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找花襲伊,其實有兩個目的。

一是來看看她的身子恢復到什麼程度了;二則是向她打探十生宮情況。

若花襲伊認識十生宮的人,羅陽想請她介紹。

然後再向十生宮的人了解骷髏堡堡主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子的。

本來羅陽不想管堡主的,但想到交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

若真能治好堡主的病,那她應該會感恩。

如此一來,羅陽就相當多了一位得力的朋友。

也可以說是多了一個賢內助。

畢竟羅陽和堡主悄悄的結婚了,雖說不是很正經,但始終發生過了。

就算夫妻關係作廢,但成為朋友,那也還是可以的。

當然,這要看堡主是什麼心胸。

有一種說法,據說男人和男人可以成為朋友,男人和女人要麼成為情侶,要麼成為夫妻,要麼成為**,決無成為朋友的可能。

這種說法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悠閒四福晉 男人和女人的關係若很差,那就變成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跟陌生人也差不多了,這種關係怎麼能叫做朋友?

一旦男人和女人的關係發展到親密的境界,那就很容易發生一腿。

有了一腿,至少都算是**了。

換言之,男人和女人的關係無法長久停留在朋友這個層面上。

誠然,世間之大,也確實有男人和女人成為朋友的例子,但極少,可以忽略不計。

據羅陽對堡主的了解,估摸他和她只有兩種關係。

一是夫妻,二則是敵人。

要是羅陽敢拋棄堡主和水妹,恐怕堡主和水妹就會追殺他。

又或許堡主會全力活捉羅陽,把他帶到身邊,讓他做押寨老公。

不過若是能治好堡主的病,總而言之是一件利大弊的事兒。

沒人介紹,羅陽沒機會接觸十生宮的人。

是以,他決定找花襲伊幫忙。

但不能明著跟她說,只能暗中讓她相助。

「花姐,你們九陽殿跟十生宮的關係怎樣?」羅陽問。

「呵呵,你今天怎麼了?」花襲伊起疑道。

看來花襲伊已越來越警惕了。

若再問下去,只會惹起她的更大狐疑。

羅陽只得將好奇心擱下,以後再尋機打探。

眼下羅陽還有另一件心病,不能不處理。

不是別的,正是美人們在天江市。

雖說承諾過要帶眾美人來天江市遊玩,但現今是非常時期,羅陽並不想帶她們來。

美人們人來這兒,那是花襲伊帶她們來的。

目的很簡單,便是要借眾美人來要挾羅陽,讓他在血煞子的問題上別生貳心。

在冰湖下面的祭壇,算是救了花襲伊一命。

有了這重關係,羅陽看出花襲伊對他的態度改變了許多。

又恰好花襲伊中毒還沒痊癒,在這種情況下,羅陽想勸她回宏運大隊養傷。

至於花襲伊願不願意,羅陽都要帶美人回鄉下。

明日便是傳統的節日八月十五中秋節。

羅陽可以此為借口回一趟老家,估摸花襲伊也不會堅決阻撓。

當然,世事無絕對,還沒跟花襲伊談過,不清楚她心裡是怎樣想的。

據說談事情,喝了酒後再談,那進展會容易許多。

本質上是喝的有點兒醉了,雙方的友誼或感情更融洽了,談事自然相對易入巷。

為了一次就成功,羅陽覺得有必要先討好一下花襲伊。

「花姐老婆,中秋節你想吃什麼月餅,告訴我,買給你吃。」羅陽問道。

聞言,花襲伊嗤一聲笑了。

對於她而言,區區幾個月餅,她還真不放在眼裡。

不過羅陽問出了口,多少代表他對她是挺關心的。

「呵呵。是單買給我吃,還是大家的一樣?」花襲伊冷笑道。

「花姐,當然你的跟她們的不同的。你說吧,想吃什麼月餅?」羅陽笑道。

從花襲伊的神色和語氣,便知她心情算比較好了。

