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蒼伊及時打散毒氣,讓灰黑毒霧得到稀釋,現在躺在地上就是兩具冷冰冰的屍體了! 第47章絕世醜女

蒼伊看到兩姐妹的慘狀,頓時急怒攻心,目眥盡裂!一腔熱血湧向大腦。這小子接連發射靈魂之刺,在加上施展八卦戮魂錐本來就已是強弩之末,大腦中混混頓頓!又吸入了不少的灰黑色毒霧,一下子感到昏昏欲睡,頭暈目眩,元魂接連高速轉動,此時也顯得的有些萎靡,運轉起來有氣無力!

在層層灰黑毒氣的包圍中,蒼伊光榮而堅定地昏倒了!

「這是在哪?」不知道過了多久,蒼伊才幽幽轉醒,拍了拍還在發出陣陣劇痛的頭,太陽穴上的墨綠鱗片更是一突一突地跳著!

「你這沒用的小子,竟然昏倒了!」山海老人嘲笑道,「科多和達拉斯就把你們三個送到這兒了!」

「前輩!」蒼伊抱怨道,「我只是六級小惡魔,對上一星惡魔怎麼可能毫髮無傷!」

蒼伊看了看四周,這是一間破舊的草房,只有蒼伊旁邊開著一扇小小的窗戶,四面牆壁都是土坯的,掛著各種各樣的草藥,還有一些奇怪的動物身上的零件!大大小小的坩堝零星擺放著,有的裡面還有些殘餘的藥渣,而正中心正生著一團熊熊火焰,一隻一人大小的巨大坩堝被三隻粗壯的木頭架在火上,空氣中正彌散著一股帶些苦澀的藥味!

赫拉和愛娃正躺在蒼伊身邊,她們臉上的黑氣消散不少,呼吸也沉穩許多,顯然經過了精心的治療!

房間里只有三個小惡魔,都被放在一張巨大的木板床上,因為現在還是光之月,相當於地球上的夏季,氣溫還是很高的,所以床上只有一張薄薄的白色粗布攤子,這間房子雖然很臟而且凌亂不堪,但這張床卻是很整潔乾淨,連易髒的白色攤子都一塵不染,潔白如霞!

蒼伊直起上身看了一下赫拉和愛娃的情況后,這才放心地檢查著元魂內變得稀少的魂力,苦笑道,」這下子起碼要休息好幾天才能補回來!」

「怎麼這麼倒霉!一次郊遊也能遇上這種事!」就在蒼伊鬱悶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木窗外傳來。

「哥哥,你就這樣擊殺一星惡魔,我是感覺很爽,但夜鶯市仲裁院的惡魔會不會找麻煩呀!」達拉斯緊張地聲音傳來。畢竟惡魔界的法制還是很嚴的。

「不會的!」科多的聲音沉穩中透著自信,讓人一聽就感到無比踏實,「我剛剛去了一趟村裡的仲裁所,這才發現這兩個貝塔惡魔都是卡夫市的通緝的B級罪犯,C級以上的罪犯已經可以當場擊斃了,而且他們通緝單都發給各村好幾年了!大概這兩個傢伙在卡夫市的領地混不下去了,才想到夜鶯市領作惡!」

「卡夫市!那麼遠!」達拉斯驚訝道,「那可是六星惡魔市!而且在大陸的東面,位於錫林河東,就算是坐著速度不慢的戰寵,也要幾個月才能到咱們伊凡村!」

「前輩!」蒼伊聽著對話,有些不解地問道,「六星惡魔市是什麼呀?」

「惡魔門聚集的地方分為三個級別「山海老人解釋道,」一星到三星的是惡魔村,像伊凡村就是一座三星惡魔村,四星到六星的是惡魔市,像最近的夜鶯市和科多口中的卡夫市,七星到九星的就是惡魔城了!城市的升級非常麻煩,不但需要繁雜的基礎設施建設,也需要強者坐鎮!」

蹬蹬蹬蹬,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突然出現,打斷了蒼伊和山海老人的對話!

