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你這樣吹空調……我可不是心疼你生病,是怕沒人給我開車,真以為8000塊錢那麼好掙呀。」

蘇墨雪這言辭間,連標點符號都帶著鄙視,但陳浩聽在耳朵里,卻像大熱天喝了一杯口帶冰渣的礦泉水,從嘴角舒服到了心坎上。

天氣雖然熱,但他這心裡卻暖洋洋的。

「小雪,我就說了一句,你幹嘛解釋這麼多,不會真心疼我生病吧!」

「自作多情。」

「行行行,我自作多情成了吧,那蘇墨雪同志,你說到車上跟我說點事,咱們現在在車上了。」

陳浩也不生氣,其實也不是不生氣,說句丟臉的話就是習慣了。

蘇墨雪做的好多事情,總能讓他感覺……是在對自己好、為自己著想,可每次問蘇墨雪的時候,她每次的回答都能氣死人。

關鍵她這氣死人的同時,竟然還能找到恰如其分的理由,弄的陳浩眼下這時候,一眼又一眼珠子的看過來,愣是分不清楚她是對自己好,還是自己真跟蘇墨雪說的那樣……自作多情。

「小雪,你說話啊,兩口子還神神秘秘的。」陳浩看她不說話,就故意開著玩笑。

「滾,誰跟你兩口子了,嗯把銀行卡給我。」

「幹嘛?」陳浩猛的一愣,就想到了買衣服的錢,「要錢沒有,要命也免開尊口。」

「笨蛋,誰要你錢了,我是說銀行卡號,你要不給也成,反正商場明天就該發工資了,沒銀行卡號……想要工資,也免開尊口。」

「哎呦學我說話,那就看在錢的份上,哈哈還是給你吧。」陳浩這話說完,就把自己給逗樂了。

他在這之前,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原來只是給自己要銀行卡號,沒想到剛當上司機就發錢,這小日子挺好。

不過他準備掏銀行卡時,卻又猛泛起了嘀咕,身上總共只有老高給的那一張卡,再沒有別的銀行卡了。

可老高給的那卡有點特殊,好像沒有20萬辦不下來,萬一給蘇墨雪認出來,再給他降工資怎麼辦?

8000塊錢的司機,到哪兒都不好找!

陳浩快速想到這兒,就掏出手機點開支付寶,把妹妹的銀行卡號複製下來,直接給蘇墨雪發了過去。

「好了,卡號發你微信了……哎對了,我這工資不用上交吧。」

「交給誰?」

「還能有誰,當然是你了,你是我老婆,這不算私房錢吧?」

「哦明白了,那你的意思是,這工資不用給你發了唄。」

陳浩一愣,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哈哈也對,你給發工資,要再上交給你,好像是有點挺麻煩的!」

「少在這貧嘴,就你那點工資都不夠我買面膜,去把今天買的衣服拿過來。」

「回家再試穿唄,天挺熱的,你一換衣服我還得下車。」

「那這麼多廢話,讓你拿就快點拿來,要不然8000給你變成800。」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行你厲害,我還是拿8000吧,不就是伸伸手的事嗎。」陳浩看她一眼,就只剩下了滿臉的無奈。

其實他也知道,即便是自己不拿衣服,蘇墨雪也不會真的這樣做,只是到現在都搞不明白,蘇墨雪這一會兒銀行卡,一會兒拿衣服的,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索性眼下,也就只能順著她的意思來了,想看看蘇墨雪的葫蘆裡頭,究竟裝著什麼小藥丸。

等他探著身子,把後排座位上的衣服拎過來,就全塞到了她懷裡。

「小雪……老婆大人,麻煩你快點兒,外面可熱!」

「滾,誰是你老婆了,我也沒你下車。」

「嗯?幾個意思,小雪你不會是想……」

「想都不用想,你覺著我要換衣服,能讓你坐在邊上嗎。」

「那你什麼意思!」陳浩盯上她眼睛,不覺間就有點生氣。

蘇墨雪也沒多說,甚至都沒多看他一眼,只是低頭翻看著懷裡的衣服,隨即拎出兩個黑紙袋塞到了他懷裡。

「呢,把這兩件衣服試一下。」

「小雪你,你開玩笑呢吧,讓我穿裙子……真虧你想的出來。」

「那這麼多廢話,自己看看不知道了,快點換上試試,他們家衣服賣出去2小時就不給調換尺碼了。」

「不給換就不換,反正又不是我的衣服,打死我也不……哎你幹嘛去?」陳浩這說話間,竟見蘇墨雪推門下車,還砰的關上了車門。

於是在這個瞬間,陳浩看她站在太陽底下,直接給弄蒙了。

民國之小兵傳奇 眼下剛過上午,正是一天最熱的時候,他一個大男人都嫌熱,蘇墨雪這細皮嫩肉的到底什麼意思?

