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天龍並不知道瓦塔諾身上的這股力量並不是他自身的力量,而是妖刀吸收了魔刃器魂后,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所以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

要知道瓦塔諾在投靠葉天之前,甚至連內勁境界都沒有達到,根本不可能是阮天龍的對手,更不可能讓欒天龍為之感到心驚甚至是恐懼了。

可偏偏,這一切又是真實不虛。

欒天龍知道瓦塔諾所以會有如此快的增長都是因為得到了妖刀,才能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裡,實力增長到如此恐怖的地步,這如何不讓欒天龍心驚之餘,從而心生他想。

也是在經過了擂台賽的慘敗,以及針對南武林盟會即將召開,而自己實力不濟而無法參加,更讓欒天龍深恨自己的弱小。

這才去而復返,祈求能夠投靠葉天,用自由自我的代價,換取強大的力量。

葉天沉吟了下,說道:「看來你是決心已定,那我便不多說了!」

說著,葉天自系統的包裹空間里,拿出了之前他幹掉的那兩個跟著織田信子一起來華國,想要綁架喬勝男回去的所謂神侍后,奪到手的神侍之物。

這兩件東西和葉天之前給瓦塔諾的妖刀一樣,都是經由長時間的積累,不斷的吸收歷代宿主靈魂,從而擁有一定的靈性威能的武器。

這種武器一旦完成,便能夠直接跨過法器的階段,成為罕見而威力巨大的靈器,可以說是非常奇特。

不過這東西也有壞處,那就是需要的成長時間太長,而且歷代宿主都沒有好下場。

好在葉天有系統,能夠解決這上面的缺陷,但這也讓這些武器的新宿主不可能脫離他的控制。

這時,葉天將那戒指和鐮刃擺在茶几上,說道:「這是之前又得到的兩件武器,和瓦塔諾的那把妖刀一樣,融合了之後,能夠大大的提升你的實力。

我也檢查過了這兩件東西,可謂是各有區別,這戒指能增強你個人的整體實力,同時讓你擁有類似於內氣的特殊能量,還有一段與這種特殊能量相配合的施展法門。

至於鐮刃,同樣能夠增強你個人的實力,而且這鐮刃無比鋒利,能夠做到遠戰進攻皆可的效果,同樣擁有一套配合的施展法門。

雖然這鐮刃沒有類似內氣的特殊能量,但也有著特殊效果,能夠讓你自身的速度、反應都得到極大的提升,同時擁有一種名為瞬步的技能,能讓在小範圍內,達到類似瞬間轉移的效果。

可以說這兩件東西都各有優劣,並不比瓦塔諾的妖刀差,想選哪一件,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當然,你也可以起身回去,當什麼都沒說過。」