「咦!」蒼伊吃驚地看過去,這才發現在屋子的角落竟然有一段小小的台階,但並不通往樓上,事實上這麼個低矮草房也沒有樓上,而是通向地下,「那是誰!」

趁著從窗戶透過的細微日光,蒼伊看到一團肥胖高大的影子從台階鑽出!那身影足足有近兩米高,比達拉斯都高一頭!

「偶買雷帝嘎嘎!」蒼伊瞠目結舌地看著轉過身來的肥胖身影,下意識地尖叫道,「蛤蟆精!」

「什麼是蛤蟆精呀?小帥鍋一定是剛剛蘇醒,才說些奇怪的話!」那身影發出一陣尖銳的聲音,好像兩片砂紙互相摩擦產生的瘮人噪音!這聲音之粗糙難聽讓蒼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過人家的確是青蛤族的惡魔沒錯啦!」

「青蛤族!」蒼伊不敢正視對方,只是從眼角餘光窺探著,因為他怕自己待會,會忍不住把早上吃的匹格肉都吐出來!

這是怎樣醜陋的惡魔呀!

先不管那分不出頭腳的滾圓如肉包子的身體,也不管她那生有肉蹼的肥厚綠色雙手,怎麼靠一手水泡噁心蒼伊,但看她的頭臉,蒼伊就已經快要重新昏倒了。

滿臉的綠色膿包包裹的膿水都快要撐出來了,好像一顆顆飽滿的綠色葡萄,大大小小地布滿水盆大的肥臉,在多如繁星的膿包包圍下,她綠豆大小的雙眼細不可見,就算以蒼伊目光之敏銳,也差點看不到她的眼睛!肥大的蒜頭鼻牢牢霸佔著醜臉的中央,鼻尖還挺立著一顆小小的綠色水泡!

兩隻招風耳矗立在蓬草般的綠色亂髮中,這頭髮竟然還編成一個大辮子,垂在身後散發出沼澤般的陰濕氣息!

蒜頭鼻,招風耳,綠豆眼,這本來就是醜陋的標誌,現在三者聚在一起,再加上又有無數膿包陪襯,竟然造就了這麼個完美的醜女!

「像癩蛤蟆的絕世醜女!這絕對是個難得的絕世醜女!」蒼伊感嘆道,那女性惡魔一眼看去真的很像一隻站立起的大蛤蟆!

之所以說是女性惡魔,完全是因為蒼伊瞥見了掛在她胸前的兩個籃球,隨著她緩慢的步伐,一顫一顫,讓蒼伊都擔心它們會不會突然掉下來!

「啊!你……我……這個……」蒼伊被嚇得語無倫次,手舞足蹈地說著胡話,臉上出了一排熱汗,鼻尖上都掛了顆汗珠!

「小伊!」達拉斯和科多也聽見了屋內的動靜,馬上推開土黃色木門,進入房間!

「你小子,總算醒了!」達拉斯豪爽而地笑道,他酷酷的嘴角都掛著笑意,狹長的雙眼都閃出火花,「我就知道你小子沒什麼大礙!」

「小伊!」科多的聲音雖然平淡,但卻有藏不住的喜樂,「乾的好!「科多已經聽了達拉斯的轉訴,特別是蒼伊的驚人表現!雖然表面平靜,內心其實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小子的來歷一定不凡!都瑞卡大陸上的惡魔圖鑑上竟然沒有他的樣子!雖然不知道是哪一個強大種族的惡魔流落森林,但達拉斯絕對撿到寶了!」

「六級時擊殺一星級!」科多想到這點,在心中咋舌不已,「就算文森特議員六級時也沒有這麼變態吧!」 第48章美麗婆婆與戰後總結

「達拉斯叔叔,科多爸爸!」被那絕世醜女嚇到的蒼伊看到這兩個救星進門,馬上鬆了口氣,心中暗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還是讓那醜女害的,達拉斯叔叔本來長得很像周杰倫,但現在我怎麼看他都有一種在看黃曉明的感覺!」