陳浩雖然不懂什麼意思,但無意中瞄見袋子里的衣服,卻猛感覺心頭個等下,忙就探身推開了副駕駛車門……

「小雪那個,你上來吧,我換好了。」

「這麼快,你不會沒換吧。」蘇墨雪疑惑的看過來,沒有上車的意思。

「讓你上來,你就快點上來,那這麼多廢話。」

「陳浩你,你竟然敢凶我!」

「我凶你?我還抱你呢!」陳浩這說話間,就蹭的從車上跳下來。

他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從車頭繞到蘇墨雪跟前,橫身抱蘇墨雪抱到懷裡,完全不顧她怎麼掙扎叫喊流氓,就直接給塞到副駕駛上,順帶著還給關上了車門。

不過等他重新坐到車裡,再朝蘇墨雪的眼睛看過來,連他自己的眼裡都晃動著說不盡的感動……

「小雪,你個傻女人,什麼時候給我買的衣服,我怎麼都不知道。」

「快跟我道歉,誰讓你抱我了!」蘇墨雪答非所問著,臉上的表情很複雜,像是害羞又像是在生氣。

但陳浩也不生氣,一點點都不生氣,因為蘇墨雪剛才塞給他的袋子裡頭……竟然是男裝,根本都不是女人的衣服。

或者換句話說,他到現在才明白,蘇墨雪今天來逛商場,什麼原因都不是,只是用她自己買衣服的借口,來給他陳浩買衣服。

「小雪那個,我剛才是有點過分,可我也不知道你給我買衣服啊,哎對了小雪,你幹嘛要給我買衣服?」

「先跟我道歉,誰讓你抱我了!」

「哎不是小雪,你就不能換句話嗎?」

「先跟我道歉,誰讓你抱我了!」蘇墨雪不依不饒,還是這句話。

這時陳浩稍愣了下,看著她白嫩精緻的臉頰,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情難自禁的伸手……摸上她腦袋笑了笑。

「陳浩你,你幹嘛!」蘇墨雪吃驚間,就感覺臉蛋滾燙,「快把臭手拿開,誰讓你摸我頭了!」

「小雪別動,我沒想對你耍流氓。」陳浩猛湊過來,繼續摸著她腦袋心疼道,「傻女人,你怎麼這麼傻。」

「外面多熱啊,我一個大男人都嫌熱。這衣服我是沒穿,但衣服要胖了我可以減肥,可你要給熱壞了怎麼辦?才剛住過院都忘了!」

蘇墨雪聽到這兒,又看著陳浩的眼睛,竟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但這種哭,和傷心無關,好像只和一種叫感動的東西有關係。

於是這時候,她任由陳浩摸著自己腦袋,躲避著陳浩的眼神,又忍不住朝他看過來……

「快跟我道歉,誰讓你抱我了!」蘇墨雪聲音很柔,但依舊是這句話。

「哈小雪你,嗯這道歉,我肯定不會跟你道歉的,但我會用往後的餘生……來讓你明白。」

「陳浩你,你不許煽情,快跟我道歉,為什麼要抱我!」

「我不是煽情,也不會道歉,但你也不許哭,女人是用來疼的,不是讓你用來給我心疼的。」

「誰,誰哭了……」蘇墨雪話沒說完,忙就推開他身子,把頭扭過來看向窗外。

但眼下這時候,蘇墨雪看不見窗外的人來人往,卻看見車窗玻璃上,自己臉頰上都是淚水。

死陳浩,爛陳浩!

我只想對你好,就是不想讓你知道!

