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你是誰啊,一來就給我臉色看,我是來保護你的,又不是來看你臉色的,喬君心裡想道。

「連保鏢指責都不知道,我找你過來,純屬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我會再去找你們領導換個人,如果還不行,我就去別的地方,花錢雇一個。」林傾城語氣清冷的說。對於喬君保護她,她是一百個不放心。

喬君冷笑一聲說道:「有錢了不起啊,說雇一個就雇一個?你以為高手都是大白菜啊?

我告訴你,林女士,你這頓樓周圍至少有十名高手在盯著這裡,而且你的那兩個貼身保鏢,早就被人做掉了。你還在這裡找優越感!我真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喬君說著,直接轉身拉開辦公間的鋼化玻璃門,大步走了出去。

林傾城怔住了,從來沒有人敢用這種語氣跟她說過話,而今天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保鏢竟然敢這麼跟她說話,她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喬君離開后,她猛的回過神來,立刻抓起電話,給自己的保鏢打去了電話,可是電話無人接聽,林傾城立刻意識到喬君說的話有可能是真的,她想都沒想就立刻給安保部的何經理打去了電話。

「何經理,你親自跑一趟,把之前那人請到我的辦公室,如果你請不回來,立刻捲鋪蓋走人!」

林傾城不聽對方說什麼,直接掛斷了電話隨機她抓起座機話筒,撥通了唐馨怡的電話。

「唐秘書,你去樓下看看,我的兩個保鏢是否在休息室,如果不在,仔細找找!」

隨機她又果斷的掛斷了電話。

十分鐘后。

「林女士,你不是不想讓我保護你嗎?非要叫我來幹嘛?」喬君沒好氣的問道,「你一會讓我走,一會兒請我來,幾個意思啊?」

「抱歉,之前我的態度不好,我向你道歉!」林傾城的語氣終於沒有了之前的那種不近人情。

「道歉就不用了,說句實話吧!我不想保護你這種高高在上的人。我想保護的人,要麼是我值得信賴的人,要麼是我心甘情願的人。而你這兩者都不是!」喬君淡淡的說道,他如果不是軍人,他現在正想一走了之。

「我問你,你是軍人嗎?」林傾城突然嘴角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就那樣淡淡的看著喬君。

「我當然是軍人!」喬君理直氣壯的說。

「那你作為軍人,就應該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林傾城說。

「就因為這一點,我才會第二次來到這裡!」喬君說道。

林傾城撩了撩耳邊的髮絲,那雙勾魂的眼神直直的看著喬君,突然問道:「你能猜出我的真實年齡嗎?」

「猜不出!」喬君有些疑惑的問道。

「咯咯!」林傾城突然輕笑了起來,隨機,款款來到喬君身前,用那雙勾魂攝魄你眼神,看著喬君,語氣輕柔的說:「我曾經問過很多男人,他們的回答跟你一樣,但是他們的眼神卻不是和一樣。他們的眼神告訴我,他們想擁有我!可是我在你的眼裡當中看不到任何佔有慾!

說實話,你是我見過的最淡定最特別的一個男子,無論是你超強的觀察力,還是你從容不迫的站在我面前,不卑不亢的和我聊天!都比那些假惺惺的偽君子們強上許多倍!」

「你到底想說什麼?」喬君有些納悶的問道。這女人說這麼多幹嘛?這跟保護她,有什麼關係。 「咯咯……」林傾城看到喬君皺眉的樣子,頓時笑的花枝招展,「說你特別,你還真特別!我說這麼多,你真的不清楚么?」

喬君看著如此多嬌的林傾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好像跟剛見到她的那時比,完全不是一個人。

此刻的她完全不像一位作為一家大型企業的老總。而倒像是一位即婀娜多姿,又風情萬種,同時成熟中透著少女氣息的女人。

很快,喬君拋開這些雜念,犀利的目光瞟了一眼林傾城,淡淡的說:「不清楚!」

「好犀利的目光呢!男人就應該有這種迷死萬千少女的目光哦!」林傾城眨動著纖細的睫毛,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喬君,用挑逗般的語氣,低聲說,「我猜!已經有很多女人對你暗許芳心了吧?」

喬君聞言,腦海中立刻放電影似的,閃過了很多畫面。尤其是木蘭蘭和他在篝火旁,說的那些話,他至今都字字記得很清楚!

