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

四人同時看向遠方的劫雲。

「你看這樣,我待會將三輪的劫雷匯聚成一道,你要扛得住我就放你一條活路怎麼樣?」

吼!

這一回的吼聲,術修四人聽的清清楚楚。

「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咯!」,天道說道。

言罷,四人眼見著劫雲從烏黑轉變成純黑,凝聚成了幾百平方米大小。

四人震驚的看著上方。

變天了! 只見一條數百米長,由劫雷凝聚成的暗紫色蛟龍在黑雲層中,其氣勢比之前要強數十倍。

雖然四人離劫雷少說也有一千多米的距離,但那股氣勢已經徹底壓制了他們,四人紛紛毫無形象的跪坐在地上,衣服已被冷汗浸濕。

他們沒有說話,眼睛直盯前方,這股氣勢雖然壓抑的令人難受,但也能從其中鍛煉自己的意志力。

蛟龍翻騰了一會,好像是準備好了一般,瞅准地面,隨著一聲龍嘯,直衝地面。

「吼!」,地面上也傳來了咆哮聲,雖然聽起來也不弱,但在蛟龍的氣勢下,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蛟龍緊盯著地上的目標,眼神中帶著兇狠,它身上不停閃著跳躍的電弧,鱗片被電弧的閃光反射著,看起來真的是一條應天地而生的雷龍。

轟!!!

蛟龍打入地上,一道令人睜不開眼的閃光亮起,四人趕忙閉上眼睛,雖然想用精神力往前方去查看,但無奈距離太遠,根本看不到什麼。

閃光持續了三十多秒,逐漸消散,四人急忙拿起望遠鏡,想看看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樣的。

只見一道巨大的坑出現在地上,粉塵不斷飛起,阻擋著他們的視線。

「不錯啊,竟然能扛得住,我說話算話,放你一條活路,好好活著吧,別禍害終生,不然我會再來找你的!」,天道警告了一下那個生物,隨後便將劫雲消散開來。

「要去看看嗎?」,術修問道眾人,畢竟天道都說了那個生物還活著,能扛住那種劫雷的生物實力絕對不低,要是敵視我們,後果不堪設想……

「富貴險中求,我要去看一趟!」,天機子咬咬牙說道。

「我也去!」弈道子和霓裳仙子同時說道。

術修原本有點猶豫的,但看到霓裳仙子開口要去,他自然沒有理由拒絕了,「那咱們就一起去吧!」

四人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小心翼翼的往前靠近。

站在大坑旁,四人用精神力探測了一下,發現深度超過了一公里,這不是一個大坑,已經能稱得上是大洞了。

「我先進去看看!」 農門醫女:掌家俏娘子 ,術修為了在霓裳仙子面前秀秀自己,主動說道。

他將一張「鐵鎖金甲」貼在胸口,猶豫了半秒后,抬腿向前走去。

「小心!」,霓裳仙子突然喊到,將術修拉了回來。

只見地上那個打洞冒起一道光柱直衝天上,術修雖然被拉了回來,但衣角卻沒那麼快,被光柱碰到后,下一刻就被燒得一乾二淨。

「我了個乖乖!被劈那種劫雷劈過後還有這等威力!」,術修拿起自己的衣角看了看說道,早知道就不穿這白色風衣了,都缺了一角,以後該怎麼配沙灘褲人字拖啊!

「快看!」,弈道子叫道。

四人同時抬起頭,光柱的上方大約500米的距離,有一抹黑色飛了出來,以極快的速度向前衝刺。

他們非常想去追,但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那一抹黑色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可以說,除了顏色以外,他們連對方是什麼形狀都沒看見。

黑色生物前腳剛走,那道光柱後腳就消失了。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既然正主都跑了,那就下去看看吧!