蘇墨雪在心裡嘟囔著,也偷偷拿手擦著眼淚,連她自己都想不通……為什麼能給陳浩感動哭。

等她擦掉眼淚,重新在副駕駛上坐直身子,快速瞄了眼他右手的袖口,怎麼也不會讓他知道……

今天放下手頭的工作,拽著陳浩來逛商場,是因為他蹲了一宿的派出所,自己還在派出所追著打他,連他右手袖口都破了一個小洞。

陳浩也不知道這些,光是看她眼圈兒紅紅的,感覺車裡氣氛瞬間有點尷尬,就朝輕哎了聲沒話找話。

「哎小雪,咱現在能走了吧,停車費挺貴的!」

「小氣鬼,又不用你掏錢,天都快黑了還能去那兒,回家……嗯對了,我剛才哭過的事,絕對不能告訴別人,特別是菲菲。」

「行行行,只要晚上讓我回你屋睡覺,我保證誰也不說!」陳浩沖她笑了笑,就一腳踩下了油門。

半個多小時后,陳浩和蘇墨雪回到家門口,仰頭看天已經黑透了。 「啪」

水晶蛇的身體剛剛行至一半,一道血影閃過,居然被趙信抓在了手中,宛如鐵鉗般的手掌,使得水晶蛇完全不能脫離。

「吼」

此時趙信只覺得自己的意識已經漸漸消失,心中被一股莫名的仇恨佔據,眼中的所有景色都染上了一片血色,現在只想殺人,也許只有這樣才能將自己體內的仇恨給發泄出去。

「嘶」

就在這時,水晶蛇不適時宜的吞吐了一下蛇信子,其實這完全是無意而為之的,但是在趙信看來,這就是一種挑釁。陽炎眼精光一閃,看向水晶蛇的七寸位置,一擊陽炎瞬時暴出,這種釋放速度是清醒的趙信望塵莫及。

「轟」

陽炎眼直接轟碎了水晶蛇的上半身,趙信張開口,兩根獠牙泛著寒光,而這個時候自己的思維已經徹底的進入了混亂狀態,別說控制身體了,就連思緒也是時有時無的,玄鳥神魂更是像是被血染過一樣,紅的有些瘮人。

「撲哧」

抓著手裡還在扭動尾巴的水晶蛇,一口咬下,鼻翼間頓覺一股濃重血腥氣,但是身體卻十分的舒適,感覺力量瞬間又強大了不少。

「啪」

一會兒,趙信便將那水晶蛇吸幹了,手一甩便扔向了一旁。接著又將目光轉向了那個惹事的「心臟」,內心充滿了渴望,再堅持了半晌后,終於還是沖了過去,兩拳就將之前怎麼也打不碎的圓形冰雕擊碎。與此同時,像是一個連鎖反應一樣,周圍的所有冰雕接連爆碎,冰晶飛揚,看起來十分的壯觀。

都市逍遙邪醫 「咚」

將那雖然冰冷,卻一直在跳動的心臟攥在手中,這個時候趙信一直處於迷糊狀態的心緒終於恢復了一絲清明,感受著在手中跳動的心臟,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這是一種血乳交融的感覺,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獠牙瞬間便刺破那心臟的表層。無比甘甜的汁液瞬間就融入自己的體內,這一刻自己的玄鳥神魂瘋狂了,張開了血紅的翅膀,放肆的吸收著那進入體內的汁液。

而這個時候,沉寂了一會兒的血脈根源也開始出現了悸動,其實玄鳥神魂只是「一具身體」,吸收的所有最終還是要進入血脈根源中的。吸收了那個心臟之後,血脈根源開始出現了變化,從位於下方的紋絡開始,原本金色開始蛻變為火紅色,與此同時,趙信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是要爆炸了一般,隨後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這裡怎麼回事了?我的冰蟾心呢?小晶呢?死哪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信漸漸的轉醒,就聽到了暴躁如雷的咆哮聲,雖然自己在最後昏迷了,但是自己大概都做過什麼還是知道的。沒想到自己竟然昏迷了過去,現在人家的主人找上門來了,心中頓時涼了大半,已經能夠想到自己的下場了。

「你別著急,可能是小晶貪玩,將冰蟾心取走了也說不定」緊接著,一個女子柔聲傳到趙信的耳朵中。雖然沒有看到這兩人,但是光憑氣息,趙信就能感受到對方兩人已經擁有始齔境界,而開始說話的那個男子境界還而在這裡擁有始齔境界,就可以說明對方不是像自己一樣的新生了。

