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

這時候,蕭逸晗和蕭逸楓同時對顧珊珊吼道。

兩人都在維護顧言馨,頓時這場面更加的尷尬了。

顧珊珊氣的不行,都這個時候了,這兩個男人還維護著顧言馨。

蕭逸楓狠狠地瞪了顧珊珊一眼,警告她閉上她的嘴巴。

顧珊珊見蕭逸楓有些生氣了,然後沒有說話。

「顧言馨,你這水性楊花的女人,你還真是不知羞恥啊!」楊紅玲說道。

她現在恨得上前手撕了她,這個小賤人。

竟然敢勾引她的男人,簡直不要臉。

「二伯母,我是冤枉的,我發誓,我和二伯之間根本沒有什麼。」

「你還說沒有,都睡到一起了。」王蘭說道。

「大伯母,這件事和你們大房沒有關係,請你管好自己的嘴行嗎?」顧言馨毫不客氣地說道。

雖然她現在處於劣勢,但不代表她軟弱好欺負。

「哼!顧言馨,你現在自身難保,你憑什麼在我面前趾高氣揚的,你等著看吧,你不會有好下慘的!」王蘭生氣地說道。 「好了,你就不要說了,本來也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蕭仲奇對王蘭說道。

王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閉嘴了。

「我不管,蕭仲平,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楊紅玲說道。

「要怎麼不罷休啊?楊紅玲,我都說了,我是被冤枉的,你不相信就算了,還沒完沒了了。」蕭仲平也火氣大了。

楊紅玲見他這樣子,更加的生氣了。

「好啊!蕭仲平,我沒想到,你到現在了,還不知悔改,你可真是行啊!」

楊紅玲和蕭仲平之間,快要打起來了。

這時候,老太太和汪管家從上面下來了。

「仲平,紅玲,你們兩個不要吵了。」老太太無力地說道。

估計自己也是傷透了心,操心夠了吧!

「媽,這蕭仲平真是太過分了,他居然還不思悔過,你說,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我給蕭家生了一雙兒女,他就是這樣對待我的,嗚嗚嗚……嗚嗚嗚……」

楊紅玲說著,便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起來了。

「好了,紅玲,我知道,這一次的確是老二做的不對,你受委屈了。」老太太安慰道。

楊紅玲是受孩子,她首先要安撫她的心情。

「媽,你說,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啊?這麼多年了,我哪裡對不起他了……」楊紅玲哭的很傷心。

簫玉這時候過來了,「媽,你先別哭了,這事兒或許真的只是一個誤會,我相信爸爸的,爸爸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如果他要做的話,年輕的時候就做了。」

放手愛 簫玉說完這話,然後蕭仲平心虛地低著頭。

誰說他沒有做虧心事。

連孩子都有了!

不過,這事兒也只有顧言馨和蕭逸晗知道。

「言馨,你怎麼說?」老太太對顧言馨問道。

「奶奶,我和二伯是一樣的,我去醫院裡面檢查,然後被人注射了藥物,然後我就昏迷了,我覺得,這一定是有人設計的。」

「顧言馨,你以為是拍電影嗎?你不過是做個檢查,還有人對你下手?誰信啊?我看,就是你勾引的蕭仲平,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啊?他都那麼大年紀了,你不害臊嗎?」楊紅玲氣憤地說道。

簫玉在一旁給她擦著眼淚。

「二伯母,我一直說我和二伯沒有發生關係,但是你一直說我勾引他,難道你希望我們發生點什麼嗎?硬是要把我將二伯綁在一起。」

「你……你簡直強詞奪理,蕭仲平是我的男人,我有理由這麼做嗎?」

這時候,蕭仲平望著顧言馨,他真的害怕,顧言馨為了撇清楚關係,然後將妙妙的事情招出來。

這樣他就真的完了。

「我相信言馨和仲平,他們沒有說謊,這件事情,逸晗,你下來就好好查一查吧,那天在醫院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老太太對蕭逸晗說道。

「是。」 名門富少:老婆,我錯了 蕭逸晗應道。

不用老太太交代,他下來也會查清楚的!

他倒是要看看,是誰敢對她的女人下手!

被他查出來,他是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顧言馨知道,老太太肯定會說相信她的。

就算她真的和蕭仲平之間有什麼,老太太也會說相信她。

如果連老太太都認定她和蕭仲平之間有什麼的話,那麼蕭家豈不是亂了嗎啊?

侄媳婦,居然和二伯睡在一起,這真是一件令人羞恥的事情。

老太太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紅玲,這件事情,你是最大的受害者,仲平是做的不對,但是你要相信你的男人,他是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如果事情查出來,真的是有人設計,那你不是冤枉了他嗎?如果他們不是被冤枉的,那麼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好好幫你收拾蕭仲平的。」

「媽,這……」楊紅玲有些傻眼兒了。

難道這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嗎?

「蕭仲平,你真是太不像話了,你是個長輩,你不僅沒有做好榜樣,居然還深陷這樣的事情中,你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吧,好好給紅玲賠禮道歉,不然的話,我饒不了你。」

「媽,不能就這麼算了,您這是什麼都沒有處理啊?還有顧言馨那小賤人,難道你都不好好的收拾她一下嗎?」楊紅玲還是覺得不解氣。

這啞巴虧,就自己吃了嗎?

