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上架第二天,小騷年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感謝在座的所有大佬支持。

如果,屏幕前面的你不是在起點,那我十分真誠的懇請您來起點給我一個訂閱。

(????ω`??) 安禾溪的嘴角抽了抽,看著自己的爺爺念叨的咒語,臉上浮生出許多黑線。

隨後,他又鬆了一口氣,慶幸的說道。

「還好這裡沒有別人。」

緊接著,一道白光閃過,一個金色的牆壁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卧槽,爺爺,這就是您說的上古時期的咒語,這看上去也太酷了吧,就是這玩意有點晃眼睛。」

安禾溪忍不住感嘆道。

「這有什麼的,等爺爺恢復肉身之後,給你看看比這還要炫酷的。」

老人微微的笑了笑。

「為什麼還要等到恢復肉身了,現在不行嗎?」

安禾溪不解的說道。

「那種咒語太過於強大,憑藉你精神世界現在的強度,恐怕支撐不住那麼強大的精神力。

使用過後,可能你這輩子也無緣中境界了。」

老人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好吧,那您等我變強一些,到時候您再教我,好不好。」

安禾溪的眼神中充滿了好奇。

「為什麼不是你努力尋找藥材,早日讓爺爺恢復肉身呢。」

老人有些無語。

「額…………

您說的那些材料我有好多都沒有聽過,就拿裡面我唯一聽過的千年人蔘來舉例。

這東西只是傳說中才存在的東西,您居然讓我去找一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東西,這我能怎麼辦?」

安禾溪無奈的攤了攤手。

╮(╯_╰)╭

老人漲了張嘴,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不過並沒有說出來。

過了一會,安禾溪的爺爺擺了擺手說道:「一會我再跟你說吧,爺爺先把這個東西弄了。」

…………

接著,老人便控制著金色牆壁沖向了那道詭異的光。

…………

一聲巨響在安禾溪耳畔響起。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只見,那周圍已經被結界破碎之後的碎片所包圍,根本無法看清裡面的東西。

「我嘞個去,這到底是成功了沒有,爺爺,爺爺。」

安禾溪焦急的呼喊著。

「別叫了,我還沒死,不過你要小心點,這道光可能還沒有完全的消失。」

這時,老人的聲音從碎片裡面傳了出來。

「啊,這周圍的結界都碎了,那道光還沒有消失嗎,不會吧。」

安禾溪有些不敢相信。

「我剛才還能感受到它的精神波動,不過,現在倒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但是你還是要注意一些。」

老人告誡道。

「好了,爺爺你快點出來吧,這都過去好長時間了,我出去還不知道怎麼解釋呢。」

安禾溪連忙催促道。

「解釋?

解釋什麼,不用解釋,你以為他們都是普通人們,那樣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

就在幾個小時前,把你帶來的那個叫蘇小北的,他僅僅憑藉你念的一句話,就觸碰到了煉神者。

而且,他還是一名即將入玄的修仙之人,這下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了吧。

不過,你要是說的話,只能跟那個小夥子說,其他人不行,至於我還活著的信息可以告訴老紀。

那老傢伙本領可不小,讓他幫忙找找藥材豈不是更好。」

老人狡猾的說道。

「可是,您說的那些藥材只有一個名字,連一張圖都沒有,這您讓我怎麼找。」

安禾溪很是無奈的說道。

「等等,讓爺爺算一算。」

說完,老人閉上了眼睛。

……………

「這次精神力是徹底消耗沒了,你出去之後,就立馬拜蘇小北為師。

爺爺剛才算了一下,他現在已經突破到上境了,而且,他所掌握的咒語要比爺爺的厲害多的多。

所以,你一定要拜他為師,如果有可以的話你可以把他帶到這裡來。」

老人激動的說道。

「什麼!?!

