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感應到上次你用秘法在龜鏡洛書中留的一句話,孔雀羽幫我收到九十點特殊的能量,還有很多人在那裡留言要你把另外的人生悅事補齊!」

眼看談得差不多了,旋火龜精靈體興奮地過來搶鏡道,「主人,我感覺你多弄弄此類秘法,下次我升級的能量就有著落了!」

說著旋火龜精靈體小手虛點一指,直接共享過來上次夏鴻騰留言的地方。

夏鴻騰眼睛一亮,他沒想到孔雀羽居然還有這種潛在的招財進寶功能?

他更沒想到靈龜精靈體還自帶小助手功能,那以後就不用費神地自己用神識進殘圖空間偷偷打開了!

但見當初灌水的題目「何為人生三悅」淺見一【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下面,密密麻麻跟了很多留言:

【大神,求補齊神通!你的秘法只能快速補靈三成,雖然很強大了,但貪心的我還想再補多點!】

【同求啊!我懷疑大神把人生三悅補齊后,能快速滿血補靈一次!】

【嗚嗚,我也有同感,求大神讓人家驗證一下,人家什麼條件都答應!】

【我來補一悅,以血補血,洞房花燭夜算不算!】

【滾!大神認為的悅事豈是爾等如此蹉慵俗之事?】

【對!我覺得應該還跟學習有關,大家朝這方面想!】

夏鴻騰一個箭步跳回火靈龜的背上,仔細察看孔雀羽收集在火靈龜身上的這種特殊能量,發現它的顏色居然是白色的,不由好奇地詢問殘圖道:「殘圖,這是什麼能量?也能幫我們升級?」

「叮咚,這是信仰的力量,等級是功德之力的十倍。衝擊七品及以上靈龜境時,有此能量護身融入,進級率可提高三成!建議宿主用孔雀羽當筆揮寫,更有奇效!」

居然還有如此好事?

夏鴻騰不由莫名激動,看來以後人前顯聖的事要多做做。

不由用孔雀羽當筆在「何為人生三悅」後面沾墨續更道:

高人撫我頂,結髮授長生。

淺見一【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淺見二【子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這句一寫上去,原本一直關注這裡的人馬上炸窩了:

【高人現身了,速來膜拜!哥跪第一排,求高人撫我頂,結髮授長生!】

【哥跪第二排,求高人撫我頂,結髮授長生!】

【哥跪第三排,求高人撫我頂,結髮授長生!】

【咦,話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是什麼鬼?這跟『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什麼關聯?我默念了十遍也沒有反應呀?】

【咦,我也默念了十遍也沒有反應呀?是我資質差到沒法搶救了嗎?】

【對呀對呀,我的資質也差到沒法搶救了,大聲朗讀了幾十遍也沒有發生任何異像呀?】

【嗚嗚,我也沒有感覺,求資質高的朋友共享經驗啊?】

【哼,狗屁高人,我看是人家逗我們玩,隨便寫的!】

【嗯,上面兄弟說得對,我看第一句能讓人回點靈,是剛好瞎貓碰到死耗子,第二句跟第一句是很般配,卻是完全沒有了回靈的特效,反而畫蛇添足,自己給自己挖坑打回原形了!】

【滾!資質低別作怪,不準污衊高人!】

【同滾!支持高人,高人一字一句得慢慢推敲,輕易下結論者不配受高人佑護!】

【啊,我推敲瘋了,求高人提示一二……】

……

夏鴻騰沒想到才一會,下面跟風吵鬧的人就撕殺成一片,讓他提示一二他可辦不到,如上面有人推測的那樣,第一句的確是意外收穫。

但是,第一句有效果的話,那麼做為後世孔聖這麼有名的其他兩句,自然應該有著不為人知的特效,夏鴻騰沒有繼續理會這些,混龜鏡洛書的人這麼多,他相信到時會有人碰巧撞開這個隱形秘密的。

此刻,夏鴻騰在細思一個問題,想在這裡騙到信仰之力,看來得玩點深入淺出的東西……

水靈龜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它感覺到孔雀羽身上彷彿閃過一陣特殊的東西融入到龜鏡洛書,不由本能地爭寵道:「主人,我這邊還沒註冊名字呢?我也要用孔雀羽寫字!我也要人前顯聖!」 看到水靈龜這麼快進入到靈寵的狀態,夏鴻騰笑著道:「好的,我註冊個拉風的名字!」

