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鮮艷的血液自他嘴角流下,臉色很是蒼白,顯然受了不輕的傷。

和他不一樣的是,莫石腳步沒動,不過其臉色也不再正常,有一層白光,低垂著頭的他臉上有些笑容,但當他抬頭看著站著莫東,雙目里就有一種不可置信。

「讓你失望了。」莫東淡淡說道。

「噗!」莫石驚怒,他如何也想不到莫東竟然承受了虎掌一擊並沒有被重傷,此時加上虎掌的反噬他忽然噴出一口鮮血,身軀搖搖欲墜。

「嘩!」

莫家眾人都瞳孔一陣緊縮,因為這樣的狀況而一時說不出話來。

莫家第一天才竟然敗了,而且還是敗在了曾經為莫家帶去無比恥辱的廢人少主身上。

他們都看出,兩人都受了傷,這次比試算是兩敗俱傷,而其中莫石傷勢要重一些,因為虎掌的反噬。

可是,莫石就是敗了,他的修為比莫東高一級,還施展了家族武技,沒有重創莫東,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莫東比他強!

當然,若莫石不動用虎掌,贏得不一定是莫東,但莫石殺莫東心急切,也認為使用虎掌滅殺莫東輕輕鬆鬆,卻沒有想到莫東抵住了虎掌。

這真叫自作孽不可活!

「不,他不再是廢人了,而將是更為耀眼的家族第一天才。」有人雙目閃爍精芒,低聲呢喃。

「這下有熱鬧看了。」

莫家中間派抱著雙臂眼眸異彩連連。

莫石一方,莫明等人則是面色難看,而在難看之中還有一些惶恐。

他們的父親追隨莫軒山,他們力挺莫石,都是因為莫東是天生廢人,必定不可能成為家主。

但是,當莫東戰勝莫石后,表現出來的比莫石更強的天資和實力后,他們有些動搖,彷彿已經預料到莫家要變天了。

此時,莫東向莫石移步過去。

「你想要幹什麼嗎。」莫石臉色冷漠道,還有一絲心慌,畢竟此刻的他肯定不是莫東的對手。 第十九章刑罰堂

「你想要殺我,你說我要做什麼。」

莫東雙眸一抹殺機閃過,凌厲之光直射莫石心底,舉起手掌,似乎隨時要拍向莫石。

他掌中沒有任何真氣,可是見識了他天生神力的強悍,知道這一掌幾乎可比真武五重一擊。

這一擊,對莫石來說真能要他的命。

「我何曾對你暗下殺手,莫東你說話要講證據。」莫石心中頓時一慌,可臉色卻很鎮定,冷冷一笑。

「莫東,奉勸你不要做傻事。」

此時,莫明等人跳上了擂台,擋在莫石身前,一臉忠心的樣子。

「滾。」

莫東含著冷光的眼睛掃過去,陡然一拳向莫明擊去,莫明臉色大變,真氣鼓脹起來,之前他的境界和莫東一樣,硬碰硬他都不是對手,何況現在,而且在見識到莫東竟然連虎掌都擋住,心有懼意。

這一拳竟然沒有接住,退飛出去。

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怯退一步,就在這個時候被這些人保護的莫石站了起來,他臉上忽然露出森冷的笑容。

「你真以為自己勝了嗎。」

也就在這個時候,莫東似有所感,轉頭看向某處,那裡兩個身穿黑衣的人正快速向他而來。

刑罰堂!

莫家權利特殊的一個機構,專門掌管莫家族規,對莫家的所有人根據族規進行監督和判定。

是一個獨立於莫家權利層次的機構,在莫家有著莫大的威嚴和權勢。

這兩個身穿獨特黑衣的人,形態嚴肅,步伐嚴正,就是莫家人見人懼的刑罰堂的執事。

「他們怎麼來了。」演武場上,莫家小輩們都因為刑罰堂執事來這裡而十分疑惑。

「你們之中不會有誰犯了族規吧。」

「沒有啊,是你嗎,或者是你。」

心虛者以及被抓去刑罰堂過的人偎著脖子,被人指著瘋狂搖頭,就算一直都沒有犯過錯的人,此時心也冷起來。

實在是刑罰堂太讓人害怕,聽說進入刑罰堂的人,幾個月都下不來床,死在刑罰堂的族人也不少。

在莫家一些人中,刑罰堂就是地獄。

「不對,他們似乎不是為我們而來,而是……」有人發現,刑罰堂的執事根本沒有理他們,卻是向擂台那裡走去。

「看來,這次違反族規的人是擂台上的那些人。」台下的人此時倒有點幸災樂禍。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令他們全都愕然,只見刑罰堂兩位執事走上擂台以後,也沒理惶恐的他人,是向莫東以及莫石方位走去。

