不同。

「我想你是對的周啟,我們已經發現了天啟批量製造變種人的秘密。」查爾斯博士一臉凝重地盯著籠子里在短暫爆發之後,正逐漸衰老死去的小白鼠,緩緩地說道。

早在柏林抓住馬匹奧茲的時候,周啟通過落璃就讀取過他腦海中的信息。當然,除了那些不可描述的奇葩畫面之外,其中一條引起了他的極度重視。

天啟似乎正在進行著一個基因突變藥劑的研究計劃。而作為變種人科學家的侏儒先生,便是眾多研究者中的一員。這也是周啟當時決定留下他的主要原因。

而這一計劃的主導者正是天啟的得力手下,四騎士中的瘟疫。如果基因突變藥劑研究成功的話,那麼對於整個人類社會來說無疑將是一個巨大的災難。

引發新一輪的世界大戰,另外批量的製造聽命於他的變種人。組建一個完全由變種人構成的新秩序。這應該才是天啟的最終目的!

若是如同電影中那樣,控制各國的核彈來毀滅地球。在成百上千的核彈爆炸后,最終天啟能獲得什麼?

「該死!該死!」馬匹奧茲看著籠中在衰老中死去的小白鼠,臉上的表情由狂熱變得沮喪。正如他之前所經歷過的無數實驗一樣。實驗目標因為催化基因突變,而透支生命力迅速地走向了死亡。

「馬匹奧茲!如果減低用量會產生什麼後果?」

「哦,我無良的主人終於想起了馬匹奧茲!藥劑稀釋后,普通人基因突變得到的異能不會立刻顯化,而是需要時間逐步完成。對於本身已經擁有異能的變種人來說,可以催發固有的異能。就比如您曾經見到過的那頭狼人。」

周啟注視著侏儒科學家手中的藥劑,若有所思。為什麼全世界出現了如此多的變種人,卻罕有高級變種人的存在。看來就是因為這藥劑還並不完善的緣故。

周啟從馬匹奧茲手中接過藥劑。

「契約者編號5106獲得基因突變藥劑I型(半成品)物品等級(金色稀有)。物品特效:

1.異能激活:激活體內基因,隨機獲得一項一級異能,失敗幾率大於50%;

2.異能強化:將一項一級異能強化為二級,失敗幾率大於50%;

本道具為一次性使用物品,僅可使用一次,第二次使用將導致體內能量失衡而出現不可預知的後果。」

腦海中突然傳來的信息讓周啟微微一愣,他看了看藥劑,又看了一眼侏儒馬匹奧茲。

「這特么算不算是撿到寶了?」 「嗨!美妞!你一個人這是要去哪兒?幹嘛不和我一起喝一杯。我這兒可有很多樂子!」一個留著莫西干髮型(公雞頭),手臂上紋著蛇形紋身的混混,靠在牆壁上沖著從身旁走過的一名亞裔美女吹了聲口哨。說話的時候,他從褲兜兒里摸出了一小包裝在透明塑料袋裡的白色粉末,在身前晃了一晃。

「喂!我在跟你說話呢!婊子!」眼見亞裔美女從身邊走了過去,對他毫不理會。混混嘴裡罵了一句,伸手就去拉扯那亞裔女人的手臂。於此同時,從一旁的街道里閃出了幾道身影,堵在了前頭。

「哇哦!看我們發現了什麼?這寶貝兒可真迷人。」為首的是一個剃著光頭,在鋥亮的頭皮上紋著一個十字架的白人。他的身後跟著兩名白人,和一名黑人,顯然是和留著莫西幹頭的混混是一夥兒。

亞裔女人輕巧地向前邁出一步,抓向她的手臂頓時落空。眼見前路被堵,她停下了腳步。一雙明亮的眸子在幾名身材高大的混混身上一掃。 修真路人甲 隨即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頭皮上紋著十字架的白人混混,看到女人嘴角露出的微笑后,面色一變,笑容緩緩從他臉上消失不見,「當心夥計們,這妞兒恐怕是個麻煩。」說著,噌的一聲,他從身後取出了一把跳/刀,手臂在身前一甩,從刀柄上彈出了20厘米長的刀刃。熟練地挽了幾個刀花兒,迎頭逼了上去。