說著再次跳回水靈龜龜背提筆寫下『老子』兩個字,註冊成功后,夏鴻騰輕車熟路地在龜鏡洛書上找到『談詩論道』的論壇,隨意用孔雀羽沾墨寫字道:

【論水之神通『滴水穿石』:泰山之霤穿石,單極之綆斷干。水非石之鑽,索非木之鋸,漸靡使之然也,故論水到極至,可『滴水穿石』!】

水靈龜看得無語,如此絕招你就這樣公諸於眾了?

「主人,你牛,直接把自創神通免費置於大眾區,想幹嘛?」

「哈哈,小水,聽你口氣,能使出『滴水穿石』?」

夏鴻騰好奇地問道,這種理論的東西他多的是,要想收集信仰力量,必須給點別人好處嘛!

至於會不會嚇到人,他倒不在乎,反而害怕自己說得太複雜了別人做不到白忙活一場。

「這招很有意思!主人,你很有當名師的潛質,原理幾句話就說得通俗易懂,練出來就很簡單了,只要把很多水急速攻擊最終壓縮在一滴水中,就能達到你說的滴水穿石效果。我覺得此功法沒有品級限制,誰壓縮的水元素越多,威力就越大。在那種大規模的『萬壑爭流』神通中,加入此招,更有奇效,絕對讓人防不勝防!」

水靈龜可是野生的四品靈龜,活了不知幾萬年,對水之力神通的運用自然有其獨特的見解,夏鴻騰舉的神通原理對它完全一點即透,馬上舉一反三!

夏鴻騰聽到它有啟發就笑了,要想人前顯聖,當然得拿出好東西,並不是每個靈龜師都有高級傳承的,自己以後就弄些特殊的乾貨,在這裡樹立一種類似名師大講堂的東西,保證能在低階靈龜師那裡收集到信仰之力。

「你說,我在這裡傳播類似的神通,能不能收集到低階靈龜師的信仰之力?」

「嗯,這個可行!」火靈龜插嘴道,「神通可不是路邊貨,即使一般世家或者學院,他們也不是隨意傳授弟子神通的,神通做為壓箱底的底蘊存在,只有那些天才弟子或者親傳弟子,才有資格接觸。主人若把如此神通術傳播開來,低等靈龜師們絕對萬眾朝拜!」

「如此甚好,就這麼辦,以後關注我們的人多了,你記得讓我再更新新的神通術!」

夏鴻騰不知道他剛上傳了『滴水穿石』神通理論后,就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有一錦衣老者憤怒地道:「這誰呀?自稱老子,卻如此在這裡裝嫩免費教神通術,他想幹嘛?擾亂秩序知不知道?」

另一青衣老者道:「老馮,慎言,你看此人居然不顯靈龜師等級,如此手段,你能做得到?我們先靜觀其便即可!」

「這年頭怎麼回事?龜鏡洛書失靈了嗎?怎麼不顯靈龜師等級的人滿天飛了?不行,我馬上修書一封,速叫龜神協會的大能們查查怎麼回事!」

兩人還沒說幾句,此貼後面已經引起很多人膜拜跟言:

【哇,居然在這裡又看到一位大神免費傳授神通術,請受小生一拜!】

【對啊對啊,大神就是大神,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小生領情了!】

【哇,我已經按原理練出小神通了,這招威力要比普通的同境界水術攻擊強上五倍,大神,請收下小生膝蓋!】

……

此時紙門龜神廟聖地,正值晌午,原本人罕見之處,現在卻是人頭攢動。

江南七賢幫賭夏鴻騰沒死的押盤還沒結束,這些有密法能來此處的人當然抓緊時間實地考察后才決定是投注。

這些人再次把上下幾十公里都尋了好幾遍后,除了發現一處生火痕迹外,其它一無所獲。

由此證明,此人早被鯤獸吞噬,否則不會沒有半點痕迹的!