然後就在所有人驚愕的神情下,兩位執事行至莫東面前,先是看了一眼莫石的樣子,似乎有點愕然,隨即冷聲道:「莫東,隨我們去刑罰堂吧。」

「這……」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議。

先不說,擂台一戰莫東在他們心中的印象已經大為改變,就說莫東作為家族少主,刑罰堂緝拿莫東,這裡面充滿了疑問和不可思議。

「你們沒有找錯人吧。」莫東皺眉問道,在見到兩個刑罰堂執事後,他就覺得對方來者不善,而且很有可能是沖他而來的,果然如他所料。

「我們刑罰堂絕不冤枉一個好人,況且你做了什麼事情犯了族規,自己不清楚嗎。」刑罰堂執事並沒有因為莫東是少主而語氣緩和,仍然是公事公辦的樣子,而且因為莫東的質疑,還有些不滿。

聽到對方的話,莫東心中一沉,但還是非常疑惑。

對方已經在點明他,而他唯一違反族規且還是很重要的一項的事情就是利用家族秘術為秋曼晴開脈。

可是,這件事情絕對是私密,除了他父親、他爺爺外,沒有人知曉此事。

那麼,除了此事又會是什麼?

他看向莫石,只見莫石正故意露出笑吟吟的樣子看著他,似乎早就知道他會被刑罰堂執事前來帶走,而且充滿了某種自信,彷彿認定他犯了族規。

「這件事情你們通知我爺爺了嗎。」莫東說道,此刻他也終於清楚,之前他見到莫石親自找上門,那種迫不及待的樣子時他不安來自哪裡。

「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走吧。」刑罰堂執事重重的重申一句,似乎有些不耐煩。

不過,觀察仔細的莫東卻發現兩人不耐煩似乎是假,著急卻是真的。

到了此刻,莫東有理由懷疑,刑罰堂可能與莫軒山一派同流合污了。

而且他聯想到莫石起初要和他賭戰還賭了少主位置,這一切似乎都暗藏著某種聯繫和陰謀,不過他相信父親和爺爺,想到這一步,莫東心中安穩下來,他問道:「是去刑罰堂嗎。」

「自然。」執事點頭。

「若你拒絕,那麼我們只有強押你去,到時候你的臉可就不好看了。」另一位執事冷聲道,身上露出真武八重的氣息。

「好,我隨你們走一趟。」莫東點頭,事實上在兩位真武八重手下他確實逃不了。

而且,他從兩人的眼神里看到了凌厲,說明人家根本不在乎他這個少主,真的會強行帶走他。

這也讓他好奇,到底有什麼陰謀在等著他。

而他也沒有看到,莫石臉上沒有失敗的黯淡,反而陰狠的盯著他的背影,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 第二十章誰敢動我孫子

終於似乎到了,展現眼前的是一扇木製大門,木色呈深紅色,在這陰森處所,這種顏色顯得很耀眼以及增添了恐怖。

「鐺鐺!」

門上沒有任何裝飾,刑罰堂執事卻沒有怠慢,而是小心的敲了三下門。

過了一會兒,門才緩緩打開,打開了不大的空隙。

莫東也借著空隙看到裡面的情況,出乎意料裡面並沒有墳墓等,而是彷彿別有一番洞天一樣,是一座莊嚴的古樸建築,道路兩旁,林立著神獸雕像。

陡然兩道冷光從門內射來,連莫東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只見門內兩旁各站一個全身包裹在鐵甲中的門衛,氣息深不可測。

