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在這期間許辰三次遇到了孔雀聖子,都被他以化身拖延,然後逃離隱沒。

渡過這些不算劇烈的波瀾,許辰潛修的一氣化三清秘術終於有了起色。

繼許辰度化了二十座城之後的第二十一座城內,一間叫弱水客棧的二樓房間中,正修鍊的許辰神色忽然凝重,身體表面出現重影,緊接著,一個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影從他身體之中走了出來,隨後第二個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影也從他身體之中走了出來。

「成了?!」

麒麟立刻顯化身形,驚訝的看著許辰。

這部自從古洪荒的太上聖人圓滿修鍊成功后,無數年來就再沒人能完美練成的功法,今天就這麼平平淡淡的被許辰修鍊成功了?

「唰!」

三個許辰同時睜眼眼睛,其中一個身影還比較虛幻的許辰看向麒麟搖頭:「只是初步吧,第二個化身的實力只能達到本尊力量的一半,還需要時間來完善。」

「那就是練成了啊。」

麒麟搖頭:「厲害了許辰,這功法你是第二個把他修鍊圓滿的人,現在的你還不覺得如何強大,日後等你變成准聖后你想想,你就相當於是三個准聖,隨便一個出去都能開闢一片大勢力,如果你成為了聖人……」

「這部秘術的確強大。」許辰沉吟道:「不只是你說的這些,他還有潛力可以發掘。」

「還有餘力?」

麒麟瞪眼:「難不成你還能變出更多的化身不成?」

「可能吧,但感覺不是那樣。」

許辰皺了皺眉頭道:「他潛力很大,應該不單單是變出更多的化身……還需要我多多琢磨才是。」

「應該是你的錯覺,一氣化三清,他的強大就是完美化身,兩個一模一樣的你這已經很逆天了。」麒麟保持狐疑的說道。

許辰不再理他,繼續完善第二個化身的修鍊。

時間飛快過去。

眨眼又是三十年!

這已經是許辰進來枷鎖之地的第九十個年頭。

這一年,當第二十七座城池的人在業火紅蓮的協助下全城飛升后,第八個女媧聖像飛出,也是屬於許辰的第三個女媧聖像落在了許辰手中。

「還有十年就是百年之期,到時候最後一個女媧聖像會自行出現,繼續用業火紅蓮煉化罪孽卻是趕不上了。」

許辰收了第三個女媧聖像,同時收了業火紅蓮,看了看空蕩蕩的城池后,沒有了繼續煉化罪孽的打算。

「靜等最後一個聖像出來吧。」麒麟說道:「到時候你們四大聖子都會碰面進行最終一戰,得做足準備,畢竟你們這些聖子沒一個是簡單的。」

許辰點頭。

四大聖子的確都不簡單,他許辰自己不必多說,孔雀聖子就是最大的威脅,一個七彩混光讓所有人都不敢輕易出手,至於剩下的兩個聖女葉素嫣和洛小雨也都不俗,許辰目前知道的,她們手中就一人擁有一座十二品蓮台,皆是防禦無敵的至寶,對方真要撐起至寶,許辰也無可奈何。