眾人正相互探討著各自的推測結果,忽然一人驚恐地尖叫道:「快跑,鯤獸來了!」

有膽大者聞聲望去,但見遠處通天河上,一坨大如黑雲的東西正貼著水面悄無聲息地飛來!

「媽呀!這是鯤獸想玩偷襲的節奏,大家快跑!」

顧不得丟臉嚇尿,眾人頓時手忙腳亂地第一時間激發各自逃命的法寶,快速地化為玄光消失不見!

聞到空氣中那股難聞的騷味,風靈草叢中的夏鴻騰表示很無語,不過這樣也好,以後通天河各龜神廟通通劃為鯤獸的地盤了!

鯤獸明顯對這種味也很嫌棄,輕扇羽翼,對著這些玄光遁走的方向就是一聲唳鳴。

遠處逃得慢的玄光頓時如下餃子一下掉在水裡,完美地演變成驚弓之鳥!

看到鯤獸給手下謀福利,夏鴻騰無法直視,這幫倒霉蛋就這膽子,活著也是浪費糧食,他也懶得譴責鯤獸,直接跳下鯤獸的巨背,隨後朝龜神廟走去!

龜神廟人性化的『捨得箱』是難得的淘寶區,既然來了夏鴻騰自然不想錯過。

這次夏鴻騰取出最大的一錠金子,約合十兩,他倒想看看扔下去后,裡面會出什麼好東西!

在墨門龜神廟換的『歸凡筆』驚瞎掉許多名宿的眼珠,在硯門龜神廟換的『鎮紙石』連蘇子放五品劍符也可以鎮壓,他現在很想看看這次能出什麼好東西!

『捨得箱』投入十兩金子后,下面慢慢有了動靜,隨後夏鴻騰就看到一個圓圓如竹筒的東西慢慢吐了出來。

夏鴻騰取過來細看,卻是一個精緻的筆筒,上面雕龍刻鳳,銘紋如畫,一看就不是凡品。

唯一讓夏鴻騰不爽的是,殘圖並沒有出聲收集,這說明此物沒入它法眼!

把筆筒收到歸藏空間后,算算時間,離五天期限還早,夏鴻騰再次打開龜龜群。

龜龜群中,南宮木一看到夏鴻騰出現就興奮無比,叫夏鴻騰等他通知再回去,到時所得賭資分他三成。

有錢賺是好事,夏鴻騰閑來無事,就在龜神廟中研究『歸凡筆』『鎮石』以及『筆筒』上的銘紋玩。

這些銘紋雖然入不了像殘圖這種大佬的法眼,但是能被收在龜神廟中,應該對低境界的人是個不可多得好東西,只要研究透,以後就可自己複製出來,不管送人還是拿去賣,想必都是很不錯的決定! 與此同時,逃回紙門廣場的人,已經把紙門龜神廟再次出現鯤獸吃人的消息傳了回去。

聽到他們在密境的所見所聞后,有人除了替被鯤獸吃掉的倒霉蛋感嘆時運不濟外,全都心照不宣地又各自去江南七賢開盤處加註了不少銀子!

此次總賭資已經接近一千萬兩,南宮木帶頭的江南七賢全部都親臨現場,暗中,他們江南七賢背後的幾大供奉同樣全都布置在四周!

江南第一大財主金無缺,更是派了門下首席大管家金不換親臨現場,給南宮木站隊,也給所有參賭人員提供信心保障,有金家在,絕對不會發生無法兌換賭資的事。

此時紫竹林廣場邊一間豪華廂房內,座無虛席。

金不換道:「南宮兄,你看何時關盤?」

南宮木抬頭看了一下天色,道:「嗯,我看時辰也真不早了,來人,傳令下去,一柱香后準時關盤,明天正午時分準時揭輸贏!」

頓時,有手下在旁邊點香端了出去。

外面各地湧來湊熱鬧觀望的人馬上也如香般被點燃,各自抓住最後的機會下注。

此時另一秘室廂房內,一個白須老者正對著華凝洛醍醐大噴。

「你看看你,當宮主才幾天,就把這裡搞的如此烏煙氣,你以為我們是讓你主持廟會啊?你原本的純真呢?你原來的本份呢?你想氣死我啊!」

「對不起了,太爺爺,我也是被人逼宮逼的厲害才出此下策,誰知道事情發生成這樣!」

「你還頂嘴!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嗎?居然勾結這些混黑的亡命之徒,你知道這次總賭資達到多少了嗎?