「來小伊!」科多見蒼伊除了面色有些蒼白外,身體和思維還是很活躍的,知道自己的養子已經沒什麼大礙,也就放寬心,和蒼伊交談起來,「這是美麗青蛤婆婆,婆婆她可是咱們伊凡村唯一的群星境巫醫,不但實力達到三星境,而且在本村救死扶傷多年,醫術也是極高!」

「哪有啦!」那絕世醜女美麗婆婆,聽到科多的溢美之詞,竟然還害起羞來,綠色如青蘋果的大臉頓時成熟,變成一片緋紅之色!一張大嘴帶著兩片香腸般的嘴唇不斷抽動著,漏出一嘴黑牙,扭扭捏捏地發出一陣十分粗糙的聲音,「村長好討厭啦!討厭啦!」

這幾句話要是讓幾位大美女說出來,自然是春光無限,嗲聲動人,但蒼伊一看到這老醜女故作嬌羞的模樣,胃裡就是一陣翻滾,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這傢伙斜眼又瞅見了達拉斯和科多略微抽動的嘴角,和一臉皮笑肉不笑的尷尬表情,就知道這兩個成年惡魔也和自己同命相連!

「嘔!」蒼伊在心中暗自慘叫,「我叉叉叉,美麗!這老太婆竟然叫美麗!我的雷帝嘎嘎呀,你顯顯靈劈劈這個恬不知恥的異界鳳姐吧!」

那惡魔鳳姐毫不知道蒼伊的內心裡如何波濤洶湧,這醜女原本就從地下室提著一筐水淋淋的東西,和科多打完招呼,就徑直走向屋中央那個燒著的大坩堝。

她象腿如巨柱,每邁一步,蒼伊坐在床上都覺得泥巴地面震了一下。

「好!趁現在鑒定一下這惡魔界的鳳姐!」蒼伊對那絕世醜女美麗婆婆可是很有興趣的,「美麗青蛤。

種族(青蛤族),等級:三星,職業:惡魔巫醫(一轉高等職業)。

力量:17點,智力:23點,敏捷:14點,體力29點。

學問:巫醫學(中級),毒物學(中級),詛咒學(中級)。

技能:蜥蜴補血湯(補充氣血,可以補充體力)其他未知!

「這醜女好強悍!」蒼伊咋舌道,「特別是體力,一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的體力非凡!

「嘔!」那美麗婆婆竟然把一筐東西直接倒進大坩堝,更可怕的是,蒼伊看到那一筐竟然都是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蜥蜴!

「來!喝完葯就好了!」美麗婆婆用一隻巨大的臟木勺,從大坩堝中舀出一碗淡綠色的液體!端到蒼伊面前,那讓人難受的粗糙聲音再次響起,「這是婆婆我特地熬制的蜥蜴補血湯!」

「啊!美麗婆婆!我看我不用了吧!」蒼伊看著美麗綠色的長指甲帶著蜥蜴身上的粘液,都直接伸到湯里了,感到愈發的噁心,這小子不傻,才沒有狂妄到認為自己可以喝下這樣的東西而不吐,畢竟蒼伊可不是小月月!

「那怎麼能行!」美麗發出了自以為最溫柔的聲音,用自以為最可愛的動作,翹起蘭花指『俏生生』地端起骯髒大碗!

「真的不用了!」蒼伊真是一刻也不想呆在這裡,聽著那磨砂般的粗糙叫聲,看著面前的蛤蟆臉上,參差不齊的黑牙,聞著一股股濃烈的口臭,蒼伊快要瘋了!

偏偏這美麗婆婆熱情好客,愣是纏著蒼伊,大有一股你不喝也要灌你下去的勢頭,蒼伊使勁向達拉斯和科多使眼神,沒想到這兩位絲毫沒聽見宅男的心聲,反而勸著蒼伊。

「小伊! 忽而至夏 不吃藥怎麼能好!」

「是呀!小伊!聽爸爸的話!」

「嘔!本來沒什麼病,現在我覺得快要死了!」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深夜,蒼伊躺在柔軟的雕花木床上呻吟著。

這裡是伊凡雷斯家一樓的一間房子,現在是蒼伊的房間了。蒼伊的傷勢實在不重,被逼喝下蜥蜴湯后就和達拉斯一起回家靜養了,至於愛娃和赫拉,雖然情況好了些,起碼脫離了生命危險,但還沒有蘇醒!所以還躺在美麗婆婆那,科多正在陪著她們!

