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幾分鐘的功夫,一則關於當紅主播險遭潛規則的視頻在網上廣為流傳,視頻被剪輯過,只留下萬主任承認對余漫兮不軌,而且視頻中只有萬主任一個人的影像,余漫兮全程都被剪掉了。

只是她的聲音非常有辨識度,一聽就知道是誰。

大家這才明白,她暫退節目,不是備考,而是不接受潛規則被辭退了。

現在《眾生》節目被頂上風口浪尖,丁晶怡也不例外,遭到諸多惡評,肯定不能繼續用她,找余漫兮回來一方面是畏於段林白,另一方面則是迫於形式。

畢竟這個節目出現的所有主持人,余漫兮的風評是最好的。

此刻往上聲討萬主任的浪潮也越發高漲。

「這種明目張胆潛規則,真特么心疼我的女神。」

「怎麼還有這麼噁心的人,你瞧那滿臉大褶子,還想糟蹋人家小姑娘,臭不要臉。」

「這種人應該辭退@京城電視台。」

……

**

視頻流出去的時候,段林白正和余漫兮吃飯,鄭台長和台里一些主要領導都在。

「段公子,我敬你一杯。」余漫兮起身倒了杯酒。

丁晶怡本就在試用期,已經被辭退,而萬主任因為作風問題,私相授受,已經停職調查,踢齣電視台是遲早的事。

而她則因禍得福,與電視台簽了正式雇傭合約,本來她沒有考到主持人證書,台里一直卡著不給轉正。

說起來,也多虧了段林白。

「不用客氣,你坐,喝茶就行,女孩子喝什麼酒啊。」段林白悻悻笑著。

剛才他可看到余漫兮氣場多足,現在自己拿喬,以後她要真和傅斯年成了,說起這個,傅斯年那廝還不得「報復」自己啊。

「應該的,我幹了,您隨意就行。」余漫兮上回和他喝酒,就覺得他人不錯,今日出了口惡氣,心底也舒爽。

「那你少喝點啊。」段林白咳嗽兩聲。

而此刻大家手機幾乎不約而同傳來了推送,全部都是電視台的那則潛規則視頻。

這台長知道當時段林白拿出手機拍照了,以為這是他傳上網的,看他神情格外詭異。

「都看我幹嗎?」段林白冷哼。

卧槽?

難不成都以為是他搞的?

也不怪別人誤會,視頻是他錄的,他又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肯定都以為是他啊。

「沒什麼。」台長悻悻笑著,這段林白還打算找他們台里索賠損失,這種時候不能觸他霉頭。

段林白氣炸了,幾杯小酒下肚就拿著手機往外走。

到了走廊上,就給傅斯年打電話。

那視頻看剪輯就知道是高手乾的,那個群里就四個人,傅沉和京寒川不會這麼干,這絕壁是傅斯年這貨乾的。

電話接通……

「喂——」傅斯年也喝了點酒,正倚在走廊牆壁上接聽電話。

「我去,傅斯年,你丫不地道啊,自己把視頻弄上網,現在所有人都以為是我乾的,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你特么還我清白!」

「你白著呢。」傅斯年沉聲道。

「我白你妹! 國民老公太兇勐 老子就特么給你背黑鍋的啊。」

……

余漫兮喝了不少酒水,也打算去洗手間,剛出來,就聽到段林白叫囂喊著傅斯年的名字。

別的東西她沒聽清,只知道視頻是傅斯年傳的。

這心底別有一番滋味,猶豫片刻,又轉身進了包廂。

**

傅家老宅

老太太今晚坐在電視機前,看到余漫兮出現,本來還挺開心的,而且她公開和傅家道歉,說出了所有事實,也算是幫了傅家一把。

緊接著網上的視頻傳開,氣得老太太直跺腳。

「現在這人心都是黑的嗎?我說她怎麼總是不出現呢。現在這些人啊,真的一言難盡,以前大家相處,可沒這麼多彎彎道道。」

「以前是集中所有制,所有東西都是公家的,潛規則玩不起來。」傅沉正坐在一側與宋風晚發信息斗圖。

「有利有弊吧。」老太太嘆息,「對了老三,這農曆都九月,你可別忘了我們去年的約定。」

京寒川正坐在懷生邊上,電視上正在放《熊出沒》,他偏頭看了眼傅沉,好奇約定是什麼。

「我知道。」傅沉說道。

「其實這小余挺不錯的,回頭我讓人打聽一下。」

「媽!」傅沉立刻制止,「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京寒川方才已經在群里看到視頻,段林白直接cue了傅斯年,這根本就是傅斯年的人。

老太太不明就裡,居然想要孫媳婦兒介紹給兒子?