羅陽竊喜。

「呵呵,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說吧,你想怎樣?」花襲伊抿嘴笑道。

「花姐,現在咱們留在這裡不好,明日是中秋,今晚回家,怎樣?」羅陽道出了目的。

聽了后,花襲伊沉吟起來。

以她的聰明,不可能不猜到羅陽的用意。

在花襲伊面前,羅陽知道有時候不用耍那麼多花招,直來直去更好。

於是他摟緊她的嬌軀,說道:「花姐老婆,咱們都是一家人了,你還擔心我不會全心全意幫你找血煞子?」

幸好羅陽算是花襲伊的恩人,有這重恩情,花襲伊不得不認真考慮他的話。 庶香門第 「親愛的地球同胞們,聯盟已經與工程局簽下拆遷協議了。」

這天,林放再次進行球長講話,面容比上次還要嚴肅:「不管你是什麼心情,請儘快作出你的選擇,去蓬萊或者去新地球,搬遷期為三個月時間。你也可以選擇和我一起留下來,但我真誠希望你能有個新未來。」

安賽波網路上,關注者們很感動,也很期待,真想看到林球長他們犧牲的偉大時刻啊。

而地球人轟然開了,不過咒罵歸咒罵,很多人都知道,真的需要認真地想一想怎麼抉擇了……

貓兒刺屲子城最近保持著熱鬧,雖然一些城市恢復了水電,名人們卻沒有離去,反而來得更多了。事實證明他們的判斷是正確的,看看火星吧,如果說地球有什麼安全的地方,跟著貓大寶肯定更安全一些,而且豆包也經常在這裡。

在林放講話后,這些各界的名人嘀嘀咕咕,到處互相交換消息和看法。

當然是不能留下的,但要去哪裡呢?

「大寶先生,你說去哪裡好?」

「如果去蓬萊,你看我還可以當明星么?」

「蓬萊那邊有電影嗎,需要演員嗎?」

愛麗舍宮的一處金碧輝煌的廳室,貓大寶正懶洋洋地躺在寶座上,嚼著貓薄荷,心裡想著林放那幫混蛋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一眾明星名人環繞在它周圍,眼巴巴的盼著它指點一下。

「喵。」但貓大寶有些不耐煩,「蓬萊當然有電影,有演員,不是你們這種,你們自己要有點數,你們去蓬萊連龍套也混不上。」它對一些中國流量明星說,又對一些好萊塢明星說:「至於你們,去蓬萊大概能當壞人、小偷那些小角色。」

這不是他們想聽到的話,一位中國流量女星就急問:「我們怎麼也是地球的名人,難道就沒有一點特別安排嗎?」

其實這是地球金字塔頂層那些人都想問的一個問題,泰坦尼克號還分頭等艙和三等艙呢。然而不管搞政治的、搞商業的、搞文體的……

「看樣子是沒有了。」貓大寶緩緩地站起身,肥胖的身子靈活地伸了伸,「看樣子你們全部都要從頭開始了,什麼身份、財富、權勢都要從頭開始了。」

「大寶先生……」又有人想說什麼。

「別叫我!我跟你們不熟。」貓大寶凶道,「喵的真討厭。」現在地球都要爆了,貓球帝國也是復不了國了,它哪還需要給這些人面子,「想要特別待遇的,自己去找林放那個混球要啊。」

你以為我們不想嗎?眾人吐槽,根本就見不著人!

「喵,我就不信了。」貓大寶一邊叨叨著什麼,一邊走向廳室外面。

在貓大寶離去后,名人們面面相覷,但誰也沒有能行的主意……好吧起碼這裡有電,有網路。他們還是有一丟丟特權的,可以上網去登記自己的選擇。

很快,有人就作出決定。

那位中國流量女星信心十足,決定去蓬萊!都是人類而已,她相信自己既然能在地球混開,就能在蓬萊混開,以她絕世無雙的美貌,操縱流量的智慧,一定沒問題的。什麼演技什麼實力,唬人的而已。

一些歌星也不難作出選擇,他們問過了,那些蓬萊遊客聽得來地球的歌曲,還覺得非常新奇。

一些好萊塢明星也有了計量,雖然貓大寶說得灰暗,但蓬萊認回祖地,以後肯定會有大量與地球相關的題材的影視作品,那就需要地球人演員啊,蓬萊人能演亞洲人,可需要其他人種的時候就用得著他們了,繼續當明星,去蓬萊沒錯。

