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假如漢尼拔願意,這一道傷疤也不會留下。但漢尼拔依然選擇了留下這道傷疤,這是他在提醒自己今天的恥辱。

誠如他離開之前說的話,一切的賬都會還回來的,一旦他恢復了巔峰時期的力量,這個大陸他還真想不出來有誰可以匹敵他,或許是那幾個同為「神」的傢伙。

「混亂古神,黑暗古神,荒蕪古神···真是熟悉的氣味,你們這些傢伙原來都還在呀。」漢尼拔閉上了雙眼,他又開始興奮起來。

時隔萬千年,在這個大世之中重新燃起戰火,這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情。

「神,我想我們該離開了,這裡很快就會被人發現的。」黑影踱步走出,露出了一張年輕的臉龐。

是胡迪尼!

「當然,我們得離開雲陸了,這裡不再是從前的雲陸了,我也該好好找個地方養傷了,星隕之地就是個不錯的選擇,好在我留下了坐標與信物。」漢尼拔隨意道。

「非常抱歉,神,我沒有來得及阻止唐克。」胡迪尼默默的跟著漢尼拔離開,兩人徑直穿過了聖堂外的大走廊。

有漢尼拔的力量照拂,那些普通的士兵根本不可能發現他們的蹤跡,哪怕兩邊是互相交錯而過,距離僅剩幾厘米!

「沒關係,你做的很好,唐克···嘿嘿,現在得叫混亂古神了。我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會重新輪迴一世。別說是你了,就連我也沒有辦法控制它。」漢尼拔渾不在意。

若非唐克最後的暴露,他還是會懲罰胡迪尼。

從一開始,胡迪尼就是漢尼拔的信徒,也是他用來監視唐克的眼線。

包括胡迪尼的背叛,聯絡諾蘭等人,都是漢尼拔一手策劃的。他需要的就是掀起戰爭,掀起騷亂,這樣才有機會勝利。

只可惜,但丁與裁決之刃的橫空出世,讓他的完美計劃徹底落空了,謀划如此長的時間,說不失望是假的。

同時間,胡迪尼也是漢尼拔最後一張底牌,他之前選擇了梭哈,就是因為胡迪尼的存在。

這個魔法陣圖是他親自交給胡迪尼的,讓胡迪尼投靠諾蘭等人也是為了獲取進入聖堂一類地方的許可權。因為只有這些地方才有承載魔法晶石如此龐大的力量!

轟!

天邊傳來巨響,海水遮天蔽日,這一次的暴亂遠比古拉加斯吹響的復仇號角要誇張。就算是聖堂腹地,人們也能清晰的看到那深入天空的海嘯之牆。

更何況漢尼拔還留了一手,分離出去的古拉加斯及兩位神將可還沒有完全消失。

「祝你們好運。」漢尼拔大笑著與胡迪尼匆匆消失在了雲陸。

之後的事情如何進展就跟漢尼拔沒有任何的關係了,他現在只想靜靜的舔舐傷口,而後等待機會。

「崩潰了,徹底崩潰了,雲陸要完了。」諾蘭心中升起的希望又被那衝天的雲海之水所淹沒。

根據前方傳來的消失,殘存的攔海壩徹底消失了,埃爾洛的還是正在洶湧的灌入雲海,引發了一系列堪比大地巨變時代的天災末日!

這一幕與遙遠的從前是多麼相似!

在那個超古時代,也是因為沒有攔海壩的存在,這才導致了一場場的海嘯,奪走了一條條生命。

此時的人們根本想象不到那時的雲陸有多麼荒寂,生存環境有多麼惡劣。

後來也是因為神宮號召各個種族的人才建立了那一座巨大的攔海壩。

只可惜攔海壩最終沒有完成自己的任務,崩塌的一小段,這才有了後來的倒懸瀑海入海口的兩璧山。

有魔法規則與魔法符紋的約束,萬千年來,海水都無法衝破剩下的攔海壩。

但這一切都被漢尼拔所改寫了!攔海壩終於還是崩塌了,危機顯而易見! 「鎮海大陣呢?諾蘭大師,我們還有鎮海大陣。」查爾多斯猶如一名抓住了稻草的溺水者,瞬間回想起了位於聖堂本部的大型魔法陣。

鎮海大陣也是當初那一批先驅者留下的最後手段,與攔海壩一樣,他的作用自然也是為了抵抗倒灌的雲海。

可以這麼說,在當初那個滿是天災的時代,鎮海大陣就是所有生靈最後的一道防線,保護著他們繁衍生息。

「冕下,鎮海大陣早就在幾百年前就損壞了,哪怕現在修復好了,我們也沒有多餘的能量晶石開啟它了。」諾蘭滿是苦澀道。

「難道真的沒辦法了嗎?我要眼睜睜看著聖堂被毀滅嗎?」查爾多斯纏身道。

啪嗒!