「紅玲,既然你要心裡痛快一點,好,我就滿足你,來人,拿家法,我今天好好的收拾他們兩人。」老太太厲聲說道。

這時候,汪管家將鞭子拿了過來。

「媽,您這是?」蘇念瑤問道。

「既然他們兩人對不起紅玲,這一頓打,也是應該他們受的,你們有什麼異議嗎?」老太太問道。

「我沒意見。」顧言馨說道。

「我也沒意見。」蕭仲平也說。

「好,既然你們兩個都意見,這就是你們應該受的!」老太太拿著鞭子,樣子依然是威武的。

「奶奶,言馨這鞭子,我給她受了,我沒有照顧好她,讓她被人陷害了,我也有錯。」蕭逸晗說道。

「蕭逸晗!」顧言馨擔心地喊道。

蕭逸晗總是對她這麼的好,這種時候,還出來維護她。

上一次他就挨過了鞭子,知道那鞭子有多厲害了。

「逸晗,你可想清楚了。」蘇念瑤問道。

她也有些擔心蕭逸晗。

「我想清楚了。」蕭逸晗說道。

「逸晗,你是小輩,就讓你二伯這個長輩先來吧,也好起個帶頭作用,讓他長長教訓。」

此時的顧珊珊,正在看好戲,聽說蕭逸晗要給顧言馨擋鞭子,氣得不行。

果然,無論什麼時候,這顧言馨都是被保護得好好的。

穿梭時空的俠客 她真希望這鞭子就打在顧言馨的身上,最好是將她給打死了!

啪!!

這時候,老太太的鞭子,已經落到了蕭仲平的身上。

眾人大驚,沒想到這老太太來真的!

老太太很少動用家法,除非是非常生氣的事情。

可是現在,她真的打人了!

啪啪啪!!

鞭子的聲音,不斷地傳來。

蕭仲平到底還是個男人,然後一聲不吭。 大家可以看到,蕭仲平的襯衣,然後被打破了,而且裡面有紅色的痕迹。

這鞭子可真是厲害啊!

這可是被老太太珍藏了幾十年的東西。

據說,這鞭子還是老爺子當年使用的,老爺子走了以後,老太太就一直留著這鞭子。

「媽,我看就算了吧,已經夠了,老二已經知道錯了。」蕭仲奇說道。

雖然平時爭來爭去的,但是他也不希望看到蕭仲平被打成這樣。

「媽,大哥說得對,還是算了吧。」蕭仲恆也勸說。

「不行!我今天非要好好收拾他不可!」老太太打著打著,然後就氣喘吁吁,有些累了。

眾人都以為她要停下了,誰知道,她對汪管家說:「老汪,你來,你給我打,給我往死里打!真是太不像話了。」

「奶奶,不要啊,爸爸會受不了的,畢竟他年紀也大了啊!」簫玉立馬說道。

「玉兒,你別管,你爸爸做錯了事情,我就應該懲罰一下他,不然的話,怎麼對得起你媽媽。」

簫玉很聰明,立馬便猜到了老太太是什麼意思。

她走到了楊紅玲的身邊,「媽,你快勸勸奶奶吧,不然的話,爸爸真的要被打死了,那可怎麼辦啊?再怎麼樣,你和爸爸也是多年的夫妻了,而且這件事情,很明顯就是一個誤會啊!」

楊紅玲見蕭仲平打成了這個樣子,也有點於心不忍。

可是她心裡也堵著氣啊!

現在大房王蘭他們,還在看她的笑話!

這簡直不能忍。

所以她心裡在掙扎,要不要原諒蕭仲平。

「媽,你還猶豫什麼,你看看爸爸,奶奶的鞭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再打下去的話,不打死也會打殘啊!」簫玉說得很嚴重。

楊紅玲這才說道:「老汪,不要打了,算了,這次就放過他。」楊紅玲說道。

然後便生氣地走了。

最後,蕭逸晗也沒有挨打,反正楊紅玲都不計較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你們要記住,你們代表的是蕭家,一言一行,都要謹慎。」老太太再次叮囑大家。

「那顧言馨呢?為什麼不打顧言馨!」顧珊珊這時候欠抽地說道。

老太太瞥了她一眼,給她一個警告的眼神,便上去了。

眾人也沒有說話。

「哼!」蕭逸楓對顧珊珊冷哼一聲,表示他的不滿。

顧珊珊才覺得不公平,怎麼蕭仲平被打了,然後顧言馨和蕭逸晗就沒事啊!這老太太簡直就是偏心。

「顧珊珊,你給我消停一點吧!真是蠢得要命!」王蘭忍不住的吐槽道。

誰都看得出來,這老太太是不想打蕭仲平他們的。

剛才也不過是為了讓楊紅玲低頭,這才打了蕭仲平,逼迫楊紅玲的。

「你說什麼!」顧珊珊不服氣地吼道。

「顧珊珊,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這些事情,該是你插嘴的嗎?」蕭仲奇也責怪道。

顧珊珊被蕭仲奇責怪了,才意識到,可能自己真的說了不該說的話。

平時她和王蘭怎麼吵架,蕭仲奇也不會怎麼說她的。

她現在只好閉上嘴巴。

「跟我進去。」蕭逸楓地顧珊珊說道。

顧珊珊乖乖地推著蕭逸楓進來了。

他與星辰皆迢迢 啪!!

蕭逸楓一巴掌便打在了顧珊珊的臉上。

顧珊珊嚇了一跳,不知道蕭逸楓為什麼打她。

「逸楓,你……」

「怎麼了?不服氣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