……

另一邊,貓大寶叫上小遇,駕著貓組號飛船,衝上太空到了星港。

星港的氣氛已經全然不同了,又有遊客前來光顧,而那些天宮碗業主喜孜孜地查看著自己銀行帳戶里剛剛到賬的拆遷補償款。老貴蟲正在狂笑不已,終於能退休了,終於。

問了蜂蜂林放他們所在的位置,貓大寶和小遇當即前去,到了一個會議室。

「媽,別擔心……」衛苗正在角落一邊踱步一邊聊著電話,「呃我沒說不會有事,你別管了……」

林放坐在沙發上看著安賽波手機,笑得合不攏嘴,足足三萬億銀河幣,就存在銀行里等他花。

東墨彤弓興高采烈地吩咐無涯按照她的意思,做一份新地球的發展方案。

貓大寶一看都要炸毛了,他們這哪是準備要死的樣子啊!

「你們打的什麼主意?」它奔上去,「到底有什麼瞞著我?」

這時候,娜森飛、三巨掄牛力、斯四四也都來了,他們的拆遷補償到賬了,欣喜若狂,但同時非常困惑林放三人的算盤,總感覺像被他們仨賣了。

「是啊。」娜森飛聞言也說,「你們絕對有什麼保命計劃吧?」

「隨便你們怎麼想。」林放不舍地關掉手機的銀行頁面,「我們願意為地球犧牲,怎麼滴?你們願意也可以留下來的。」

貓大寶來回掃視著三人,衛苗縮開了目光,它喵了聲道:「我認識你們有些年頭了,就算你們發瘋,也不會是以這種方式發。小林子你的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

「我要留下來,我要跟著你們,絕對有古怪,絕對有好處。」它異常肯定。

東墨彤弓一怔,「大寶,你是貓,沒必要為人類文明付出性命……」

「鑒於對你們人品的信任,」娜森飛這個托蘭人突然也說,「我也要留下來,跟著你們。」

「我也是。」斯四四這個飛躍星人也說,「你們的人品值得這份信任。」

「又想騙我老牛?」三巨掄牛力這個血嘯人樂了,「我哪都不去,就跟著你們,就瞧你們搞什麼。」

總裁的小逃妻 「那……」小遇看看周圍,「我也留下?」

「喂你們想好了!」林放連聲警告,「死了不賠的啊,被爆開很痛苦的。」

沒人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動搖。

「……」衛苗無語,早就說過了,你們的人品聲譽是這個計劃最大的漏洞!

現在果然如此,不管他們倆說什麼,又讓蜂蜂用全息影像模擬地球爆炸一瞬間的威力,地球上的一切怎麼被爆成粉碎,貓大寶、娜森飛這幫傢伙堅持要留下來,要跟著他們,要上神運號。

「好吧好吧。」林放懶得跟他們吵,「反正不會多給你們一分錢。」

「果然有古怪呢喵。」貓大寶說,娜森飛他們倒是很期待是什麼古怪。

貓大寶也上船的話,神運號全體成員都有了,是全體成員嗎?

「話說輪機長去哪了?」衛苗疑問,有一段時間沒見到他了,像消失了一樣。

「必須找到這傢伙。」東墨彤弓頓時沉吟,「一定不能讓他出現在船上,必須把他送到蓬萊。」

林放同意,這是當務之急啊。 花襲伊喜歡上了羅陽,卻接受不了跟其他美人一起服侍他。

若羅陽不肯答應她的條件,她也不會讓他得到她的身子。

當家女王傲嬌夫 只是心裡會空空落落的,缺少了什麼一樣,總是讓人惆悵。

是以,花襲伊也不便太過逼羅陽,擔心他說出「那隨你吧」這類破罐子破摔的話語。

「花姐,我沒有說啊。」羅陽笑道。

「呵呵!你心裡想什麼,寶寶一眼就看出來了!」花襲伊用力晃了一下身子。

若沒事可做,羅陽願意在床上跟花襲伊消磨整個下午。

但應承了唐桂花和安玉瑩,還要去跟她們見面,再不去,她們真的要生氣了。

「花姐老婆,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抽支香煙哈。」羅陽說道。

「呵呵!又要去見哪位老婆?」花襲伊冷笑道。

要是羅陽說去見安玉瑩和唐桂花等美人,估摸花襲伊不會讓他走。

羅陽少不得撒謊道:「花姐老婆,我要去見一位非常漂亮的老婆。」

聞言,花襲伊俏臉的醋意更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