「最終的大決戰,的確會很難啊。」

許辰沉眉,很快又舒展開眉頭:「不過無妨,第二個化身已經完善完美,而且我感覺我快觸摸到一氣化三清的核心秘密了。」

「一氣化三清真有更強的潛力?」麒麟不由開口。

「有的,這最後的十年內我應該能領悟出什麼東西來。」

許辰說著,目光一動,忽然轉身看向後方。

只見在他後面的天空中,一片七彩光芒宛如流星一樣快速靠近,眨眼就到了許辰的面前,光芒中央站立著孔雀聖子,一雙眼睛猶如毒蛇一樣盯著許辰。

「師弟,你可真是讓為兄好找啊,找了你足足九十年,被你逃離了整整七次,這一次,你還打算逃嗎?」

孔雀聖子的聲音陰沉。

許辰冷笑:「就剩最後十年了,你都忍耐不了?」

「我先拿下你才能在最後的決戰中更有把握的拿下所有人,所以抱歉了師弟,你今天逃不了了!」

孔雀聖子揮手間扔出了周天星辰劍,猶如扔出一片夜幕,無數如同星辰的劍光封鎖了天地。

與此同時,孔雀聖子左手持著七彩神光,右手拿出了一面赤黃色雕刻著龍鳳的鏡子。

「這是……昊天鏡?」麒麟發出驚呼:「他娘的,這小子怎麼有這麼多至寶!許辰,你麻煩大了!」

「昊天境?」

許辰挑眉疑問,不僅問麒麟,也問孔雀聖子。

孔雀聖子露出了陰沉的笑容:「不錯,昊天鏡!古洪荒時立在天庭之上的昊天鏡,鏡中至寶,可定時空!」

「可定時空。」

許辰眼中精光一閃,危機縈繞心頭。

麒麟在許辰腦袋裡叫嚷:「是啊,這玩意恐怖的恨,一旦被鏡光籠罩就會被強行定在原地不能動彈,失去一切法力、神通,他娘的,快跑吧!不然你就完了。」

被鏡光定住,然後被萬劍穿心……這的確是絕死之境。

這種死局內偏偏又顧忌對方的七彩神光不敢輕依動用業火紅蓮,十分被動。

「走了!」

念頭落下,許辰瞬間有了決斷,轉身逃離,展翅一瞬九萬里。

「想走,遲了!」

孔雀聖子獰笑,拍動鏡子,一道鏡光眨眼間照射天地間,瞬間就籠罩在了許辰身上:「照到你了,給我定!」

嗡!

時間、空間,一切都彷彿被鏡光剝離,一切都聽從他的號令,停滯在了原地。

遠處正飛馳的許辰,身形驟然停滯,如時空定格中的靜止之物,一動不動,連心跳都停止了。

穿越農女要回家 「許辰,這種時候,你還不把業火紅蓮拿出來嗎?!」

孔雀聖子冷笑:「你拿不拿都無所謂了,殺了你之後,我自己可以找,周天星斗劍,殺!」

嗖……

萬千劍氣晃動,從天而降,沖向被定格在原地的許辰。 劍氣如星辰般密集,極速掠空。

許辰被昊天鏡定在原地,不得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劍氣降臨。

「唰!」

萬千道劍氣穿過許辰,一瞬間把許辰撕裂的遍體鱗傷。

「哈哈,在我絕殺手段下,任憑你是再強的妖孽也得死!」孔雀聖子大笑。

他憑藉七彩混光一共搶奪了兩件先天至寶,周天星斗劍和昊天鏡配合起來完美無缺,可布置下這兇險萬分的絕殺之局,在他這種布局下向來是無往不利,沒人能逃脫。

所有人的下場都和現在的許辰一樣。

「去死吧。」

孔雀聖子最後發狠,揮手操控無數劍氣一窩蜂的劈向許辰,死亡的危機密布。

「唰!」

當一切劍氣穿過許辰之後,許辰徹底被撕成碎片,卻不見血跡,身體只是變成一縷光芒飄散。

「什麼!又是化身!」

孔雀聖子震怒,隨即轉頭急忙在天地間掃視,昊天鏡被他操控照耀天地八方。

唰!