瑪麗阿姨和茉莉為蒼伊和達拉斯要了些外賣后,也匆匆忙忙地趕到美麗婆婆那裡!

家裡現在只有達拉斯和蒼伊了!

「小子!感覺怎麼樣!」山海老人說道,「這可是你第一次和惡魔戰鬥!」

「一星惡魔確實很強!」蒼伊咽了口吐沫,按下胃裡翻滾著的蜥蜴湯,冷靜分析道,「單打獨鬥的話,我贏的可能性很小!不過要是靈魂之刺充足的話,還是有可能贏的!」

「而且,毒素強化的威力大大超出我的想象!皮糙肉厚的一星魔獸竟然也抵擋不住!」蒼伊回想起來,語氣中帶些驚喜。

「沒錯,你的天賦毒素很強!而且裡面的成分很複雜,就算是二星魔獸,要是沒有一定的毒抗,也擋不住呀!」山海老人道。

「還有!」蒼伊考慮道,「好的裝備也很重要,達拉斯要是沒有那件白銀下品的鎧甲,一定打不過他們!而且一個好職業也很重要,那瘦瘦小小的惡魔就是沒有轉職才最後被我刺爆靈魂!」

「裝備,職業,屬性,技能,這是惡魔界公認的大四圍!」山海老人講解道,「智力,力量,敏捷,體力是小四圍,不管大小,四圍都是衡量一個惡魔強弱的重要指標!」

「還有我那便宜爸爸科多!」蒼伊回憶起那時的科多,簡直是心嚮往之,「他舉手投足之間的元力波動,都能輕易殺死小惡魔!那一隻大爪子雖然很像烏雞爪,但實在強悍!」

「科多的實力換算道洪荒里,就是金丹中期的修士!像達拉斯這樣的戰士級惡魔,就相當於築基期,洪荒時,築基期結的道基一旦轉化為混元金丹,修為就和築基期修士截然不同!

而在惡魔界,一星時結的本命元星一旦超過三顆,就會發生一次聚變,產生奇妙的變化,讓惡魔實力大進,所以科多的力量秒殺一星惡魔,還是很正常的!」

「奇妙的變化?」蒼伊對戰士級惡魔進身勇者級,可以產生的變化十分感興趣。

「小子!你的力量雖然不強,但你的靈魂境界已經不弱,仔細想一下,你應該可以注意到科多的特別!」山海老人提醒。 第49章修鍊的道路

「圓滿!」蒼伊努力回憶著科多當時的情形,元魂高速轉動,突然靈光一閃,「我在他身上感到一種圓滿的感覺,但也沒真的看到什麼,只是一種感覺,他就像,就像……一隻標準的圓球一樣!」

「是的! 邪妃傾城:重生庶女有毒 你小子的話雖然不好聽,但感覺是非常對的!」山海老人的聲音透著些讚賞,「不管是惡魔界還是洪荒,修鍊之路都有異曲同工之妙,金丹期和四到六星的惡魔勇者境都是對自身圓滿的追求,金丹大道並非只是結得內丹,而是一種完善自身獲得一種堅固圓滿的境界,一旦自身獲得堅固圓滿,修為頓時飆升!不是築基期的修士可以抗衡的!