「剛才你打人的樣子特別酷!我非常喜歡!」

「你你喜歡我嘛?」

「那你那你願不願意做我男朋友?」

「對,我就是要你做我男朋友,今天你必須答應我,否則我以後會傷心死的!」

「不行!必須答應!」

「什麼暫時答應我好了?我木蘭蘭的男朋友是一輩子的事情,以後還要結婚呢!」

……

「咯咯……」林傾城再次笑的花枝亂顫,「你看,被我猜中了吧?」

這銀鈴般的笑聲,很快把喬君拉回了現實當中,他有些悵然若失起來,茫茫人海,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那個美得冒泡的女子。

他是一個傳統的男子,曾經對待愛情,他初出茅廬,但是現在他的思想不再那麼單純。韓刀月和慕容雪的心,他感受到了,可是他的初戀卻是那個突然出現在他世界里,卻又突然銷聲匿跡的女子。

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背叛自己承諾過得女人!因為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木蘭蘭當初離開他時的那種期盼中透著依依不捨的眼神。那個眼神告訴他,她已經把他裝在心房中最重要的位置,或許一輩子都不曾忘記!

「猜中了,又怎樣?」回過神來,喬君撇了撇嘴。

「不怎樣啊?」林傾城翻了個白眼,而後挪開目光,走到喬君身後,用蔥白的小手輕輕搭在喬君那結識的肩膀上,幽幽說道:「喬,你難道不知道嗎?像你這樣英俊的男人,可是會讓很多即漂亮又事業性很強的女人們動心的!」

喬君皺眉之間,伸出手,將林傾城那仿若無骨的玉手硬生拉開,語氣有些生冷的說:「林女士,請你自重!不要讓我反感!」

林傾城嘟了嘟嘴,「真是不解風情的傢伙!」

不過她的神色之中卻多了一抹異樣,剛剛她用自己的美色試探了一下喬君是不是在假正經,結果讓她很滿意。

這個保鏢可以委以重任!

她可不想一個無法掌控,卻又心術不正的保鏢住進她的別墅。

林傾城挺起高挑的身材,邁開修長的美腿,踏著優雅的步伐,回到董事長的專座上。

她收斂笑容,鄭重其事的說:「喬先生,恭喜你順利過關!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個人的專屬貼身保鏢,為期時間三個月。