「也沒看你談過戀愛,鬼知道你喜歡什麼類型。」老太太輕哼,「這娶媳婦兒心地好,能踏實過日子就行,別挑三揀四的。」

「嗯。」傅沉悶聲應著。

老太太見他開始應付自己,微微蹙眉,「寒川啊……」

「老太太,我忽然想起家裡的魚還沒有喂。」京寒川立刻起身告辭。

「我也要回家,送你。」傅沉緊跟起身。

「噯,你們兩個……」老太太也不是要催婚,就是想問一下明日梨園是否正常營業,這小子跑什麼啊。

「被你嚇走了。」傅老笑道。

懷生與黃璨最近就住在老宅,總歸有老太太照顧,總比跟著傅沉一個大男人強。

「這寒川也真是,年紀不小了,整天和一池子魚廝混,也不曉得正經找個媳婦兒,他們家還真是不急。」

「京家這門,一般女人敢踏進去?」傅老輕笑,其實這個年代,京家怎麼可能真的和傳聞一樣,還嗜血如麻,殺人如狂的,都是傳聞害的。

「不然怎麼辦?」

「要不就學他爹。」

「直接搶?」老太太說完,這才想起客廳還有兩個孩子,急忙噤聲不語。

「搶老婆嗎?」懷生啞著嗓子問,黃璨坐在邊上,從進門開始,就謹小慎微,不敢多說話,只安靜聽著。

「瞎說,什麼搶老婆,你聽錯了。」老太太咳嗽兩聲。

「是嘛?」懷生咬了咬唇,沒作聲。

其實京寒川母親是真的強行擄回家的,那是他母親正在台上演出,京寒川父親是梨園常客,一直聽她唱戲,甚至買了梨園捧她當角兒,一次演出結束,直接上台,扛著人就走了。

他當時他外婆家一聽女兒被京家悍匪強奪了去,嚇得腿都軟了。

這女兒即便送回來,在那個年代,也覺得清白沒了,這怕是一輩子都毀了,當時他外婆就在家哭暈過去,上門去討要,又被嚇了回去,報警無門。

契約新娘一百天 最後都想著給女兒準備身後事了,據說當時連遺照都準備好了。

結果京家人浩浩蕩蕩抬著金銀珠寶,電視自行車等東西,去他家提親了。

一聽說要和京家做親家,一家人又是嚇得膽戰心驚,哆哆嗦嗦陪著吃飯喝酒,不過他外公也是厲害,饒是如此,也沒同意這門親事。

最後還是他母親勸說,說自己願意的,他們家才算同意。

後來就有傳聞說,京寒川母親是強奪過去,京家還非娶不可,把她母親活活給嚇暈了,甚至還因為她家不同意,屠戮人家滿門。

其實壓根不是那回事,京寒川外婆一家,在京城待著確實惹人議論,許多人一聽說他們與京家做了親家,避之不及。

當時恰逢他外婆身子不好,那時國內醫療水平有限,所以由京家出錢,幫助他們舉家移居國外了,日子過得很舒服。

這次他父母不在家,也是出國探親,根本不存在滅人滿門這回事。

那時傳得有聲有色,甚至連時間地點,殺人幾口都一清二楚,不了解實情的,真以為京家都是殺人狂。

**

京寒川坐在車裡,先去雲錦首府取了幾盒椰子糕,這是傅沉先前答應給他的。

「你要是喜歡,回頭我讓人寄點過來?」傅沉幫他倒了杯熱茶。

「不正宗。」京寒川對吃食方面也很挑剔。

「我有熟人,可以買到正宗的。」

「那我不客氣了。」京寒川也不含糊。

「事情查得怎麼樣?」

「還在查,有些眉目了。」京寒川一看傅沉只給他拿了兩盒椰子糕,微微蹙眉,「我記得她給你留了不少啊,這麼小氣?」

「這是我媳婦兒留給我的,給你兩盒已經很不錯了。」

「這麼一個小姑娘,我看你回頭怎麼和你家人交代,你也真下得去口。」