金者,堅剛永久不壞之物;丹者,圓滿光凈無虧之物。而修士修鍊的金丹之道在洪荒之後,就變了樣,真正本源的金丹大道修鍊之法,《山海經》中也有記載!」

「前輩,那我怎麼辦?」蒼伊聽了山海老人的話,對自己修鍊的道路非常迷茫,「我的身體雖然有惡魔的天賦和模樣,但也有人類的七魄和穴竅,更有人類專有的三魂!您告訴過我,惡魔的靈魂是混混沌沌一團,沒有三魂之分,我靈魂不屬於惡魔界,身體也只有部分屬於,那我是應該修鍊惡魔界的那些秘技什麼的,還是應該修鍊洪荒的功法!」

「惡魔界的修鍊者不重視大道本源感悟,他們的靈魂沒有三魂之分,沒有天魂地魂離身,感悟大道的速度自然比不上你!」山海老人平淡地說,「但惡魔們的靈魂因為沒有分散,所以要更加強大堅固,可以說這兩者各有優劣!不分上下!」

「但是要修鍊惡魔界的高等功法,以現在的情況可能性很小,畢竟都瑞卡大陸只不過是一個低等大陸,上面最強的修鍊者也不過相當於化神期修士」山海老人認真分析道,「可是《山海經》中,有洪荒最強大的功法,包羅萬象,自然有最適合你的基礎功法!而且你已經修鍊《吞天噬地經》,凝成吞噬漩渦,所以我建議,修鍊的前期你還是主修洪荒功法,後期再兩者同修!」

「有道理!」蒼伊點點頭,「不過我的吞天噬地經第一卷好像只講到築基期,修鍊得吞噬道基!」

「起碼現在夠你用的!」山海老人說道,「吞噬道基是洪荒少有的二品道基,築基期可以練得二品道基的修士可是鳳毛麟角!有機會得到吞噬道基,對你來說已經是大造化了!」

「我還以為會是一品道基呢!」蒼伊的聲音透著些失望!

「小子!不要貪得無厭!」山海老人不滿道,「就算以洪荒之大,幅員之遼闊,人傑地靈,物華天寶!結得二品道基的修士都已經是幾千年才能見一個的稀罕傢伙了,可想而知這有多珍貴,要知道道基是一位修士大道的根基,一旦確定下來極難晉級,洪荒修士按照潛力和力量把道基分為九品!大多普通修士結得是下三品的道基,一些大道的真傳弟子一般可以結得中三品的道基,而上三品的道基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結成上三品道基的修士潛力不可限量,洪荒時,為了爭一位結得三品道基的弟子,弱水道和洞虛道的幾位老古董甚至都打上了!」山海老人的聲音愈發空遠,彷彿陷入了渺遠的回憶,「老夫還記得那個弟子最後被弱水道搶到,後來成了弱水道的頂樑柱,多次化解了這個洪荒大道的生死危機!」

「一品道基的修士就算在洪荒無數紀元的歷史中也十分罕見,」山海老人補充道,「那樣的修士要是不中途隕落,是有很大機會成為極道強者的!甚至有一絲絲的可能升壇封帝!」

「哎!」蒼伊雖然有些不甘心,但還是很快調整好心態,帶些焦急地向山海老人問道,「我現在是練氣中期的修為!而且我現在感覺自己隨時有可能晉級七級小惡魔!一旦晉級練氣後期,就要收集築基用的東西了,可是我現在還沒有準備好築基時用的各種資源,總不能讓達拉斯他們買給我吧!怎麼辦呀?」

「你要想辦法去伊凡森林一趟了!」山海老人嚴肅地說,「要是有足夠積分和成就點,你完全可以在山海界換取那些資源!而且山海界的各種藥材資源可是最極品的!保證很適合你!」

「您不用說我也知道!」蒼伊嘆了口氣,「雖然得到貝塔獸的基因換了100積分,我現在的積分還是太少!只有200分,成就點也只有10點了!根本換不了什麼好東西!我現在急需補充積分和成就點!」

「可是最近發生這麼多事,先是愛娃離家出走,再是村北遇襲,」想到這兒,蒼伊的俊俏小臉都皺了起來,「而且最近魔獸活動頻繁,夜鶯市都下了魔獸黃色警戒,這種級別的警戒可是僅次於魔獸攻城時下的紅色警戒,科多爸爸怎麼可能會在這時候讓我出去!」