相關手續和合同,等會我的專職秘書和公司法律顧問律師會和你交涉!你現在有什麼不懂得,可以問,有什麼要求也可以提出來!」

喬君看著氣質突然大變的林傾城,突然發現自己對女人的了解,太過於膚淺了。

這個女人剛才和現在完全屬於兩種不同類型的女人,一個風情萬種,一個足足的女強人風範。

不過他倒是很喜歡林傾城現在的這個樣子,這樣的她,才是最真實的她。

「我沒有什麼要求,也沒有什麼可問的。你直接安排我見你的律師和秘書吧!」喬君詫異之後,淡淡的說。

林傾城點頭,隨機抓起辦公桌上的座機話筒,撥通了唐馨怡的電話,「唐秘書,帶喬先生去辦理入職手續,至於體檢就不需要了。

另外通知一下,律師事務所的吳律師,叫他過來,跟喬先生交涉一下有關合同的事宜!」

「好的,林董!」唐馨怡清冷幹練的話,很快傳來。

林傾城掛斷電話,看向喬君,「喬先生,等辦完手續,直接到這裡,我給你安排工作!」

「嗯!」喬君點頭,隨機走出了董事長辦公間。

林傾城看到喬君離開,微微一笑,「挺帥的!給巧兒找個爸爸,應該是個不二之選!」

半個小時后,喬君穿著一身黑色西裝,黑色皮鞋,胸前掛著工作牌,來到了林傾城的辦公間。

此刻,他那挺拔的身材配合筆挺的黑色西裝,冷酷感十足。

「嗯!不錯,人靠衣裝,馬靠鞍,這句話說的確實不錯。你能把一套普通的西裝,穿出如此冷酷的氣勢,說真的,超級帥!」林傾城盯著喬君,由衷的給了喬君一百二十個贊。

喬君不以為然的說,「我還是喜歡迷彩服,這個穿的彆扭!」

「理解!軍人嘛,當然喜歡穿迷彩服。但在這裡,公司制度不允許穿迷彩服,你就將就一下咯。三個月後,我還你自由!」林傾城說。

「嗯!林董,既然我已經是你的保鏢了,那我接下來做什麼?」喬君點頭問道。

「等會是午飯時間,你去十二樓高層專用餐廳等我,你想吃什麼,隨便點!下午四點,你開著我的車去雲城中學,接我女兒林巧兒直接來公司!然後我們一起回別墅!」林傾城道。

喬君點頭,隨機不確定的問道:「林董!你真的讓我住進你的別墅?」

「難道是煮的?」林傾城沒好氣的道,「你都簽了合同,還問這麼幼稚的問題?」

喬君尷尬的道:「我就是隨口一問!」

「好了,快去吃飯吧,我要處理一些事情!」林傾城道。

「好的,林董。」喬君說完,轉身離開了林傾城的辦公間。

喬君一走,林傾城便打電話給安保部的何經理,「何經理,事情辦妥了?」

「董事長!警方的人已經開始調查了,您的兩個保鏢的屍體,都已經運到警局了,他們要進一步取證,另外他們的家人也來了,現在都在警局,另外按照雇傭協議,財務部的劉總監已經從公司的總賬戶里取出一個億,發放給了他們的家屬。家屬並沒有追究責任!」 傾城星際集團,十二樓高層專用餐廳里,喬君給自己點了五道豐盛的午餐。

他正吃的興起的時候,一長發飄飄,穿著女性小西裝的美女款款來到他身前,止住了高跟鞋。

她有著模特兒般即高佻又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嬌俏玲瓏的小瑤鼻,柔軟艷紅的嬰唇,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可破的粉臉,活脫脫一個傾城傾國的大美女。

「這傾城星際集團怎麼到處都是美女啊?」喬君看到歐陽雅妮的一瞬間,就被對方的美貌吸引住了,心裡暗自驚嘆。

不過自從他結識了韓刀月,木蘭蘭,慕容雪,林傾城等人後,就突然覺得眼前的美女,僅僅是漂亮而已,根本沒有對她起任何心思。

「這位先生,這裡已經有人了……」歐陽雅妮皺著修眉有些不約的說道。

喬君短暫的感慨之後,左右看看,發現根本沒有人,於是疑惑的問道:「這位美女,這裡沒人啊!你怎麼說這裡有人呢?」

歐陽雅妮聞言,耐著性子沒發火,解釋道:「這裡所有的餐椅餐桌,都是高層專用位置,每一個位置都有特定的人,而你坐的這個位置是我專門用餐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啊!」喬君有些尷尬的站了起來。剛才他只顧著吃飯,哪管這麼多啊!

「把桌上的飯菜都端走!」歐陽雅妮語氣生冷的說。她最討厭自己的位置上有陌生人用餐,而且這人吃飯的時候,一點都不懂真正的用餐禮儀,胡吃海喝,跟一個土鱉似的,沒有任何區別。

喬君沒有在意,左右看看,有些無奈的說:「這裡好像沒有我的位置了……」

「你當然沒有自己的位置,因為你不是高層人員……」歐陽雅妮瞪著喬君說。

喬君一下子想明白了美女說這話的意思了,她是在嘲笑自己在這裡身份卑微,根本沒有資格坐在這裡吃飯,於是乎,他語氣冷漠的說:「是啊,我只是一個保鏢,當然不配坐在這麼豪華的餐廳里吃飯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歐陽雅妮很想說出這句話,但是她看到喬君滿嘴的油渣,硬生生把這句話,憋在了心裡,保持了沉默。

喬君看都沒看她一眼,隨機單手輕輕一拍桌子,在歐陽雅妮震驚的疑惑目光中,餐桌上的菜碟子如同長了翅膀一般,穩穩的飄飛了起來,隨機五道飯菜齊齊飛向了董事長專用的餐桌上。

哪裡正是林傾城專用的餐桌。

喬君直接轉身向著董事長專用的餐桌走去,再也沒有去看歐陽雅妮一眼。

在他心中,像歐陽雅妮這樣的女人來幾個,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把她送入黑名單。

不為別的,只為他很反感那些有勢利眼的女人,把自己看的高高在上,卻把那些生活在低層次的人當成低賤的動物。

在他的潛意識裡,不管身份是否卑微,人們應該平等相處,相互理解,相互幫助,而不應該是相互嘲笑,相互排擠。

歐陽雅震驚過後,猛然間,她對自己剛剛說的那句話感到後悔,慚愧。

她看著喬君坐在董事長專用餐椅上,默默的吃飯,心裡五味雜全。她很想過去解釋一下,但她提不起那個勇氣。也根本沒有勇氣去提醒喬君那是董事長的位置。

何況她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她難以啟齒。

剛才喬君拍的那一下,直接告訴了她最正確的答案。

一個擁有如此能力的人,雖然只是一個保鏢,但他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她歐陽雅妮就算是傾城星際集團公關部的部長,哪有怎樣?