此時,那灰塵色的鐵甲中似有目光在審視了他們一眼,讓人油然生畏。

「這是令牌。」刑罰堂執事恭敬的拿出一塊古木所造的方形令牌,正面有斗大一個「莫」字。

莫東眸光一閃,這塊令牌他在爺爺那裡見過,聽父親說這是家主令。

可是,家主令怎麼會到這些人手中,絕無可能是他爺爺故意安排這一出。

看了令牌,門衛便將門再次打開一些。

「走吧。」見莫東止步不走,兩個刑罰堂執事面露冷笑,態度和面對門衛的時候簡直天差之別。

是因為莫東地位低嗎?就算門衛看管的再特殊又如何比的上家族少主。

此時,莫東更加堅定一個信念便是自身實力強大,兩個門衛能讓刑罰堂兩位執事恭敬,可不僅僅是因為特殊,這兩個門衛的實力應該很恐怖。

「這裡是刑罰堂。」莫東面露嘲諷。

「你進去不就知道了。」兩人神情淡淡,對莫東的問題不置可否。

「呵呵。」莫東笑了兩聲,邁步進入其中,已經到了這裡,他也沒有什麼害怕的。

進入其中才發現,除了古樸、很有年齡的正堂建築外,還有其他房子,不過這些房子與正堂建築相比,一眼就能看出它們很久沒有人去過,甚至打掃。

刑罰堂二人帶著莫東來到正堂門前,兩人齊齊單膝跪倒在地,說道:「大人,莫東已帶到。」

平靜了兩個呼吸后,從整堂內傳出一道威嚴的聲音:「帶進來!」

這二人看向莫東,後者很自覺的自己走上前,略微猶豫了一下推開了門。

抬起頭,便正對上坐在堂內正中央的一個紫衣中年人,他頭戴官帽,很有派頭威嚴,視線彷彿自帶重力,讓人感到壓迫力。

堂內,除了紫衣中年人外,似乎別無他人,所以氣氛有些森冷。

吱呀。

這時,身後傳來關門聲,兩個刑罰堂執事很有規矩的分別站在兩邊,目不斜視。

此番情景,倒有些刑罰堂該有的樣子,可是仍然有著不合理。

「你就是莫東。」紫衣中年人問道。

「是的。」莫東點頭。

「你可知罪。」驀然,紫衣中年人沉聲一喝,眼睛里彷彿射出攝人的光芒。

沉重壓迫的氣息撲面而來,這聲喝問宛如雷霆一炸響在耳邊。

莫東在這一刻,雙耳嗡鳴,腦袋轟轟,抬頭望見那雙威嚴攝人的眼睛,更覺得心底一顫,自然而然感到卑微。

這時還不容莫東反應,只見莫岩取出一個金黃色捲軸。

「依據族規第一章第二條,盜取族中重要寶貝者,從族譜除名,永生不得重新列入莫家族譜,並將之驅逐出莫家,永生不得再進入莫家。」

只見,莫岩神態莊嚴,一字一句、鏗鏘有力說道:「最後判決莫東,從族譜上除名,驅逐出莫家!」

「啪!」

莫岩將卷宗合在一起,目露威嚴,問道:「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莫東心中一沉,他取家族秘術只經過了爺,而按照族規,家族秘術需要通過長老半數同意。

此事說大可大說小可小,但顯然對方想要把這件事情搞大!

「一點證據都沒有,如何給我判罪。」莫東話音剛落,便見莫岩扔出一張紙。

莫東神色一凜,警惕去接住,剛鬆了一口氣,看到紙上所寫字后,一口鮮血差點噴出來。

「秋曼晴。」莫東盯著這張陳述后的名字,神情恍惚,精神遭到嚴重打擊。

但莫東到底不是心志孱弱之人,抬手將寫著他用家族秘術為秋曼晴開脈的陳述也就是證據撕掉。

「呵呵,一個外人能證明什麼。」莫東淡淡道,心裡卻有點絕望。

「我說過不需要你承認,你認為族人在刑罰堂和你之間會選擇相信誰。」

莫岩淡聲說了一句,從主位走下來,忽然雙目一縷寒光閃過,陡然向莫東探出手,真氣好似煮沸的水汽裹向莫東。

「嘭!」

莫東變色,聚集全力抵擋,可在真武九重的高手下他的抵抗如紙般脆弱,頓時他就被真氣包裹,動彈不得。

「我不記得族規中有這一條,刑罰堂主可以對族人出手。」莫東全身用不上力,他竭力鎮定,冷冷說道。

「但如果是你主動要求的呢。」莫岩那萬年一個表情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笑容,而這個笑容要多彆扭有多彆扭,更在莫東眼中充滿了邪惡。

「我要求的?」莫東開始有點疑惑,但馬上反應過來,雙目冷冷的看著莫岩。

「比如說,你要求我將你的修為廢掉,以抵犯下的族規,從而減輕判決的處罰。」莫岩輕描帶寫般說道,真氣在其身上膨脹起來,衝擊向莫東。

莫東只覺,一股外力要突破他的身體從而對他體內進行一次摧毀。

「你敢!」莫東徹底變了臉色,驚怒喝道,他在不久前剛藉助通天門打開了絕脈,此刻竟然有人要當場廢掉他。

他很憤怒,但也有股子無力,如若再給了半月,他相信真武九重必定不會是他的對手。

「哼,我如何不敢,今天就算那老東西在這裡,也救不了你。」莫岩冷哼一聲,身上青色真氣更為盛烈,地面都顫抖了起來。

而莫東已無半點抵抗力,眼睜睜的看到一股雄厚的真氣正要進入他的經脈。

「為什麼。」莫東絕望怒聲道。

「為什麼,這一切要怪就怪你爺爺吧,你只是一個犧牲品而已,而且過不了多久,你爺爺你全家都會步你後塵的!」莫岩臉上多了一抹森冷,手掌重重對莫東胸口拍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