他們開始往坑洞下面進行查探。

然並卵……

除了砂石,毛線都沒找到。

……

……

「珊珊,快打120!」,陌凡說到。

此時,他正呆在城市的郊區,身旁有一個昏倒的老頭,而且這個老頭還是他曾經在小巷子里救過華裔。

當時他路過的時候,發現老人正躺在地上氣若遊絲,看到旁邊的釣魚裝備,身上也沒有什麼傷痕,也許是在釣魚途中突發疾病。

陌凡原本想給對方服下氣血丹后一走了之,但何珊珊一句話就打斷了這個想法。

「他現在雙腳處於半癱瘓狀態,即使吃了氣血丹,不馬上送去醫院治療絕對要廢。」

沒辦法,他只能在這安安心心守著救護車來,氣血丹也不敢喂,怕送去醫院的時候發現數據不對頭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救護車到郊外需要一點時間,陌凡給老人做完急救措施后,又用一絲靈力吊住他的生命,然後躺在了不遠處的草叢上。

「珊珊啊!你說我為什麼老是遇到這些事?」,陌凡問道:「每次一出事後,肯定有另一件事發生!」

「這可能是你的氣運帶來的機緣,別人還不一定有呢!」,何珊珊翻了個白眼道。

「機緣?在哪呢?」,陌凡望著蔚藍的天空打趣道:「哪呢?天上?」

「我哪知道?」

陌凡搖搖頭,繼續看著天空,在靈氣暴漲后,地球的環境也跟著變好了,以前要想見到這樣萬里無雲的天空,也只能等颱風過境后才會出現。

他仰望著,發現天空中心一個小黑點,期初他以為是只鳥類,並沒有在意。

但幾秒鐘過後……

「我去!隕石!」,陌凡趕忙站起身來,看著不斷接近的黑點,腦袋裡有點懵。

「你猜的還真准,機緣果然在天上呢!」,何珊珊笑道。

復仇千金:奪吻1001夜 由於老人現在的狀態不能輕易動彈,所以陌凡也不能躲閃,眼見著隕石即將砸到這,他只好飛上天空掏出棍子,嘗試著能不能將其打碎,再不濟,能偏點方向也是可以的。

他飛上數百米后才發現一件事,這隕石速度快的一批!自己連個痕迹都看不清,撐死也就看見大致顏色。

只聽見「嗖」的一聲,隕石從陌凡距離一米的地方快速落下。

砰的一聲!砸進了土裡。

陌凡低頭看著被衝擊力炸出來的土坑,內心有些懵逼。

原來隕石下墜速度那麼快的嗎?他甚至覺得這速度已經快要接近光速了。

他楞了一下后,趕緊飛下去查探。

一個潔塵術下去,待飛沙統統吹走後,陌凡看向這個坑洞。

裡面一陣漆黑,陌凡非常果斷的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

何珊珊:「……」

「你就不會將靈力注入眼睛看嗎?真懶!」

「什麼?」,陌凡問道:「還有這種操作的嗎,我都不知道啊!」

何珊珊:「……」 他放下手機,按照何珊珊所說的,將靈力注入雙眼。

「嘿!不錯啊!」,陌凡感嘆道,他現在視線中的一切從超清變為了清晰到無法再清的地步。

將視線轉到坑洞內部,他發現這個隕石呈黑色,只有拳頭大小,在沙石中內靜靜的呆著。

見沒有危險,陌凡把手伸了進去將其拿出。

「??!」

將隕石外表的土灰全部吹掉,隕石原本的樣貌露了出來。

「這是龜殼!!!」,陌凡大叫道。

他萬萬沒想到這東西會是個龜殼,一想到剛剛那超人的速度,他不禁冒起了冷汗,能有這種速度的生物絕對實力高超。

等等!

他想起了一件事,龜殼貌似沒有純黑色的吧?對,沒錯!這龜殼是假的,只是做成了龜殼的樣子的材料而已,什麼實力強大的烏龜是不存在的。

那個龜殼彷彿聽到了陌凡的心聲,象徵性的動了一下。

「我去!」,這一動,嚇得陌凡直接將龜殼丟在了地上,生怕這個烏龜大佬出來懟他。

龜殼又動了動,接著一個黑色烏**從龜殼中探了出來,兩個如黑豆的小眼睛中帶著迷茫。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嘛?

陌凡:「……」

這位大佬摔太狠摔懵了?