欒天龍抬頭,看著桌上的兩件東西,眼中閃爍著。

他知道一旦選定,便代表著自己將徹底失去自由自我,成為受葉天完全控制的手下,生死再不由己。

只是這時,他早已經深思熟慮,並沒有太多的感嘆,直接開口道:「我極意門的武學以近戰肉搏,這鐮刃雖然也不錯,但卻需要從頭開始學起,而我選擇那個戒指!」

葉天說道:「好,既然選定,那便將戒指拿起來戴上吧!」

欒天龍起身,走到茶子前,久久的注視著戒指。

之後,他彎下腰,那戒指緩緩拿起,戴在了手上。 欒天龍走了,也得到了他想要的,雖然付出了代價。

葉天對此並沒有多想,這個世界上想要得到,就必然有所付出的。

沒多久,姜嫣然就回來了。

在葉天將酒吧連場地都是盤下,又和其他的酒吧做成了連鎖,專門聘請了職業經理人後,她已經不用那麼忙碌了,大多數的事情都有專人去做。

姜嫣然現在只需要每天去趟酒吧,看一看具體情況,再對對賬,又沒什麼事情了,所以自然能夠早早的回來。

這時候,姜嫣然剛回來,正準備為兩人做飯。

這段時間以來,基本上就只有葉天和她兩人了,這原本三不五時來蹭飯的姜秋,如今已經忙得不見人影。

如今因為葉天的關係,姜秋可以說已經變成一個大忙人,之前城北的事情還沒有忙完,就又被葉天給派出去河東市了,自然想辦法再來蹭飯了。

葉天見姜嫣然回來,便走了上去,從身後摟住了她,雙手開始做怪。

姜嫣然拍了下葉天的手,嬌嗔道:「幹嘛呢?我要做飯呢!」

葉天笑道:「我們明天去旅遊怎麼樣?」

「旅遊?」

姜嫣然回頭看了葉天一眼,以為葉天是在開玩笑。

可見葉天的樣子不像在開玩笑,她不禁問道:「去哪旅遊啊?你不用上學嗎?再說了,我的酒吧也不能不管啊?」

葉天說道:「你覺得我現在還用上學嗎?至於酒吧,反正已經聘請了那些職業經理人,你一個月去一次也沒關係的!我們這次去荊南省,你覺得怎麼樣?」

「荊南省?」姜嫣然一怔,「你怎麼突然想去那了?」

「有點事情要辦,所以必須去一趟!怎麼?你不想陪我去嗎?」葉天輕聲道。

姜嫣然點頭道:「當然不是,反正酒吧里也沒什麼事,我就陪你一起去吧!」

說話間,姜嫣然

葉天一笑,手上的動作更大了,「這才乖嘛,來,親一個。」

「哎呀,我火還沒關,菜還在燒著呢!」

姜嫣然嬌嗔著,身體卻在迎合著葉天的手,微張的雙唇吐氣如蘭。

葉天銀笑道:「現在氣氛這麼好,不如我們學電影里演的,在廚房試試吧?」

「太羞恥了,我才不要,秀兒也在呢!」

姜嫣然欲拒還迎著。

「放心吧!這房間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她又在房間里學習,不會出來的!」

葉天已經解開了姜嫣然裙底的最後防線,掏出了兇器,開始了進攻。

「……嗚……流氓……」

……

一夜春色。

第二天,姜嫣然自然去了趟酒吧,吩咐那些職業經理人一聲,便回來了。

實際上,就算姜嫣然沒有去吩咐,那些職業經理人也不敢有任何疏忽。

畢竟沒有哪個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做出不利海西地下勢力龍頭的事,那絕對是想填陵江的節奏。

葉天也去學校請了個假,雖然以他如今的身份,就算不去請假,學校也不敢拿他怎麼樣,但他還是去了。

這一去,少不了被柳卿拉去訓一頓,她可不管葉天現在是什麼身份,只認定葉天是她的學生。

好不容易,葉天在還做了好幾套模擬試卷,用和答案近乎一模一樣的完美表現,才讓柳卿相信就算自己經常曠課,也絕對能夠考出優異成績。

很快,臨近中午,葉天帶著姜嫣然和愈秀兒坐上了欒天龍派來的一輛高檔房車,前往了江陵市的機場。

很快,只能便坐上了飛機,飛向了荊南省。

荊南省同樣是挨著海西省的內陸省份,和南湖省一上一下,中間隔著僅次於北海的華國第二大淡水湖雲夢沼。

此次,葉天他們的目的地江山市,是荊南省經濟較發達的城市,卻是在荊南省的西北部,從江陵市坐車要八個小時,所以欒天龍他們自然選擇速度最快的飛機。

很快,飛機便到了江山市,欒天龍早有安排,讓先到江山市的極意門弟子安排了兩輛房車前來接他們,因為舉辦武林盟會的地點離著機場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很快,欒天龍便開始了安排,前面他和宣子明還有徒弟等四、五都坐在頭一輛,葉天、姜嫣然和愈秀兒則坐後面一輛。

這種房車非常豪華,裡面的空間極大,甚至擺下一張小床,還有酒櫃、真皮沙發、電視等等,完全就是小型的移動居室。

舒適度更是極佳,人坐在裡面,絲毫感覺不到車在開動。

同時,駕駛室和後面的房室隔離,並且有著非常好的隔音效果,哪怕是後面的房室發出再激烈的聲響,駕駛室的司機也不可能聽不到。

至於房室里的人,則可以通過特設的電視監控,看到駕駛室里司機的一舉一動。

以葉天如今的實力,根本不需要通過監控,也能知曉司機的一舉一動,所以直接便把監控給關了。

原本葉天是想讓愈秀兒坐到後面的,可小丫頭在紅著臉看了姜嫣然一眼后,自己跑去坐副駕駛座。

這讓姜嫣然頓時也紅了臉,明白愈秀兒的反應是因為什麼緣故,忍不住在葉天腰間的軟肉上掐了一把以泄羞憤。

之後,兩人才坐進了後面的房室。

姜嫣然坐在沙發上,打量著車內空間,問道:「葉天,這車坐著當真很舒服。

不過,欒師傅他們五六個人一輛,我們才三個人也一輛,他們那會有點擠吧?

要不要讓他們過來一個?這樣就不用擠在一起了!」

這房車后室的空間雖大,但是因為有著各種器具,所以坐上三四個人到還好,五六個就會顯得擁擠了。

葉天摟著姜嫣然,笑道:「不用管他們,就算真讓他們過來,也沒有人敢過來的。」

這可是欒天龍特意給葉天和姜嫣然、愈秀兒留出來的私人空間,根本沒有人敢過來打擾。

畢竟之前海西擂台賽一事後,葉天成為海西眾地下勢力大佬的龍頭一事,其他人或許不清楚。

可欒天龍早已經告知了值一文的所有人,讓他們一定要小心謹慎,以防不小心惹怒了葉天。

所以這時候,就算葉天讓他們過來,他們也是不敢過來的。

如果這個原因,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在欒天龍看來,葉天雖然說認愈秀兒作他的乾妹妹,可這乾妹妹也許很快就會變成乾妹妹了,所以既然要給他們安排私人的空間了。

姜嫣然明白前一點的原因,所以便點頭說道:「好吧,反正路程也不遠,他們幾個擠一下也沒事。」

葉天沒有說話,反倒壞笑道:「不說這些,我突然有個想法。

既然這車裡的聲音不會傳出去,我們也不用怕司機聽到,不如……」

姜嫣然翻了下白眼,嗔道:「你可不要亂來呀!每天盡想些亂七八糟的,真是的!」

「嘖嘖……那不知道是誰昨晚上一直喊著要呢?」

葉天摟著姜嫣然的手,已經開始不安分起來了,漸漸往下探去。

姜嫣然俏臉一紅,將葉天作妖的手摁住,白了他一眼,嗔道:「明明是你動了手段好不好?不然怎麼會變得那麼……那麼……」

說到這裡,姜嫣然說不下去了,停了一下,轉移話題道:「你之前那個粉紅火焰究竟是什麼東西?