兩千多萬,那可是兩千多萬兩金子啊!

江南大部分的閑錢都流入到這裡了,要是發生嘩變,我們這處紙門廣場還不讓人砸了?

啊,你想過沒?

還有,到底誰給你們的底氣?

這次賭博擺明了南宮木這幫人要輸,這麼多金子絕對掏光他們的家底,到時他們絕對會遷怒你,你想過如何自處沒有?

我看把你賣了也抵不了零頭!

你這是給我們華家拉強敵的節奏啊!

我怎麼瞎了眼挺你當宮主呢!」

「太爺爺,息怒啦,那夏鴻騰有高人護道,根本沒事,我們昨晚還一起用秘法聊天,否則你當南宮木這麼傻啊!」

「秘法?什麼秘法?」一聽到華凝洛還用什麼莫須有的秘法狡辯華天飛差點氣吐血,「現如今,我們紙門通天河龜神廟上下幾百公里全被人翻了好幾遍,夏鴻騰即使生還,他也沒地方躲呀!你那個屁秘法哪來的自信?」

「太爺爺,你也說了,這些人只翻上下幾百公里,那左右呢?左邊可能也翻過了,可右邊通天河裡呢?」華凝洛小心地道,她也怕自己的太爺爺被刺激的嗝屁了就沒有人罩自己了!

「通天河裡?怎麼可能?你當噬冥魚和鯤獸是寵物魚啊?那東西即使太爺爺我也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它們撕碎到渣也不是!」

「太爺爺我沒騙你,昨晚夏鴻騰說,他現在正呆在通天河上一個小島處!」

「屁話!那附近我以前注意過,根本沒什麼小島,你什麼秘法哪裡學來的?別被人騙了還在做夢數錢!」

「太爺爺你放心啦,這秘法很多人用了都說好!青城硯門那個七品靈龜師寒江翁你總認識吧?他也在玩,夏鴻騰有高人護道的事就是他推測出來的。」

「怎麼扯到那瘋老頭呢?」華天飛感覺腦袋被跳脫的受不了,以前被人強堵在陣中陪人下棋的畫面又涌了出來!

「太爺爺,我問你,能隨時從鯤獸肚子里取出紙令要什麼樣境界的人才能做到?」

「呃,至少要九品中期以上的靈龜師吧?怎麼又轉到這個話題?」

「我想說,現在跟夏鴻騰乾女兒在一起的家人就能做到這一點……」

「你等等,我們洛水域流什麼時候出現這種人物了?你真確定?」

華凝洛知道不拿點好東西絕對打動不了自家的老古董,還好夏鴻騰曾說過,他這個龜龜群可以讓部分人知道。

想到此處,她直接祭了靈龜出來,熟練地打開龜鏡洛書的畫面指著萌萌的靈龜圖案道:「太爺爺,這就是我們的秘法聊天群。」

華天飛看的一愣,什麼時候龜鏡洛書上有這種圖案了?

華凝洛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太爺爺也是第一次見到,顯擺地點了一下,頓時拉風地出現『替天行道』群四個字。

隨後華凝洛指著群中一人的名片介紹道:「諾,這個就是寒江翁,七品初期靈龜師!」

「那傢伙的確是這個境界,對了,這個一箭表示什麼?」

華天飛像好奇寶寶一樣問道,眼前的東西完全了他的世界觀,他感覺頭有點懵,在不了解的情況下他還真不好亂髮表意見!

「我也不知道!」華凝洛光棍地道,看到太爺爺即將發火,馬上轉移話題道,「太爺爺稍安勿躁啦,我試著聯繫一下夏鴻騰,給你來個刺激的場面!」

「哼!我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

「君上君上,呼叫君上,在不在呀?在的話出個聲!」

夏鴻騰現在有土靈龜精靈當小助理,第一時間就知道華凝洛找他,隨口道:「何事找我?」

說完,自有土靈龜精靈在群中代筆回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