「我記得你母親比你父親小了十多歲吧,你母親嫁過去的時候,才16,懷孕生你的時候,也才20歲,我和他相比,弱爆了。」

京寒川險被糕點嗆著嗓子眼,以前那個年代,早婚很正常,只是沒想到傅沉會拿這個說事兒。

當真陰險。

「你若是看上哪個姑娘,可別追她,直接搶會土匪窩做壓寨夫人,不然她肯定撂挑子,直接亡命天涯。」傅沉調侃。

京寒川輕笑,「那也比你這個好,藏著掖著,見不得光,這一天天的倒騰手機,能聯絡出什麼感情?」

「晚晚要過生日,我在挑禮物,諮詢你這種母胎單身狗也沒用處。」

京寒川咬了口椰子糕,今天這糕點……

怎麼酸唧唧的。

千江站在一側,盡量縮小存在感,這兩人一言不合就開懟是什麼毛病。

**

京寒川回家的路上,還問了手下的人。

「你們也覺得,我會把人嚇跑?」

車廂內連輕微的喘息聲都聽不到,幾人悶聲不語。

京寒川咋舌,「現在這些姑娘膽子都太小。」

眾人悻悻笑著,這是京家惡名昭彰,人家談戀愛,姑娘擔心遇人不淑,被騙財騙色,和你談戀愛,要命啊。 懷生親生父母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卻把整個傅家都推到了風口浪尖,不過傅家家風嚴謹,除卻與孫家結了姻親,就只有傅聿修退婚,反而喜歡上一個私生女為人津津樂道。

京大宿舍,胡心悅搭了個小桌子在上鋪,正盤腿刷著視頻看新聞,「你們看到網上傅家的八卦了嗎?」

宋風晚剛洗澡回來,正扯著毛巾擦頭髮,「什麼?」

「就傅家二房那個兒子,這個傻缺為什麼正牌大小姐不要,喜歡一個私生女?」胡心悅嚼著薯片,咬得咯吱脆響。

「你說他圖什麼啊,那個女孩就長得那麼漂亮?」

「怎麼就能那麼巧?又不是演電視,那女孩八成是故意去勾引他的,腦殘才會上套。」

宋風晚輕笑,「他確實傻缺。」她拿起桌上沖泡的椰奶,抿了一口。

得虧這些媒體都是有代稱,沒敢直接指名道姓,不然傅沉就曝光了。

「話說這上面有個傳聞……」胡心悅捏著薯片,不斷往嘴裡送,「說是傅老曾經舌辯,把一個人活活氣死了。」

「你以為是諸葛亮啊,說話還能把人活活氣死?」苗雅亭打趣。

胡心悅指著自己電腦,「網上這麼說的,有理有據的,只是沒說那個人是誰而已。」

宋風晚倒沒聽過這個,不過她接觸下來的傅家人,除卻傅聿修一個傻白甜,所有人都不好惹,傅沉是傅老手把手調教出來的,他已然如此腹黑厲害,這傅老……

那絕壁是個修鍊千年的老狐狸。

「還有這傅三爺……」胡心悅咋舌。

「他怎麼了?」苗雅亭剛洗了衣服,擦著手看她。

「網上說他都快三十還沒談過戀愛,這是真的嘛?這男人是不是不行啊!」

「噗——」宋風晚一口椰奶直接噴出來。

胡心悅一臉認真,「我說真的,你看吧,根據網上的分析,他這……我去!」她詫異得險些掀掉桌子。

「你幹嘛啊?」苗雅亭蹙眉。

「網上怎麼一堆人說他和我們家林白是一對啊,我們家白白還是受,卧槽,我不接受……」胡心悅炸毛,他關注段林白時間不算短,只是刷刷微博,即便進了粉絲群,群內自然是不許討論這種八卦的。

宋風晚憋著笑,「他倆的八卦不是早就有了嗎?磕他倆cp的人蠻多的,你不接受這種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