「瑪麗,小伊和達拉斯怎麼樣了?」正在蒼伊為積分的事焦頭爛額時,科多略帶些疲憊的聲音從客廳幽幽傳來。

「應該都睡著了吧!」這是瑪麗的聲音,此時這聲音帶著濃濃的傷心,「真是難為小伊了,還是小惡魔就要被迫抵住一星惡魔!」

「哎!這次是我疏忽!」科多自責道,「不過小伊的天賦還真是強大!我聽達拉斯講了戰鬥的經過,小伊也告訴我是他覺醒的一種天賦技能擊殺了敵方!我今天在圖鑑上沒有找到像小伊的惡魔,再結合他妖孽般的天賦,我覺得有可能小伊不是都瑞卡大陸的惡魔!」

「怎麼可能?」瑪麗驚叫道,「都瑞卡大陸這麼偏僻!唯一通向別的大陸的霧海通道也是幾百年沒開啟了!外來惡魔想要來到都瑞卡,只能穿過霧獸橫行的無盡霧海了!能穿過霧海的強者怎麼會隨意丟棄小惡魔呢!」

「小點聲!把他們吵醒就不好了!」科多小聲說道。 第50章誰是黑手

「不過我也很納悶!」科多想了一會,還是沒什麼頭緒,「不管了!蒼伊是我科多的兒子!誰也搶不走!」「老公!」瑪麗的聲音也帶著堅定,「小伊救了咱們家兩次了!我知道你收他當養子很大原因是看中他的天賦!不過咱們沒有兒子,我可是真心把小伊當親生兒子看的!你可不能有區別對待!」

「怎麼會!」科多的聲音嚴肅而有說服力,「小伊善良溫和,天賦極好,我不但很欣賞他,而且還準備把家傳的秘技傾囊相授,怎麼可能有什麼區別對待!」

蒼伊靠著門后,仔細聽著這真摯的對話,一行熱淚無聲地流下墨綠眼眸!

一份暖流彷彿潺潺溪水劃過心田,內心中頓時多了份感動!元魂的流轉變得更加厚重了!

「人心換人心!我蒼伊可不是恩將仇報的人!」這異世里真誠的家人,深深感動了蒼伊,「上一世!我的家庭破碎了,這一世,我一定要守護好每個親人!」

蒼伊握緊小小的拳頭,內心一片清明,無比堅固!

「說起來,這次的事情真的很奇怪!」科多接著用疑惑的語調說道,「不像是一般的搶劫,而且我要去救援達拉斯時,一個傢伙攔住了我!」

「什麼!」瑪麗吃驚道,「是誰?」

「不是惡魔,是一個三星的傀儡!」科多的聲音愈發嚴肅,「而且是血肉傀儡!」

「血肉傀儡!」瑪麗的面色驀然變得蒼白,聲音都帶些顫抖,「是那種殘忍地以惡魔,活生生煉製的傀儡嗎?那種秘術不是早就被文森特議員提議禁止了嗎!」

「這些侵害惡魔的生命權,無視惡魔法則的傢伙!」科多冷然的說道,「早晚會受到制裁!」

「會是誰?這麼想害咱們家,連這種犯了死罪的秘術都用上了!」瑪麗有些害怕,畢竟被這麼窮凶極惡的敵人惦記著,實在讓人不寒而慄!

「我自問為魔處事還是很周到的,當村長也是大家選出來的,和我有仇的惡魔實在很少!而且大多也沒有能力弄到血肉傀儡,就算得罪一兩個強者也不用冒著這麼大的風險襲擊達拉斯,也不至於冒著生命危險動用血肉傀儡呀!」科多沉思良久,而後緩緩開口道,「我想來想去,既有實力,也和我有仇的也就只有三個傢伙了!」

「維卡斯·焚炎!威克·斯潘達!還有伯格·多瞳!」科多冷冷的聲音再次出現,發出刺骨的寒意!

