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聽到楚昭陽這麼說,她的心裡還是踏實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顧念發現楚昭陽拐了個方向。

「這是要去哪兒?」顧念奇怪的問,不是要回她家嗎?

「去商場。」就在楚昭陽回答的時候,車已經開進了商場的停車場,沿著室內光線有些暗的道路盤旋而下,繞了好幾圈,才到達有停車位的那一層。

下了車,楚昭陽便過來牽住了顧念的手,帶她從停車場通往商場的入口進去,乘電梯到了商場的負一層。

「第一次上門,要帶見面禮。」楚昭陽淡淡的解釋。

「……」顧念弱弱的提醒,「你忘了,這次我媽是要來找我算賬的啊?」

楚昭陽轉頭,目光高高的睨了她一眼,說:「那更應該帶禮物。」

顧念:「……」

竟然無言以對。

結果,顧念就被楚昭陽牽到位於負一層的一家有名的燕窩專賣。

進去之後,兩旁的架子上就擺著一個個高高大大的透明罐子,裡面全是不同品質的燕窩。

燕盞角,燕盞條,以及不同品級的燕盞。

顧念對這些不懂,看的眼花繚亂。

楚昭陽也不懂,不過就是每次回家都看見向予瀾在吃。

於是,就去找了服務生。

「您好,有什麼需要的?可以隨意看看。如果不了解,我可以作介紹。」服務生微笑道。

「最好的燕盞,來兩盒。」楚昭陽問也不問,直接說道。

這招簡單粗暴,但好用。

服務生都被楚昭陽震住了。

最好的燕盞,對於有錢人來說,並不貴。

但這種買東西的方法,她只在電視劇的反派上看到過!

眼前這位,英挺帥氣,怎麼也不像反派哈。

顧念在旁邊也在好奇,楚昭陽到底是看了什麼電視劇,學會了這一招?