這時,但丁也從天空落下,雲陸意志徹底剝離了他的身軀,他也恢復了原來的實力。不過這一段亞神的體驗時間還是讓他收穫匪淺,對於未來的道路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

「但丁,你和它溝通過了嗎?」瑪雅面有憂色。

「它也需要沉睡了,畢竟它把力量都交給了我,不然我也不會有能力擊敗他。」但丁搖了搖頭,他自然知曉母親口中的「它」是什麼,那就是雲陸意志了。

也唯有雲陸意志才能再次拯救所有一切,只可惜雲陸意志陷入了沉睡當中,支撐但丁的亞神階段已經消耗光了他全部的底蘊。

「艾克,你有辦法嗎?」

值此危機時刻,但丁找到了最信任的人,在他的眼中,艾克是個極其睿智的傢伙。

「找人。」艾克腦子飛快轉動,他望了一眼天邊,海嘯牆聲勢越發隆盛,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侵吞的空間也愈發擴大起來。

但不可否認的一點是他距離雲陸還有一小段的時間,這一段距離是留給自己的機會!

「找事?」扎西撓了撓頭。

這種時候,這種可怕的場景,還有誰可以阻止?

「考辛斯先生!」艾克擲地有聲道。

「考辛斯先生?」眾人一頭霧水。

「納菲,你跟我一起去找考辛斯先生。」但丁不由分說,直接抓起了納菲的衣角。

「好好好。」納菲迅速點了點頭。

「諾蘭大師,你知道考辛斯先生在什麼地方嗎?」但丁很快找到了諾蘭。

「聖堂本部,他就在聖堂本部,和軍隊在一塊。」諾蘭回答道,同時眼中也生出了些許希冀。

「愛莉,有辦法送我們過去嗎?」

「稍等。」愛莉停在了原地,雙眼有些無神。

「叮!空間類器物搜索中!請稍等!···」

「叮!搜尋完畢!匹配最佳方案!」

「叮!微型傳送儀鎖定!」

「叮!請宿主注意,微型傳送儀數量一!固定空間晶石唯一!消耗后需尋找對應能量源重新開啟!」

啪!

愛莉小手一張,一枚灰色的長方體物什便躺在了上面。

緊接著她用力的將這東西摔在了地上,伴隨著一陣猛烈的撞擊聲,空間頓時被一股力量撕扯開,露出漆黑的大洞。

一道道魔法公式從微型傳送儀上飛出,慢慢穩固著成型的黑洞,構建出穩定的通道。

撿來的麻煩娘子 「坐標定位,開始!」

愛莉眼中閃過一道數據流,將聖堂本部的方位坐標輸入到了傳送儀當中。

傳送儀再次冒出一陣藍光,那黑洞也慢慢變得明亮起來,變為了一道空間門。

「搞定。」愛莉輕聲道。

「太好了。」艾克松出一口氣,如果不能以最快的時間找到考辛斯,那他的計劃也就是個擺設。

「能持續多久的時間。」

「半個小時沒問題,如果有足夠的空間魔法晶石,想要多久都可以。」愛莉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走!」艾克與納菲兩人消失在了空間門中,愛莉並沒有跟著離開,她需要隨時看著空間門,放置意外的發生。

「艾克,他找考辛斯先生做什麼?還把納菲帶走了?」扎西一臉蒙圈。

「他一定有辦法的。」卡西與阿拉貢堅定道。

另一邊,艾克與納菲也來到了聖堂王宮外的某處。

愛莉的空間傳送儀定位還是十分精準的,沒有偏差的太離譜。

很快,他們就被一隊兵士發現了。在告知來意之後,小隊長便報告了上級,並以最快的速度帶他們找到了考辛斯·葉。

「艾克,我能做什麼?」考辛斯一看到艾克便猜到了他的來意。

「考辛斯先生,你之前說過,你研究的亞當計劃。」艾克直接道。

「你是想讓我現在實行嗎?不可能!雖然我已經初步培養出了亞當,但畢竟沒有經過實際的檢測,他能否擋住狂暴洶湧的海水,是一個未知數!」考辛斯搖了搖頭。

「沒有選擇即是選擇。」艾克說了一句埃爾洛的諺語。

考辛斯面色一凝,隨後苦笑一聲。是啊,現在還有其他選擇嗎?沒有選擇就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可是,就算現在把亞當帶過去,也來不及了,亞當的成長期我算過了,至少需要一百年!」考辛斯很快又提出了一個問題,這是致命的!