亞裔女人眼見他手中雪亮的刀刃,嘴角的笑容越發明艷。臉上不見絲毫慌亂的神情。就在幾個混混靠近身前的時候,她優雅地抬起手臂,伸出白皙的手指打了一個響指。

「啪」的一聲脆響,在僻靜的街道響起。隨著幾聲短促而凄厲的慘叫聲過後,片刻之後,只余留下高跟鞋摩擦地面發出的脆響,漸行漸遠。

「吱呀」一聲,地下室的大門被輕輕推開。

「美智子,你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幾分鐘。」

「對不起,何野君。路上碰到一點小麻煩。」美智子一雙美眸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沖著坐在昏暗的地下室一角,正抬頭望向她的何野秀夫微微一俯身,鞠了一躬。

「召喚儀式的準備都做好了吧?」

「是的,何野君,所需要的祭品已經收集完畢。」

「辛苦了,美智子。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何野秀夫從破舊的沙發上站起身,抬手一揮,地下室正中的地面上瞬間多出了一座神龕。隨後他腳步從容地走到神龕面前,雙手合十在身前,口中開始低聲念誦法咒。

良久,隨著何野秀夫手掌在身前一拍!從神龕中漸漸湧出一道霧氣。隨著霧氣越聚越多。整個地下室里如同墨染,充滿了一股陰森詭異的氣息。

「美智子!」何野秀夫突然大叫。

「是!何野君!」美智子嬌聲回應。同時手腕上血腥紋章光芒一閃,地面上立刻多了十多具屍體。就在屍體出現的霎那,黑霧中突然亮起了兩點猩紅,霧氣宛如擁有靈性一般匯聚成一道獵豹一般大小的黑影。

「出來吧!犬鬼!盡情享受你的美食!」何野秀夫在霧氣開始凝結的霎那,口中的吟唱咒語的聲音愈發的急促。眼眸中漸漸蒙上了一層血色!

「式神,犬鬼丸!」何野秀夫雙手食指和中指合攏豎立在眼前,剩下的手指抱成拳。獵豹般大小的黑影往地面上的屍體上一撲。十多具屍體彷彿漏了氣的充氣娃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乾癟。一聲聲骨骼碎裂的聲音如爆豆一般連綿不斷的響起。片刻之後,十多具屍體連皮帶骨都被吞食了個一乾二淨!

「嗷嗚!」一聲如同狼嚎的犬吠聲在地下室中回蕩。犬鬼在吞噬完血肉之後,身體幾乎凝結成了實質。它用猩紅的眸子兇狠地瞪了何野秀夫一眼,露出一抹不甘,重新化作縷縷黑霧,鑽入了他的鼻孔。

美智子雙眼迷離地注視著吸入了式神后,整個人的氣勢為之暴漲的何野。她喜歡看到何野君充滿自信的樣子。

維澤爾青年學院。

侏儒馬匹奧茲實驗得出的結果,讓所有人都陷入了震驚。根據他的記憶得知,像馬匹奧茲這樣進入研究計劃的變種人科學家一共有12名。他們最初被集中的地方位於埃及的首都開羅。之後才被分散到全球各地。

由此判斷,作為計劃的主導,天啟四騎士中的瘟疫,很有可能就在開羅。

「隊長,我們或許需要一些二級變種人的樣本,讓馬匹奧茲把藥劑研究完成,做出成品。」周啟接過坐在對面沙發上的秦飛扔過來的香煙,放在鼻子下方聞了聞。

「嗯,基因催化藥劑非常有價值。你小子的運氣還真是不錯,這樣的好事都能碰到。」秦飛貌似悠閑地吐出了一個煙圈,微笑著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