烏龜懵逼了一會,隨後看見了陌凡,他伸出四條腿緩慢的爬了過去。

「有事嗎?」,陌凡蹲下身子看著小烏龜問道。

烏龜看著陌凡,開口說道:「你是我的主人嗎?」

陌凡:「???」

「主人?」,陌凡疑惑地看著烏龜,難不成摔失憶了?

「你是我的主人嗎?」,烏龜又問了一遍,它的聲音有點像即將經歷變聲期的小男孩,嗓音中不再擁有稚氣,但也不算成熟。

「我覺得不是。」,陌凡搖了搖頭。

「可我覺得你是!」,烏龜說道,隨後緩慢的趴在了陌凡的鞋面上,不動了。

陌凡:「???」

這算是碰瓷嗎?

「珊珊,幫我看看這烏龜是什麼品種,實力怎麼樣?」,陌凡在腦海中說道,隨後彎下腰將烏龜輕輕捧在手上。

雖然烏龜只有一個拳頭大小,但拿在手上,就像感覺拿了個十幾斤鐵塊一樣。

「這個烏龜在我的記錄中沒有記載,實力估摸在三品初期差不多。」,何珊珊說道。

「三品?」,陌凡看著已將身體縮進龜殼的烏龜,難不成它不是大佬,而是被大佬扔過來的?

「既然你叫我主人?那你叫什麼名字?」,陌凡問烏龜。

烏龜又探出了頭,眼神中充滿了迷茫,搖晃頭說道:「我沒有名字,我有印象的時候,看到的第一張臉就是你。」

陌凡聽了烏龜的話,有點無奈的撓撓頭,看來是真失憶了。

「那我給你取一個吧,叫小黑怎麼樣?」,陌凡發揚了自己起名廢的能力說道。

何珊珊:「……」

幸好當時沒讓他給我取全名,要不然翠花都可能出來了。

「謝謝主人賜名!」,小黑低下頭尊敬的說道。

陌凡點點頭,接著,他就聽見了救護車來的聲音,他趕緊跟小黑說道:「你待會別說話縮在殼裡,沒我的命令不許亂動。」

「是的,我的主人!」,小黑說道去,言罷,又將頭縮了回去。

陌凡將小黑放在口袋裡,隨後走向了老人所在的位置。

他剛剛與小黑的對話就在與老人距離幾米的地方交流,不過他並不擔心老人會見到這一狀況,他之前觀察過老人的狀態,老人早就進入了昏迷狀態,要不是一絲靈力在體內吊住,還能不能活都不一定。

傲氣丫環闖江湖 將老人送到了醫院,又好心的替他繳納了一筆手術費用后,陌凡就默默地離開。

他並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而是心疼自己的錢,就在剛剛,一場手術要求40萬塊還有外加一個月的病房使用權3000塊錢,不交錢的話根本不給做。

沒辦法,他只好刷完錢趕緊跑路,生怕又有人追著他要錢,好事他已經做夠了,剩下的費用就讓老人子女來承擔吧!

……

……

離開醫院,陌凡並沒有先回大學,而是到了另一個地方。

貪狼公司總部門前。

陌凡慢步走了進去,跟前台小姐說了下自己的來意后,就靜靜地坐在待客沙發上等待著。

不一會兒,幾個穿西服的人火急火燎的從電梯內跑了出來。

「老闆!」,陌凡面前的幾個人說道。

陌凡看了看於家三兄弟和程凱傑,笑眯眯的說道:「怎麼樣,這幾個月過的咋樣啊?」

「托老闆的福,我們過得以往要好上許多。」,於龍向前走了一步說道,他很感激陌凡,這才三個月的時間,自己二弟的身體已經快要接近於正常人了。

「程凱傑,你說說,公司整體變得怎麼樣啊?」,陌凡看向程凱傑。

「比你上次來的時候,要強許多。」,程凱傑組織了下語言說道,他本來就是公子哥,平常跟長輩們在一起呆久了,運營方面的手法也學了不少,可以說在這裡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走吧,我們先上去再聊好了。」,陌凡注意到公司內部其他員工的眼光,趕緊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