怎麼一出現,我就只覺得無比難受,心中便只剩那種念頭了,下次不許你用了,我現在腿還軟著呢!」

姜嫣然的粉紅火焰自然便是六欲之火了,在利用真龍元力的特性,從東方曌那裡將完整版的六欲之火轉化吸收之後。

葉天平時都將之收入體內,並沒有隨便外放。

昨晚上,葉天在和姜嫣然交合時,突然心生奇想,故意放出了一絲,頓時便讓姜嫣然慾火焚身,一直纏著葉天要,一晚上竟是有五個小時在做那事。

也好在,葉天所修鍊的周天星煞訣,不僅練氣速度快,更是練體有奇效,從而擁有隻好越常人的可怕功能,方才支撐了下來。

可姜嫣然卻不行了,她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在六欲之火的驅動下,雖然一直的要。

但一個晚上五小時下來,到現在還腰酸背痛,腿都軟綿綿的。

葉天以前沒用過六欲之火,也沒想到這六欲之火對普通人居然有這麼強烈的效果,很有些超乎他的想象範圍。

為此,葉天還特意詢問過了系統,這一絲的六欲之火威力就已經這麼強大,那慾火門的人何必苦苦的修鍊,只要是任意的釋放,就能夠引起大亂了。

系統很快便作出應答,葉天這才得知六欲之火原本的能力沒這麼強,是因為六欲之火在這段時間裡,已經完全和真龍元力融合之後,其效果得到極大的加強。

如今,真龍元力和六欲之火已經化為一體,同時具備了兩者的不同威力,所以葉天覺得在這樣分開叫不合適,便直接改成了真龍慾火。

之後,知道了姜嫣然會變成那樣,是因為六欲之火的加強版真龍慾火的緣故,葉天便不敢再隨便釋放出來。

就在這時,葉天的電話響了起來。

【作者題外話】:這是第二張,晚上7點還有一章,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持訂閱,給作者君一個碼字的動力。

同時大家如果有什麼意見或者覺得不對的地方,也可以在評論區指出,作者君會觀看評論的,聽取大家對於寫作的意見,希望大家踴躍發言,讓我們共同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 葉天一看,是寧傲雪打來的,便接道:「喂?傲雪,怎麼了?」

電話那邊,寧傲雪猶豫了一下,試探著問道:「葉天,我今天要離開江陵市,回華龍閣在海西省的分部了,你會來送我嗎?」

葉天一怔,為難道:「現在嗎?恐怕不行,我都離開江陵市,正在其他城市呢!」

「原來是這樣!那好吧,就這樣!」

寧傲雪嘆了口氣,語帶失落的掛掉了電話。

葉天也是無奈,只能聳肩,心道這女人多了也不好,讓人有些顧頭難顧尾。

這個念頭剛出,葉天就感覺到不頗,忙側頭看去了,正好迎上了姜嫣然的目光,只得暗道一聲糟糕。

果然,姜嫣然笑道:「我的好弟弟,這又是哪位美女啊?」

姜嫣然雖然在笑,但卻明顯的有著笑裡藏刀的架勢,讓身經百戰的葉天都有些發寒。

當下,他連忙尷尬笑道:「小姐姐,你聽我解釋……」

……

很快,葉天他們一行便到了目的地,這次舉辦武林盟會的東道主雲昭寺的所在地,江山市富有盛名的雲霧山。

不過,雲昭寺作為佛門之地,建築規模有限,不好作為武林盟會舉辦的地址,所以自然便設在雲霧山下的一個鎮子外。

那是圍繞雲霧山建立的一個小鎮,名叫飛雲鎮。

雲昭寺不僅是一個武林門派,更加支持寺廟建設歷史悠久,本身也是遠近聞名的旅遊勝地,從而帶動了飛雲鎮上的旅遊產業。

為了迎接各地的旅客,這鎮上本身已經有著眾多的賓館、酒店,如今正好恰逢武林盟會召開,自然有著許多前來參加盟會的武者們落腳了。

到時,只等比武大會正式開始的那天,再前往飛雲鎮外的比武場地。

欒天龍早預定好了酒店,是飛雲鎮中最頂級的四星級酒店。

這裡雖然旅遊業發達,但終究只是一個小鎮,能有個四星級的酒店已經不錯了,葉天對此自然不會挑剔。

從車上下來,葉天伸了個懶腰,用真元查探著四周的人群,立馬便發現了以往很是罕見的武者。

許是臨近南武林盟會,所有想來的武者都來了,所以在鎮上的武者技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