鏡光一動發現了許辰的蹤跡,在前方無盡遠處,已經快要逃脫他的視線。

「該死,跑到這麼快,這次我看你怎麼逃!」

孔雀聖子振翅追擊,同時昊天鏡的光芒越來越熾盛,照耀的範圍越來越大,很快籠罩住了許辰的身影。

「嗡!」

神威作用,許辰飛速逃離的身影再一次被定格在原地。

「哈哈!」

孔雀聖子大笑:「許辰如何,化身已去,這次你真身被我抓到有何感想!」

「你的確很難對付,種種法寶層出不窮。」許辰淡淡開口。

孔雀聖子冷笑:「我有七彩混光,什麼法寶不能得到?實話和你說,一般法寶還入不了我的眼,你的業火紅蓮能被我看上是你的榮幸,你如果乖乖把業火紅蓮交出來我還能給你一條生路,如若不然……」

「你豈會有這種好心。」

許辰冷笑:「要了業火紅蓮你還想要女媧聖像,要了女媧聖像你還想要我的性命,貪婪無窮,別廢話了,動手吧。」

「很好!」

獨家專寵:總裁先生太放肆 孔雀聖子冷冷看了許辰一眼后,揮動漫天劍氣:「那我就自己取吧!」

唰!

無盡劍氣從四面八方狂沖而至,恐怖的殺機封鎖了許辰周身的每一個地方。

劍氣這般衝擊下來,許辰必死無疑。

「紅蓮!」

危機一刻,業火紅蓮出現在許辰腳下,籠罩許辰全身,砰砰砰!

成千上萬的劍氣碰撞在業火紅蓮上,就像是雨滴落在鐵石上一般,對業火紅蓮無法造成半點影響,許辰更是毫髮無損。

「哼!」

孔雀聖子眼睛綻放亮光:「業火紅蓮不愧是頂級的先天至寶,防禦無雙啊,你終於是把他給取出來了!」

他左手中綻放七彩混光,神色上露出一絲貪婪,揮動神光朝許辰裹挾而去。

「番天印,給我崩斷這禁錮!」

許辰身前再次浮現一寶,鎮壓天地,沉重的力量咚一聲粉碎了一片空間。

昊天鏡的鏡光也在這一瞬有些扭曲,儘管禁錮之力依舊存在,但卻是有了一絲的鬆動。

「嗖!」

撒旦老公,請溫柔! 許辰化身閃電,瞬間掠空而起,振翅九萬里。

「逃不了的!」

孔雀聖子追擊,被他扔出的七彩神光,此刻也到了許辰的至寶之上,一下子裹住了業火紅蓮。

「我去,許辰小心啊!」麒麟驚叫。

許辰臉色難看,急忙揮手扣住業火紅蓮,但這麼一瞬間,他駭然發現,業火紅蓮已經與他脫離了聯繫!

那種操控業火紅蓮的感覺,蕩然無存!

「該死的!」許辰低喝,任憑他千萬小心還是著了孔雀聖子的道。

「哈哈,給我收!」

孔雀聖子拉扯七彩神光,同時牽連住業火紅蓮,要把這座十二品蓮台收歸手中。

許辰臉色難看至極,猛的甩手一拉蓮台道:「金鼎,把紅蓮收起來!」

金光綻放,籠罩在蓮台上的時候,嗖一下把業火紅蓮收起消失。

與此同時,許辰臉色難看至極的飛身逃離。

「竟然被你搶回去了!」

孔雀聖子在後面的臉色一樣不好看,死死盯著許辰喝道:「看來我只好殺了你取寶了,現在你沒有連天防禦,我看你如何躲避我的殺局!」

「昊天鏡!」

唰!

鏡光籠罩無盡空間,一下子困住了許辰:「給我定住!」

「周天星斗劍,殺!」

劍氣衝天。

殺局再現!

這一切都極為的迅速,眨眼時間而已,劍光已經到了許辰的身上。

「嗖嗖嗖!」

無數劍氣穿透許辰的體魄,一瞬間把許辰撕成了碎片。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但下一刻,許辰化成一縷青光。

「什麼?!」

孔雀聖子震怒:「又是化身,怎麼可能!」

一氣化三清雖然神妙無比,但化身在揮去之後最起碼也要有一段時間的休整才能再次凝聚,最少都要十天半個月。

而許辰的化身剛被他毀了沒有盞茶功夫,這麼快的時間,許辰怎麼可能凝聚出新的化身?

Leave a comment