「所以我帶了他。」艾克指了指身旁的納菲。

納菲眼睛一提溜便笑了,還有什麼比自然之靈更強的培養物呢? 「好吧,真是一個瘋狂的想法。」考辛斯一拍自己的木頭腦袋,他是真的沒底,誰也不能保證亞當的表現會怎麼樣。

「考辛斯先生,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艾克嚴肅道。

「說吧。」

「把活性交給納菲,他需要的。」

「活性嗎?」考辛斯點了點頭,他在自己的島嶼找到並研究出了活性,活性除了可以讓植物擁有偽靈智之外,還能促進他們的生長與變異。

商談完畢之後,艾克便帶著考辛斯與納菲回到了傳送門附近。當他們重新見到岸邊的海嘯牆時,心中都是一沉。

此時的它距離雲陸已經不遠了,大量的水汽聚集在岸邊,讓人如沐浴在雨水中一般。

「根據推演,只剩下十分鐘的時候,還來得及嗎?」諾爾狠狠一拳砸在了地上。

「哪怕只有一秒都還有希望,快!考辛斯先生!」艾克大聲喊道。

「呼——————希望可以拯救這一切。」考辛斯伸出自己的大手,一枚足有西瓜大小的棕色種子瞬間若流星一般劃過天際。

噗通!

下一秒,種子落入了雲海之中,只是掀起了一個小小的浪花。

「拜託了,納菲。」艾克鬆開自己的手,此時的他只能相信自己的夥伴。

「放心,來吧。」納菲閉上了雙眼,他雙拳緊握,從真理世界中一團綠色的光便籠罩在了他的身軀之上。

極位根源!自然之靈!

呼啦!

當自然之靈浮現的那一刻,一旁的考辛斯便感到了由衷的舒爽。

在納菲的控制之下,自然之靈直奔雲海深處,精準的鎖定了正在下沉的亞當樹種。

生長規則!孕育奧義!

兩道特殊的力量順著自然之靈形成的羈絆直接融入到亞當樹種之中。

於無人的暗黑深淵中,亞當樹種迅速膨脹開來,體積幾乎擴大到了原來的十倍。

「這是我利用提取的活性濃縮成的活性之源,他很不穩定,也不好控制。」考辛斯又打開了一個玻璃盒子,在裡面的一小塊空間中正靜靜的流淌著青綠色的液體。

納菲控制的自然之靈分出了一道力量,順利的接過了盒子。

說也奇怪,在接觸到盒子的那一剎那,原本還安靜的活性突然沸騰了。

卡擦!卡擦!

新婚1001夜:權少,請克制! 玻璃盒子迅速碎裂,而活性之源也直接融入到了自然之靈中。

「嗯?」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納菲徹底震驚了,活性之源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改造著自然之靈。而他與自然之靈的融合度也在迅速提升!與此同時他的境界也在飛速拔高!

生長規則與孕育奧義也得到了一定的補充與夯實,其中孕育奧義也終於突破了義靈九變的界限,跨入規則的行列!

「在雲陸有你的機會,有讓自然之靈蛻變的機會。」

納菲的腦海中回蕩著這一句話,他來雲陸除了幫助但丁回家之外,還有一個目的便是尋找那一個機會。

可直到最後,一無所獲讓他都快放棄了,沒想到驚喜來的如此猛烈。

原來活性就是讓自然之靈蛻變的契機!

咔咔!咔咔!

伴隨著納菲實力大增,亞當樹種的生長速度再次提升,一縷嫩芽終於是抽了出來,並迅速茁壯。

數秒之後,樹種終於沉到了岸邊的底部。一碰到泥土,亞當的根便快速紮下,並以恐怖的速度牢牢的佔據了一大片區域。

呼啦!嘩啦!

水流正在被截斷,粗壯的樹榦拔地而起,只消十幾息的功夫便是破開了海面!

「亞當! 噬天龍帝 亞當!」考辛斯激動道。

這不是他第一次看見亞當,事實上他已經實驗了十數年,現在這款較為成熟的亞當是他失敗了成千上萬次后才得到的成品。

不過讓他激動的是這一次亞當的成長速度!簡直駭人聽聞!這恰恰證明了艾克的想法是正確的!是可行的!

咻!咻!咻!

成長還遠遠沒有結束,當活性之源徹底與納菲融合的時候,它也開始作用於亞當。

於是乎,亞當開始分裂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