在他面前,她仍然只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女人。

也許,如果!剛才她沒有說那句話,他和她之間,或許還能愉快的聊天!也或許成為朋友!

歐陽雅妮怔怔的看著喬君,坐了下去,就算她肚子再餓,此時此刻依然沒有心情再享用美餐了!

喬君把所有飯菜掃光后,躺在既有彈性又軟綿綿的餐椅上,眯上眼睛,開始進入了夢中。

隨著他眯上眼睛,『乾坤衍生決』在他體內自行周天運轉,隨著功法的運轉,漸漸的在他周身形成一道道淡淡的金色光韻,這光韻將他籠罩,而好像睡著了的喬君,漸漸的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

歐陽雅妮看著喬君周身那一道道旋轉不息的金光,就好像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張大了那令人遐想聯翩的小嘴。

半個小時后,喬君睜開了眼,隨機淡淡的說,「你來了!」

林傾城優雅的坐在他對面,目光灼灼的看著他,「你剛才是不是在練什麼大法?」

「沒有啊,那是修鍊!」喬君撇了撇嘴。

「修鍊?」林傾城好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似的,問道:「怎麼修鍊?我也想學!」

「抱歉,這不在我的工作範圍!」喬君直接拒絕,師父曾告訴過他,「乾坤大挪移」絕對不能外傳,也正因為這樣,他才沒有教韓刀月他們修鍊。

「沒趣!開個玩笑都不行啊!」林傾城嘟了嘟嘴,根本不顧及自己作為董事長的形象。

她現在純粹就是一個小女人,哪有董事長的威嚴?

歐陽雅妮看到林傾城的這個樣子,心裡更不是滋味了。喬君能和林傾城平起平坐,憑什麼不能和自己平起平坐?

「自己剛才是不是真的狗眼看人低了?」歐陽雅妮自言自語。

她現在已經知道喬君是誰的保鏢了,而且她也非常清楚林傾城的做事風格,換做是其他保鏢,別說和她平起平坐了,就連進入這餐廳的資格都沒有。

歐陽雅妮想到這裡,突然心煩意燥起來,桌上的美食,她一口都沒吃,而是一直低著頭,偷偷的看著喬君和林傾城那邊。

「林董,趕緊點餐吧!我的時間可是有限的,總不能浪費在吃飯上吧?」喬君催促起林傾城來,他可不想林傾城細嚼慢咽的樣子,「等會吃飯的時候,吃快點!」

林傾城聞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這麼漂亮的一個美女,而且還是一家跨國上市企業的老總,竟然被一個保鏢催促了。

這如果被那些新聞媒體報道出去了,肯定會上頭條,而且還是當天紅的不要不要的那種頭條吧! 林傾城此時此刻眼睛瞪得大大,滿臉的驚愕表情,整個人石化了,喬君的話不停的在她腦海之中響起,她居然被自己的保鏢催促了?被一個小男人嫌棄了?不知道為什麼,林傾城心中很是鬱悶。

「你瞪著我做什麼?趕緊點餐啊!難道你不想吃飯了?」喬君撇了撇嘴嘴。

林傾城現在肚子確實餓了,她也不想再糾結這個問題了。換做是其他保鏢,她現在肯定會把他第一時間炒魷魚了,但是對於喬君她不會這樣做。

「你們軍人都是你這個樣子嗎?」林傾城用纖纖玉手拿餐桌上的點餐機一邊點餐,一邊問道。

「什麼樣子?」喬君疑惑的問。

「像你一樣,急性子!」林傾城道。

「我那是急性子么?我那是不想浪費時間好不好?像你們這種商業成功人士吃飯的時候,一邊細嚼慢咽,同時還要講究什麼用餐禮儀,我是不想看到你吃飯的時候慢吞吞的樣子!」喬君道。

「原來你催促我,就是因為這個啊,那你放心好了,我在這裡吃飯。既不會細嚼慢咽,又不會講究什麼用餐禮儀。如果是正式的商業場合,那我肯定會這樣做。」林傾城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