服務生沒有多言,看楚昭陽通身的氣質,也不像是打腫臉充胖子的。

所以,麻利的去準備了兩套最貴的禮盒裝,給楚昭陽裝好。

之後,楚昭陽又帶著顧念去買了些別的禮品,基本都是保養品一類。

穿戴的,也不知道穆藍淑喜歡些什麼,第一次上門,就沒有買。

這麼一通下來,楚昭陽雙手提著大包小包,左三包,右四袋。

楚昭陽一身西裝,看著都不只是成功人士那麼簡單,渾身上下都透著股上位者的氣質。

每回跟楚昭陽一起出來,顧念簡直就像是在接受檢閱似的,總是要接受好多路過的人投注過來的目光。

他們沒有惡意,就是會忍不住偷偷的多看兩眼,就像平時看到模特兒似的帥哥,顧念也會忍不住滑上兩眼一樣。

但此時,楚昭陽一身西裝革履,卻大包小包的提著,顧念覺得有點兒滑稽,減損了他的形象。

「我來拿一些吧。」顧念伸手,要接過他手中的包。

楚昭陽往旁邊閃了閃,說:「男人乾的。」

顧念嘴角緩緩的上揚,都控制不住。

雖然話少,但每每他做的事,卻總讓她感動。

「幫我拿鑰匙。」楚昭陽說道。

貴公子的極品空姐 顧念看他確實騰不出手來,記得他把車鑰匙放在左邊的褲袋裡了,便伸過去拿。

楚昭陽見她竟然第一下就摸對了,眯了眯眼,沒想到她之前竟然注意到了。

本來還想趁機討點兒福利,被她小手摸幾下。

顧念拿鑰匙開了車,楚昭陽把東西都放到後座上,開車載著顧念回家。

因為穆藍淑都已經知道了,沒必要再瞞,楚昭陽便把車直接停到了顧念家樓下。

正值大家都下班順便買菜到家的時間,院子里人來人往的很熱鬧。

有小孩子在吃飯前在外頭玩鬧嬉笑,還有大爺大媽,中年阿姨,小年輕夫妻,拎著菜回來。

楚昭陽那輛黑色的添越在樓下一停,便格外的招眼。

現在是六點半,晚秋快要入冬的時節漸短。

所以這個時間,天已經全部黑了下來。添越的身形便不是特別的明顯,只是車正好停在了路燈附近,添越的那個「B」字標誌,便被路燈照的清清楚楚。

楚昭陽開門下車,從後座把禮物都拿下來。

此時正好一對年輕夫婦剛從菜市場回來,每人的手上都拎著大包小包的菜,看著是一周的用量。

上班族,都沒太有時間天天去菜市場,大都一次性買很多,放在冰箱里存著。

「哎呀,前面的車看著挺大的啊,好車吧?」妻子好奇地問。

「嗯,賓利呢,新出的SUV,至少這個數。」丈夫比了四根手指。

妻子眨眨眼:「四十萬啊?」

丈夫「嘖」了一聲:「想什麼呢?四百萬!這還是最低配,一會兒過去的時候,不知道能不能趁機看看裡面的配置,要是高配的話……」

丈夫搖搖頭:「那至少還要再貴上一百萬。不過我聽說,當初這輛車剛剛發布的時候,出過限量款,如果是限量款,那我都不敢想是多少錢。我猜也不至於開限量款出來吧!」

「喲,小陳,照你這麼說,這輛車老貴了?」旁邊劉阿姨拖著買菜的車子回來,車裡裝了滿滿一大包的菜,全是趁著晚上市場快要收攤,便宜的時候買的。

「老貴了。這麼說吧,劉阿姨,這要是限量款,在路上開車要是遇見了,有多遠躲多遠才行。等於是一套移動的豪宅。」小陳低聲對劉阿姨說。

「哎喲。」劉阿姨眯著眼兒看過去,「我瞅著車旁邊兒那姑娘眼熟。哎,那不是老穆家的嗎?」

「顧念!」劉阿姨一邊招手,一邊拖著車子就迅速邁腿追了過去,步伐快的一點兒不像剛才,好像拖著車子很吃力的樣子。

「劉阿姨。」顧念拿著東西,站住不動。

楚昭陽把剩下的都拿在手裡,又把顧念手裡的全接了過來。

「哎,這是你男朋友啊?」劉阿姨一雙眼賊亮賊亮的,笑著看向了楚昭陽。

顧念覺得,楚昭陽好像站的更挺拔了一些。

雖然穆藍淑的態度在那裡,但顧念還是毫不避諱的點頭:「嗯。」

「哎喲,我剛才聽小陳說,這車至少得四百多萬呢?」劉阿姨眨眨眼,心中嘖嘖,什麼車啊要這麼貴。

老穆家閨女挺有本事啊,找個這麼有錢的小哥。

不過看著年紀那麼輕,難道是富二代?