爺爺,我沒聽錯吧,他不是剛觸碰到煉神者的層次嗎,怎麼現在就到上境了。」

安禾溪滿臉的問號。

「那會是爺爺還在中境的時候預言的,可能是他一直是上境,所以爺爺的預言不出來他的修為,

現在,爺爺突破了也就可以感受到他的修為了。」

老人耐心的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可是這個跟您要找的葯有個毛線球的關係,難不成您說的採藥他都有?」

安禾溪燦燦道。

「咦,你也會預言了嗎,你是怎麼知道他有爺爺需要的那些紀老藥物?」

老人笑眯眯的說道。

「什麼意思,難道他真的擁有您說的那些草藥?」

安禾溪有些蒙圈。

老人微笑著點了點頭。

「他的確是有這些東西,不過,根據我預言的顯示是他要用這些東西也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的,至於代價是什麼,就不知道了。」

安禾溪爺爺解釋道。

「您說完了嗎,還有沒有要說的?」

安禾溪應付道。

老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隨後說道。

「對了,還真就有一件事,就是你給我從你的精神世界蓋個屋子。」

安禾溪先是點了點頭,然後語氣十分驚訝的說道。

「什麼,蓋房子,從我的精神世界,這什麼都沒有,怎麼蓋???」

「用精神力蓋就行,我教你個咒語,你念完之後會出現木頭板,你控制它們,搭在一起就好了。」

春風十里有嬌蘭 老人會心一笑。

「這麼簡單的事情,您自己不就能弄了嗎,還讓我做什麼。」

安禾溪有些不解。

「這是你的精神世界,又特么不是我的,我怎麼弄。」

老人十分不滿的看著他。

「好吧,好吧,那您教我咒語吧,我照做就行了。」

安禾溪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

「學會了嗎,學會了你就開始弄吧,弄好了你就出去吧,我先恢復一下精神力。」

說完,老人便盤腿坐在了地上。

安禾溪看著這一場景,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然後嘆了一口氣。

「算了,就這樣吧,我還是老老實實的當個建築師吧。」

…………

過了大約半小時以後,一棟簡單的木頭小房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安禾溪點了點頭,忍不住稱讚道:「不錯不錯,我這手藝真是不錯,這房子建的沒誰了,真是佩服我自己啊。」

然後看了一眼還正在冥想的爺爺,沒有去打擾,默默的念了咒語,意識從精神世界脫離了出去。

PS:上架第四天,小騷年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感謝在座的所有大佬支持。

如果,屏幕前面的你不是在起點,那我十分真誠的懇請您來起點給我一個訂閱。

(????ω`??) 重新回到真實世界的安禾溪一時間沒能站穩,跌了一個蹌踉。

「哎呦我去,幸好這旁邊有張床,不然,我這英俊瀟洒的臉可是要撞到地上了。」

安禾溪扶著床鋪罵罵咧咧的說道,就在他扶著床鋪走了一會的時候。

門被推開了,進來的人正是蘇小北。

「誒,小溪你醒了啊,怎麼不出去?」

安禾溪撓了撓頭,尷尬的說道。

「那個,我剛醒睡的時間有點長了,不太適應,所以就沒出去,現在剛使用。」

「那既然適應了,就一起出去吃早飯去吧。」

蘇小北點了點頭。

說完,他便轉身要離開這裡一樣。

而,安禾溪伸了伸手,欲言又止的看著他的背影。

就在安禾溪正要推門離開的時候,他終於鼓足了勇氣,張嘴說道。

「北哥,你能不能過來,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嗯?

什麼事整的這麼神秘,還不能還讓大家知道了?」

蘇小北疑惑的說道。

「這件事吧,還是跟您一個人說比較好,您要是非的讓我跟大家說的話,那還是算了,我就不說了。」

安禾溪吞吞吐吐的說道。

「好好好,那你說吧,我聽著就行了。」

蘇小北笑著說道。

接著,安禾溪將自己從精神世界發生的事情一字不差的複述了一遍。

當然,他和爺爺鬥嘴的過程自動省略了。

…………

「哦,精神世界啊,這個我知道,沒想到你居然有這方面的天賦,要不要考慮考慮做我的徒弟?」

蘇小北誘惑道。

「這???

他收徒這麼隨意的嗎,爺爺不會預言錯了吧。」

安禾溪的嘴角抽了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