聽著兩個人的腳步越來越近,趙信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多喘,想要移動身子卻怕弄出聲響。但是這兩個人還是

「我冷武的東西也有人敢動,我看這個人是活膩味了」

「行了,你別生氣了,那個東西誰會閑的沒事來動,再說到底對人體有沒有害還不知道呢,你不是也是因為這個而遲遲沒有吸收嗎?」

「混蛋,最好別讓我抓住他,小晶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趙信終於看清來人了,一男一女,男的是一個戴著純黑色面具的妖族人,女子則帶著純白色的面具嗎,也是妖族人,有點像是黑白雙煞。但讓趙信感到奇怪的是,對方像是沒有到自己一般。這個時候趙信才注意自己的身體,看完之後趙信頓時心驚,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像是水晶蛇一般,呈透明壯,就連眼睛都一樣,如同兩顆水晶一般,完美的和周圍的環境融合在了一起。

可儘管如此,趙信也不敢動彈,靜靜地看著那兩個人,心中已經翻江倒海起來了。很快,那女子就發現了水晶蛇的屍體,因為當時趙信只是隨意扔出去的,因為蛇體的特殊,所以很難看出來,因為血的緣故,還是被發現了。

但是那女子接下來的舉動頓時讓趙信懵了,因為她發現了水晶蛇的屍體后不僅沒有告知隨行的男子,居然一腳踩住,短瞬后,那蛇體化為了一灘冰液,凝成了冰晶。那妖族男子似是覺察到了什麼,奇怪的回過頭,但是被女子給搪塞過去了,就在男子尋找蛛絲馬跡的時候,那女子又如法炮製的毀掉了另一半蛇身。

眼見著男子越找越精細,並且很快就到自己的身邊,趙信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雖然自己的身體不知道什麼原因變成了水晶蛇的樣子,但是自己的身體還是存在的,現在只是和漫天的堅冰融合在一起了而已。即使對方現在看不到,可如果要是對方真的走到自己身邊的話,還是可以很快就發現自己的。

「那個……咱們離開這裡吧,問問隔壁的那個大塊頭,看看有沒有什麼人發現這裡有什麼動靜」就在對方就要到自己身旁的時候,那個妖族女子突然出聲道。

「嗯,有道理,你先去問問」男子止住身形點了點頭認可的回道。

「咱們一起去吧,我自己去的話有些害怕,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人很野蠻的」女子突然發起嗲來,一個花甲境界的裝作柔弱的女子,看起來十分有些怪異。

「你今天很怪啊?」男子有些質疑的說道。

「哪有,我說的本來就是真的嘛,那個大塊頭就是不通人情的嘛」女子聲音更加嬌弱了。

「我看你不是因為那個大塊頭,而是因為他吧」妖族男子說完,突然轉身揮著不知從哪裡拿出的長劍,朝趙信這邊就劈了下來。(未完待續。) 蘇墨雪推開家門,見陳浩沒有進屋的意思,就輕輕皺上了眉頭。

「天都黑了,洗洗睡吧。」

「嗯?哦小雪你先回家,不用給我留門!」陳浩坐在門口台階上,扭頭沖她笑了笑。

「想的美,誰要給你留門了。」蘇墨雪本來想進屋的,但看他臉色不好,隨即又追問了句,「陳浩,你有心事?」

「沒啊,我一大男人有什麼心事,那像你們女人多愁善感的。」

「胡說!你要沒心事,那幹嘛到家門口都不進屋。」

「小雪,你就快點進屋吧,我準備抓老鼠!」

「不想說就算了,我還懶得問呢,狗拿……多管你的閑事吧。」蘇墨雪氣呼呼的說完,猛把身子轉過來,就抬腳進屋關上了屋門。

她這原本,是想說陳浩狗拿耗子的,但話到嘴邊又改成了多管閑事。

客廳沒亮燈,黑乎乎、安安靜靜的沒有一點人氣兒。

蘇墨雪朝樓上看了眼,見妹妹卧室門縫有亮光,就知道妹妹在家裡,指不定又在屋裡怎麼瘋呢。

她也沒多想,隨即在一樓衛生間洗了個澡,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到卧室,站在窗戶跟前擦頭髮時,竟看見陳浩還坐在門口台階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