一世絕寵:冰棺裏的召喚師 反正,不是富二代,就是司機。

「是嗎?我不清楚。」顧念搪塞道。

「呵呵,以前沒見啊,今天第一次帶男朋友回來?」劉阿姨又問。

「嗯,過來看看。」顧念說道,「劉阿姨,您還得回家做飯吧,那我們不打擾您了。」

劉阿姨呵呵笑了兩聲:「哎,那我回去了,以後常帶你男朋友來啊!」

劉阿姨眼饞的看了眼這輛車,這才依依不捨得走了。

正好碰見自家女兒下班回來,劉阿姨招呼過女兒,就悄悄的把這事兒跟女兒說了。

女兒回頭看了一眼,撇撇嘴,說:「你可別被表象迷惑了。那麼年輕,我看估計是哪個有錢人的司機。現在司機可都要求西裝革履了。」

「也是。」劉阿姨點點頭,「有錢年輕又帥氣的小伙兒哪那麼容易找,又不是演電視。」

「再說了,顧念一個警察,平時哪有機會碰到什麼年輕有為的青年才俊?」女兒低聲說。

母女倆自我分析了一番,便滿意的回了家。

少將的純情暖妻 「快走吧。」顧念拉著楚昭陽,趕緊往家走。

在這裡,實在是太招眼了。

楚昭陽現在很想那一個擴音器出來,大喊一聲:「我是顧念男朋友!」

但被顧念這樣拉著走,沿途也被不少人看到了,他還是挺滿意的。

進了樓里,因為黑暗,顧念提醒:「樓道里沒有燈,你小心點兒啊。」

「嗯。」楚昭陽想了想,拉住她。

顧念回頭,楚昭陽便說:「我走在前面,你跟著我。」

顧念嘴角甜甜的笑開,心裡暖的不行。

黑暗中,她重重的點頭:「嗯!」

她記得,他會怕黑。

可每次都是為了她,直沒入黑暗中。

第一次,他以為她跟遲以恆在一起,竟是直接闖入這黑暗的樓道里來教訓她。

冷少來勢兇猛 第二次,為了陪她看電影。

現在,又要走到她的前面。

他真的無時無刻,都在給她依靠。

他不說,卻在用行動告訴她,她在工作時可以勇往直前,可以身手不凡。

—題外話—這是第三更~ 姜雲卿並不太喜歡「元安」這稱號。

元為首。

元為天。

元為君。

元為意重。

無論是元配,元后,元年……

這元字所代表的意義都極為尊貴,在皇室中更有特殊意義,可睿明帝卻又偏偏在元字之後加了個拓跋安的安字。

睿明帝賜給姜雲卿這稱號,未必沒有覺得補償和自我安慰的心思在裡頭,魏寰每次都會直接叫她雲卿,可睿明帝卻堅持叫她「元安」,那樣子就好像多叫她幾聲,便能抹去他當初所做的一切,顯示與她親近一樣。

姜雲卿從不喜歡像是睿明帝這種為惡在先,后又粉飾太平自欺欺人的人,只是眼下睿明帝留著還有用處,所以她面色冷淡,卻也沒有表現太多的厭惡。

姜雲卿把金針收起來,伸手替他診脈,一邊說道:「心脈受損,底子里虧,哪是那麼容易好的。」

她皺眉看著睿明帝,臉上明顯帶上了不愉。

「我已經與你說過了,你如今的情形不能操心,更不能勞累,如果你不能將心思放在自己身體之上,而是還要顧忌著那些旁的事情,那你也用不著讓我繼續替你診治了。」

「我的時間寶貴的很,沒工夫一直耗在一個一心尋死的人身上。」

睿明帝臉色陡然鐵青。

魏寰皺眉說道:「雲卿,別胡說。」

姜雲卿卻是沉聲道:「我胡說?」

「我早就已經說過了,他的身體必須要靜養,而且也絕不能費心費神,可他呢?他如今這具身子就是個空皮囊,內里耗損了個乾淨,甚至連命都早該沒了,是我用金針之術,師門秘法,甚至耗費我以無數珍貴藥材配置的密葯,才換得他一點生機。」

「這生機猶如初生之火,須得時時護著方能救他性命,可是他根本就不聽我言,表面上說要好生將養,實際上卻根本就不是,他這般不配合的病人,姑姑叫我怎麼醫治?」

姜雲卿說的毫不客氣,起身緊緊皺著眉,臉色不比睿明帝好到哪裡去。

「我是大夫,不是大羅神仙,我能救他一次不代表一直都能救。」

「他體內那點生機本就是和閻王奪命才弄回來的,要是再滅了,我也沒那本事再將他救回來,所以你說他如今所為,和尋死有什麼區別?」

說完后姜雲卿直接對著睿明帝冷聲道:

「你既然已經把朝政之事交給了姑姑,讓她代你理政,那你就該放心好好休養,可你如今表面上讓姑姑理政,可暗地裡又一直操心政事,那你不如找一個你覺得信任的人換了姑姑。」

「姑姑一心替你管好你的朝廷,可你若是不信她,那倒不如收回她的理政之權算了。」

魏寰聽著姜雲卿的話,好像頭一次發現睿明帝根本就不信任她,整個人目光凝滯了下來,扭頭看著睿明帝時臉上帶著冷意。

睿明帝見姜雲卿直接點破他所做之事,而魏寰又露出這般神色來,頓時難得心虛起來。

魏寰聲音微啞:「父皇是不放心我嗎?所以連身體都不顧了?」 但在他這裡,她還是個需要呵護,不需要那麼堅強的小女人,可以全心全意的依賴他,不需要什麼都自己來承擔。

顧念跟楚昭陽換了位置,來到他身後,抓住了他的外套攖。

「楚昭陽,你身後有我哦。」顧念輕聲說。

楚昭陽就是知道有她在,所以才不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