「啊!」瑪麗聽到科多的分析,有些驚訝道,「維卡斯老先生雖然不贊成你主持的拆遷工作,但也不會下此毒手吧!」

「女魔之見!」科多的聲音中隱隱含著怒氣,「自古以來,因為政見之別引發過多少暗殺陰謀,你知道嗎?那老傢伙實力只比我少一星,而且和我一直政見不合!要不是他一直組織村北那群無業游民鬧事,北邊地拆遷工作早就完成了!也許現在伊凡村已經成為惡魔市了!」

「我還是有些不信!」瑪麗此時顯得冷靜些了,「村北自然是該拆遷,惡魔們只要不傻,都知道這一點,他們鬧事也不過是想多得幾個金幣罷了!」

「看來這件事果然另有隱情!」蒼伊偷聽著,心中暗道,「不過這……這不就是異界版的拆遷門嗎?」

「威克·斯潘達!」科多提起這個惡魔名字,聲調陡然提升,恨得牙根都痒痒了,「這傢伙和我有公仇,他乾的那些醜事我都記得呢!倒賣麥粉,匹格肉注水,偷運戰獸,鬧事打傷……他干過的那些犯法的醜事,哪一個不是我揭發出來的,我呀!還親自把他送下監獄!這個六隻手的傢伙一定恨死我了!而且他是三星惡魔,交友廣闊,三教九流都認識,得到禁術的途徑也不少!」

「這個什麼威客看來不是什麼善茬」蒼伊心想,「他也是有可能打擊報復的,地球上不是也有很多正直的公安局長被壞蛋打擊報復的事嗎!」

「還有伯格。多瞳!」科多冷笑道,「這個三隻眼睛的傢伙,可是個三星惡魔術士,我看是最有可能的了!」

「十年前,他的爸爸曾經研究禁術而被依法拘禁!判了200年徒刑,到現在還在夜鶯市的監獄里呆著!當年就是我代表村裡,向夜鶯市仲裁所提起的公訴,他的父親相當於是我投進監獄的,他自然會恨我!而且他爸爸研究了不少禁術,也許就有血肉傀儡的凝練方法留給他也說不定!」

「聽起來這個什麼伯格也有可能?」蒼伊有些鬱悶,這三個傢伙都是嫌犯,而且動機實力都有,真的很難判定!

「我會查出來的!」科多的聲音森冷無比,有熊熊的怒火壓在心裡,「我會親自把他送上審判台!」

「我也會查出來的!」蒼伊暗道,「這三個傢伙就算對科多有所防範,也不會太在意防備一個五歲小孩子吧!這樣看來,當柯南還是很佔便宜的!」

「那血肉傀儡抓住了嗎?」瑪麗好像想到什麼,連忙問道,「我記得好像可以通過傀儡獲得正主的靈魂碎屑,通過鑒定可以確定傀儡的主子!」

「沒有!」那傀儡和我纏鬥了一會兒,就立刻放出了一張』紫電囚籠』捲軸,還連著放出好幾個四星元素術法捲軸,等我應付過來時,他已經遠遁好幾百米了!我急著去照應達拉斯,也沒有追他!」

「可惜!」瑪麗嘆氣道。

「太晚了!輝月都出來了!」科多看看那如晝的月色,溫柔地對瑪麗說,「老婆,先別管那些事了,我會處理的,你現在先去睡覺,我再去看看愛娃,赫拉。」

「我哪睡的著!」瑪麗哀怨道,「她們都沒醒呢!我實在不放心,咱們還是一起去吧!」

「哈欠!」蒼伊直起身,伸了伸懶腰,拍了拍有些迷糊的腦袋,「現在我還是先睡覺吧,魂力消耗太多了!我要養足精神才能找到幕後黑手!」

一夜無話…… 第51章探查

第二天,蒼伊趁著家裡沒惡魔,就展開了柯南的扮演計劃!

「咦!你是誰?」維卡斯聽到敲門聲,打開家門,詫異地看著眼前的惡魔,「誰家的小惡魔走丟了嗎?」

蒼伊乖乖地站在村北這棟紅木平房前,在村北這個貧民窟中,這間房子已經非常顯眼了,他睜大明亮的雙眼,驚奇地看著眼前的維卡斯·焚炎!心中暗道,「焚炎族的惡魔長的真奇怪!頭上竟然有一大串火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